CCP的滲透所不能理解的事

內新聞/素材:YMO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爆料革命3年的時間裡,相信大家對於CCP滲透這個概念已經很清楚了。對外來說,由於CCP缺少硬實力,為滿足他們空手套白狼式的貪欲,只能通向滲透這一個選擇。

而到了內部,CCP篡權70年來,招數也應該要有一定的變化,比起霸王硬上弓來說,滲透這種方式動靜小,也不容易被後人發現。不過這種自上而下的滲透到了最末端就會出現一些CCP完全不能理解的事,當然這也是他們完全不顧普通民眾福祉的必然結果。

前些天在牆內看到了這麼一篇文章,叫作《縣城裡的蝴蝶效應》。講述了河北地區計劃生育政策執行以來和經濟的關聯,還有其中一系列多米諾骨牌效應。 CCP如何對內滲透計劃生育的概念就不細說了,還是來看看這多米諾骨牌如何發展。

首先是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與要生兒子的觀念相碰撞,所以到了九十年代初這個縣城就有了“如果第一胎是女兒就允許再生一胎”的對策,所以後來每個家庭裡要么只有一個兒子,要么就有幾個女兒和一個兒子。

從性別比例來講,這個時候是女多男少,而這個縣城又很中庸,你看它既執行政策,也下有對策,既有一部分陋習,也有一部分比較正常的思想。

放到每個家庭裡來看,因為陋習所以兒子的培養程度會高於女兒,又因為這部分正常思想所以在供女兒讀書時雖然會猶豫也會盡量供,並且也給她們留一點機會。

女兒們知道只能努力讀書逃離縣城,兒子們因為受到寵愛所以留在縣城也無所謂。久而久之,縣城裡的男生們發現娶妻變得困難,彩禮錢也變得很高,女多男少變成了女少男多。

到這裡還算正常,就是性別比例的變化,但後面就大跌眼鏡了。

男性找不到未婚女性,就把目光投向了已婚女性,而這些女性在熱情似火的年輕男性與早已厭倦的丈夫之間也不難抉擇,所以出現了大量已婚女性離婚或者私奔,年輕一輩的家庭裡的完整家庭迅速減少,大量家庭都由單親爸爸和一個孩子組成。

當年CCP開始計劃生育政策就是因為他們不想養這麼多人口,所以這個政策殺死了數不盡的嬰兒。為了讓民眾接受,他們也開動了宣傳機器,將這個觀念滲透進民眾的腦袋裡。

但誰都不會想到這個政策到了末端會變成這樣一個味道,或者說當你調查這個縣城離婚率高以及單親爸爸激增的問題時怎麼都不會想到與計劃生育有關吧。

有人會說CCP的政策或者說中美之間的區別關我們什麼事,那就從微觀的角度來看好了。

牆內有個詞叫人情社會,幾乎在每個狀況都會有互相的幫助、達成的默契以及一些潛規則出現,很多人會說這是中國的傳統美德,金鄉鄰銀親眷,甚至還有由於社會捐贈的款項數目足夠,法官就沒有判決被告做出賠償的新聞。

互幫互助屬於非必要的道德層面,牆內會出現這些狀況難道不是低層次的法律體系完全沒有,底層民眾只能抱團取暖導致的嗎?我完全感覺不到暖心,只有痛心。

如果說對內滲透產生了這些不能理解的現象,那對外滲透所不能理解的就是民意。

從價值觀衝突之地香港到如今的美國,香港因為反對CCP的送中條例而產生了抗議運動,其中也讓世界看到了有如摩西分開紅海以及敦刻爾克大撤退一樣的場景,還有《願榮光歸香港》這樣的歌曲。

記得文貴先生一次直播中說CCP上層不能理解為什麼香港的民眾寧願選擇自由也不選擇安定。這難道不是CCP你滲透不了民意,只能改用暴力,甚至拿出了病毒,動作一步步變形的後果嗎?

到了大選時的美國,CCP滲透了政府高層,司法系統,郵政系統以及媒體平台要讓川普總統下台,不過爆料革命通過硬槃門向美國民眾傳播真相,並且鼓勵美國公民去投票表達對川普的支持。

雖然現在雙方還在殊死搏鬥,但是這樣的民意已經有很大的成效。比如說不得不讓對方造假的規模變大才能打成平手,而造假越多漏洞就越多。在民主制度下成長的民意雖然處於體系的末端,但它是民主制度的自下而上的根基,也是能量的來源。

CCP以為滲透能無往不利,但縱使以舉國之力滲透,也敵不過站在上帝身邊的民意。或許也因為民意是眾多民眾的殊途同歸,所以它沒有能被利用的弱點,自然也就不被CCP所理解。

這次美國大選,對牆內普及美國製度以及法律知識,對美國民眾普及CCP的窮凶極惡,而對CCP來說,他們會知道美國是不會被滲透乾淨的,就是因為這讓人鼓舞的民意,如同空氣伴隨身邊,無影無踪也堅不可摧,CCP現在不能理解,審判的時候會理解的。

新聞來源:
https://m.weibo.cn/1745358631/4564688912516739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nald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