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十 – 2/3)紅黃藍幼兒園特供中外官員雙修幼女,背後是王岐山、孟建柱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12月15日,郭先生說:紅黃藍,也就是雙修裏面的叫智慧女,火、土、黃、陰、風,也就是14、16、18的少女,不超18,是16以下少女,叫成紅黃藍。紅黃藍裏出了多少這樣的事呢?我會告訴大家,那演員,多少演員都是在她16歲以前都已經是被雙修過了,超20的都不用想。這些演員有的是被雙修完以後,領導相中了變成了貓爪、鹿爪、還有什麼禿鷲,就是年齡大的女人了,20歲以上的那就是給大家分享的。按照密宗佛有種說法,完了以後就大概就叫輪姦,用我們今天的司法就要輪姦。輪姦完了還得喝尿、喝屎還有送給別人。有些明星得到什麼你當演員的機會,而有些人現在在熒幕上相當火,有幾個演員是我太太超級喜歡的喜歡不行。我永遠不會告訴她這背後的真相,她受不了。

2019年12月15日
戰友們當你們把這3年,紅黃藍,也就是雙修裏面的叫智慧女。火、土、黃、陰、風,也就是14、16、18的少女,不超18,是16以下少女,叫成紅黃藍。紅黃藍裏出了多少這樣的事呢?還有我們的演員,你去查查有多少演員是從小開始火起來的,莫名其妙火起來的,你去查他家歷史去。還有你看我們演員誰老是念叨,就給王健先生那個手鍊一樣,“我被雙修了,我被雙修了。”唸叨啥呢?就唸“我被雙修了,我被雙修了。”就這麼念成當演員了,現在還挺火。戰友們你們去想一想共產黨現在中紀委抓的人有了新的罪名之後是誰說了算?是王岐山。爲啥你王岐山抓的這高官都有一個淫亂和迷信,搞雙修啊,你咋這麼準一抓一個透啊。肖建華當年說了句話,統治共產黨讓共產黨爲你辦事,不僅是錢,關鍵是女人。所以肖建華把整個香港,還有中國的夜總會,和中國的模特公司都在背後給搭錢,我就要那個視頻。還有肖建華到處有人專門去找什麼紅啊、黃啊、藍啊、智慧女,這些招對中國人是99%或是100%靈,對外國是200%靈。你見過哪個外國人不給搞一下子,被雙修的不給修歪歪了,不給修聽話了,各個如此。所以說戰友們我昨天的爆料我告訴了大家這是一個共產黨利用了佛教,跟西藏的雙修沒任何關係,他是一種手段。這就像所謂的他這主義,那主義。以德治國,以法治國,民主治國,他啥時候兌現過,還想說啥就說啥,他想拿來什麼主義就拿來什麼主義。科技治國,和諧社會。你見他們最後的結局都是什麼呀?最後的結局就是統治你。
把一個全人類上都不敢談的密宗,就是非常周密的密宗。我本人我再次聲明,我不管這個誰修,我對西藏的密宗,我郭文貴有我的說法。請電視機前面人誰告訴我你跟達賴喇嘛很熟,你告訴我一句,誰你跟達賴喇嘛Your Holiness,達賴喇嘛很熟,多次見面而且交流心德,誰能做到?我做到了。我有資格說。我明確地告訴你們,西藏佛教密宗和這個經是有問題的。我從開始爆料就說過,佛教是我的教,我是佛教徒,阿彌陀佛,不是說你脫了嗎?你脫了嗎?你脫了嗎?我不是這個啊,“你被雙修了嗎?你被雙修了嗎?”佛祖是主,我心中的佛,菩薩。我確確實實這是我的宗教,我的信仰。郭文貴是100%的佛教徒。但是我要從開始說我對現在所有流行的,不管是漢傳佛教,還是密宗佛教,南傳佛教很小了一句不存在了,就是禪宗吧,禪宗和密宗,兩大幫派,最後不都一個佛嗎,你搞什麼幫派呀。我特別是對現在所有的經,絕大多數的經,我認爲都是被念歪了。我到現在我也沒到一個佛教說佛祖說過你不喫肉,我沒見過。你不殺生,我沒聽過你不喫肉。我也沒見過一個和尚是被供養的。我也沒見過一個佛祖,佛經上說,你得住在廟裏面,你得住廟,你的出家,你才能修行。那立地成佛咋說的?頓悟怎麼回事啊?
