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十一 – 3/3)日本是中共一定要控制的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8月8日,郭先生說:日本是共產黨壹定要控制的。咱走着看,如果在一兩年不滅掉共產黨,兩個國家的華人是最倒黴的,第1個是日本,第2個是美國。走着看,最最慘的,這就是大家要記住,所以妳問的問題非常好,PEACE,妳這有水平啊。
2020年8月12日,郭先生說:日本的政治家在過去的這幾十年就出兩人物——小泉和安倍,其他都是雲煙,都扯的事。下一個出來的人,一定是比小泉還厲害,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人是誰了。而且日本的下一個,他上來的這個首相,他對日本絕對是重新的將日本定位。要把一個西方經濟、民主社會的第二大人口國、第二大經濟體和相匹配的國際地位和戰略,而且一定是親華反共。這個哥們爲啥說行啊?他說:Miles,我看了那天你跟日本的連線。你說的太對了,我們要親華,要讓所有的中國人知道,日本人是多麼的喜歡中國。我們甚至在文化上要尋祖問根,就是要承認我們的文化就來自中國。他說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承認,日本要恢復自信,必須要承認這個。

2020年8月8日
日本組現在我還比較熟悉的,非常熟的。所以說,我覺得日本這個國家真的是非常非常奇特的國家。日本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很多人沒鬧明白,就是對日本就妄加評價。這個日本他這個民族,妳知道它挺有意思,它的宗教也很有意思。妳把日本宗教和民族搞明白以後,妳住在日本,妳才能快樂。否則妳搞不明白,壹點都不快樂。我是非常喜歡日本,因為日本對我影響特別深。但妳讓我住在日本是不可能的,超過壹星期我就受不了了。因為到哪都是禮貌到,讓我禮貌到被禮貌了,就是嚴重不舒服、嚴重不舒服,到哪去好到我極為不舒服,所以我就必須離開。但是日本的朋友到現在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日本的情史也是我壹生難忘的。就是日本女人可真不像咱想象的,那麼容易搞定的,可不是啊。日本女人可真不是,跟妳交往,哎呦那驕矜著呢,我跟妳說驕矜著吶。但是壹旦認真的時候,是很認真,真的為妳兩肋插刀,兩腚插刀都沒問題。但是前提是日本女人玩真的,真不跟妳開玩笑。
⋯⋯
實際上男女之間就是真和善。妳包括那天妳看我穿、我脫衣服,很多人說就是脫。我在船上,妳說哪次我下去去玩水去,我不可能穿著西裝下去呀,穿的都是比我那天穿的那個,我那天穿的還是高的呢,是吧。還是高的呢,壹塑身衣內褲呢。那下去都穿最短的,對吧。那我不叫脫嘛,男人哪什麼脫。但是我想給大家說什麼呢?生活要有趣味性,沒有趣味性的人生,男女之間長不了。日本這個國家另外壹個缺點在哪兒呢?妳知道嗎?村長、還有Peace,就是這為啥日本愛喝酒啊。男的、女的趣味性都在屋裏搞,所有日本的好事和快樂、喜悅都在屋裏搞,妳發現沒有。這壹到外面傻了,大家都變木偶人了。日本的這個文化和民族有關系,壹到外邊就變成木偶了,沒有趣味性。但西方人呢,裏外都壹樣。所以說妳跟外國人打交道的時候,西方人就是Peace愛喫的、喫西方。是吧,他沒有什麼裏外之分,所以妳比較輕松,非常輕松。
那麼日本的戰友們,我覺得看到就剛才妳說的“男人是虎,女人是狼的”。我不這麼認為,我看到咱們日本的戰友絕大多數狼長的是狼樣,基本上活的都是非常可憐的。我覺得老虎也不像老虎,活得也都挺可憐的。因為中國人到了日本以後有兩個不適應癥。過於學日本禮節過度,把自己弄彎了。過於想矜持自己,結果在日本不入流。日本也不喜歡,中國也不是。我看到太多這樣的中國朋友了,很多中國朋友跟日本人結婚,妳知道日本的婚姻和中國是多少嗎?
