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障學生否認襲警 自辯稱要求洗椒及戴回助聽器遭拒 僅聽到「道歉」兩字

搜集:卡西歐 文粵

編撰:心聽見

覆核:文非

圖片:獨立媒體

據(獨媒報導)20歲聽障學生被控于去年9月15日「港島自由行」期間,在銅鑼灣港鐵站外搶去高級警司手中的胡椒噴劑,被控一項襲警罪。被告否認控罪,案件今日(29日)在東區裁判法院續審。拘捕被告的警員昨供稱,制服被告後即場替被告戴回助聽器,被告聽畢警誡下,承認「一時衝動打員警」;不過今日被告在庭上自辯稱,當時要求清水洗去臉上的胡椒噴霧及戴回助聽器,但遭到警方拒絕,期間亦無法看到警方說話口形,之後僅聽到有人在耳邊講「道歉」兩字,於是作出招認,直至被帶返警署途中,被告才獲歸還助聽器。

被告羅鎮傑(20歲)否認於去年9月15日,在銅鑼灣港鐵站C出口外,襲擊執行職務的高級警司區永梁。

拘捕及警誡被告的警員17025劉志威(音)昨供稱,被告即場承認「一時衝動打員警」,到達警署後,在母親的陪同下補錄口供,然後在口供記錄上簽署作實。辯方今爭議相關證供的可呈堂性。

被告在庭上作供,稱當晚與高級警司區永梁雙雙倒地後,「突然之間有好多警員圍住我、用警棍打我」,擊中胸口、手臂位置,後腦亦感覺到被人踢,於是他縮身保護自己。其後有警員一次過扯脫他的眼鏡、口罩和助聽器,並向他噴胡椒噴霧,將他的雙手反鎖上手銬。被告要求用水洗走臉上的胡椒噴霧及戴回助聽器,惟警方沒有理會,加上當時滿臉胡椒噴霧,看不到對方說話口形。被告又表示,因為遭警棍打中心口位置和手臂,產生強烈痛楚,感到「好痛苦」。

被告供稱,之後被帶到地鐵站內,目睹有很多員警「不知道在商量些什麼,只是聽到很吵」。因之後有警員向他說話,但因為滿臉胡椒噴霧,「看不到他的樣子,但聽到有人在耳邊講「道歉」兩個字。」於是他講了:「一時衝動,阿sir對不起,給我一次機會。」被告稱,直至被警員安排登上港鐵「特別列車」後,才獲歸還助聽器。

到達北角警署後,警員劉志威給了一張「羈留人士通知書」給被告,被告稱,當時看到通知書上寫可以聯絡親人,所以要求致電給母親,惟劉警員僅要求被告解鎖他的電話,並由警員親自撥打電話。接通電話後,警員向母親說:「你的兒子現在在北角警署,你什麼時候可以過來?」

被告稱,補錄警誡口供期間,母親並未到達警署。被告只見劉警員逕自抄寫了4頁紙,而他並未有機會閱讀該些內容。劉警員抄寫到第4頁時,母親才到達警署,被告聽到母親在門口大聲地與警方爭吵。之後劉警員邀請母親進入會見室,並且向兩人說:「男人大丈夫,認罪可以扣三分一刑期」,或判社會服務令或感化令。被告又稱,因為當時要備考DSE,所以母子兩人聽罷上述說話便在口供紙上簽名。

戰友評論:

在國安法控制下的香港市民已經沒有司法公正可言,隨時可能被定罪及嫁禍,惡法摧毀了一切原有的司法制度而讓市民感到無助恐懼,黑警的暴力行為已經對被告人造成了傷害,而被黑警暴力圍攻的手無寸鐵之被打壓者卻被告襲警罪,實在是可笑之極,可見黑警無法無天黑白顛倒,歪曲事實的無恥行為。被打壓異見者認罪是邪惡中共國安常用手段,秋後算帳式打壓異己只會越來越多。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獨立媒體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8497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