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向集團收購美國A123系統和菲斯克電動車公司的真相

多倫多加喜農場 薇文

校對 小鷗 上傳 XM

图片来源: GTV GNEWS YANDEX

近期,GTV公佈了一份調查報告,曝光了中共收買喬·拜登家族的大量證據,其中有中共國企業家魯冠球的萬向集團與美國A123系統和菲克斯公司的交易關聯。這是怎樣的兩宗交易?下面做詳細解讀。

A123鋰電池系統-—— HEV和PHEV的“滑鐵盧”

A123系統,成立於2001年,創立人之一是MIT的蔣業明(Yet-Ming Chiang),他提出了新的鋰離子電池陰極材料。該系統獲得美國能源部和美國先進電池聯盟捐贈達1510萬美元。 2007年,A123系統推出的專為“混合動力車” (HEV)和“插入式混合動力車”(PHEV) 設計的新型鋰電池,在能源部“Freedom Car”計劃的協助下,獲得1.02億美元私人投資開發的。這兩款電池在工程汽車電池組中,壽命可達10年以上和15萬英里(約24萬公里),A123系統也因此成為世界上最大混合動力巴士和卡車的鋰電池供應商。當時已納入美國和歐洲主要汽車製造商名錄中,但也成為A123系統的“滑鐵盧”。

雖然A123系統在電池領域獲得成功,但聯邦政府、電池聯盟和汽車大製造商們組織推動的HEV和PHEV項目,與傳統能源車的競爭力卻越來越弱。 A123系統在被吹大的肥皂泡爆破後跌落,“越是從電力轉向能源,我們的技術優勢就越小”,創始人之一的Riley說。

儘管混合動力車的前景堪憂,2009年8月,剛上任的副總統喬·拜登依然宣布,將拿出24億美元補助汽車製造商及相關的電池行業。在三大汽車製造商和三大電池供應商裡,A123系統公司獲得2.491億美元位居第二。即使這樣,A123系統經過十一年苦苦掙扎,於2012年10月申請破產。奧巴馬政府在A123申請破產當天,仍然提供了近100萬美元補助。截止2012年10月16日,A123系統共獲得聯邦政府捐助2860萬美元;聯邦政府低息貸款2.49億美元;汽車大製造商的資助4000萬美元;公司上市募資約3.91億美元,總計約7.1億美元。

菲斯克(Fisker)電動汽車公司

亨利克·菲斯克 (Henrik Fisker)是菲斯克電動汽車公司的創始人 ,早年憑藉為阿斯頓·馬丁設計了一款D89汽車而出名。離開阿斯頓·馬丁後,菲斯克為寶馬公司設計了兩款只交付了13輛和1輛的車型,隨後又轉向軍方,嘗試採用混合動力型吉普車作為“悍馬”的繼任車,卻因無軍事合同經驗和資金,只得再次轉向混合動力的豪華汽車設計。

2008年,菲斯克公司開始開發增程(extended-range)插電式混合動力電動車(PHEV),由菲斯克親自設計外形,並被打造成一款豪華車,取名為“Karma”,即“因緣”的意思。 “Karma”的推廣宣傳是,採用通用公司發動機,電池則使用新一代A123系統專為PHEV設計的鋰電池。但隨後因為電池存在缺陷,導致菲斯克公司召回了Karma。

鑑於“Karma”作為概念車推出需要大量資金投入,菲斯克盯上了小布什政府在2009年推出的“先進技術車輛製造貸款計劃”(ATVM)總計250億美元的政府低息貸款。但當時小布什政府優先考慮全球大汽車製造商,因此菲斯克公司未貸到一分錢。

菲斯克公司與副總統喬·拜登

菲斯科公司在奧巴馬上台後迅速得益。 2009年9月獲得了ATVM 計劃的 5.29億美元貸款,除了用於完成Karma開發,還有個新的“尼娜項目”,一款美國生產的電動汽車。對於沒有任何良好記錄的菲斯克公司,究竟有什麼魔力得到這樣的大額貸款?下面是兩個推測理由:

● 菲斯克公司花了200萬美元委託一家律所審核貸款申請,該律所給民主黨56萬美元競選獻金,奧巴馬政府貸款給菲斯克公司。

● 菲斯科公司的初創投資者有克林頓政府副總統阿爾·戈爾 (Al Gore),以及在奧巴馬政府任職的約翰·多爾 (John Doerr)。貸款給菲斯克以保証投資回報。

最重要的手筆就是,菲克斯公司為製造”尼娜項目” 汽車,購買了通用汽車公司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Wilminton)的廢棄工廠,並且聲稱需要耗費巨資進行大規模整修。恰好威爾明頓是時任副總統喬·拜登的老家。

“威爾明頓工廠確實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躺在副總統拜登家的後院子裡” 。當地所有政客都為這個項目貸款遊說,並贏得了勝利。但究竟有怎樣的內幕,人們不得而知。副總統拜登沒有直接回答媒體的質問,他的辦公室只堅持說他支持ATVM項目,但沒有解釋他老家一個工廠是如何得到聯邦政府支持的。藉此風頭,菲斯克公司又陸續私募了至少10億美元。

但是隨著 ATVM 計劃 2011年3月被關閉,菲斯克公司的貸款資金枯竭,因為它無法達到業績目標,最終只提取了1.92億美元。事實上,當時菲斯克只交付了一千輛Karma汽車,最招眼的是把車送給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和賈斯汀·比伯等名人。

2012年10月受颶風 “桑迪 “襲擊,約230輛存放在一個港口的Karma車被淹沒,其中16輛起火。與此同時,它的電池供應商A123也面臨破產。 2013年4月,菲斯克面臨破產。

图片来源:neonnettle.com

喬·拜登與習近平

當美國高層知道時任副主席習近平將成為中共新掌權人後,副總統喬·拜登順理成章成為搞定習近平的人。

據前美國官員透露,“自2011年年初開始的18個月裡,兩人在美國和中(共)國至少見了8次面。他們舉行正式會晤,一起散步,在一家中國鄉村學校投籃,在僅有翻譯陪同的情況下,私下共同進餐的時間超過了25個小時”。曾多次出席會談的美方顧問透露,兩人交流時,拜登會引用難以翻譯的愛爾蘭語詩句,儘管“讓他的中文翻譯很狼狽,拜登仍然與這位中國領導人迅速建立起了’私人關係’,這種關係讓習近平能敞開心扉” 。拜登成了美國最了解習近平威權主義意圖的高層官員。

《路德時評》提到的美國CIA在中共國的線人、中共家族在美國的資產等最高等級機密,應該在這段時間由拜登秘密地交給了習近平。習近平腦子裡的由拜登、普京、習近平三足鼎立的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架也這樣產生了。

2012年2月,拜登在北京召開中美企業家座談會,魯冠球也參加了,習近平把他介紹給拜登。這也許是三人的第一次交集。

图片来源:rand.org

萬向集團收購A123系統公司

魯冠球是浙江杭州的著名企業家,馬雲老鄉。習近平2002–2007主政浙江,與魯冠球、馬雲均有交集。魯冠球的“萬向集團”是浙江乃至中國最早的鄉鎮企業之一。 1994年在芝加哥成立了萬向美國公司,旨在“北美、南美和歐洲建立並拓展卓越的為汽車以及其他工業客戶的服務能力”。已收購二十餘家美國本地企業。

A123系統公司曾經是美國電動汽車行業的寵兒,但2012年10月破產時負債1.44億美元,外加270萬美元的利息,總計約1.47億美元。同時破產的還有至少四家這樣的公司。大量貼著“綠色能源”標籤的混合動力電池製造商全軍覆沒,引發了媒體對2012年奧巴馬總統競選中關於聯邦政府對 “綠色能源 “公司進行補貼的巨大爭議。共和黨藉此大做文章,批評奧巴馬政府濫用納稅人的錢,補貼給替代能源公司。

