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贊台灣開票透明,台灣投開票到底如何公開透明?「前」開票員親自告訴你

zhong

本文建議使用網頁版觀看

相關新聞: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11/6/n12529168.htm

本文共四章節:第一~三章為嚴肅法律內容,欲看筆者親身參與選務經驗請直接跳到「第四章」(往下滑會看到一張很溫馨的投票圖片就是了~)

(以下文章僅個人觀點)

第一章、權力分立概述,引出「選舉制度具有根本重要性」

本次美國大選,開票過程的確如郭先生之前所揭示,不斷有灌票、不透明開票的情形出現。川普選情更在一夕之間反轉,選戰進行過程意外的讓人感到不正經。不斷有開票所採取不公開方式開票,且美國政府也並未設有相關的監管機制,對選舉系統的設計及其鬆散,才導致現在灌票局面,更影響到選舉正確性、候選人當選正當性。

美國身為民主成就最為顯著的國家,對於人權保障之周全,更是無其他人所能及。但民主國原則中具有根本重要性的「選舉制度」,美政府對選舉制度的設計卻極為鬆散,真令人不可思議。

筆者認為,選舉制度是構成民主政體的基石,具有本質重要性。更是達成權力政治所建構的責任政治、民意政治的重要手段。

民主制度中,除了三權分立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制度,即「定期改選、任期制度」。所謂「定期改選、任期制度」,其實就是將政府組成與人民意思直接連結,透過設定「任期制度、定期改選制度」,讓人民有權利在一段時間就可以有效的審視政府所作所為。若政府的作為讓人民不滿,就可以利用改選制度來撤換人選,也就構成了「責任政治」的系統。

所謂「責任政治」,也可以認為是消極意義的政府為民服務,而政府一切行政行為都必須對人民負責,而人民制衡、監督的手段,就是「任期制度、定期改選制度」。

民主制度的核心為「三權分立、民意政治」,透過拆分權利,讓三個權力間相互制衡之外,三個權力還必須對人民負責。且三個權力的組成,也必須跟人民的意思有直接或是間接的連結,方為合乎憲法權力分立法理的意旨。

簡單來說:直接連結就是透過人民選舉而產生。美國總統由選舉產生,而美國採總統制國家,總統是行政首長,也是行政權的代表。因此,行政權的民主正當性,是由人民投票所生,具有直接的民意連結。

所謂間接的民意連結,就是「由直接民意連結的官任命、提名」。以美國大法官為例子,美國大法官是由總統提名,經議會同意而組成。那美國大法官的組成,跟民意有什麼連結?

就是間接的連結。總統是人民選舉而生,具有直接民意連結;議會也是由人民選舉而出,也具有直接民意連結。而大法官由總統提名、議會同意而成為大法官,雖然不是由人民選舉而生,但是藉由兩個具有直接民意連結的行政權、立法權的確認、同意,可以認為大法官的人員組成具有「間接的民意連結」。

解釋到這,讀者應該多辦可以了解到,行政、立法、司法的組成,都是跟民意有所連結。而這個法理也可以用來剖析各國民主政府的建構,毫無例外。(如果用責任政治、民意政治來分析,無法匹配某國的政府體制,不用懷疑,那國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國家)

第二章、選舉制度有根本重要性,但美卻無嚴謹投開票、監票系統

呈上所述,權力分立所建構的責任政治、民意政治是民主制度核心之一,屬於不可侵犯領域。

而如何有效達成責任政治、民意政治,最重要的就是「選舉制度」。唯有完善的、公平的、公開透明的、嚴謹的、全國統一的投票制度才有辦法落實所謂的「責任政治、民意政治」。

一套完善、嚴謹選舉系統的功能,可以大致區分為兩個:一、消極面向:構成責任政治 二、積極面向:構成民意政治

  • 消極面向:選舉系統的消極功能,就是可以實現人民有效監督、制衡政府的手段。透過定期改選機制,假若政府在任期內的政績使人民不滿,人民可透過改選機制,表達對現在政府的不信任,並且透過選舉來直接監督、制衡政府。反過來說,也就是政府必須對人民負責,做不好就滾。也就是「責任政治」的建立。
  • 積極面向:選舉的積極功能,可以透過投票結果真實的「反應人民意思」,讓當選的候選人取得民意支持,鞏固未來執政政府的民主正當性。也就建構了所謂的「民意政治」。

既然,完善嚴謹的選舉系統是如此的重要,那自由民主法治的美國為何到了現在還沒有一套統一的、完善的、行政機關有效的上下監督制衡機制呢?