你看這王健的那個小舅子,動不動到哪就說空,空,你空啥了?王健那小舅子你空啥了?你跟呂志和空的賭博?你空的王健的錢,你空的是懦弱,王健的夫人也天天空,也念經,你空的啥?你空的啥?都念錯了經了,都是犯罪和懦弱自私的藉口,精神的慰藉。這叫什麼精神手淫精神意淫。西藏的雙修,我到今天仍然搞不清楚。我沒見過一個雙修是真的,我找不出任何理由讓我理解雙修。按照今天人類的行爲,那就是強姦,就叫輪姦,而且叫強姦少女,輪姦少女。我不管你是什麼仁波切,還是什麼上師,什麼什麼王岐山的宗,你能不能拿你女兒讓人修一下去?我曾經見過幾個西藏所謂牛叉的人,我就不說誰,現在還活着呢。我到拉薩去,跟我玄了半天,我跟他說咱倆今天論論,你別介意。如果你的女兒有人要跟她雙修,你怎麼看?當場他一下就火了,你怎麼這麼說話?我還沒說跟你母親雙修呢,我還沒說跟你老婆雙修呢,跟你女兒雙修怎麼了?你爲啥不讓你女兒拿去雙修去?王岐山你把你老婆給我雙修雙修,你把你的閨女拿去雙修雙修,你能做到嗎?陳峯你有女兒,你女兒能拿去雙修嗎?我就沒見過一個西藏人主動把自己的女兒,自己的老婆拿去給別人雙修去。還有,陳峯那叫雙修嗎?那叫變態。
我們男人、女人都來自女人的陰道,這個陰道是神聖的。我對共產黨,我想說句話。不管你共產黨多高的官,你也都是從女性肚子裏出來的,也都是來自於陰道。陰道是什麼?我說那也叫一帶一路,共產黨就把這給侮辱了。它是我們人與過去歷史的紐帶,是我們人類走向未來的開始之路。人是來自於女人的生殖器裏,你必須對它要有神聖的尊敬。你能來到人間,沒去到地獄,沒當糞坑裏的蛆,沒進入畜生道,進了人道,那就是因爲你過去做得不錯,這是你作爲人和過去的紐帶,你前幾世積了不少德。多少世,萬年億年才能修得當個人,所以我認爲這是神聖的,這是過去的一帶。這一世你怎麼對待女性,也決定了未來你將走向哪條路。是走向畜生那條路?還是當茅屎坑蛆那條路?還是走人萬劫不復的路?走入火路,災路。我們也可以說,它是我們的一前一門。爲什麼說是一前一門呢?爲什麼我要對所有的女性都要尊重,任何不尊重女性的人你就完了。第一,是你的前生。這個女性的陰部,就是你的前生,你就那麼來的。和你走向未來,走向天堂的大門,一前一門。你到底是該去哪個門,你是去地獄還是哪,這就是你的門。我到現在都想不清楚,有什麼理由這個人要你的未來之門給毀掉,變成了黑暗之門。有什麼理由把你的前世都給毀掉,去侮辱它。它本來是最神聖,最乾淨的,最讓人尊敬的。
我就納悶了,你有什麼理由把這8歲的、10歲的、12歲的、14歲的少女變成紅、黃、火、陰、智慧女,讓你玩弄。她懂得愛嗎?她來例假時候才能成人,8歲能來例假嗎?10歲能來例假嗎?要按照今天的人道,按照這個說法,全部都該抓起來,都是強姦罪、輪姦罪。西藏今天受到如此之懲罰,跟這有沒有關係我不知道。我跟達賴喇嘛就說過,這西藏的教是有問題的。你們有誰跟達賴喇嘛這樣說過?我說了。我見過N個西藏的大師,我說你們記住,如果你不好好的把佛法修好,你們會受到嚴重的懲罰。佛就在那,100%一切的一切都是佛的。但是你利用佛,你出賣佛,你會受到懲罰的。這些年已經把賣佛,用佛,變成淫佛了,淫佛還變成了宗,叫王岐山。顯宗、暗師,王岐山。可怕不可怕。紅黃藍幼兒園怎麼來的?海南島叫桃花島,怎麼來的?爲啥海南出了那麼多官員,出了那麼多富豪?爲啥說潘石屹這個騙子,這個流氓是王岐山的人?他們都是海南出來的,這幫孫子。你裝啥神,弄啥鬼啊?“我不在乎錢。”你不在乎錢你在乎啥?就你那小老樣,你雙修都不配。還不知道你的底嗎?你能提供啥?不知道你是幹啥的嗎?