⋯⋯
到現在為止,日本就是大概在壹個月以前,他們統計從過去70萬降到了40萬左右。就呆在日本40萬左右非法中國居住者、居留者。這40萬裏面是在過去70萬降下來,是什麼時候降下來的?是在2012年降到已經30萬了,“挎”就壹下子上去,就上到六七十萬,然後又降回來。但最近有點增加了,這不包含香港的。妳知道日本,就讓妳看這個數字,我想給妳聊啥事?妳知道戰友們,這壹百多萬中國人和加上幾十萬的非法居留的人,妳知道在日本這個政府裏邊,日本人它內部就是在壹兩周以前開會,就是這些中國人在日本社會影響是巨大的。這個不是開玩笑的,這個影響是超出我們壹般人能想象的。因為日本這個社會,他跟所有社會不壹樣。日本是1.23億人口,是吧。中國現在將近壹百三四十萬待在日本。1.23億人口,妳看它壹個京都、壹個福岡,福岡幾百萬人壹個小福岡、幾百萬人吶。美國壹個鎮就是幾萬人,妳知道嗎?壹個福岡就幾百萬人,壹個京都就幾百萬人。壹個東京1000多萬、大阪1000多萬,妳看看像那個九州都幾百萬,他住的密度大。那妳想想中國人這壹百多萬在哪住著呢?妳想想就中國人在日本影響有多大。所以日本這個戰友啊,我跟妳說Peace、村長不是開玩笑的。爆料革命戰友,這壹百多萬人,如果散在美國的話,妳根本就看不見了,它都不可能形成力量。是不是。這壹幾千在加州,那幾千在達拉斯,那幾千夏威夷,妳形不成力量的。但在日本由於他的國土面積太小啦,然後的中國人居住點又太集中了,妳知道嗎?這壹百多萬人這像壹個小核彈壹樣,妳知道嗎?這就是國中之國呀,妳知道日本的民族是哪兩個民族呀?Peace妳在那塊,妳在人家睡了30年了,妳說說。
⋯⋯
日本的民族是琉球族,被稱為小日本就來自於琉球。妳到日本去妳真的發現小。哇塞我到那以後,我發現我這個太高了啊,高得不好意思了都。琉球真漂亮啊,琉球。中日之間、中臺之間、中亞之間,我可以告訴妳最漂亮的地方不是香格裏拉,是琉球。那個地方接幾萬人,壹共是10個警察,被美軍佔領了、美軍託管,是拿美國護照的。日本人夢寐以求的想琉球,日本的民族實際上90%琉球族,後來是說大和民族現在也90%。所以妳看他兩個教很有意思。
⋯⋯
我跟妳講啊,日本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就給妳講它的雙重性。日本這個國家93%是神道教,叫神道不叫神教,神教妳完全是錯的,不對的,妳得叫叫神道。妳給日本說神教,他是很不開心的,壹定要說神道。在日本的神道裏邊,就中國人說什麼,不是道教,不是那個什麼咱們中國人叫什麼?叫做儒教,就類似這感覺,妳把我看低我了。他覺得教是信仰,叫神道教,叫神道。第二個是什麼?他叫很有意思,叫佛教。妳知道他倆各佔比例多少嗎?剛才妳說的是錯的。各佔90%,那這怎麼不180了嗎?不是的。他既信神道就是佛教,他把佛教給變成神道了。妳懂我意思嘛?所以這90這個比例。1%的人信基督教,很少的基督教,1%到0.7妳知道嗎?很誇張的是中國人在日本,將近40%的人是信基督教的。所以說跟日本的官員聊天的時候吧,妳壹定要記住,就是白天穿西裝時候聊,壹種聊法,喫飯前喝啤酒的時候,壹種聊法,喝完這個白酒以後把領帶扯了,壹種聊法,然後大家脫光了去泡澡的時候、共同浴的時候,是壹種聊法。就是日本的這種這個國家,妳說變態也好多重性也好,這是文化所決定的啊。琉球族在日本是真正的小日本這個詞來源,平均個高1米43、1米43個。後來日本在二戰大量的這種這種混血的誕生啊,還有壹個就是說各族的進來。日本是推崇混血的,就喜歡這個Peace喫西方的,最好是把西方給並過來,直接給並過來。日本人招兒,日本人不覺得我這個事不對的啊,挺好的。咱中國人壹弄就民族主義來了,我的女人怎麼能跟西方人睡呀。妳這拉倒吧妳,我能睡西方的女人,我不能西方的人跟我們的女人睡,這是變態的民族。在人類地球面前,哪有什麼東西方?什麼白黑黃啊是吧?不存在這個東西但願。
