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大國外交世紀醜聞!前白宮及拜登家族深陷CCP毒金大網!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正道主義聯盟

大國外交毒網序幕一:亨特如何深陷大網追逐CCP資本

2010 年,拜登被任命爲美國副總統。同年,Rosemont Realty 收購了 BGK,BGK 在 22 個 州擁有 135 座商業建築。Burrell 被任命爲首席執行官, Hunter 被任命爲顧問委員會成員。

2010年4月7~9 日,亨特出差到北京,在那裏他與桑頓公司的 Lin(林俊良) 先生和 Bulger,以及中國一些最強大的國有金融機構舉行了幾次會議。

4 月 12 日和 13 日,拜登在華盛頓的核安全峰會期間會見 了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根據桑頓的新聞報道,亨特被介紹爲 Rosemont Seneca 公司的董事長和美國副總統的次子,他此行的目的是 “加深相互了解,探討商業合作的可能性”。一天之內,亨特參加了多個聚會,每次聚會似乎不超過一兩個小時。目前尚不清楚,除了桑頓將亨特介紹給中國方面,並炫耀他們與美國的政治聯系之外,在短時間內可能會進行什麽有意義的討論。

無論亨特的意圖如何,招待方CCP都是以半官方的形式對待他的訪問的。

按照時間順序,亨特會見了以下中國金融機構:

1、SSF –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

4 月 7 日,亨特會見了 SSF 股權資産部負責人冀國強。 社保基金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成立,管理國家社會保障基金。

冀的官方簡曆顯示,2009 年,他參加了中國共産黨中央黨校(CPS)的培訓,中央黨校是培訓中共幹部的高等教育機構。

在冀任職期間,習近平是黨校校長。冀現在是天津市委常委,兼統戰部部長。天津市政府是渤海工業投資的所有者,與 Rosemont Seneca 及其後續實體在 BHR Equity上進行了合作。

2、 高瓴資本(“高瓴”)

4 月 8 日,亨特會見了中國領先的私募股權投資人張磊,張磊創立了私募股權投資公司 Hillhouse。張先生于 2005 年從耶魯大學畢業,並于 2005 年以耶魯捐贈基金的種子資金創辦了 Hillhouse。Hillhouse是騰訊的早期支持者,最近又投資視頻會議軟件Zoom。張是一個億萬富翁,隸屬于幾個與中國友好的政府和非政府組織(NGOs),其中一些參與了中國政府的外國影響力活動。

3、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

張(磊)是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董事會成員, 該基金會是由前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成立的,其宗旨是“增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交流和了解”。董建華現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CPPCC) 副主席。

根據 2018 年《中美經濟與安全評論》報告,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咨詢委員會,也是監督美國政府(UF)的最高級別實體。同一份報告說,CUSEF 作爲外國注冊代理人花費了數十萬美元遊說中美關系,並與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CAFIFC)在多個項目上進行了合作,參與了中國政府的外國影響力行動。

根據《外國代理人注冊法》 2011 年的披露,CUSEF每月向公共關系公司 Brown Lloyd James 支付 20000美元,以安排各種活動,使美國的信息環境對北京更加友好。

4、CIC – 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

4 月 8 日,亨特會見了時任中投公司黨委書記兼總經理的高希慶。中投公司是由財政部(MOF)支持的中國主權財富基金,屬于中國銀行,是世界上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之一。在卸任中投公司(CIC)後,高先生繼續擔任財政部長。而財政部是中央政府的國家執行機構,負責管理宏觀經濟政策和國家年度預算。

之後,亨特通過 BHR 的 Rosemont Seneca 繼續與中投公司合作。

5、China Life – 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

4 月 8 日,亨特會見了崔勇——中國人壽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該公司是中國最大的資産管理公司,由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所屬,是國有企業(SOE),也是中國 最大的人壽保險公司。中國人壽由財政部及其控股公司控制。崔現任中國人壽黨委書記兼首席執行官。中國人壽曾是渤海工業投資有限公司的主要利益相 關者,也是 BHR 的主要合作夥伴。

6、PSBC –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

4 月 9 日,亨特會見了 PSBC 總經理彭作剛。PSBC是國家郵政局(Bank of State Post Bureau )的銀行部門,爲小型企業和農村或低收入客戶提供金融服務。PSBC 是與 BHR 合作的渤海工業投資有限公司的少數股東之一。

4 月 9 日,亨特會見了北大方正的董事長魏新,其曾在 2007 年與 林俊良見面(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出席),2009 年與 SLLF 的 Lakis 再次見面。

大國外交毒網序幕二:白宮官員、美國第 68 任國務卿克裏深陷大網

時間回到2013 年2 月 1 日, 克裏(Kerry)成爲美國第 68 任國務卿, 5 月 28 日,羅斯蒙特·塞內卡·桑頓有限責任公司 ( 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 ) 在 特 拉 華 州(Delaware)注冊成立。而克裏的繼子克裏斯多福是桑頓公司的合夥人之一!

