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深陷中共勾兑陷阱

翻译:加拿大草原三省战友团 金不换

校对:文莱 冷天晴 上传 HUH

图片来源:ZeroHedge

根据ZeroHedge 10月25日报道,中共国遵循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模式,在这种模式中尽管普通公民允许经营中小企业,但大型工业和采掘公司尤其是与国外开展数十亿美元业务的跨国合作公司仍由那些伪装成企业高管的共产党员在经营。

中共国长期实行“债务陷阱外交”,即通过扩大财政赠款和贷款来收买整个外国政府。 中共国政府通过为向拜登竞选团队提供资金, 向拜登(Biden)和约翰·克里(John Kerry)一家以及奥巴马-拜登政府的其他知名前任官员提供各种慷慨大方的财务支持。

在10月16日发布的Breitbart News独家报告中,彼得·史威哲(Peter Schweizer)和西姆斯·布鲁纳(Seamus Bruner)声称,最新从亨特·拜登前商业伙伴(其核心小圈子成员)那里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亨特和他的同事利用其与奥巴马、拜登政府的关系向潜在的中共国客户和投资者兜售其影响力,比如安排与前副总统的秘密会议等。

这些从未公开的电子邮件由亨特·拜登和戴文·阿切尔(Devon Archer)过去的业务伙伴贝文·库尼(Bevan Cooney)提供给史威哲。库尼目前因参与2016年债券欺诈投资计划而入狱服刑。该报告指出:“ 2011年11月5日,阿切尔的一位生意联系人向他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希望他帮忙为一群中共国高管和政府官员安排白宫会议,从而获得潜在大客户的机会”。

在中共一党专制的国家,政府严密控制着国内大多数企业。中共国企业家俱乐部(CEC)代表团成员均为中共国亿万富翁、中共的忠实拥护者和来自北京的外交官。CEC在2006年由一群商人和中共国政府外交官成立,并被称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外交部。CEC的领导层有很多中共高层官员如王忠禹(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马卫华(中共多个办公室主任)和蒋锡培(中共委员、第十六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等。

“CEC成员公司的总收入总计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总计约占中共国GDP的4%。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同事将中共国CEC成员形容为 “工业精英”、“高度有影响力的人”和“当今中共国最重要的私营部门人物”, 这些人在一起就代表了所有的中共国公司。

CEC联络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戴文·阿切尔(Devon Archer)的合伙人穆罕默德·卡修吉(Mohamed A. Khashoggi)说道 “我知道现在是政治活动高峰季,不太好安排,但这样的团体并非每天都会出现”。卡修吉声称 “参观白宫并与参谋长办公室成员和约翰·克里(John Kerry)见面将会是很棒的一件事”。事实证明,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德文·阿彻(Devon Archer)显然在十天之内就搞定了这件事。

奥巴马·拜登政府档案显示,中共国代表团确实于2011年11月14日访问了白宫并享受到了高级别的接待。 另外白宫访问日志中有奥巴马管理与预算办公室(OMB)的副主任杰夫·齐恩茨(Jeff Zients)的名字,他主持了CEC代表团的接待工作。奥巴马交代齐恩茨重组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各种进出口代理机构,中共国代表团对此兴趣浓厚。

彼得·史威哲(Peter Schweizer)作为美国的作家、政治顾问和Breitbart News的高级编辑认为可能正是这次会议为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切尔打开了大门。两年后即2013年他们就组建了中共国政府资助的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大量的中共国资金涌入该基金用于CEC投资相关业务。彼得·史威哲在其报告称:“ BHR的首批主要投资组合之一是滴滴打车(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公司。该公司与中共国企业家俱乐部(CEC)董事长柳传志有着密切的联系。柳传志是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公司之一联想集团的创始人。柳传志曾是2011年CEC白宫中共代表团的团长,他的女儿柳青也是滴滴打车的公司总裁。如迈克尔·林所述,“基于BHR的65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AUM),亨特的BHR股份(曾以40万美元购买)现在可能价值约5000万美元”,由此计算亨特此次投资增值百倍以上。

任何人看到这些响当当的中共国政商精英的名字,并了解到他们参与白宫的洽谈并在奥巴马-拜登政府高层中培养个人友谊和发展商业关系。可能都会想知道,与中共建立合作的美国企业精英们是否符合美国的贸易利益和经济政策?他们照顾的到底是美国老百姓的利益还是全球精英的金融财阀的利益?

评论:

  1. 总统大选临近,交战愈演愈烈,美国和中国人民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一部分政商长期与中共的勾兑让美国深陷沼泽,但可以改变今后历史的人们就是拥有投票权的普通民众。爆料革命所支持的平民运动就是还权、还财于人民。
  2. 全世界畸形的社会形态都需要得到清理,如果这些国家精英们只追求和榨取劳动人民的利益,并不为整个社会的健康发展而尽责。这样形成更为严重的贫富差距,怎么会让这么世界和平呢?

新闻来源: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renminbi-diplomacy-how-china-bought-us-government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