日本這個民族它厲害在哪呢?脫亞入歐這招兒玩得太厲害了。這個日本在脫亞入之前,美國的林肯總統的祕書啊叫黑艾德穆,國務卿就已經到了日本去了,“直接妳讓我揍妳啊,開放國門啊,妳還是跟我美國走啊,妳還是說我直接派大兵來?”哎,哥們兒別打別打啊,直接我打開國門歡迎美國人來做生意,很現實。這是為什麼日本人現在控制的白宮後面的黑艾德穆住的那個,他是國務卿,還是當時的壹個林肯總統最最重要的人啊。多少年了,最後日本脫亞入歐,把鞋板脫了,直接就跟法國人、德國人、英國人玩上了。然後人家把自己的1米43的小個子啊小日本,逐漸變成了今天高過中國人平均的。日本的身高現在1米7幾了,那不是開玩笑的,壽命比我們高40%,高40%,非常高,而且不管男女都這樣。而且人家腿比咱直,人日本羅圈腿,現在咱們的腿,我的腿比人日本人羅圈多了是吧,這個日本這個國家,這個種族的進化和他這個包容吸收和他這個這個壹個島國。所有的島國都是排外的,所有的島國都是排外的。過去的5000年文明大概在壹半時間在海洋裏國家裏控制的,西班牙、葡萄牙是吧,英國、法國是吧,都是他們的這個這個海洋國家。咱們這個大陸國家很少,都是自己玩自己。日本這個島國國家想試圖領導世界沒弄成,給打扁了。
⋯⋯
昨天我在那塊正心情不舒服的時候,我的壹個同學發的信息,壹個人砸鍋的壹個評論。他說我看別人砸妳的時候,我特別開心。我說為什麼呢?他說我看到他們砸妳的時候,我看到他們的可憐、可恨、可悲。他說我每次看到他們寫那些東西,他們根本不瞭解郭文貴,說明共產黨跟本不瞭解跟妳這場戰爭的本質是什麼。他們砸妳把妳砸的越來越強、越來越硬。我這個同學是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位置,他說我後天要去韓國,我這兩天要去韓國,陪著王八蛋去韓國。我說去韓國幹嘛去?過兩天就知道了,他說我們頭兩天去了日本,跟日本官員見面。他說日本官員見了我們呀,他說妳都不能想象,他說每個人現在就像三孫子見了祖宗壹樣。就是日本這個國家現在這個病態,他崇拜強權。只要人家很莊重的跟他講,“妳看習主席說了,兩國之間,我們兩國之間是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妳們做出了最明智的政治選擇,個人關系我和安倍首相是最好的,我們兩國關系找到了壹個最容易相處,又不讓兩國之間付出巨大代價的這麼壹個兩國領導人的關系。”領導們都是鞠躬什麼,啥原因妳們知道嘛村子?日本崇尚實力、超級崇尚實力,女的、男的都這樣,這個日本國家妳有錢、妳有權,妳拳頭比我硬,我絕對跪下來。但是如果妳不比我硬甭給我說話,妳別教育我。我挺服日本這點的,妳別看他鞠躬,我真不恨他,妳別拿道德審判日本。Peace、村長說日本咋那麼軟?妳不軟妳試試,妳在日本壹個文明國家,是全世界文明國家是第二大人口國,除了美國就是他了——第二大經濟體。妳想啥呢?中國在這塊成天威脅他,他能做出最明確的選擇。妳跟老美幹最大的受益國就是我,第二就是印度。所以說妳從這看的時候,日本現實不現實?現實。日本人與人之間現不現實?超級現實。在日本國什麼人不現實,就是在日本還沒有跟日本人睡過,根本混不到Peace的那種喫西方的級別了.完全沒飯喫、沒水喝的混蛋們,在那塊用他的所謂中共的道德水平和思想在日本活著,這是悲劇呀,可憐呀.妳倆人說說,別讓我壹人說,誰問誰呀?