同年,拜登擔任美國奧巴馬政府的副總統,BHR – Bohai Harvest RST 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上海成立,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及桑頓(Thornton)公司的CEO林俊良成爲合夥人!

渤海華美(BHR)是由他們和一些自 2010 年以來就與他們有交往的中國國有企業及金融機構一起建立的私募股權公司。

渤海華美(BHR)的創始股東是:

1.羅斯蒙特·塞內卡·桑頓有限責任公司(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

2.渤海産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Capital)

3.昂駒投資咨詢(上海)有限公司(Angju Investment Consulting (Shanghai) Co Ltd)(李祥生擁有)

4.上海豐實金融服務有限公司 (Shanghai Ample Harvest Financial Services Co Ltd)

渤海華美(BHR)中文名稱中的第三個和第 四個漢字分別代表中國(華)和美國 (美) ,這表明該 企業很可能被中國國有企業股東(以及中國政府)視 爲國家層面的商業夥伴。董事一覽赫然寫著亨特.拜登的大名!一個現任副總統的兒子及一個現任國務卿克裏的義子居然是中國資本的渤海資本公司的大股東及董事!然後中共國家大資本財團機構如中國社保,中銀集團等大鳄資本參與,相信讀者已經知道,2013年,一張撒向白宮的大網好戲正式拉開序幕!

據報道,未來的渤海華美(BHR)的股東在 2013 年簽署了一項協議。林俊良的 LinkedIn 資料上發布的照片顯示,拜登 (後排左三)與林和 Bulger 並排站在一起。媒體報道沒有具體說明簽署日期,但是, 據《信息自由法》(FOIA) 的記錄顯示,亨特于 6 月 13 日至 14 日訪問了上海,然後在北京停留到了 6 月 15 日。陪同亨特的有 Bulger、林和 Archer。

毒網正式拉開第一幕:老拜登攜亨特正式出訪中國,給亨特建立中南坑最高層關系

2013年12 月 4 日,亨特陪同拜登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老拜登帶著兒子亨特訪問中國並會見了渤海華美(BHR)首席執行官李新中。

亨特·拜登告訴《紐約客》,他在 2013 年 12 月的一次旅 行中遇見了李,但他把這描述爲社交偶遇。他說: “我到了北京,走了半個地球,怎麽可能不見他(李)一起喝杯咖啡呢?”亨特安排了拜登和渤海華美(BHR)首席執行官李新中在北京美國代表團下榻的酒店大廳裏的一次簡短會面。 據《紐約客》報道,隨後亨特和李又進行了一次 “社交性會面”。

亨特此行恰逢烏克蘭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正式訪問 (Viktor Yanukovych)。許多貿易協議在此期間簽署, 其中包括許多與亨特參與的公司有關系的交易,如渤海商品交易所,該交易所由部分擁有渤海工業投資公司 (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的地方政府擁有。

根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SMRA)的記錄,2013 年 12 月 16 日,在拜登和亨特訪問北京一周後,渤海華美(BHR)在上海注冊成立,其注冊地址在上海自貿區。

毒網拉開第二幕:軍工資本的介入助推美企大案收購!

趙玉吉(Zhao Yuji)跟渤海華美(BHR)在 2013 年 6 月簽署合作協議,至少從 2015 年 12 月25 日起趙玉吉(Zhao Yuji)就被列爲渤海華美(BHR)的 “風險投資合夥人”。

趙玉吉曾任首都鋼鐵公司總經理、副董事長,中國國防物資總公司總經理,中國機電設備總公司總經理,新世界中國實業項目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首席代表,在線投資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和喬集團高級顧問,華時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2011年起任北京博約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至今!趙被稱作一位國有企業的經理,之後,他以房地産 和投資業務而聞名,他與中共的精英和中共軍方有聯系。1992~1995 年,趙曾擔任中國國防軍工物資總公司總經理。

趙被爆出是在與權貴家庭聯姻後獲得這些榮譽光環的。據中共國的某個博客報道,他的第二任妻子黃濤是原中國能源部部長黃毅誠的女兒。 根據Vogue2018 年的對他女兒趙婷的一篇采訪報道,他的妻子是一名解放軍劇團的演員。趙玉吉的女兒趙婷是90 後,美國一位成功的電影制片人,並執導了即將上映的漫威電影《永恒》(The Eternals)。而現在最爲人知道的是,他是中國最出名的喜劇演員宋丹丹的老公!

