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對博布林斯基的重磅採訪,路德社提前24小時做過預報

蒙特利爾戰友團 laotou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傳 XM

图片来源:aizen-tt.livejournal.com

2020年10月27日曾經對閆博士多次採訪的福克斯新聞記者塔克·卡爾森,在黃金檔節目《塔克·卡爾森今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對博布林斯基進行了採訪,福克斯新聞為此發表題為“合理的推諉:托尼·博布林斯基稱拜登家族對2020年總統競選風險的擔憂不以為然”的文章。文章副標題:“博布林斯基說,他曾在2017年向吉姆·拜登提出了對喬·拜登涉嫌與一家中共國能源公司的合資企業有關聯的擔憂。”

全文如下: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前商業夥伴托尼·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週二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稱,喬·拜登涉嫌與兒子的商業交易有關聯,這可能會使未來的總統競選面臨風險,但拜登家族對此不以為然。

博布林斯基是美國海軍退役中尉,曾是华鹰控股(SinoHawk Holdings)的前首席執行官,他說,华鹰控股是中共國華信能源(CEFC)董事長葉簡明和拜登家族成員的合夥公司。

“我記得我說過,‘你們怎麼能逃過這一劫?你不擔心嗎?’”他告訴卡爾森。

博布林斯基聲稱當時吉姆·拜登笑了,“‘合理的推諉’,他在半島酒店的帕尼蘇拉酒店(Peninsula Hotel)直接對我說。”

採訪中,他概述了2017年5月2日據稱與喬·拜登的會面是如何發生的,福克斯新聞第一個報導了表明這樣一次會面的短信。

博布林斯基說,推動這次會議的是拜登(喬),而不是他(吉姆)。

他說:“他們是在款待我,展現了拜登家族的力量,讓我參與進來,並擔任首席執行官的角色,與中共國華信能源(CEFC)合作,在美國和全球發展华鹰控股(SinoHawk Holdings)。”

他詳細講述了喬·拜登是如何參加米爾肯會議(Milken conference)的,會議部分是在貝弗利希爾頓酒店(Beverly Hilton Hotel)舉行,以及吉姆和亨特·拜登是如何把他介紹給前副總統的。

在被問到這位前副總統為什麼想見他時,博布林斯基說:“我沒有要求與喬會面,是他們要求我見喬[拜登]。他們把整個家族的遺產都押在了這裡。他們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為什麼在5月2日晚上10:38,喬·拜登會抽出時間見面——在一個人們看不到我們的圓柱後面,(喬)與我談論他的家人、我的家庭,以及高水準的企業等事宜?”他說。

2017年5月2日的會面,發生在在2017年5月13日的前11天,福克斯新聞獲得的郵件中包括,在13日他們討論了與中共國能源公司達成商業交易中6個人的“薪酬待遇”事宜。這封郵件似乎將亨特·拜登定為“董事長/副董事長,具體取決於與CEFC的協議”, CEFC顯然是指已經破產了的中共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

郵件中有一條說明:“亨特(拜登)對管理層有一些期望,他會詳細說明。”一份擬議的股權分配方案提到,“20”代表“H”,而“10由H持有”代表“大人物”?沒有更多細節。博布林斯基一再說“大人物”是喬。

拜登多次否認與兒子的商業往來有牽連。

博布林斯基說,中共國華信能源(CEFC)告訴他,這是一筆1000萬美元的交易,500萬美元是向拜登家族提供的貸款,500萬美元是他們對华鹰控股( SinoHawk Holdings)的捐資。

喬·拜登和他的競選團隊否認了這些指控。

喬·拜登在上週的總統辯論會上說:“我一生中從未從任何外國渠道拿過一分錢。我們了解到這位總統(指川普總統)……在中國有一個秘密銀行賬戶,在中國做生意。你實際上是在說我收錢?我從來沒有從任何國家拿走過一分錢。”

另外,拜登陣營還表示,他們公佈了這位前副總統的稅務文件和申報表,這些文件和申報表沒有反映出任何與中國投資有關的情況。

拜登競選發言人安德魯·貝茨對福克斯新聞說:“喬·拜登甚至從來沒有考慮過與家人做生意,也沒有考慮過任何海外業務。他從未持有任何此類有商業利益的證券,也從未有任何家庭成員或任何其他人為他持有股票。”

博布林斯基還說,亨特·拜登和吉姆·拜登正在尋求像阿曼和盧森堡、法國和羅馬尼亞等地完成交易,儘管他們沒有資格這樣做。

“他們唯一的招牌就是拜登的名字,”他說。

與此同時,他稱讚其中一位商業合作夥伴詹姆斯·吉利亞(James Gilliar)“犀利”、“合情合理”,但吉利亞此前曾對《華爾街日報》表示,他“在任何時候都不知道前副總統有任何有牽連的事情。”

博布林斯基還表示,如果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的言論被收回,他不會就此公開此事,按希夫的說法博布林斯基是“俄羅斯造謠”活動的一部分。 (面對這樣的說辭)隨後,他決定向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國會和媒體公開了自己的故事。

他說:“這不是一個政治決定,在我保衛我的國家之後,有人竟指責我的家人危害國家。”

至於這些交易對拜登管理團隊意味著什麼,博布林斯基說,他相信拜登和他的家人是“有損的”。

他說:“我只是不明白,這裡給出的歷史和事實,基於他們與中共國華信能源(CEFC)的歷史,喬是如何不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影響。”

我認為美國人應該要求調查。

他還說,他收到了死亡威脅,已經向聯邦調查局(FBI)談到了他和家人面臨的危險,但希望隨著事實的曝光,他變得無關緊要。

他說:“希望我能離開舞台,希望我們的政府和拜登家族中的有正義感的人能夠公開表明觀點,向美國人民提供事實。”

原文鏈接: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plausible-deniability-tony-bobulinski-biden-famil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