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水門事件到拜登門事件:媒體黨如何醜陋地掩蓋真相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文來
原文作者 Liberte
校對 文錦 上傳 WJ

據GNEWS11月2日報道,現在的美國已經達到了反烏托邦的境地,媒體黨決定醜聞何時成為醜聞。他們不再為公共利益服務,而是僅為在中共控制的中國以及他們狹義的馬克思主義-全球主義議程中的經濟利益服務。他們不知羞恥地封殺對可能對拜登當選有負面影響的故事。他們不再作為受信任的第四階級服務於公共利益。

正如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著名的聲明:“沒有比我們現在正在嘗試的實驗更有趣的事情了,那就是信任需要建立在理性和真相之上。因此,我們的首要目標應該是向它敞開一切通往真相的道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有效的方法是新聞自由。”

上個月前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解密的手寫筆記被發布出來,表明他於2016年7月28日向時任總統奧巴馬通報了情報證據,表明希拉裏批準了一項針對川普的虛假指控的計劃。這是俄羅斯串通騙局的起源。希拉裏這樣做是為了分散她的電子郵件醜聞。

幾個月來,她通過在競選演講中指控特朗普是克裏姆林宮的資產和“普京的玩偶”,為該計劃做好了準備。當然,沒有任何實際證據。這是一個無恥的謊言,可以從索爾·阿林斯基的《激進主義規則》或中共的《第9號文件》中得出。

當希拉裏被揭露實施整個事件時,媒體報道的所謂的 “這是自水門事件以來最大的故事-俄羅斯串通川普總統醜聞的頭條” 突然變得不值得報道。媒體不顧公共利益,完全掩蓋事實。

十月份,自從“爆炸性的” 關於喬·拜登(Joe Biden)聲稱自己對自己的兒子亨特(及其合夥人)在中國和烏克蘭的業務往來一無所知的謊言被報道出來,《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如今已成為歷史上唯一的一家捍衛新聞工作者的完整性和獨立性的傳統媒體組織之一。但是社交媒體巨頭們,特別是推特,封鎖了《紐約郵報》和所有的試圖分享拜登故事的推特賬號並刪除了分享的有關拜登的故事,以迎合拜登和他的派系。

《華盛頓郵報》沒有向讀者提供有關牽涉拜登一家的電子郵件的分析,而是宣稱:“選舉日前三周,特朗普盟友企圖追究亨特和喬·拜登”。該標題的寓意是顯而易見的,意味著故事源於特朗普的盟友,而不是筆記本電腦的電子郵件,或者最終是亨特·拜登及其撰寫電子郵件的業務夥伴。此外,《紐約時報》和《洛杉磯時報》否認了有關喬·拜登的腐敗行為的可信度(盡管多年來在華盛頓圈子中廣為人知),認為是未經證實的虛假信息。他們稱贊社交媒體平臺采取了阻止虛假信息傳播的政策,並聲稱現在這些努力終於“見成效”。

這種公然的雙重標準引起廣泛的警覺。媒體黨派認為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醜聞不值得關註,但卻用頭版不斷宣傳對特朗普的任何捏造醜聞。媒體黨可以昧著良心來決定什麽是醜聞,什麽不是醜聞。假新聞變成真實的,真實卻變成假的。

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經對於有可能濫用新聞自由的言論發表了先見之明:“在聯邦憲法上已經撰寫並發表了太多文章,並且對善政的所有其他部分進行檢查的必要性也已經得到了清晰明確的了解,我發現自己很開明,以至於懷疑在這一部分也可以進行檢查; 但我無所適從,想像不到任何可能被解釋為侵犯新聞界神聖自由的行為。

法國政治思想家和歷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 do Tocqueville)明智地指出:“從長遠來看,當新聞界的眾多機構前進時,它們的影響力幾乎不可抗拒,而總是從同一側來襲的公眾輿論卻因受到打擊而屈服。”

對媒體的核實曾經是媒體本身,這是誠信和獨立的新聞信條的專業性。現在,他們都以勾結狹義的財務和意識形態為目標,和黑幫集團沒什麽區別了。

相關連接:

Watergate to Bidengate: How the Media Party Scandalously Failed to Report the Biden Scandal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Himalaya Sailing Farm (CA)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11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