2015年渤海華美助中共央企收購美國汽車公司。

2015年9月10日,中國航空汽車工業有限公司(AVIC Auto)與渤海華美基金聯合收購了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權,收購金額爲5.72億美元。

AVIC Auto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航工業”,英文:The 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AVIC)旗下的大型汽車集團,而中航工業是中共國有獨資公司,是由國務院直接管理的特大型企業。該集團公司設有航空武器裝備、軍用運輸類飛機、直升機、機載系統、通用航空、航空供應鏈與軍貿、專用裝備、汽車零部件等産業。

美國瀚德公司有一百多年曆史,是世界一流的汽車密封和減震産品供應商,通用汽車、福特、大衆集團、寶馬、戴姆勒、克萊斯勒等車廠都是它的客戶。

亨特個人的一個存檔版本顯示在 2015 年 11 月 16 日他還是作爲董事 被列在網站上。拜登在簡介中被稱爲 Rosement Seneca Partners 的執行合夥人和 Boies Schiller Flexner LPP 的 顧問。

根據拜登的律師 George Mesires 2019 年 10 月 13日發表的聲明,拜登是 Boies Schiller 公司的法律顧問, 並爲烏克蘭關聯公司 Burisma Holdings Limited 的公司改革舉措提供咨詢。他還在中國 PE 網站上出現,他的中文名字亨特·拜登也被提及。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SMRA)的記錄顯示:亨特于 2017 年 10 月 23 日投資購買了渤海華美(BHR)10% 的股份(通 過他的投資公司 (Skaneateles LLC)),並擔任董事至 2020 年 4 月 20。

渤海華美(BHR)的現任股東是渤海資本(Bohai Capital) (30%)、上海豐實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昂駒投資(Angju Investment)(10%)、 桑頓(Thornton)(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 (10%)、Skaneateles LLC(10%)。

根據中國公司登記記錄,渤海華美(BHR)的原美國股東是 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擁有 30%的股份。不到兩年後據 悉是被分拆成 Rosemont Seneca Bohai LLC和Thornton LLC,股份比例是 20%/10%。之後,再次將 Rosemont Seneca Bohai 分拆成 Skanletes 和 Ulyssees。Rosemont 是 Heinze Kerry 的公司, 而 Seneca 是拜登的公司,據說,最後的拆分讓 Heinze 退出了合夥公司,將其轉手給了 Archer。

總之,中國政府巨資資助了一家由時任美國副總統之子和國務卿之子直接或間接投資控股的公司。

毒網拉開第三幕:根據 FOIA 的記錄,2014 年 5 月 7 日至 8 日,亨特第五次訪問中國

此次訪問原因未公開。2014 年 8 月拍攝的一張照片顯示拜登與亨特和 Archer 一 起打高爾夫球。作爲美國副總統,拜登不可能不知道兒子此時與中國精英們的商業往來,顯然他對 Archer 很了解, 在拜登訪問中國一年後,Archer 就完成了與四川化工(Sichuan Chemical)的交易。Bohai在特拉華州注冊成立。

根據白宮的記錄,4 月份左右, Archer 曾在白宮與拜登會面了幾個小時。

10 月 3 日,拜登發表演講,在演講中,他談到中國時說了 這樣一句話。 “我不知道我聽了多久關于中國如何,我希望中國成功,他們在經濟上成功符合我們的利益,關于中國如何正在吃美國的午餐。”

毒網拉開第四幕:2015 年,遠洋集團30億美元投資克裏的房地産公司

Sino-Ocean即Sino-Ocean Group Holding Limited,遠洋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遠洋集團。

