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美國的統一戰線和軍方代理–科恩集團 (TCG)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薇文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傳 XM

據爆料,葉簡明與拜登家族合股公司的根本目的是“對美國軍方進行滲透”,“遊說奧巴馬政府,同意把美國給烏克蘭最先進的軍事技術賣給中共”,“美國軍方一定被中共滲透和殺傷”。中共正是利用人性中最普遍的對財富、地位、權勢的追求和占有的慾望,使軍界大佬成為其擺佈的玩偶。

兩位美國政壇重要人物

• 喬·拜登(Joseph “Joe” Biden) 民主黨,1973 年他30 歲時當選為參議員,曾擔任過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和參議院國際麻醉品管制小組會議聯合主席等職務,在奧巴馬總統時期任副總統(2009-2016)。 2020 年參加競選美國總統。

• 威廉·科恩 (William Sebastian Cohn) 共和黨,1972年當選為眾議員,因水門事件曾與共和黨決裂,並投票支持彈劾尼克松總統。 1978 年當選為美國參議員,先後服務於“軍事委員會”、“政府事務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在克林頓總統時期任國防部長 (1997-2001年) 。他被描述為 “來自緬因州的共和黨溫和派,有點特立獨行的中間派”。作為共和黨人,他在2016 年大選反對川普而支持希拉里·克林頓;2020 大選再次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威廉·科恩是美中貿易理事會成員 ,2011-2013 年任副主席。

威廉·科恩是科恩集團的創始人。 2001年從國防部長退休後,他創立了科恩集團 (以下稱 TCG ) 並成為執行董事。 TCG 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在英國、阿聯酋、新德里、北京和天津等設有辦事處。其官方網站首頁赫然寫著:“在幾乎每個市場,科恩集團在全球範圍提供商業資詢服務、戰術和戰略機會的建議。”

TCG提供的案例顯示,他們利用在美國政界和軍方、歐洲各國、中共國、印度、伊拉克以及非洲各國政要深厚的人脈資源,應權通變、打理關係,在政府、軍方、企業、商家、科技教育界等各個方面左右逢源、上下貫通,以協助各方獲利。尤其在中共國複雜的宮廷式政治利益關係裡,無往不利,游刃有餘,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盆滿缽滿。

TCG的顧問團隊,著實令人瞠目結舌,因為沒有一個諮詢機構,能夠雲集如此之多的來自美、英、中共等國的政府內閣、軍隊以及國會等前高級官員和工作人​​員,主要以軍方人員為主。他們個個舉足輕重、來頭不小,充分顯示TCG與美國政、軍、商等各界深厚的淵源和其掌握的豐富資源。其中最資深的員工包括:

• 詹姆斯·馬蒂斯 (James Norman Mattis) 1950年出生,前國防部長 (2017-2019)和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 (2010-2013);美國聯合部隊司令部指揮官(2007-2010年)

• 馬克·格羅斯曼 (Marc Isaiah Grossman),1951年出生,科恩集團副主席。前主管政治事務副國務卿(2001-2005);前主管歐洲事務助理國務卿(1997-2000年);美國駐土耳其大使(1994-1997年),2004年被小布什總統任命為職業大使,達到了外交部的最高級別。 2011年受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勸誘,成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問題美國特別代表。

• 約瑟夫·羅斯頓 (Joseph W. Ralston)四星將軍,1943年出生,科恩集團副主席 (2003年– )。前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1996-2000年)以及北約盟軍最高司令(2000-2003年)。曾有與中情局職員私通的醜聞,以及利用職務為自己擔任董事的公司牟利。

• 尼古拉斯·伯恩斯 (R. Nicholas Burns),1956年出生,科恩集團高級顧問 (2009年– )。美國前政治事務副國務卿 (2005-2008),目前是哈佛大學約翰·肯尼迪政府學院外交實踐與國際政治教授,也是該校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的董事會成員。

• 威廉·扎里特 (William Zarit)1950年出生,科恩集團高級顧問。現任中共國美國商會主席,前美國商務部副助理部長、美國駐華使館商務部長。

• 杰弗裡·達維多 (Jeffrey S. Davidow ),1944年出生,前美國駐贊比亞大使、美國駐委內瑞拉大使、美國駐墨西哥大使。前助理國務卿 (1996-1998),是國務院西半球的主要政策制定者。他是少數擁有職業大使級別的人之一。

• 保羅·可恩(Paul J. Kern),1945年出生,曾任第四步兵師(機械化)指揮官,前美國陸軍物資司令部司令(2001-2004);前國防部長、副部長的高級軍事助理;國防部長辦公室國防研究與測試工程與軍事助理;負責作戰和計劃的副參謀長辦公室的需求(支援系統)主任。