A123系統公司提出破產申請的兩個月後,正值奧巴馬政府為此被放在火上烤的艱難時刻,魯冠球的萬向美國公司宣布“計劃向A123系統公司投資最多4.65億美元”,與另一家美國電池製造商“強生自控” (Johnson Controls Inc)展開收購之爭。

必須要提的是,就在A123系統公司破產前幾個月,獲得了幾份為美國空軍開發電池的軍方合同。萬向的收購計劃因此受到國會質疑和反對,A123系統公司也因此中止與萬向的收購事宜,轉而與強生自控達成收購協議。

這時,魯冠球的女婿“倪頻去了趟華盛頓,把反對萬向的參議員和眾議員都走訪了一遍。他說,發言是議員們的任務,但他們已經發過言了”; “美國議員需要遊說,有各種資源可以利用,其中有很多技巧….” 倪頻還說,萬向得到了行政體系和司法體系的支持。同時幫助萬向集團遊說議員們的還有一個“白手套”同盟軍——菲斯克公司。

最終,2013年1月,萬向集團的收購方案通過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 (CFIUS) 審查,以拍賣價2.566億美元獲得了A123系統除軍工合同以外的所有資產。

萬向集團收購菲斯克公司

相比較萬向集團收購A123系統的戰略需要和資金盤算,收購菲斯克汽車的出手卻異常大方。 2014年2月,萬向集團以1.49億美元收購菲斯科資產,是未中標者“混合動力控股” (Hybrid Tech Holdings) 首次出價2500萬美元的六倍。 “混合動力控股” 曾想獲得菲斯科的控制權,但被萬向集團遲來的出價破壞,只得把開價提高到5500萬美元。

為什麼萬向集團花1.49億美元,買來一家從工程、營銷和技術上都沒有什麼希望,不可能在擁擠的新車市場成為別人競爭對手的豪華汽車製造商?原因很簡單,出價一個接近菲斯克公司從聯邦政府貸款的數額,給正為此被放在火上烤的副總統喬·拜登解了圍,寬心的不僅有副總統,還有習主席。

總結

魯冠球作為中共的紅頂商人,完成這兩筆收購交易有多方面的深層含義:

● 通過收購A123 系統,本欲獲得鋰電池的軍方最高端技術,但因技術壁壘,只得退而求其次。

● 混合動力車,是民主黨“綠色能源”宏大口號下政府主導的形象工程,由於高成本而無法推廣,中共收購作接盤俠,幫民主黨、更是幫奧巴馬-拜登政府解套。

● 收購用的自有資金都需要發改委、商務部和外管局審批,藉機把中共國老百姓的血汗錢轉移到權貴家族名下。

● 中共在國內大力推廣混合動力車,打著降低碳排放,實則用老百姓的血汗錢填補在海外大肆收購破產企業的窟窿。

● 民營企業家作為白手套,只為紅色權貴的私人利益服務。

● 美國納稅人的錢,冠冕堂皇地被政客和小團體利益所利用。

● 美國政客的私慾原本被法治約束,但中共利用藍金黃,無所不用其極,拜登家族因此成為中共控制的目標,這還只是世界政客被腐蝕的一個縮影。

參考鏈接

Fisker: An Influential Disaster

Fisker Assets Sold For $149 Million To Wanxiang, Chinese Parts Maker.

A123Systems Introduces New Li-Ion Cells Designed for Hybrids and PHEVs

Car battery maker A123 files for bankruptcy

Battery maker A123 got U.S. funds as it sought bankruptcy

Pioneering Battery-Maker Files for Bankruptcy

 Battery maker A123 quietly became a half-billion-dollar company

拜登的非正式外交:如何与习近平这样的外国领导人建立“私人关系”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