根據遠洋集團(Sino-Ocean)的最新年報,遠洋集團 (Sino-Ocean)的最大股東是中國人壽(China Life),持股比例爲29.59%。中國人壽(China Life) 自 2010 年以來一直是第一大股東,並任命了 4 名遠洋集團的現任非執行董事。遠洋集團 (Sino-Ocean)原名爲中國遠洋房地産開發有限公 司(COSCO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Co Ltd), 1993 年注冊爲中遠集團(COSCO Group)的子公司。

中遠集團(COSCO Group)是一家中國國有航運 和物流服務供應商,但是美國衆議院的一個特別工作 組認爲它是中國情報的前站。中遠集團在 2011 年 出售了其大量股權。

2015 年,克裏的羅斯蒙特地産(Rosemont Realty)被雙子投資 (Gemini Investments)收購,雙子投資(Gemini Investments)由在香港上市的房地産開發商遠洋集團(Sino- Ocean)全權控股。(雙子投資)承諾給羅斯蒙特地産 (Rosemont Realty)30 億美元,作爲其在美國商業地産投資組合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克裏(Kerry)通過家族信托,很可能直接或間接地投資于羅斯蒙特地産 (Rosemont Realty)。換句話說,中國政府從美國國務卿的親屬那裏購買了一家企業,同時也是副總統兒子的主要融資人(通過渤海華美)!

雙子·羅斯蒙特(Gemini Rosemont)的代表在 2019 年發 表了這一聲明:”亨特·拜登與羅斯蒙特地産(Rosemont Realty)有過一段短暫的關系,並在 2010 ~ 2014 年擔任 其顧問委員會成員。雙子·羅斯蒙特(Gemini Rosemont) 是在與亨特·拜登的關系結束後成立的,雙子·羅斯蒙特 (Gemini Rosemont)從未與亨特·拜登有過關系。除了在新聞中看到的消息,我們不知道它與其它公司的隸屬關系。”顯然,亨特與中國高層的關系,尤其是與中國人壽(China Life)的關系,是有助于達成這項交易的,盡管他在交易前就宣布退出了。

毒網拉開第五幕:拜登及楊潔篪一起度過了很多時光!

2015年6 月 23 日,拜登在華盛頓舉行的 2015 年 S&ED 上會見國 務委員楊潔篪,稱他們 “在一起度過了很多時間”。這 很有可能,不光是 2009 年拜登擔任副總統以來,在此之前,楊潔篪就于1983 ~ 2004 年之間,在華盛頓的中國大使館擔任了 10 年的關鍵職位。

最詭異及巧合的是同一天,羅斯蒙特·塞內卡·桑頓(Rosemont、Seneca、 Thornton)持有的渤海華美(BHR)30%的股份被分成 兩部分。美國的合作方是新控股的羅斯蒙特·塞內卡·渤海。

毒網拉開第六幕:中航介入

AVIC即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中航工業是一家中國國有的航空航天和國防企業集團。 2015年該公司被指控出售的中國第五代噴氣式戰鬥機 J-31 是基于偷盜的美國的 F-35 技術。

中國航空汽車工業有限公司(AVIC Auto)成立于2009年3月13日,是由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整合旗下哈飛汽車、昌河汽車、東安動力、東安三菱等整車及發動機生産企業,發起成立的大型汽車集團。

據新聞報道,2015年9 月 15 日,渤海華美(BHR)和中航汽 車(AVIC Auto)分別以 49%和 51%的股份收購了美國汽 車供應商 Henniges Automotive。中航汽車(AVIC Auto)在新聞中被描述爲渤 海華美( BHR) 的合資夥伴。Henniges 稱這筆交易是 “曆史上中國企業對美國汽車制造公司的最大收購之一”。

9 月 17 日,拜登再次會見了楊潔篪,這次是在洛杉矶,楊潔篪一如往常地擔任了習近平的 “特使”。

毒網拉開第七幕:收購剛果礦業

2016 年 9 月 8 日,中國钼業(China Molybdenum)與自由港麥克莫蘭(Freeport McMoran)簽訂協議,收購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一家仍在運營的礦山控股公司 56%的股權,渤海華美(BHR) 再額外購買 24%的股權。中國钼業(China Molybdenum) 和渤海華美(BHR)雙方一致行動,而中國钼業作爲管理合夥人,其在該礦的可控股份達到 80%。

