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大搞量子科技必然又是一場鬧劇式的“大煉鋼鐵”

作者:文茗

原本我不想寫關於量子科技的文章,怎奈得國內這些腦殘“宣傳人員”不停的在鼓吹此事,勉為其難我們來看看來龍去脈。起因是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16日下午就量子科技研究和應用前景舉行了第二十四次集體學習。中共黨魁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深刻認識推進量子科技發展重大意義,加強量子科技發展戰略謀劃和系統佈局。而早在2018年1月,習近平就在新年致辭中強調了量子技術的戰略重要性,甚至特別提到中國在量子計算方面取得的成功。中共最高層如此重視量子科技,可見中共稱霸全球的野心之大。

量子科技是20 世紀最偉大的兩大理論:相對論和量子理論。雖然量子理論詭異莫測,但它卻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有用的理論。自從人類進入信息新時代以來,量子技術可謂是居功至偉。有了它才有了後來的電腦、互聯網、激光、導航、量子通信和量子計算機等等。普朗克、愛因斯坦、玻爾、狄拉克、德布羅意、海森堡、薛定諤、費曼、蓋爾曼等,這些科學史上金光閃閃的名字,都為量子力學作出了莫大貢獻。

中共如此高力度的大搞量子科技,不由得讓我想到了之前瘋狂的全民研發芯片運動。中共此前針對芯片,劃出了9萬多億的巨型蛋糕。截至2020 年前八個月,中共國目前有超過一萬家企業轉投芯片行業。讓人最是啼笑皆非是山東的一家食品公司竟然也聲稱要研發芯片,中共這片土地上處處都充斥著驚喜,簡直就是一群“瘋子”、“神經病”。芯片這場鬧劇還沒有完全過去,習近平10月16日“量子科技”這枚“核彈”,瞬間有一次引爆“精神病圈”。首先便是量子科技概念股九州量子,3 個交易日漲幅高達 140%,敢肯定絕對沒有“吃藥”。

人類進入信息新時代後,量子科技一直就是現代科學最前沿的陣地,研究神秘玄奧的微觀世界。如今芯片產業還沒有搞出個結果的當下,量子科技更可謂是天方夜譚。量子理論那些非常奇妙的特質:海森堡的不確定性原理、波恩的概率波理論、薛定諤的波函數方程,我們這些常人無法理解的理論以及它展示出來的量子糾纏、量子退相干等物理特性更是撲朔迷離。中共這些黨校畢業的“高材生”領導人估計更加難以理解,結果必然是又一場“芯片”式的鬧劇。

目前中共最唯一驕傲的是花費 20 億巨資2017 年 9 月 29 日開通的“京滬幹線”。號稱是世界第一條量子通信保密幹線,傳輸距離達 2000 多公里,途經北京至上海多個城市,主要承載重要信息的保密傳輸。我所理解的量子通信,應該是利用量子糾纏的超光速來實現傳播的超光速信息通信方式。而中共引以為傲的量子通信,其實只能算作是量子編碼,只是利用了量子糾纏和量子疊加態兩種特點,並沒有實現超光速傳播,只是變化了加密方式而已,仍然需要把光子從發送者輸送到接收者那裡,仍然需要建設光纖。毫不客氣的講,這只是一場打折量子科技的騙局而已,目的為的只是這20億的經費。

中共從建政的第一天開始,經濟發展方嚮往往只是高層的某個突發奇想而已。當年的大躍進、大煉鋼鐵,如今的芯片、量子芯片,全都出自領導人的“無知”想法,結果除卻浪費資金、資源,剩下的只有滿目瘡痍和荒唐。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8

10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