⋯⋯
那麼剛纔有說這個事情,整個妳是組長,上次的抗議727,絕對是成功的,很了不起的,對中共在日本是很大影響的。中共國絕不接受在日本國、法國這樣的國家,他認為我已經絕對控制了,妳有這樣規模的抗議是不行的。所以草根小哥的抗議現在遇到了各種挫折,所以大家壹定要支持他,我全力支持他。因為妳們開了頭,妳們打了個突然襲擊,妳成功了。
⋯⋯
五眼聯盟這件事情妳可以這麼說,五眼聯盟我覺得共產黨挺絕的,妳知道嗎Peace。就是妳知道讓安倍最傷心的事情,他這壹輩子我覺得最偉大的是他要跟美國簽全世界的這個貿易協議,叫阿爾法協議。結果川普總統壹上來就給他踢回去了,那個沒幹成把安培整個心傷透了,傷透了。而且那個要簽了對日本影響太大了。結果讓安培最後跟川普總統試了好幾次,就是也想喫西方、睡西方沒弄成,傷心欲絕。這個時候共產黨聰明,這是誰出的招妳知道嗎?據我所知這是壹個高人在日本的華人高人出的招。就是安倍最後是叫被習近平共產黨給來了壹個,五眼聯盟我可以這樣不阻止妳,甚至妳入常我都不阻止妳,但是我們要做什麼。今年最難的是中共國1500億美元的逆差,1500億美元貿易額,這家夥增加,這是什麼概念?貨幣就是最後互換從過去的360億變成了5000億,啥概念Peace,村長妳想過沒有?這是壹個多大的增長。就是日本在西方,被西方屁嘣了以後,安倍然後就是直接就舔共產黨的腚了,共產黨現在就利用這個就玩大了。今年中國的經濟完全拜於日本在各方上給予傾斜,這才導致了五眼聯盟它也能過,而且是在歐洲中共也支持它,而且在市場上貨幣協議包括現在支持日本壹些金融機構在中國受到了特殊待遇。但是我告訴妳們Peace、村長妳們壹定要在日本掀起來,日本如果真正要改弦易張把親美改成親華就是親共,妳要是親共的話日本完蛋了。因為妳在美國,妳看那兩派人確實就是說是美國人欺負日本人,欺負的人沒法弄了,過去50年日本人的所有的錢都被美國人給偷走了,這句話壹點都不為過。就是用什麼金融系統,日本的金融是人類上最糟糕的。日本妳看了多富有,都被美國人、歐洲人、華爾街騙走了錢,妳給我找出日本的大企業哪個不是給美國打工的,確實是日本但凡有點動靜,美國就給摁下了。真的是日本戰後這些年都是跪著的,從來沒有直過腰過。現在日本說我跪著了,我願意跪著,妳能不能讓我壹直跪著,別讓我再趴地上了,就這美國人想讓人趴著,確實欺負人家。
但是中共現在利用這個機會上去以後,他不是讓妳跪著、也不是讓妳趴著,他是真能讓妳消失。共產黨可真有這野心,不是說怎麼著的,日本政客現在有點急功近利,五眼聯盟這回這個事很大,五眼聯盟之後就是入常。共產黨就玩遊戲了,妳入常,印度和日本的入常,壹定玩這個遊戲,然後世界各種國際組織,這時候幹嘛?妳放棄臺灣,臺灣的事妳就別扯了,日本立馬就是犧牲臺灣、香港、人權,然後支持我共產黨。這個時候,妳去想壹想村長、Peace這是多可怕的事情?就日本短暫的戰略被共產黨所謂的本來就不太重要,也沒那麼厲害的,讓他們入常、讓他們入世界組織,犧牲臺灣香港中國人權。這個災難的後果很可怕,妳知道在日本,妳別以為妳在日本睡了30年,Peace、村長,我告訴妳這100萬人共產黨是壹個不會放過妳們的。他們非常清楚,要麼被我控制,要麼就消失。日本是共產黨壹定要控制的,咱走著看,如果在壹兩年不滅掉共產黨,兩個國家的華人是最倒黴的,第1個是日本,第2個是美國。走著看,最最慘的,這就是大家要記住,所以妳問的問題非常好,PEACE,妳這有水平啊。
