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的2014年春的部分郵件顯示,亨特·拜登很忙碌

蒙特利爾戰友團 laotou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傳 XM

圖片來源:TACC

烏克蘭布利斯瑪(Burisma)公司官網“歷史頁面”下介紹,“董事會聘請的世界級專家”,三人中中間那位便是亨特·拜登(附有照片),時間指示是2013年。 【1】不過布利斯瑪向公眾宣布的時間應該是2014年5月中旬。

美國參議院調查報告中指出,2014年4月15日布利斯瑪(Burisma)的擁有者米科拉·茲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向羅斯蒙特塞內卡公司(Rosemont Seneca )支付了兩筆總額為11萬美元的電匯款。羅斯蒙特塞內卡是亨特·拜登和長期商業夥伴德文·阿徹(Devon Archer)擁有的一家空殼實體,於2014年2月13日在特拉華州註冊,兩人在各種商業領域一起工作,並在布利斯瑪擔任董事會成員。布利斯瑪官網介紹,德文·阿徹是美國金融家兼董事會成員。

阿徹因濫用了涉及奧格拉拉·蘇族的6000萬美元債券的出售獲得收益被定罪,但亨特·拜登的律師否認他的委託人知道該計劃,阿徹替他頂了罪。

2014年4月16日阿徹在白宮會面了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並告訴喬·拜登,已經匯過來11萬美元……

2014年4月21日:時任副總統拜登抵達烏克蘭,進行了為期兩天的訪問,並宣布美國政府將向烏克蘭提供額外的5,000萬美元援助,這可都是美國人的納稅錢!

《華盛頓郵報》對這次訪問報導如下:

“在烏克蘭與俄羅斯發生衝突的時刻,美國副總統來基輔訪問,帶給了烏克蘭經濟機遇,同時也帶給了普京警告,稱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干預將付出代價。

“拜登將在兩天之內會見烏克蘭政治領導人,民間社會團體和美國外交官。自兩個月前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危機開始以來,他是訪問基輔的最高級行政官員,莫斯科在3月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地區。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政府官員透露,副總統將宣布一項新的美國一攬子支持計劃,以使烏克蘭的經濟、能源部門和政治改革努力受益。”【2】

當然,拜登忘了提,包括他兒子的公司也將會受益。

正在老拜登向烏克蘭“撒錢”的同時,烏克蘭布利斯瑪公司的董事們亨特·拜登、德文·阿徹等也忙得不亦樂乎。

且看他們之間來往的部分郵件:

2014年4月22日03:08,阿徹向亨特匯報布瑞斯馬在塞浦路斯註冊公司的信息

發件人: 德文·阿徹 (Devon Archer )

收件人:亨特·拜登 (Hunter Biden)

主題: 布利斯瑪 (Burisma) 的信息

布利斯瑪控股有限公司在塞浦路斯共和國註冊成立,公司編號為HE […],公司註冊地址為:……

2014年4月22日 21:35邀請律師西瑟·金(Heather King)加入布利斯瑪

發件人:德文·阿徹

收件人:西瑟·金(Heather King),亨特·拜登

主題:布利斯瑪的後續跟進

希瑟,

謝謝你今天抽出時間來,以及在電話中的出色表現(對讓你有重複工作之處表示抱歉)。我期待著與你一起合作,共同完成與布利斯瑪的這個非常特殊和潛在的巨大機會。

在處理和執行你的委託書之後,我們應該花30分鐘與你通話,來介紹我的公司內部背景、管理層和董事會的情況,以及我們面臨的直接挑戰。

2014年4月22日22:51 阿徹向亨特匯報布瑞斯馬公司領導在5、6月份到美國、墨西哥、哈薩克斯坦的行程安排

發件人:德文·阿徹

收件人:亨特·拜登

主題:布利斯瑪股份有限公司行程安排

如早些時候提到的, 這是臨時的建議時間安排:

5月7日到9日: 巴黎董事會前會(取消)

5月日期待定​​:瓦迪姆·波扎爾斯基到紐約和華盛頓特區

5月日期待定​​:尼古拉·茲洛切夫斯基和德文·阿徹(Devon Archer)到墨西哥

5月27日或者六月2日:基輔董事會

基輔董事會之後的一周: 哈薩克斯坦

接下來的5月初這幫人似乎在商討怎樣向媒體宣布亨特成為布利斯瑪成為董事的新聞稿,即使亨特在北京參加渤海股東大會,也在遙控指揮,更忘不了眼下的收穫。 2014年5月7日,就老拜登訪問烏克蘭兩週之後,布利斯瑪就向亨特所在的博伊斯席勒律師事務所(Boies Schiller)支付了25萬美元的“諮詢服務費” ,這是兩筆費用中的一筆,當年9月份布利斯瑪公司又付了第二筆。

看看他們的往來郵件:

2014年5月6日 1:25PM, 瓦迪姆·波扎爾斯基 (Vadim Pozharskyi) 寫道:

親愛的亨特,

請查收附件中我們商量過的新聞稿。

請您修改並補充內容。

期待得到您的回复。

瓦迪姆·波扎爾斯基是烏克蘭人,布利斯瑪(Burisma) 董事會成員。

不多會兒,瓦迪姆·還通過郵件問阿徹:“就新聞發布稿來說,您有什麼大體意見?”