2016年11月17日,洛陽钼業發布公告稱,公司以26.5億美元收購Freeport-McMoRanInc旗下公司所持有的剛果(金)境內銅钴礦Tenke Fungurume Mining S.A.(簡稱“TFM”)56%股權的重大海外收購已完成交割。而就在兩天前,擁有TFM 24%股權的股東加拿大上市公司Lundin礦業宣布,公司已將其在Tenke銅钴礦項目上的24%股權出售給中國私募股權基金渤海華美,交易價值爲11.36億美元,另有5140萬美元根據銅、钴價格確定或有對價。

在洛陽钼業收購前,TFM的股權結構如下:

雖然目前並沒有報道稱渤海華美與洛陽钼業之間有合作關系,但渤海華美的介入直接掃除了洛陽钼業在這筆海外並購中的最大風險——Lundin礦業的優先購買權。渤海華美11.36億美元收購Lundin礦業在Tenke銅钴礦項目上的24%股權意味著Lundin礦業放棄了對Freeport-McMoRanInc所持有的TFM 56%股權的優先購買權。

TFM曆史及股權結構

TFM是一家涵蓋銅、钴礦石勘探、開采、提煉、加工和銷售的綜合一體化礦業公司,擁有 6 個礦産開采權,近 1500 平方公裏的 Tenke Fungurume 礦區及從開采到深度加工的全套工藝和流程。主要産品爲電解銅和氫氧化钴初級産品。Tenke Fungurume 礦區位于剛果(金)Katanga 省境內,是全球範圍內儲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銅、钴礦産之一,也是剛果(金)國內最大的外商投資項目。雖然近年來大宗商品市場低迷,但Tenke的儲量及品位在未來經濟回暖之時的潛在價值巨大,這也是引發收購的重要因素。

毒網拉開第七幕:投資項目更新到2017年4月

自設立以來,渤海華美憑著CCP黑金的支持,已完成對中石化銷售公司、美國瀚德汽車、中廣核電力、滴滴出行、兖煤澳洲、龍頭新能源電池企業等多個具有市場影響力項目的交割,資産管理規模超過65億美元!

而媒體透露出來的數據顯示,至2020年,以亨特·拜登獲得渤海華美(BHR)10%的原始股權計算,當時的投資額 40萬美元已經漲到5000萬美元(現在的市場估值)。副總統的兒子 7年投資回報125倍,連世界最著名的投資大鳄股神巴菲特也自歎不如!

而據中國新聞報道:未來渤海華美除了專注于跨境並購,也成立了幾只專注于行業的人民幣産業基金,致力于投資中國國家高度支持行業,爲中國智能制造及産業升級貢獻更多的力量!拜登家族企業居然成爲支持中國敏感智能産業的企業,美國白宮當年卻一直充耳不聞,媒體鮮有提及。

政客和資本之間的合作遊戲被直接撒網白宮,奧巴馬政府的克裏國務卿的義子跟副總統拜登的親兒子皆是重要的參與及獲利者,其中中共國舉一國之力支持渤海華美的注資發展,並購美國關鍵敏感科技技術企業,世界能源企業及稀有礦業!此類大國外交,如果不算出賣國家利益,如何能讓人信服及不聯想聯翩!拜登一再強調自己不知情?!今天筆者敘述的僅僅是黑金交易的片甲鱗毛,而已經攪起驚天駭浪的白宮政治危機的深海大網,有多少魚兒正在想逃脫法律的懲罰!可想而知,有多少魚兒還沒有真正浮出水面!!CCP的邪惡力量,對美國白宮及高層的外交滲透,黑金帝國的真相絕對超出你我的想象及預期!

由上可見,CCP的藍金黃大網已經絆住了美國諸多政客的良知及正義,對國家的責任及監督,與魔鬼共舞,丟失了靈魂!爲魔鬼站台,爲魔鬼發聲,把美國人民及中國人民真正推向了CCP的深海浩劫!幸好有爆料革命的發起,郭先生用一人之力領導爆料革命,三年來不斷用真相戳穿CCP撒向美國政壇的毒網,驚醒美國人民及高層領導人!我們跟隨爆料革命,正在對這些人類深海垃圾進行堅決的清除及最後的決戰!

更多的资讯请查询gnews网站:https://gnews.org/zh-hant/author/changdao/

更多资讯请查询香草山官方推特:https://mobile.twitter.com/mos_himalaya

请支持美国志愿者,经故事背景, 免费英语教学 ,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 晚上9:00 香草上 Richard English https://discord.gg/NVAqpNj ,也可先加入 chat-room https://discord.gg/NVAqpNj聊天室内等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