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首個城投債爆雷債務危機爆發還遠嗎
作者:文茗

近日,網上公佈了一條消息,瀋陽市中級法院送達的破產裁定,根據破產法46條規定,“未到期的債權,在破產申請受理時視為到期,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之日起停止計息。”18沈公用PPN001已於2002年10月23日提前到期並停止計息。截至到期日終,發行人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

簡單來說意思就是18 沈公用 PPN001 這只債未能按時兌付。原因是發行人已在申請破產,按法律規定,自破產申請被受理時開始,債權將提前到期並停止計息。根據天眼查查詢股權顯示,這家公司曾用名瀋陽城市公用集團有限公司,瀋陽公用為瀋陽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實控人為瀋陽市人民政府。從股權結構和之前披露的業務來看,瀋陽公用屬於公用事業類國企,很肯定他就是一家省及省會級“城投”公司。也就是說以中共地方政府作為背書“永不違約”的“政府債”開始違約,可以明確中共地方政府開始違約、破產。而且是跳過違約直接破產。

城投債是根據發行主體來界定的,涵蓋了大部分企業債和少部分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一般是相對於產業債而言的,主要是用於城市基礎設施等的投資目的發行的。城投債,又稱“準市政債”,是地方投融資平台作為發行主體,公開發行企業債和中期票據,其主業多為地方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毫不誇張的講,城投債是支撐了中共國各個城市的財政最主要的力量,那些所謂的“政績”的基建都依靠城投債等金融產品。

從1994年分稅制改革之後,中共拿走了地方主要的稅收收入,稅收收入根本無法滿足地方政府的財政支出,而同時中共不允許地方舉債。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組建城投公司,通過變相舉債分擔部分政府職能,實現投資項目的融資功能。在分稅制改革中,中共將土地出讓收入劃歸地方,一舉奠定“土地財政”與“房地產經濟”的基礎。而城投公司們藉的債,也就有了除地方稅收外的額外還債來源。這就是中共國房地產如此高價的根源所在,是中共一首設計出個韭菜的“妙計”08 年金融,中共推出了四萬億的刺激計劃,開啟了基建與房地產爆炸式發展的末路狂飆,城投債成了地方財政(中央政府的信用延伸)及經濟調節的核心工具。如同“毒品”一樣,成為了各地方的“精神食糧”,也變相綁架了整個國家,它一旦爆雷那將是毀滅性的。

瀋陽“城投債”爆雷是一個極具代表性的“黑天鵝”事件,它打開了中共債務危機的潘多拉魔盒,可能會有很多中共御用文人會舉證瀋陽經濟薄弱、財政虧空嚴重等等原因,而對一線城市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實則不然,中共為了實施新“文革”經濟內循環,打壓房地產已箭在弦上,房價下跌直接會影響到賣地、從而影響到基建所需的城投融資,之後直接就是地方財政。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城投債這顆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發。瀋陽“城投債”違約絕不是所謂的小事,它映射出了整個國家存在的普遍問題,越是大城市,核心城市的債務更是無法估量。

中共統計局數據,截至9月29日,城投債存續12481只,較年初增長2069只;城投債總存量為10.35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37萬億元;存續城投公司2321家,較年初增長了33家。這只是明賬上的城投債,而更多通過理財等第三方發行的城投資,保守估計在百萬億級別以上。如果房地產崩潰,那麼城投資這顆定時炸彈必然會把整個中共國連同中共一起炸的連渣都不剩。去看看委內瑞拉、南美各國就已經心知肚明了,哎!中共啊、中共,你可真是惡魔派來折磨中國人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