2014年5月6日,20:31,阿徹回復道:

瓦迪姆,

亨特剛剛搭上去往北京的飛機,去參加渤海股東會議。 (他會在那裡與我們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的合作夥伴進行會晤並提名一位股東)我們很快會回來。

感謝你的新聞概要,我會快速過目,非常有用……

謝謝。

2014年5月7日,亨特·拜登寫到:

瓦迪姆,

剛剛到達北京,我會在12小時左右給你回復修改的內容。感謝你的更新備忘錄,非常有用。我在北京,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去商量布利斯瑪與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的合作。請告知 Nikolay 我很高興能加入團隊,我們往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但這是很好的機會。

羅伯特·亨特·拜登

瓦迪姆的回复,抄送阿徹:

親愛的亨特,感謝您的回复。

期待您對新聞稿的修改。

另外,您那邊對新聞備忘錄的格式和內容上,有哪些我們需要作調整來適應您的要求嗎?

期待您在中國順利,會把您的信息轉達給 Nikolay.

亨特·拜登寫給阿徹:

你能不能讓**編輯一下——只做語法和小改動,諸如我到商務部前曾在美信銀行(MBNA)工作那樣。我也不喜歡“XX兒子”這行。我認為在背景方面,讓人們自己得出結論或給出結論要有效得多。但作為來自布利斯瑪公司(Burisma)的聲明的一部分,這似乎過於嚴厲和直接。此外,如果他們想展示我在外交政策方面的信譽,他們應該包括(接受)我作為美國全球領導力聯盟(US Global Leadership Coalition)、國家政策中心(Center for National policy)以及國家民主黨研究所(國際事務全國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主席(瑪德琳·奧爾布賴特Madeline Albright)顧問委員會主任的角色,但最重要的就是不認可聲明中(是誰)兒子的提法。如果他們想說得更隱晦一些,他們可以說一些類似於拜登先生曾於2008年擔任奧巴馬-拜登就職委員會的名譽聯合主席的話。

羅伯特·亨特·拜登

阿徹回复亨特·拜登:

沒有問題。他們顯然會照我們說的做,所以(甚至不需要)不要把它當成是反駁(提出修改要求)。

是的,我同意。

與此同時,他們還商量了訪問哈薩克斯坦事宜:

日期:2014年5月7日, 7:46 瓦迪姆發給阿徹

主題:訪問哈薩克斯坦/簽證問題

親愛的阿徹,

繼我們上次交流之後,請告知基輔會議之後您計劃訪問哈薩克斯坦的幾個要點。

日期:訪問哈薩克斯坦有確切的日期嗎?

對口單位:我們計劃會見誰,什麼級別,僅會見政治人物在內的最高管理層,還是說我們應該帶上我們的地質學家/專家?

會談內容:我們計劃討論哪些議題、合作方向?

如果我們要討論與哈薩克斯坦的天然氣田合作的可能性,那麼從哈薩克方面得到關於可能成為談判主題的天然氣田,地區等任何可能的初步信息都將非常有益,這樣我們的地質學家/專家將為我們的代表團進行富有成效的談判做準備。

尼古拉的簽證問題你有什麼消息嗎?

阿徹回复瓦迪姆:

瓦迪姆,下週我將提供給你一份哈薩克斯坦的完整行程表,但主要的會議定於6月2日與哈薩克總理馬西莫夫舉行。一切都將圍繞這次會議展開,主題是確保取得哈薩克已探明儲備的最高質量油田。此外,還將概念性地討論其他合作。

也請告知你此次行程的其他可能的目的。

此外,31日我在阿拉木圖的40歲生日派對也將成為焦點。

我們暫定28日傍晚抵達基輔,30日晚飯後或31日清晨離開。週日在阿拉木圖逗留,週一和周二在阿斯塔納開會。

然後初步的計劃是我和Alex從阿斯塔納前往北京。如果我們能夠在這個時間段內協調中海油合作會議的話,我們希望你和尼古拉也能加入我們。如果中海油合作會議有進展,我們計劃6月5日或6日從北京出發前往我們各自的家鄉。

