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喹早在2005年就被CDC證明能有效抑制SARS冠狀病毒,福奇博士能不知道嗎?

圖片來源:CDC on Unsplash

早在2005年,一篇由美國CDC科學家發表於《病毒學雜誌》(Virology Journal)的論文就證明了氯喹對感染 SARS-CoV 的細胞有很強的抗病毒作用。細胞在暴露病毒前或暴露後用該藥物進行處理時都觀察到這些抑製作用,顯示該藥物對預防和治療都具備優勢。

此文在美國衛生研究院 (NIH), 即福奇博士 (Dr. Anthony Fauci) 所在的聯邦部門下轄的論文數據庫可輕易檢索到 [1],且研究成果已經發表長達15年之久,因此以福奇博士為首的「建制派」科學家頑固地堅持「羥氯喹無用論」的觀點就非常令人生疑。川普總統在一次機會上曾對他的支持者暗示,競選之後他將對福奇博士在這次冠狀病毒大流行中失職進行追究 [2]。相信在法律面前,即使是戴著科學家光環的人犯法,也難逃法律的制裁。

[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232869/   

[2] https://gnews.org/zh-hant/519507/ 

下載中文譯文PDF

下載英文原文PDF

圖片來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232869/pdf/1743-422X-2-69.pdf

論文摘要如下:

氯喹是一種有效的 SARS 冠狀病毒感染和傳播抑制劑

背景: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SARS) 是由一種新發冠狀病毒 (SARS- CoV) 引起的。目前尚無有效的預防方案及暴露後的治療方案。

結果:然而,我們報道氯喹對感染 SARS-CoV 的靈長類(人、猴子等)細胞有很強的抗病毒作用。細胞在暴露病毒前或暴露後用該藥物進行處理時都觀察到這些抑製作用,顯示該藥物對預防和治療都具備優勢。氯喹除了具有眾所周知的作用(例如提高體內PH),它似乎還能幹擾終末糖基化的細胞受體 (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以下稱為ACE2)。這可能會對病毒與受體的結合產生負面影響,並進一步引起水泡性 pH 升高以消除感染,從而在臨床治療允許的濃度下抑制SARS冠狀病毒的感染和傳播。

結論:在細胞培養中,氯喹能有效防止 SARS 冠狀病毒擴散。在SARS 冠狀病毒感染之前或之後用氯喹處理細胞,可以觀察到它對病毒的傳播有良好抑製作用。此外,間接免疫螢光分析法是篩選 SARS-CoV 抗病毒化合物的一種簡單而快速的方法。

關鍵詞: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氯喹,抑制,治療

翻譯:【重生】校對:【Zion文恩】編輯:【Isaiah4031】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11月 04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