所以戰友們,現在我們討論的,很多人說我們對西藏佛教是侮辱了怎麼的。如果你要是跟達賴喇嘛認識,你配跟我說話。我可以告訴你,包括達賴喇嘛,任何一個宗教大師,咱坐下來好好談談,咱西藏的宗教裏邊有沒有毛病。還是當年傳入西藏的佛教嗎?爲什麼佛教在印度被滅了?佛教爲什麼到西藏有今天的遭遇啊?西藏在佛教領域給世界帶來了什麼?到處是仁波切,你脫了嗎,你脫了嗎,你脫了嗎,是不是?你被雙修了嗎?你被雙修了嗎?拿錢來,拿錢來.都像王岐山這樣了,掠着嘴,你不錯,我把你雙修了吧,就這?你們都說過話嗎?你們就傳播這樣的佛音?還不讓說,你是正確的,我們應該瞪着眼說,雙修是正確的,少女那是對的,8歲、12歲。我們說那話我們就該死了。不要自欺欺人。如果你要真有本事,你被雙修雙修試試去,你拿你女兒、你拿母親去雙修雙修試試去,對吧?別在這會自欺欺人,騙人,共產黨玩的就是這個。共產黨本身就是邪教,邪教再加上魔教,還把王岐山弄成一個黨內大家公認的,所謂的大師走之後,他是公認的教宗。南懷瑾,如果在天有神,你有本事,你有超自然力量,你來懲罰我郭文貴。你的接班人王岐山就這麼對待我們中國人民的嗎?我們要喫草,我們的楊改蘭女士就可以把她的4個孩子拿斧頭砍死,再把自己砍死,然後老公守墳7天再死。還不夠你們修行一個小時的錢呢。南懷瑾大師,你就這麼把你的衣鉢傳給了王岐山?你的陳峯弄了幾千億美金,幾萬億的錢,上萬億的資產,你們就殺王健殺成那樣?中共官員不是不準信教嗎?那爲什麼你們可以信啊?南懷瑾大師,要是能對話的話,我有很多話可以問他。達賴喇嘛我都可以跟他對話,你南懷瑾算老幾啊?
我說過,我當時見了達賴喇嘛,我說你別給我摸頭,你別摸我頭。你要是說你摸頭有本事,能讓我變厲害的話,你早回西藏了。我當時就問他,你有超自然力量嗎?他說沒有。我說那就好,咱就好聊了,你要是說你有超自然力量,你現在就飛回西藏去,你50多年幹嘛不回西藏去啊?他說我沒有,很實在。所以我喜歡他,很尊敬他。我問他有沒有搞雙修,他說沒有啊。我說人家說你搞雙修,他說從來沒有。說了很多,我以後再說。達賴喇嘛沒有搞雙修,雙修的前提是這人要有高等的智慧。就是上天給你的不一樣,長得也不一樣,命也不一樣,這樣的人才能搞雙修,而且不能言語,只可意傳。那不是阿貓,阿狗都能搞雙休的,那是分級別的。也就是說得一生下來就是正國級,正國級,像王岐山那樣的,才能搞雙修。像阿貓阿狗,陳峯這樣的,你算個屁啊,你搞什麼雙修啊你,你那叫雞姦,你那叫強姦,你那叫輪姦,對吧。你們把強姦,輪姦搞了個名,叫做雙修。你雙修一個不夠,十個不夠,你還搞一個上市公司,叫紅黃藍幼兒園。人家紅黃藍幼兒園怕人家說出去,不同意給你雙修。你搞了個政法委,孟建柱,結果孟建柱利用雙修,練了八塊肌肉。孫力軍不僅搞明星,還有搞明星的孩子,有多少明星的孩子被孫力軍給搞了。孫力軍是搞雙修的,大家要記住,孫力軍是搞雙修的,絕對搞雙修的。你們可用來告我啊,美國有法律。紅黃藍幼兒園在紐約上市了,我影響你股票了,你快來告我。你不來告我你是王八蛋,你不來告我就是承認我說的是真的,對吧。我都說你這個了,你還不來告我嗎,誹謗啊,像海航一樣,來告我啊,你不能撤,你撤你是孫子。
你海航,你這麼能修,你掙過一分錢嗎。你都是高智慧了,你都是“陳峯仁波切,陳峯仁波切,陳峯仁波切”誒呀,我的媽呀,王健怎麼死了啊?那王健也天天修,修了幾十年了。戴着上億美元的手煉,戴着珠子,那咋不念叨唸叨,我修了,我修了,我脫了褲子了,我脫了褲子,我死不了了。是不是,你咋沒發生啊,那被你修過的姑娘在哪呢,我現在(問你),多數人死了。王健先生的褲衩還寫着咒語,保你平安,是吧。不是報平安,褲衩上寫着保平安,咋沒保你平安呢。現在你小舅子,拿着你這個,你還屍骨未寒,(他們)把你的腦子開瓢以後,還有肚子開瓢以後啊,心臟都取出來以後,說你還要不要這東西,不要我就扔了,要的話我就給你扔回去。還好他家人沒有一個去看的,一個都不看。所以說我認爲人生真的要認真思量你的妻子,你最相信的你的妻子的小舅子大舅子還真的有時候(會害你)。這個問題在歷史上很有意思啊,這個職務啊,你最相信的小舅子。不看不看不看,我們要帶到西雅圖去,最後你們大家將來會看到王健的腿和肚子後來又用白布包上了,包括腦子,白布又包上了,跟木乃伊似的,家人一個不看。
