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林昭:我們的自由女神

作者:文石
校對:Giselle

圖片說明:1951年11月,林昭在蘇州農工團土改工作組時留影。圖片來源: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

每年4月,臨近林昭的祭日,她在蘇州的墓地便成了禁區。從全國各地前來祭掃的人不是被攔截在火車站,或遭到驅趕,便是以“尋釁滋事罪”遭到逮捕。有消息說,林昭的同學們為她樹立的紀念碑被拆毀。

從照片上看,林昭就是一個普通的南方女孩子,梳著兩支長辮子,文弱而溫和。在她短暫的一生中,她從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只要有需要救助的同學,她會毫不猶豫地奉送自己的衣物用品。在食品供應最困難的時候,在遍地哀鴻的時候,她卻盡量節省自己寶貴的糧票,寄給遠方的同學,幫助他逃離了被餓死的命運。

如今,這個善良優秀的女性,離開我們已經五十多年了,卻被中共政權視為越來越危險的敵人,以至現在要動用國家公權力極力抹去她的名字。他們害怕什麼?其實只要在極權下生活過的人都知道,他們最害怕的是思想,是一個人的思考,是對他們這個政權本質的透徹認識。林昭,一個像林黛玉一樣嬌柔優雅、才華橫溢的女孩子,就是因為堅持自己的思想,絕不放棄作為一個人的權利,便遭到整肅、監禁、虐待,最終被殺害。

她曾和所有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熱血青年一樣,基於對社會現實的不滿,渴望用激進的手段徹底改變中華民族的命運。當有一種理論告訴他們,只要以暴力的方式清除現存的社會秩序,重新建立一個紅色政權,這塊苦難的土地就可以獲得新生,他們就相信了。林昭甚至和家庭決裂,全身心投身於這場暴力革命,並把領導者視為自己的再生父母。她也曾為新建立的國家政權歡呼,並努力為它效力。

但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粉碎了熱血青年們的幻想。它不僅沒有像承諾的那樣,實行民主和自由,甚至採用比之前的政府更高壓更恐怖的手段壓制民主。而且各種接連不斷的運動和洗腦將新一代青年培養成打手,馴化成奴隸。對農村實行的殘酷掠奪,把農民逼到了飢餓的邊緣。

林昭無法對這些事實視而不見,她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懷疑這個瘋狂的政權和它的領袖們到底要把中國引向何方。 1957年的反右運動,正是為她這樣的人預設下的陷阱。任何人表現出質疑,都會被視為政權的敵人。甚至有些人,根本沒有表現出來,也落入圈套。因為這個政權要清除的是所有可能有思考能力的人,包括那些只是斷文識字,屬於這個範圍內的人。這就是所謂為湊數而被打成右派的人。因為右派是有指標的,各單位必須湊夠一定比例。

曾和林昭相愛的甘粹先生就是這樣的一個湊數右派。和絕大多數被劃為右派的人不同,林昭並不以此為恥。林昭和甘粹先生之間最初只是一般的友情,並沒有確定戀愛關係。但“組織上”禁止他們在一起,反而激發了他們共同的反抗情緒,促成了他們的感情進一步發展。甘粹在申請和林昭結婚遭到拒絕後被發配新疆勞動改造。此後,林昭也因為參與出版地下刊物《星火》,一本主要反映農村飢荒問題的雜誌,遭到逮捕。

林昭不承認自己有罪。在獄中,因為被認為“拒絕改造”,她遭到毒打和虐待。一個在監獄中送飯的犯人回憶說,林昭被單獨關押,為了不讓林昭說話,不讓其他犯人聽到她喊口號,林昭的頭被用一個套子罩住,只有吃飯的時候才被解下來。

為了表達自己的思想,林昭刺破自己的皮膚,用發卡沾著自己的鮮血寫下了幾十萬字的血書。此時,她不再是惶惑的青年,而是對中共政權有了極為清晰的認識:

“陰險地利用我們的天真、幼稚、正直,利用我們的善良、單純的心,與熱烈、激昂的氣質,予以煽動加以驅使,而當我們比較成長了一些,開始警覺到現實的荒謬和殘酷,開始要求我們的民主權利時,就遭到了空前未有的慘毒無已的迫害、折磨和鎮壓……我們的青春、愛情、友誼、學業、事業、抱負、理想、自由,我們之生活的一切,這人的一切,幾乎被摧殘殆盡地葬送在這污穢、罪惡、極權制度的恐怖統治之下……”

林昭年少時曾就讀於教會學校。她的父親也是基督徒。林昭參加中共地下黨時拒絕了父親所代表的西方文明,但在逐漸認識到中共政權的邪惡後,她開始重新認識自己的父親。在獄中,她向神祈禱,祈禱自己不會失去理智,她必須繼續思考,因為身陷囚籠中唯一的武器就是思想。林昭稱自己為“自由的戰士”,發誓要和這個恐怖政權戰鬥到底。宗教信仰不僅給予林昭勇氣和力量,也使她從更高的層面看待人類的苦難。對我們這個遭受奴役的、在痛苦中呻吟的民族,對所有遭受紅色政權迫害的人們,甚至對獄中的看守,林昭都懷著悲憫之情。

毛澤東曾解釋說,在取得政權後,為何要不斷發動各種運動,因為資產階級會隨時反撲。毛所說的資產階級,其實是指在尊重私有製和各種相應社會規則的基礎上形成的一種秩序,以及隨之產生的道德觀和價值觀等,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普世價值。這是人類在漫長的歷史中逐漸尋找到的符合正常規律的發展方式,因而被普遍接受。

但通過欺騙、通過暴力和一切骯髒手段掠奪的權力,完全不具備合理性,更沒有合法性。因此,中共在建立無產階級政權後,就必須通過各種非常手段來維持。與此同時,也用各種方式灌輸與普世價值相反的觀念,通過極力改變人的正常思維和情感,讓人們逐漸麻木,逐漸習慣於一種現實:人的生命和尊嚴微不足道,都可以作為“偉大政權”的犧牲品。

但像林昭這樣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是不會輕易被改變的。雖然她在年輕時被左翼激進思潮蒙蔽,但對普世價值的信念最終使她能夠認清邪惡政權的本質。和當時絕大多數還對中共抱有幻想的知識分子不同,她的覺醒和反抗都非常徹底。因為她堅信人的存在必須基於一種健康、公正、正直的價值觀。因而逐漸覺醒的人們將她視為我們的自由女神。

從這一點上說,毛澤東說的很對,資產階級會隨時反撲,因為人性中對真理和正義有天然的渴望,這是不會被完全壓制的,即便在中共政權使用一切卑劣殘忍手段的極端情況下,還是會有像林昭這樣覺醒的先行者站出來反抗暴政。

1968年,林昭被判處死刑,被害時年僅36歲。 1981年,林昭被上海高院宣判無罪。此後,逐漸出現了紀念她的文章和書籍等,還有各種形式的紀念活動。但依然有些當事人不願接受采訪,講述林昭生前的遭遇。這些人的疑慮是有道理的。大多數人認為執政黨逐漸開明,承認了原來的錯誤,林昭不再被認為是這個政權的敵人。她的同學甚至能為她集資立碑。但近幾年,談論林昭再次變成禁忌。七十年來,這個政權的性質沒有絲毫改變,只是在不同時期,極權統治者出於自身的需要變化手法而已。表面上控制的鬆弛並不意味著對民主的認可。在這種情況下,對於林昭的紀念和研究變得尤為重要。她的清醒透徹和絕不妥協時刻提醒著我們,不要再被這個善於欺騙的政權再次欺騙。

在接到判刑書時,林昭寫到:“這是一個可恥的判決,但我驕傲地聽取了它。這是敵人對於我個人戰鬥行為的一種估價……我應該做更多,以符合你們的估價!除此以外,這所謂的判決與我可謂毫無意義!我蔑視它!看著吧!歷史法庭的正式判決很快即將昭告於後世!你們這些極權統治者和詐偽的奸佞——歹徒、惡賴、盜國賊和殃民賊將不僅是真正的被告,更是公訴的罪人!公義必勝!自由萬歲!”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