⋯⋯
我覺得咱們日本經歷了過去三年爆料革命的各種事情之後,我們發現了,就是說,共產黨在日本的滲透,我相信村長妳是很有感受的,非常深,多層次,非常深。所以我首先感謝日本戰友,到現在還壹直在支持爆料革命的,滅共的,還有像妳們這樣,就是這麼大的勇氣,不惜代價出來支持滅共的,這真的是我們要心存感激。首先第壹個,我覺得村長妳要做的事情,我覺得,PEACE,在日本的團結比什麼都重要,就這個火妳別讓它滅了,甚至別間斷性的滅,就像妳家火爐,妳壹會滅壹會滅,妳就不願意點這個火了,這火就著不起來了。共產黨最想的事情就是通過壹個壹個的小螞蚱、小老鼠們就毀掉妳這個火,讓妳間斷性的、間歇性的熄滅,或者弱化,共產黨的政策是很清楚的。村長、PEACE但凡妳回看三年,挺郭、砸郭的人,被錢買了,被威脅了,還有原來就是間諜。妳知道,妳看那個相林混蛋東西,他從第壹天就想拿著爆料革命撈錢的,是吧,這是百分之百的混蛋東西,還有壹些原來打著爆料革命,又要借錢,又要騙錢,又要斂錢的,咱都沒上他這個當。那麼這些事情的背後,都是共產黨的戰略部署,都是戰略部署。如何讓這些戰略部署不夠成功,說實在話,妳得把這個團隊,真的有壹拔人像今天我們的GREACE、永信,我們的“舔肛毛”啊,是不是?妳像村長、PEACE,包括特別像小南妳們這些戰友,都很重要。包括頭壹段時間妳們跟007發生的這種沖突,007絕對不是特務,但是個人之間,我希望妳們壹定要團結,所以第壹個我告訴日本,能團結起來的本身就已經是滅共最核心的壹個成功了。第二個,我覺得妳能做的事情最大的是什麼?日本這個國家跟全世界不壹樣,有壹百多萬永居的華人,不包含臺灣人,臺灣人就已經三十五萬,比整個韓國人多。韓國人才二十多萬人,給了永居的。臺灣是三十多萬,很嚇人的,那麼再加上三十幾萬非法留在日本的,將近小兩百萬,壹百八十萬到兩百萬之間。而且非常的凝聚,讓日本的這些戰友真正的相信,我們櫻花團是壹個可信賴的戰友。
我在某些國家收到錢的,都是在兩、三個小時收到錢的,PEACE這個,咱們日本櫻花團組織的,就是PEACE完全有這個能力,那麼怎麼能把PEACE的能力,能把這個絕對、特別的日本華人團體凝聚在壹起,把這壹兩百萬人的絕大多數連在壹起。還有,我要說的是,最有錢的中國老闆和有錢的官方的人,真正挺郭、支持爆料革命的,就這三個國家,第壹個國家新西蘭,第二個國家就是日本,第三個國家就是英國。所以說妳看看,妳要把這個做好是多大?咱先別說妳能幹啥,妳先把這兩樣妳能幹的,妳自己覺得團隊凝聚,拓寬視野,讓所有人更加的瞭解、相信咱們日本櫻花團,這是妳能做的,完全取決於妳。第二條,幫助戰友,獲得更多G系列的賺錢機會,這個妳也能做到的,這是妳、我能做到的,這是核心的。第三、第四個,妳知道,第壹,三個,想盡辦法在日本增加媒體爆光度、影響力,增加社交媒體的各種辦法,傳播爆料革命,在妳安全的情況下,這是妳能做的。第四個,別講日本太多深層次的問題,我不希望妳們講這個,什麼五眼聯盟啦,什麼,我覺得真的,妳們管不著也影響不了。我覺得妳們做這四個最核心的是什麼?在日本建立強大的、任何國家很難做到的,未來G系列的生產、服務,亞洲的基地。