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脈動》驚爆:亨特·拜登曾任中共華信能源的 “董事總經理”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阿黎
校對 小鷗 上傳 WJ

據《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10月28日報道,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硬盤裏發現的電子郵件顯示,他曾擔任“中國華信能源”(CEFC)這個中共國能源公司的“董事總經理”,該公司與中共的軍隊(PLA)有著深厚的聯系。

CEFC中國華信能源集團最近在《紐約郵報》爆料中成為頭條新聞,新聞重點介紹了亨特·拜登如何利用其父親的名義與中共國政府相關實體進行交易。

“電子郵件揭示了亨特·拜登如何代表家族與中共國公司合作大筆賺錢” ,還概述了喬·拜登(Joe Biden)如何從交易中獲得經濟利益。

CEFC由現已失蹤的葉簡明創立,自成立以來就被確定與中共解放軍(PLA)協作配合。

CEFC與PLA的關系來自葉,甚至CNN也承認,“多年來,葉某是中(共)國軍隊高官後裔,是中共國流傳的‘太子黨’。在2012年的一份財務報告中, 這位年輕的葉性人士的傳記似乎支持了他與解放軍高層有聯系的說法。傳記說,從2003年到2005年,他是中(共)國國際友好聯絡會(CAIFC)的副秘書長。研究亞洲安全問題的美國2049項目研究所的報告指出,CAIFC據稱是中共國軍方的政治部門。CEFC中(共)國能源公司和CAIFC徽標之間在風格上的相似更證實葉與軍方有聯系的看法。”

此外,《 華爾街日報》 指出CEFC是2018年PLA的供應商。該公司的報告顯示年收入超過400億美元,經營涉及中東的石油生產,中歐的金融資產,與新加坡的貿易以及中共國戰略性國家儲備的油庫。一位了解情況的人士說,CEFC向PLA供貨。

盡管有這些聯系,亨特·拜登仍然“毫無疑問地”表明自己是CEFC的董事總經理。

“我是CEFC的董事總經理,我有完全的人事權,我有在DC只為我工作的員工。” 前幕僚的兒子這麽寫道。
他繼續寫道:“我沒有與CEFC成立合資公司,我不是CEFC的合夥人,我沒有受 CEFC雇用或資助。CEFC的任何員工都不會審核(這裏指沒有權利審核)我的費用。CEFC總裁沒有權力、沒有理由也沒有能力終止HW3。”

隨後《國家脈動》展示了由他們獲得的5封電子郵件,這些郵件顯示亨特·拜登與中共的聯系人嚴莫文、董功文交涉2017年6月至12月間報銷錢款等事項。第一封郵件亨特·拜登寫於2018年3月14日,結尾亨特·拜登直接落款稱自己是董事總經理、合夥人、50%股權擁有者,收件人是嚴莫文、董功文和喬·拜登的弟弟吉姆·拜登。

標題為“ RSA Expenses June-Dec 2017.numbers”的電子郵件寫於2018年3月14日,全文為:

莫文和凱文,

瑞典的房子是我DC辦公室所用,它將予以報銷。至於CEFC會計師審閱我的費用報告,如果您將我的費用(報告)轉給他們,我將親自起訴您凱文和會計師

如此直接,我很抱歉,但最後一次說,我與CEFC沒有業務往來。我從未與CEFC成為合作夥伴,也從未成為其聯營或附屬公司

我很驚訝,我的董事會成員沒有看到這樣的安排,如果屬實,這會給董事長和莫文、凱文及佳奇帶來個人間的沖突

根據美國法律,如果一家公司的董事長兼股權持有人通過其全資擁有的美國有限責任公司(Hudson West)的所有權與美國有限責任公司(Owasco)合作,實際上是在實踐中利用CEFC員工和金錢來經營一家私有公司,這裏有巨大的利益沖突