• 詹姆斯·洛伊(James Milton Loy)上將,1942年出生,前海岸警衛隊司令官(1998-2002),運輸安全管理局局長(2002-2003),國土安全部副部長(2003-2005) 。

• 小哈里·拉杜格(Harry D. Raduege, Jr.),前空軍中將,前國防信息系統局局長(2000-2005年),前國家通信系統經理(2000-2003年),前聯合特遣部隊-全球網絡行動指揮官。 2005年加入科恩集團,任高級顧問。

• 喬治·羅伯遜 (George Robertson),埃倫港羅伯遜男爵,1946年出生。前北約秘書長(1999-2003年),前英國國防大臣(1997-1999年),英國下議院議員(1978-1999年)。 2004年4月加入科恩集團,高級顧問。

• 約瑟夫·雅科瓦茨,前美國陸軍中將,陸軍採購部主任,陸軍負責採購、後勤和技術的助理部長的副手。

TCG 與中共高層的深厚淵源

TCG高層與中共的合作超過40年。威廉·科恩1978作為國會議員,隨美國參議員組成的國會代表團訪華,與鄧小平會面。幾十年來,威廉·科恩一直是中共的堅定支持者:

• 威廉·科恩堅持 “在中美關係中,包括商業發展和安全合作中,始終如一”。

• 2009年,威廉·科恩鼓勵奧巴馬政府加强两國之間的經濟關係。

• 威廉·科恩在為《華爾街日報》撰寫的題為 “世界取決於美中合作 “的專欄文章中寫道:”兩國有許多共同的利益,不願譴責中國的剝削行為”。

• 威廉·科恩在2018年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我不同意的是給中國貼上一個敵人的標籤。我不相信這是事實。”

• 威廉·科恩在今年5月疫情期間,給他的中共朋友發視頻打氣:“這也提醒了我們之間的相互聯繫是何等緊密。病毒沒有任何邊界,沒有任何政黨;它超越了我們必鬚麵對的所有事物。”

威廉·科恩以其強大的軍方背景和堅定的擁共態度,使TCG與中共國歷屆高層建立了穩固的人脈關係,也由此與中共黨政各級領導、地方政府和各級企業的關係水乳交融,無往不利。正如其宣稱的要促進 “全球領先的跨國公司和中國企業之間的建設性接觸和合作”,以及 “支持中國企業在海外從事高質量投資”。它在中共國的業務涵蓋了快銷業、醫藥業、生物科技、旅遊業、農業、金融和能源。

2011年,中共國最高級別政府智庫–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CCIEE)提出 “與TCG合作,為國內外企業在國內外拓展業務提供服務”。威廉·科恩表示,他將 “幫助中國企業走向世界,在美國進行投資”,並承諾 “利用自身優勢,進一步促進兩國企業的合作與交流,推進雙邊貿易和投資的健康發展”。

TCG副總裁卡梅倫·特利(Cameron Turley)是親中共的遊說團體”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CUSCR)的成員;高級顧問威廉·扎里特(William Zarit)曾擔任商業項目官員,同時也是“中國美國商會”的董事會主席,該商會主張加强两國之間的商業聯繫。

TCG不折不扣地兌現了它對中共政府的承諾,僅2015-2016年,就促成“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 (CFIUS) 完成審批,協助多家中共企業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成功完成收購項目。

其網站展示了一項中共國市場拓展諮詢項目,TCG利用與中共高層特殊關係,成功幫助一家美國頂級生物技術公司在人民大會堂與中共國公司簽約。在項目運作中,TCG與中共國主要部委、機構、研究機構、大學和私營公司建立合作關係,協助該公司商業談判,並與專家和政策制定者進行戰略對話。在一年內,就促成了多個不同範圍的合作,使該美國公司在中共國的計劃迅速擴張。 2006年,公司在上海正式成立了辦事處。

“科恩從中共那裡獲得的巨大利潤與喬·拜登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他的家族成員與中共國政府簽訂了數十億美元的交易,獲得了巨大的利潤。” –Natalia Winters《The National Pulse》。

中共在美國的統一戰線

喬·拜登和威廉·科恩,一個民主黨大佬,一個共和黨的大佬。各自以不同形式與中共及其代理人保持四十年以上的密切合作:喬·拜登家族,通過控股中共軍方“SinoHawk”能源公司獲利;威廉·科恩,通過僱傭各國前高官和中共官員成立遊說公司獲利。這是兩種典型的獲利模式,中共如此苦心孤詣深度耕耘幾十年,從中得到什麼?最終目的是什麼?

