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寫字樓空置率創歷史新高中共經濟真的要完蛋了

作者:文茗

寫字樓市場與GDP和經濟關係密切,它就是經濟的“晴雨表”。據國內媒體報導,今年第三季度,深圳市甲級寫字樓平均空置率環比上升1.6個百分點,至29.7%。創歷史新高。未來五年深圳將供應大量寫字樓,總面積800萬平方米,空置率將不斷刷新,到2025年,深圳寫字樓空置率可能超過45%。

當前深圳的甲乙級寫字樓總建面超過1300萬平方米。一、二季度,深圳寫字樓的吸納量一直徘徊在8-9萬平方米左右;但第三季度新增出租24.3萬平方米,增加近3倍。這些吸納量90%以上來自國內企業,9.7%來自於外資企業。今年上半年,深圳寫字樓的新增租賃需求,更多聚焦在金融行業上,銀行、證券及保險類等傳統金融企業的新設立與搬遷升級,支撐了四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其中科技產業貢獻了56%的需求量。下半年開始,中共大量的投資共產黨的科技巨型企業,大肆尋求擴張尋求擴張成為市場新的支撐主力。

同時在大宗交易市場也體現出了這一點,第三季度,深圳大宗交易市場錄得6宗交易,總額達53.7億元,環比增長了3.3倍。其中,寫字樓的大宗交易就達到4宗,3宗來自甲級寫字樓,1宗為工業型寫字樓,交易面積近10萬平方米,貢獻了約49.4億元、91.9%的季度成交額。從買家類型進行觀察,幾乎都是中共控制的大型科技、保險類公司。

除了上述中共主力資金扶持的黨企在支持深圳的商業地產之外。以私人為主的中小微企業如教育、非傳統金融、服務業或貿易公司等,都成為退租、倒閉名單中的一員。這些中小微企業在經營壓力、現金流、中共病毒多重打擊下,大多只能退租。相對有實力的會選擇偏遠地區繼續維持生存,而更多的只能歇業倒閉。

此前報導的毗鄰深圳市福田區會展中心,有幾座30層的複合型建築群,總建面約15萬平方米,此前雖說都是住宅性質房屋,但因周邊濃厚的商務氛圍,多被當作寫字樓出租。其中一位名為程薇的女士掛牌出租的辦公物業即位於此。她的上一個租戶是一家留學諮詢公司,去年12月簽訂一年期租賃合同,才過4個月,她不得不再次尋找新的租戶。還有一些留學諮詢公司給出的退租理由更簡單:由於中共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老闆決定提前退租,公司盡量在周末前將辦公室空出來等等。

同時包租公司也在撤退,去年深圳福田中心區的財富大廈,60%的樓層被包租公司承租,目前包租公司已全部撤離;尤其是今年初,進駐京基100長達10年的資產運營商MFG在合同期滿後也退出。去年下半年到現在,包租小散戶或聯合辦公基本走得七七八八,大型運營商或退掉出租率不高的樓宇。

大量退租、換租背後是深圳經濟急速衰退與產業結構崩潰的直接結果。以外向型為主的深圳經濟和產業,在全球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崩潰是在所難免的。 2017-2019三年,深圳GDP增速從8.8%放緩到6.7%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相比GDP增速變動,支柱產業的衰退才是重中之重。深圳四大支柱產業中,金融業、高新技術產業歷來是重中之重。 2019年,深圳金融業增加值增速遠高於2017、208年,但戰略新興產業增加值合計10155.51億元,增速和比重較2017、2018年均有小幅下滑。原本就已經呈現頹勢的深圳經濟,在中共病毒的衝擊下更是急速的崩潰和衰退。今年第一季度,深圳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8.5%,降幅大於全國13.5%的均值。其中,代表實體經濟的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等多個行業,處於下降狀態的行業數量超過一半。

如今的共產黨還在做他的“稱霸全球”的“中國夢”。從此前的“韜光養晦”到之後的“主動出擊”徹底擊碎了中共國的實體經濟,深圳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隨著大選的結束,美國必將會全面和中共開戰,我們中國人只有主動拋棄共產黨、推翻它,才不會隨著中共一起粉身碎骨。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