您和凱文和佳奇堅持認為這家公司的管理方式是非法的,那麽,我要說,鑒於正在進行的調查,您不應該對與此相關的搜查令的發布感到驚訝

這就是為什麽我毫不含糊地聲明,毋庸置疑我沒有與CEFC成立合資公司,我不是CEFC的合作夥伴,我沒有被CEFC雇用或資助
CEFC的任何員工都不會審核我的費用,CEFC的總裁沒有權力沒有任何理由,也沒有能力終止HW3

我是CEFC的董事總經理,我有完全的人事權,我有在DC只為我工作的員工

報銷費用與董事會無關,該決定權在董事總經理手中

如果您拒絕簽署電匯,凱文,我會以不公正地妨礙股東權利為由,將妳從董事會中除名。我是董事會唯一的股權持有人。我將在特拉華州的大法官法庭提起訴訟。妳也知道那是我的故鄉,我很榮幸能與該法庭的每一位法官共事並認識他們

由於董事長不在,而且根據妳的說法,他的股權已經轉移給了總裁(這直接違反了有限責任公司的協議,我確信 [原話如此]),法院將向總裁和董事長發出傳票,如果他們拒絕服從,法院將尋求通過CEFC在美國的任何剩余股份來 “揭開公司的面紗”

我可以繼續,但我認為沒有必要

所有提交的費用都會在當下進行審核,如果有明顯的錯誤,在準備HW3稅務時,由HW3聘請的會計師進行審核

先謝謝妳的合作。如果我所提交的費用今天沒有匯入Owasco賬戶,我將申請強制令,凍結我在國泰航空的所有HW賬戶,並同時申請確定HW3的控制權

我的董事會成員們,妳們堅持以我的賬戶為我的公司控制我的資本,這在極端情況下會適得其反。妳們堅持由一個沒有通過合同或任何口頭協議而與HW3達成法律聯系的實體來控制,這將使其更加錯綜復雜,並將成為吞噬妳們未來10年事業的最大原因

真誠的

亨特·拜登

董事總經理、合夥人和50%股權擁有者

此電子郵件發出大約一個小時後,吉姆·拜登跟著發了一封郵件,對上一封電子郵件中的錯別字進行了更正。他還似乎“堅持要求每月提成更新成165,00”:

我還堅持要求每月提成更新成165,00!他們給我們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您的合作夥伴說猴島是我們正在進行的一項交易。我們完全不知道這項交易的內容。

第三封是一天前,嚴莫文單獨給亨特·拜登發送的電子郵件,要求“第三筆費用報告”。嚴還補充說,“很多事情與HW3業務無關,例如瑞典的房屋”,Hudson West III由亨特·拜登的Owasco律師事務所擁有。

董功文對吉姆電子郵件的回復是第四封郵件,他指出報告所述的費用與吉姆·拜登所報數字不符。該電子郵件還顯示,吉姆·拜登已“報銷7月至9月的開支超過22萬美元”。

董功文再次跟進時堅稱拜登不能就“未支付不正確的費用”來起訴,還強調他們“在公司沒有利益”:

評:

拜登家族利用喬•拜登在美國近50年積累的政治地位和影響力,與中共勾結,出賣美國利益,通過向中共公司無息無還款期限貸款,入股中共公司等方式,在中共國獲取巨額利益,僅借款入股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一項,亨特拜登即獲取10%的股權,這家公司如今已擁有超過65億美元的資產,而拜登家族沒有出資一分錢。拜登還通過內外勾結,做成無數筆賣國交易,空手套白狼獲益幾十億美元。盡管如此,拜登們仍然要報銷幾萬幾十萬美元的費用,可見他們的貪得無厭。

另外,從亨特•拜登與中共國聯系人的電子郵件上看,拜登們與中共國方面的金錢交往並不十分順利,亨特•拜登為了報銷費用,甚至以撤銷職務,起訴和影響職業生涯等威脅中方人員。由此可以看出亨特的格局之狹隘和他的不成氣候。喬•拜登的邪惡和他罪惡、不爭氣的兒子與偉大的川普和他優秀的子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相關鏈接:

EXC: Huffy Hunter Expenses Emails – Biden Claims He Is ‘Managing Director’ At Chinese Military-Linked Firm, Demands Massive Cash Reimbursement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