又美國政府施行民主制度逾三百年,但最根本的投票制度設計是如此之鬆散,是否可以認為是侵害人權?

第三章、美不完善選舉制度,已經達到侵犯人權至鉅程度

先從基本權(憲法保障人權)的功能說起。以大陸法系的角度來說,基本權功能有二:一、主觀功能 二、客觀功能

  • 基本權保障的主觀功能:就是人權受到國家的任意、不合理、不正當的侵犯,人民有權提出司法救濟的權利(也就是防禦權)。

    (1)複雜舉例來說:各國憲法皆保障人身自由,確保人民的人身自由不會受到國家恣意侵害,因此國家欲行使公權力來拘束人民人身自由,需要有法律的明確規定才可以為之。若法無明文,但國家仍以公權力拘束人身自由,就是違法的行政行為。受非法侵害的人民可以向司法主張「基本權的防禦功能」,希望透過司法救濟、基本權主觀對人權保障的功能,來排除國家非法侵害。

    (2)簡單舉例來說:國家看你帥,所以警察行使公權力逮捕你。而貴國並沒有法律明文,長太帥就要被逮捕。這時候,你因為長太帥所以警察逮捕你的行為就是違法的行為。而因為長太帥被非法逮捕的你,就可以透過提起司法救濟,向法院主張「基本權保障人身自由不受非法侵害」,希望司法排除行政上的非法侵害。這就是所謂「基本權保障人民的主觀功能」。
  • 基本權保障的客觀功能:國家應有一定義務,必須建構一套方便於人民實現基本權的制度。

    以投票為例,涉及人民的投票權(參政權)。是否也可以認為基於參政權的客觀功能,國家必須建構出一套完善的選舉制度,且該制度是全國統一的制度,立法者無權以法律予以變更,方便人民可以實現投票權?
    這部分僅個人想法,並非大陸法系主張,請區分。
    假若國家基於參政權的客觀功能,有義務建構出一套完善選舉投開票、計票制度方便人民實現投票權的話,那美國政府本次的選舉明顯就沒有做到這點。即便各州享有高地自治空間,但涉及到政府正當性根本的選舉制度,是否應該直接受到憲法保障,而不允許各州有不同的程序、投票方式。
    因此,筆者認為從基本權客觀功能角度,也可以引出「選舉制度的鬆散,已經實質侵害了人民投票權、參政權」。而且國家也沒有盡到義務去建構一套完善選舉投開票監督機制,來確保投票權可以落實。

第四章、台灣如何投開票、計票?

示意圖

筆者曾經「親身」參與投開票、計票。因此,特意撰寫本文來向讀者分享相關經驗。

本次美國大選開票計票,各種不公開、違法,連選票本身的發放都因為過於鬆散的選舉制度,而直接的影響到選舉結果的正確性。美大選結果不正確性,卻又影響著台灣抗匪共有著關鍵性地位。

先說說什麼是「選務人員」?選務人員即「選舉事務人員」。別急,還沒解釋完。

  1. 選務人員的任務內容:繁多。
    在投票當天,於投開票所,負責對照選區選民資格、發放選票、監督投票是否公正合法、開票、計票、唱票、將負責的投開票所結果送回中心的任務,都是由選務人員所承擔。

2. 選務人員的資格:

凡中華民國國民(政治狂熱粉請忽略)、合乎一定資格者,都有資格填寫申請表向主管機關申請成為選舉事務人員。合乎資格的公民可以經過申請成為選務人員,不僅是某程度的落實參政權之外,更可以透過來自各方的人民參與降低行政人員包庇、灌票的風險。(畢竟身為公務員的你灌韓國瑜的票,隔壁支持蔡英文的普通人民就會直接給你揭露,除非你灌的是蔡英文的票?

筆者曾任中央選舉選務人員,以及地方選舉選務人員各一次,也就是兩次選務人員的經歷(1+1=2)。

對於台灣選舉流程公開透明的評價,基本上是舉雙手雙腳贊成。
至於,不基本的層面上,大概就是那些違反規定的選務人員,個人恣意行為,無關乎台灣選舉制度設計。而退言之,台灣選舉制度亦設有相應的監管機制、民眾揭露制度,因此稱其完善乃實至名歸。(至少跟美國比起來好多了)

(補充:所謂完善,不論是法律上、制度上,都非謂為「完美無缺」。應係指法律或制度設計上,「有把持著最低底線」,該有的一個都不少,也不否認漏洞存在,但卻積極的建構補充漏洞的機制。原因為:十全十美的東西哪裡找?不信你自己設計選舉規則試試看,設計完跟鄰居討論,如果真製造出0缺陷的制度,淪陷區解放後來台灣我請你吃滷肉飯,還加蛋。)

