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主義者 “川普贏得的少數族裔選票比1960年以來任何壹位共和黨候選人都多

翻譯、校對:康州農場-VStephanieMikeliFreeearth

大都知道唐納德-川普是個種族主義者。我們是怎麼知道的?因為媒體這麼說,這就是原由。川普的每個聲明或脫口而出的話語,都可能被故意曲解或斷章取義,甚至被扭曲成完全不同的意思,來描繪這位總統醜陋的種族主義形象。

對非洲裔美國人,這招很有效。今年早些時候的一項調查發現,83%的非洲裔美國人認為川普是個種族主義者。每家媒體都在告訴他們是這樣的,政治、娛樂和體育界的許多著名黑人也在一有機會的情況下就強化這種觀點,他們怎麼能不令人相信呢?

少數民族社區的所謂 “領袖 “對唐納德-川普的連任表示了強烈的反對。這幾乎是普遍現象。當然也有明顯的例外,但任何非洲裔美國人或西班牙裔知名人士公開支持川普都是非常勇敢的行為。

但事實證明,許多少數族裔選民沒有聽從反川普的雜音,做出了支持總統的獨立決定。  紐約郵報:

川普團隊和全美共和黨人在非洲裔人和西班牙裔選民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認可。在全國範圍內,初步資料顯示,川普26%的投票來自非白人選民,這是1960年以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最高比例。

在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戴德縣,古巴裔美國人的心臟地帶,川普將當年2016年,希拉蕊-克林頓的30多個點大勝,轉變成喬-拜登狹窄的個位數勝利。德克薩斯州的斯塔爾縣,絕大多數是墨西哥裔美國人,位於格蘭德河谷的中心地帶,民主黨人也是勉強獲勝。拜登在其他關鍵搖擺州,如俄亥俄州和佐治亞州的西班牙裔支持率與克林頓2016年的基準相比有所下降。

自1980年代雷根(Ronald Reagan)強烈反對卡斯楚(Fidel Castro)以來,古巴裔美國人一直是共和黨的忠實選民。但他們在2020年特別有力地投票支持川普。相反,德克薩斯州那些之前可能從未投過票給共和黨的墨西哥裔美國人,卻被川普的“機會議程”所吸引。

令人驚訝的是,投票給川普的年輕黑人的數量遠超以往。接下來的幾天,我們仍將不清楚選票的細節,但是已經看到了資本主義美國的未來的雄心勃勃的年輕人,無疑被民主黨的反資本主義議程所壓制。他們也厭倦了被民主黨人用作支持選票的工具,也對民主黨不兌現諾言感到厭倦。

但是,這對民主黨的媒體資訊體系意味著什麼?就好像有人炸了一兩個電路。

事實證明,少數裔對不思反悔的漸進式`喚醒主義`並不那麼著迷,現在這種主義由民主黨的亞歷山大·奧凱西奧·科爾特斯翼派所兜售。政治,法律,媒體,大公司和學術機構全面參與了醒來的議程,兜售有毒的交往性、社會主義光輝和“黑命貴”的無政府主義的混合體。拉丁美洲人和許多黑人都不買帳。正如一位推特智者打趣的那樣,民主黨人可能贏得了“ 拉美選票”,但他們實際對拉美裔並不太好。

我們兩邊統治階層的認知失調令人震驚並將在接下來的數月依舊。執政的精英無法處理這樣的觀念:戴著MAGA帽子的那個壞橙色人,實際上不是種族主義白人的化身,也不是即將來臨的法西斯主義的信使。

最重要的是,不只是白人選民不相信媒體所談論的川普的過失。少數族裔社區中的許多人都可以自己評判川普以及他可以為自己做些什麼,並不需要那些實際上不關心他們最大利益的人告訴他們怎麼投票。

在美國很多地方,黑人或西班牙裔支援川普都需要勇氣。您希望情況並非如此,但事實就是那樣。他們是少數族裔支持共和黨運動的預兆嗎?時間會證明一切,但如果是這樣,那麼即使在沿海精英階層中也能感受到選舉的地震。

原文連結:https://www.zerohedge.com/markets/racist-trump-won-more-minority-votes-any-gop-candidate-1960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