我今天會跟進瓦迪姆的簽證。

2014年5月中旬很多媒體報導了亨特·拜登出任布利斯瑪公司(Burisma) 董事會成員的消息。

BBC報導:“烏克蘭的Burisma本周宣布,已任命美國副總統拜登的最小兒子亨特·拜登為董事會成員……鑑於奧巴馬政府試圖管理烏克蘭持續的危機,此舉在美國引起了一些關注… …較年輕的拜登先不是最近剛加入Burisma董事會的唯一具有政治關係的美國人,德文·阿徹於4月已經是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德文·阿徹是現任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2004年總統大選的前任高級顧問,也是克里的繼子亨利·亨氏(HJ Heinz)的大學室友。亨特和阿徹也是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投資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管理合夥人。” 【3】

布茲費德新聞(BuzzFeed News)則質疑了亨特家族的作法,“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亞歷山大·誇瓦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sniewski)在亞努科維奇(Yanukovych)控股的公司董事會任職的消息引起了西方國家對烏克蘭政策的嚴重利益衝突問題……此舉引發了人們對喬·拜登(Joe Biden)潛在的利益衝突的疑問,拜登是白宮與亞努科維奇(Yanukovych)的主要對話者,而後者則是總統,此後率先帶動了西方,努力使烏克蘭擺脫對俄羅斯的天然氣依賴。”【4】

面對公眾的質疑,老拜登讓副總統發言人搪塞:“拜登(Hunter Biden)是一名私人公民,還是一名律師。副總統不會為任何公司代言,也不參與該公司。” 【5】

亨特·拜登則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在布利斯瑪公司網站以董事會成員身份宣布了雄心勃勃的計劃:

“ Burisma在天然氣領域的創新和行業領導地位的歷史記錄表明,它可以成為烏克蘭強勁經濟的強大推動力。作為董事會的新成員,我相信我在為公司提供透明度、公司治理和責任,國際擴張和其他優先事項方面的諮詢服務將有助於經濟發展,並使烏克蘭人民受益。”【6】

也許是做賊心虛,2014年5月13日,10:42,阿徹發郵件給剛僱傭的律師西瑟·金(Heather King),也抄送了亨特·拜登:“亨特加入董事會引起了一些媒體的注意. 我們要小心。”

西瑟·金(Heather King)回复,抄送亨特·拜登:“你是說烏克蘭的那些媒體嗎?我看到在美國的一些博客/聊天室之類的網站上偶爾有些瘋狂的人會關注它,但是沒什麼合法(合理)的。”

2014年5月14日,4:49 瓦迪姆給亨特·拜登、德文·阿徹發郵件:“親愛的同事們,謹在此通知您,我們波蘭同事今天或之後的幾天都將親自發表評論,他也是董事會的成員。我相信這將有助於減輕你們現在所遇到的媒體壓力。請等波蘭同事發布完評論我們再來製定策略。”

據報導,這位波蘭同事是前總統亞歷山大·誇瓦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śniewski)【7】

從披露的這幾份郵件中不難看出亨特·拜登以父權謀私的涉貪案例,以及老拜登的袒護,從烏克蘭到哈薩克斯坦,到塞浦路斯,到中(共)國,相信更深的秘密不久就會大白於天下!

不得不提到的另一封郵件,2014年10月16日比爾·巴特曼(Bill Bartmann)在看到《華爾街日報》一則報導後發給亨特·拜登的,獻媚得讓人噁心: “亨特,您的朋友們無條件與您站在一起。 在這個尷尬的時刻,讓我知道我是否能提供幫助。如你所知,我也有一些尷尬的經歷。 ”

比爾·巴特曼是民主黨金主。

事情是這樣的,美國官員證實,美國海軍儲備部將副總統喬·拜登的兒子亨特的可卡因檢測呈陽性後,解除了軍職。

亨特於2013年5月被任命為少尉,並擔任弗吉尼亞州諾福克預備役部隊的公共事務官員。報告稱,一個月後,他的可卡因測試呈陽性,不到一年後被部隊解職。

這些都是左派媒體含蓄的報導,老拜登如今竟然當著全世界觀眾否認和撒謊,如此恬不知恥,還痴心妄想入主白宮? !

參考鏈接:

【1】https://burisma-group.com/eng/history-2/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biden-arrives-in-ukraine-to-show-us-support-as-crisis-with-russia-continues/2014/04/21/e4a77800-c960-11e3-a75e-463587891b57_story.html

【3】https://www.bbc.com/news/blogs-echochambers-27403003

【4】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maxseddon/bidens-son-polish-ex-president-quietly-sign-on-to-ukrainian

【5】https://www.cnbc.com/2014/05/13/bidens-son-joins-ukraine-gas-companys-board-of-directors.html

【6】https://burisma-group.com/eng/news/burisma-holdings-board-member-hunter-biden-outlines-his-mission-for-the-company/

【7】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maxseddon/bidens-son-polish-ex-president-quietly-sign-on-to-ukrainia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