又台灣選舉流程,讓筆者以文字方式跟你闡述闡述,不然你也可以以後自己來觀摩(看看不用錢、也不收門票)。

大致流程,可分為6部分,如下:

  1. 投票日前,需「點票」:確認各區域所發放的數量夠,同時也必須明確紀錄拿到多少票。

選舉日之前,各個投開票所的主任委員(負責秩序、流程安排)、監察委員(負責看帥哥美女有沒有人違規投票、故意擾亂秩序),會依照主管機關的安排,前往特定處所進行「點票」。主管機關會很嚴格的監管所分配的票數。
同時,主委也必須在指定時間,在警察監視陪同下,依照主管機關規定的投開票所場地安排進行場佈。
且場佈當天就會將投票的票匭佈置好,以目前台灣選舉票匭都採用紙質的材質,只需要組裝起來,待選舉日當天邀請民眾進入,並將空票匭給當場民眾看過之後,再用封條密封,就可以避免掉先行將票投入票匭的行為。(具公開性)

亮票匭示意圖
封票匭示意圖

2. 投票日當天凌晨:主任委員、監察委員,天還沒亮再去指定處所「再次點票確認+領票+領取投票票匭、封條等」。

投票日當天凌晨,主委、監委會協同(還會有警察叔叔跟著你),再次點票確認數量,同時在點票確認完成之後,隨著屁股後的警察,把選票領出,並親送到投開票會所現場。

3. 開始投票程序:專人對戶籍資料、專人發放選票(全程人工)

開始投票之時,民眾只需要手持政府方法的投票通知文書,到上面指定的投開票會所排隊、領票,就可以進行投票。
而領票前,需要將手機放在門口的置物盒,不然投票有響鈴情形發生,將會受到法律處罰。
而台灣採直接選舉模式,也不接受不在籍投票,因此票的數量控制非常容易做到,同時選票也是由選務人員親自發放,更不會有溢領的情形出現,又大幅度的降低灌票風險。投票也有許多規矩,但核心大概就是:不亮票、不交談、不簽名、使用投票停的投票專用章(不使用自己的印章)。

若違反:關門放狗廢票處理。

4. 投票時間結束,開始開票、唱票、計票程序:

投票時間到後,主委、監委、警察會先清場,要求民眾不可入內,但門永遠保持開著、也可從窗戶監視,將場地佈置成開票的模式。講白了,其實就是將投票亭撤下,中間安排座椅,好讓民眾可以坐著看。
待場地佈置完成,民眾入內後,主委會將貼有封條的票匭讓民眾確認票匭的確沒有被開啟,待現場民眾確認後,才開啟票匭,進行「計票流程」。

而此部分才是選務人員負擔最大的時候,因為開票、亮票、唱票、計票,全手工,無機器成分添加。

(1) 開票就是將票從票匭取出。

(2) 亮票就是將票亮給民眾看

亮票示意圖

(3) 唱票:就是將得票者的「幾號候選人、什麼名字、什麼政黨」唱出來,讓民眾確認。

(4)計票:計票人員會以唱票人員唱的票畫記,並且會覆述「幾號候選人、什麼名字、什麼政黨一票」,再次確認。

計票示意圖

如果民眾對選票辨識結果有意見,都可以當場提出,主委會前來親自辨識,並取得在場名中認同,開票流程才會繼續下去。

5. 開票結束:選務人員再次點票,確保候選人得票數與選票數目一致。同時,也要確保所有已開出的票數=當初登記發放出的票數。
如果不一樣:再數一次,數到一樣為止。所有情形都必須如實紀錄再特定單據上,供主管單位全權掌握細節。

6. 選票封存:最後,所有票數都對上之後,不論是廢票、未發放票、已開出選票,都必須分類整理好,並在民眾、警察的監督下,放入主管機關指定的袋子、貼上封條封存。並將選票再警察陪同下送回主管機關。

選票封存示意圖

以上,大致為台灣選舉流程。唯一關鍵就是,確保所有環節的公開透明,或是可被監督性。並且將選務人員中參雜自願普通民眾,降低公務員相互包庇的可能性。其實也就是構成台灣選舉投開票公開透明的理由。

有時候,人工方式很笨、很落後,但卻很安全、可掌控。科技方法雖效率,但卻充斥著不公開透明性。

不敢說台灣選舉制度比美國好,但至少相關配套措施台灣做的也是挺不錯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