妳把這個做強了,妳手裏有壹百億美元、幾十億美元,村長、PEACE,妳們可不要喫西方的,妳們喫全球的,對吧?想幹啥幹啥。這個世界上有實力妳纔有話語權。那美國為啥那麼欺負日本?因為它有實力啊,所以妳們要把自己經濟強大、隊伍強大、平臺強大,讓所有的日本戰友看到,哇噻,跟著妳們櫻花團有錢賺,有未來、有安全,我有事妳能保護我。妳沒這個能力妳別說話,三個月以後妳就消失了,半年以後妳消失了,壹年以後妳消失了。沒有共產黨以後的日本,可以這麼說吧,是在亞洲,日本和韓國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地方。現在妳要培育這個基地,妳要珍惜這些戰友,創建自己的、壹個讓戰友生存的和發展的環境,這是核心的重要,謝謝。
⋯⋯
昨天我說了人類上面臨最大的兩個問題,壹個我說共產主義,共產黨威脅,中國共產黨。第二個就是整個貨幣危機即將到來,都在印錢,包括日本,這日本更誇張。日本這五萬億美元裏邊,水分最起碼20-30%,最起碼,哎呀,“嘣”就沒啦。只有黃金,只有貨幣可以兌換的,這種全世界都可以花的錢,纔是真正的叫stable currency,穩定貨幣。所以說妳想想,村長、Peace,妳們日本戰友要看的遠壹點。壹個月以前妳能想到是今天這樣嘛?壹個月以後是啥樣妳能想到嗎?我在兩三年前我說把微信幹掉,把抖音幹掉,妳們不覺得我是神經病嘛?妳看看怎麼幹掉,包括百度啊,什麼馬雲啊,都得給他幹滅。但是未來亞洲最最強大的隊伍戰友,需要抓住機會的就是日本戰友。妳們的技術、團隊、資金、整個計劃壹定要周密的、有高度的、有寬度的計劃。日本會做多大啊,那會做多大啊。Peace、村長啊,拜託了,看得遠點吧。還有啥問題,請說。

2020年8月12日
昨天日本一位,我相信他將是日本下一任首相,跟我們一直保持聯繫。他說不管這次安倍政府他做什麼,只要我當上了首相我第一件事,我把今天你爆料革命說的事情我都會給它幹完,我一個月幹完它,我一定會幹完它。他說在我的老家—關東,這些人得病和恐懼,老人連門都不敢出。現在安倍就保住這個政權,抓住這個所謂的政治機會,他認爲川普總統可能不連任,跟共產黨大肆勾兌,他說讓他很失望。下一屆政府的官員一定不是安倍派,比小泉還要小泉。當然了他是小泉的哥們,小泉這個人還是有點腦子的。日本的政治家在過去的這幾十年就出兩人物——小泉和安倍,其他都是雲煙,都扯的事。下一個出來的人,一定是比小泉還厲害,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人是誰了。而且日本的下一個,他上來的這個首相,他對日本絕對是重新的將日本定位。要把一個西方經濟、民主社會的第二大人口國、第二大經濟體和相匹配的國際地位和戰略,而且一定是親華反共。這個哥們爲啥說行啊?他說Miles,我看了那天你跟日本的連線。你說的太對了,我們要親華,要讓所有的中國人知道,日本人是多麼的喜歡中國,我們甚至在文化上要尋祖問根,就是要承認我們的文化就來自中國。他說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承認,日本要恢復自信,必須要承認這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