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硬槃門事件證實美國人的言論自由也將不保

圖片來源:National Review

據S ubstack網站2020年10月24日報導,比爆料亨特拜登這事更大的醜聞,就是美國的言論自由正被打壓。

推特和臉書難以置信地屏蔽紐約郵報所做的報導,就因為涉及了美國民主黨總統提名人拜登兒子亨特相關郵件的事情。紐約郵報這個有200年曆史的報紙,其推特賬號被封鎖一個星期,到現在媒體對這次新聞自由被封殺並沒有太多公開評論。

社交媒體的偽善令人難以置信。想像一下,如果這次封殺事件落到紐約時報和過去5年其他眾多未證實的洩密事件上,會是什麼反應呢?從類似的涉及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 )的“黑帳本”故事,到後來被揭穿的“與俄羅斯間諜反复聯繫”的假新聞,到長篇累牘報導的疑點重重的斯蒂爾檔案,網絡平台幾年來對其他敏感的無根據報導不管不問,甚至當初明顯抹黑卡瓦諾大法官最後卻以自取其辱收場的報導也沒人在乎。

美國的媒體和網絡信息已經被政治化了,被一群不知羞恥的媒體和科技公司掐住了脖子,導緻美國民眾不可能看到真實的新聞。在谷歌裡查一下關於烏克蘭布里斯瑪(Burisma )、喬.拜登和亨特.拜登的新聞報導就知道了,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事實核查、分析解釋方面的信息,而不是原始信息。

其他信息要么被隱藏了,要么被降級了,這樣幹的人要么是網絡平台,要么是那些政治高於媒體責任的媒體聯盟。

新興的大眾媒體,執法機構和技術平台之間的結盟傾向很嚴重。這個利益團體對紐約郵報的反應證實了他們的標準不再是以事實和真相為基礎,而是搞政治審查,比如更注重新聞的出處和撰寫意圖。

就拿喬.拜登與烏克蘭總統彼得·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 )之間的通話錄音舉例,到現在烏克蘭議員安德烈·德爾卡奇(Andrei Derkach )已經將該錄音在新聞發布會上曝光一段時間了。

雖說德爾卡奇也是一個高度可疑的人物,甚至連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都認為有50%的機率他是一名俄羅斯間諜。到現在,他已經有一段時間在傳播明顯對俄羅斯有利的信息。

儘管如此,他放的上面那段錄音似乎是真的。然而,大西洋報專欄作家愛德華·艾薩克·多佛(Edward-Isaac Dovere )通過總結2016年維基洩密曝光了被俄羅斯駭客得到的真實郵件的經驗,認為主流媒體評價新聞發布價值要考慮取得方式是否合適。大多數主流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就覺得2016年俄羅斯情報機構駭客拿到的這些郵件,沒什麼新聞價值。

不管他們如何服務社會公眾,拜登與波羅申科的通話錄音是一個有新聞價值的窗口,從中看出美國如何影響身在其他國家如烏克蘭的每個人。這段通話是2016年5月16日一段有趣的交流,波羅申科請拜登批准援助包:

波羅申科說:我認為在過去三週內,我們在改革方面取得了進展。國會贊成100%的關稅稅率,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見的只有75% 。我們在啟動藥品價格改革,破除所有的障礙。

拜登說:我同意。

波羅申科是在告訴拜登,為了拿到美國援助包,他甚至超過了國家貨幣基金組織建議的關稅稅率75%的目標,按100%稅率對能源徵收關稅,提高了烏克蘭老百姓的能源價格負擔,同時削減藥品價格補貼。

這明顯有新聞價值,但是像華盛頓郵報的幾家媒體卻不屑報導這個錄音內容,因為他們對這個信息來源反胃,用拜登競選陣營的口吻來評價這個錄音,他們認為這只是俄羅斯長期努力傷害前美國副總統的延續。

然後不久以前,媒體開始稱呼這種資料為不實信息,即使像德爾卡奇發布的錄音磁帶,或者是洩漏的美國國務院官員維多利亞·紐蘭(Victoria Nuland )和杰弗裡·皮亞特(Geoffrey Pyatt )之間討論親歐盟(Euromaidan )革命後誰應該擔任烏克蘭臨時領導人的電話錄音,也是錯誤信息,只要有一點點是錯的,就是不實信息。

需要注意的是,與外國干涉很明顯的德爾卡奇錄音磁帶不同,紐約郵報的爆料還沒有歸咎於俄羅斯,國家情報總監也否認它是來自俄羅斯的不實信息,但是藍州選民們不關心國家情報總監說的。政治家們和專家們在隨意做這種指控。在一個雅虎的談話節目“在行動”中,主持人亞當·夏皮羅(Adam Shapiro )要求美國政客聲明紐約郵報報導的真實性,他是僅有的幾個這樣做的新聞界從業人員之一(想想就為此汗顏。)夏皮羅問墨菲:“即使如果它是謊言,或俄羅斯的…某種干涉…我們沒聽說過拜登說它絕對不真實。我們沒有從亨特亨特或參議員那裡聽到。他們需要說這個報導嗎?”墨菲回答:“我發現,這是俄羅斯宣傳的巨大勝利,以至於我們現在還談論這個事情”,然後他繼續不作聲。實際上媒體首先就認定這個信息非法。

如果問題是“美國公民”正在被培養成乾涉主流媒體的“資產”,那麼邏輯的下一個鏈條是,如果美國記者報導了外國人(當然是錯誤的外國人,“黑帳本”之類的還是沒事)洩漏的信息,就要讓互聯網平台關閉那些美國記者的賬號。已經有幾個主流記者暗示如果向亨特拜登或拜登競選陣營確認電腦資料真實性的問題,要么被事先准許,要么走高風險類別的事實核對程序。具有資質的新聞媒體竟然對真相沒有好奇心,這種情況通常是專制社會才特有的。

譯評:事實核查,確定是否造謠,這些都是新浪微博、微信等中共牆內媒體平台全面實施言論管制、任意刪除、屏蔽微博發言和賬戶等行動前的主要藉口,本文中提到的事實證明了中共把專制政權的言論管制模式已經輸出到美國,連不屬於媒體平台的傳統左媒都開始自我審查,如果不抽乾中國共產黨藍金黃計劃下的美國沼澤、滅掉中國共產黨,久而久之,會不會導致所有美國人和牆內人一樣在腦子裡形成一種自我審查模式呢?為了阻止言論審查的專製鐵蹄踐踏美國本土,是否需要做點什麼呢?

原文鏈接

譯者:CPA Jim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