答案很簡單:中共用利益鏈條把他們拴在一起,利用他們的勢力滲透、控制美國的行政、兩院、軍方,成為中共在美國堅固的統一戰線。

喬·拜登與中共勾結的大量事實和證據已經在“爆料革命” 的推動運作下,炸開了“華盛頓沼澤”,其中牽涉到司法部、FBI、CIA等政府部門以及美國兩黨的貪腐,在各社交媒體、自媒體逐步曝光持續發酵,目前已經在美國各界和普通民眾中引發海嘯般的質疑。

但與此相對照,人們對TCG 在美國、歐洲、中東等地的深度滲透依然諱莫如深,難道它只是個頗為豪華的顧問公司嗎?下面引用的信息和列舉的事件幫助我們解開對TCG與中共深層次勾結的真相。

• TCG官網唯一的戰略合作夥伴是一家叫“ DLA Piper ” 的公司。 DLA Piper 是一家從事商業、房地產和技術領域的全球性律師事務所,在30個國家擁有4200多名律師和71個辦事處。道格拉斯·埃姆霍夫 (Douglas Emhoff) 是該事務所一個重要合夥人,他的妻子就是鼎鼎大名的拜登2020總統競選搭檔:卡馬拉·哈里斯 (Kamala Harris)!據《The National Pulse》揭秘:“卡馬拉·哈里斯的丈夫是代理中共擁有該公司,僱傭大量前中共官員。” DLA Piper自豪地稱“在美國和歐洲都有歷史悠久的“中國服務台”,以利於進行針對中國的諮詢。主要包括:

o 其高級員工在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 (Bytedance)交易中 “代表主要投資人”。

o 中共國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的顧問。

o 為國資委招商局集團(CMG)–一家由中共國務院 “直接監管 “的國有企業,提供了25億美元的科技交易顧問服務。

o 為中共國最大的國有壞賬管理公司之一的華融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國有礦業和煉油公司、中國黃金集團提供諮詢。

o 與中共國科技巨頭騰訊合作,在食品配送應用 “Miss Fresh “達成了2.3億美元的交易。

• 《The National Pulse》報導:“在與中共合作中,TCG被列為2014年哈佛艾什中心(Harvard Ash Center ) ‘中國發展領袖計劃’ 的參與者,該計劃自詡為’中國政府普遍認可的政府官員最佳海外培訓項目之一’”。這是個有針對性地培訓中共地方和中央政府高級官員,作為中共的後備梯隊的項目。

TCG 總裁威廉·科恩多次訪問中共國,與中共高層官員會面,把大量的中共金融資本引入美國,大量收購美國企業,這是中共在美國從事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的主要途徑。

此外,其顧問團隊強大的軍方背景,遊說小布什政府、奧巴馬政府,對軍事技術和軍事產業外包、轉移的政策,起到極大地推動作用。

結論

《Maine Public》報導:“前緬因州參議員科恩支持拜登競選總統,稱川普不配連任。” 並稱:“我了解喬·拜登。我知道他是誠實和體面的,並且是一個相信法治的人,他相信在他周圍有稱職的專業人士為他提供建議。”

這位前國防部長抨擊川普總統是 “暴君”。

1974年威廉·科恩作為國會議員,有一段名言:“我一直面臨著評估一位總統行為的可怕責任,我投票支持這位總統,認為他是領導這個國家的最佳人選。但是,一位總統在這一過程中,通過行為或默許,讓法治和憲法滑落到冷漠、傲慢和濫權的靴子下面。”

但是今天,作為TCG總裁,威廉·科恩、喬·拜登家族還有DLA Piper 公司,共同結盟成為中共–法治、憲法、人權的破壞者–在美國的統一戰線,深度勾結出賣美國人民利益,榨取十四億生活在中共國的奴隸的血汗,反觀他們的所作所為,驗證了威廉·科恩自己的話:

“在這一過程中,通過行為或默許,讓法治和憲法滑落到在冷漠、傲慢和濫權的靴子下面!”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http://www.cohengroup.ne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Cohen

Joe Biden endorsed, Trump excoriated by nearly 500 retired top military, national security officials

The Cohen Group

Former Sen. Cohen Endorses Biden For President, Says Trump Doesn’t Deserve Second Ter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LA_Piper

REVEALED: Kamala Harris’s Husband’s Firm Rep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Owned Corporates, Employs Ex-CCP Official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