但是王健這個手煉我得拿走。手煉還帶着盒,好像一個玉盒,翡翠盒,特別昂貴的一個盒,看着很漂亮。就把王健的手鍊很好的放在了那盒子裏,旁邊是那王健的肚子,脾,肝,腎,心臟,在那邊擺了一堆,在那擺着。然後呢旁邊放着王健的手鍊,啊,這邊放着他那個佛蓮和那個盒子。你說這家人,多殘忍啊,在一個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爹,自己的姐夫旁邊,把那個五臟六腑都挖出來。用一個綠色的盒子裝起來,拿走他的手鐲和佛鏈,然後把護照也拿走,把綠卡也拿走。這雙修的誒,這叫什麼雙修啊,這咋修成腦袋開瓢了,五臟六腑拿出來了,手鍊佛鏈拿走了。然後陳峯進門搞個雙修,對面放着王健的錄像。腦袋開瓢,剖髒六腑,(陳峯念着)“雙修啦,雙修啦”。還在這樣唸叨的,你說這人能有多變態。我說真的我不知道王岐山看到這錄像啥感覺。他有沒有看,他咋看的,他也沒有雙休。我估計他修不動了吧,這換腎去了,我估計是動力不足。過去是六缸,我聽說現在換成十二缸的腎了,現在,啊哈。
紅黃藍幼兒園有多少人被你們禍害了。王岐山你這個黑教教宗,你有多少弟子,多少弟子不聽你的被你以淫亂爲名被抓去判處死刑,終身關進牢房,全家抄門,被滅九族,被滅十一族,連朋友司機都得抓。大家回去看一下,有多少是王岐山的手下,多少是跟隨陳峯的人也被抓了。被抓的罪行一定會有一句話,生活腐化淫亂,喪失了對馬列主義信仰,迷信,傷風敗俗,那就是搞雙修了。不聽話的你叫強姦,聽話的你叫雙修。在紅黃藍幼兒園,對那些孩子說這叫對你好,你把你這個不要臉的,閹黃瓜的小爛東西,你放到一個幾歲孩子的陰道里,你說你是對她好,天理何在啊。到美國你有本事說一說,說你要跟這個八歲,十四歲少女上牀我要叫雙修,你看你會怎麼樣,什麼結果。你有種在美國大街上你說說。你陳峯到外國去,開着787,你開着ACG。你不住酒店,你住在飛機上雙修,得多少國家權力纔可以抓他。王岐山跟他妻子幾十年分居,天天雙修。雙修你得兩人修啊,你老把這個閹黃瓜的老東西放在女的嘴裏面,給你修啥啊,給你修褶子啊,要點臉不。
我再告訴你王岐山,告訴你陳峯,潘多拉盒子,南普陀會議,記住,我公開之日就是你們灰飛煙滅之時。這沒文化,老說錯詞,這馬健同志說的,灰飛煙滅之時。我會讓中國共產黨,九千萬中共黨員看清楚你們相信的中紀委書記,反腐英雄,打鐵還需自身硬,他到底硬不硬。我給你們看看陳峯,這個海航的,海南的,一千天增長了二十萬倍的人,他靠雙修修來的錢是從哪來的,是從你腰包裏來的,還是從王岐山腰包裏來的,還是從雙修中修來的,這個很容易判斷吧。咱們不要來虛的老說什麼來世,陳峯王岐山一弄就許給他那個哥們兒來世。只要你聽我的,你只要搞雙修,我保證你,你不會死,你有來世,最起碼你還回來當個正部級,弄不好就弄個副國級了。這些官員都相信了。項俊波就是一個。大家你們去看看項俊波什麼罪行。項俊波最好的朋友就是陳峯,王健,陳峯,王健的多少金融貸款是在農行,多少金融牌照的保險是項俊波給他們的,拉着項俊波雙修啊。最後項俊波道德腐敗,生活糜爛,迷信風水,被滅了吧。誒,王岐山的哥們蔡鍔生,人家娶了第二個媳婦,第二個媳婦還領着個上師仁波切,還整出來個孩子,這孩子長的像誰我都看不明白,對吧。有多少銀行行長都有代號仁波切啊,鍔生仁波切,國立仁波切,惠宇仁波切。仁波切陳峯,仁波切王健。所以說大家一見面不用握手,(直接說):仁波切,仁波切,你雙修了嗎,你雙修了嗎。都來這個,對上暗號。咱們戰友一見面,你健身了嗎。人家一見面,你雙修了嗎?雙修了,昨晚雙修了嗎?雙修了,明天雙修嗎?我給你準備好了。這不是笑話,這就是殘酷的事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