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拜登對華活動的報告

圖片來源:NBC News

兩次獲得終身成就獎,越南富布賴特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鮑爾丁,最近在自己的網站上發布了一篇關於拜登對華活動的報告評論性的文章。

以下是全文翻譯:

幾個月前,一個與我有近5年關係的人聯繫了我。是我認識的一個同行,我喜歡與他們相處,可以不斷增進我們共同的專業興趣。因此,我會經常尋求他們的專業意見。他們為一位擔心政治風險的客戶撰寫了一份研究報告,其中涉及拜登在中國的背景。此人認為,研究報告裡的信息已經被曝光,在得到客戶認可的情況下,需要將其公之於眾。

他們請我幫忙將研究報告交給媒體,並要求媒體人士將信息用於自己的專業目的,不能透露撰寫報告者的名字。我了解這個人和他們的專業水平,在詳細審閱了他們撰寫的報告後,我同意了。關於這份報告,有幾個關鍵點。

首先,它幾乎完全取材於公開資料和文件。從中國新聞報導到企業記錄,應有盡有。報告中的引文一絲不苟,因此,任何人如果想複製某條具體信息的出處或查看基礎文件,都可以得到。

第二,整個故事的複雜性,我們試圖通過時間表和索引來分解事件發生的關鍵點,涉及的人員。

第三,報告中只用了三個人的消息源。其中兩人除了證實他們認識一位有關人士這個重要信息外,沒有提供其他的信息。報告內容沒有諮詢第三個消息人士的意見,但該人士同意當發布報告的重要內容時,可以引用其提供的信息。

我替我的同事工作了兩個月,以確保該報告能幫助其他人在報導拜登對華活動時有書面證據。我還想強調一些有關我自己參與這項工作的幾件事情。

首先,這份報告不是我寫的,我也不對報告負責。我已經仔細梳理了這份報告,沒有發現報告有任何事實上的錯誤。所有的東西都有引用和記錄。可以說唯一的缺點是我們沒有中國客戶或中國客戶和拜登之間的內部電子郵件,無法明確說明其中一些鏈接的明確含義。

其次,我不會披露這份報告的作者是誰。他們有充分的理由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職業風險。在我認識這個人的這些年裡,我們從未討論過政治。我從來沒聽他們批評過除中國共產黨以外的任何政黨。他們也不是共和黨人。

我非常希望媒體重點報導這份報告中記載的文本證據,讓我和作者可以完全置身於報告之外。我2016年沒有投票給川普,2020年也不會給他投票。然而,這些信息完全是符合公眾利益的,媒體只是出於自己黨派的意願而拒絕報導。我與川普總統有嚴重的政策分歧。我是支持移民的。我希望看到更多的自由貿易努力,將貿易從中國轉移到像墨西哥,越南和印度這樣的伙伴國。我相信,亞洲的機制建設至關重要,美國需要為此發揮引領作用。然而,我不能昧著良心,讓報告中呈現出的種種文件證據,僅僅因為黨派之見而被隱瞞不報。

最後,我不會回答任何有關報告的問題。我不希望捲入總統政治。我不想上新聞。我不會回答任何關於誰寫的報告的問題。我們需要將焦點回歸到已知的實事記錄上。

報告要點:

  • 喬·拜登(Joe Biden)通過楊潔篪(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與中國共產黨建立了妥協的伙伴關係。楊潔篪在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任職期間,與拜登頻繁會面。
  •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2013年成立的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BHR)是由中國外交部機構成立的,在楊擔任外交部長期間,這些機構的任務是影響外國領導人。
  • 據中國資深金融專業人士A的消息來源透露,亨特與中共中央政治局有直接的聯繫。
  • 林俊良(Michael Lin)是台灣人,現被關押在中國,他是BHR合作的中間人,也是外交部外國影響力組織的合作夥伴。
  • 據消息來源B和消息來源C(來自兩個不同的國家情報機構)證實,林是代表中國工作的情報總監。
  • BHR是由中國政府管理運作的。BHR的主要股東是一家上市的中國銀行,BHR是其子公司。BHR的合作夥伴是為BHR輸送收入和資產的國有企業。
  • 亨特繼續持有BHR 10%的股份。他於2010年訪問了中國,並會見了後來支持BHR的中國主要政府金融公司。
  • 亨特所持有的BHR股份(以40萬美元購買)現在可能價值約5000萬美元(費用和資本增值基於林所說的,以65億美元的資產管理規模計算的)。
  • 亨特還和與中國軍方有聯繫的中國大亨做生意,這違反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
  • 儘管中國在地緣政治上越來越具有挑脅性,但拜登對中國的外交政策立場(以前是鷹派)卻轉向軟化。

摘要

筆記本電腦中的淫穢內容淹沒了實際存在於美國主要政治人物和金錢之間的世俗影響力。與俄羅斯黑客攻擊並撒佈虛假信息這樣的不實指控正好相反,確鑿證據表明,實際上中國政府與美國主要政治領導人的子女們建立了重大的金融合作關係。亞洲一家研究公司的一份報告對中國與亨特•拜登之間的金融關係提出了令人擔憂的問題。

在喬·拜登成為美國副總統之前,亨特•拜登就前往北京與中國金融機構和頭面人物會面,這些人最終成為了他的投資者。該投資夥伴關係於2013年就已確定,資金來自中國政府、其社保基金和主要國有銀行,這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國家財政。

令人擔憂的不僅是來自中國政府的資金,而且還有這種合作關係的構架以及由此完成的交易。對特定項目的投資大多來自國有實體,並流入國家支持的項目或企業。就連這些交易也暴露了最惡劣的裙帶關係。亨特·拜登投資公司在剛果一個銅礦中的份額是由一家較大的銅礦公司的資產作擔保,以確保交易流向亨特的公司。

另一個例子是,在香港進行”首次公開招股”(IPO)的中國銀行將其部分股權分配給了BHR投資合夥公司。他們之所以能夠這樣做,是因為儘管亨特·拜登的公司在IPO中沒有完成任何引人注目的工作,但它被視為中國銀行的子公司。亨特·拜登中國投資合作公司實際上是由中國政府和中國財政部下屬的中國銀行子公司投資的。

整個安排都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會議是在中國接待外國政要要員或處理國家關係的地點舉行。圍繞著亨特·拜登的中國機構是美國政府已知的情報和特工單位。像“中國人民外交學會”這樣無害的機構存在的目的是“……與有影響力的外國人一起執行政府指導的政策和合作倡議,而不被視為中國政府的正式組成部分。”

有趣的是,中國人民外交學會隸屬於中國外交部。2013年雙方達成投資合作時,外交部部長是楊潔篪。楊潔篪應該對亨特·拜登非常熟悉,因為他在2001年至2005年在華盛頓擔任中國駐美國大使期間,他經常與主持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喬·拜登會面。如今,曾以外交部長的身份監督和幫助亨特投資合夥公司的那個人,已成為習近平在外交事務上的得力助手和政治局委員。

最令人擔憂的是,這賦予了中國政府對拜登家族直接成員的金融槓桿。儘管廣泛報導的投資額為15億美元,但實際情況可能要高得多。該投資公司的一位聯合創始人說,該公司管理的總資產為65億美元。雖然這個數字無法完全核算,但考慮到單是兩筆交易的價值就超過16億美元,65億這個數字並非不切實際。以管理資產每年2%的費用計算,每年可獲得1.3億美元的收益。再加上公司將確認的20%的資本收益費用,不難看出亨特的股份價值超過了5000萬美元。

據亨特的律師稱,他直到2017年才將40萬美元投資到公司。假設這一說法是真實的,那就又出現了一個主要問題。該公司成立於2013年,截至2017年,公司擁有大量收入和管理的資產。換句話說,他40萬美元的股權價值已經遠遠高於他當初支付的價格。這筆微不足道的40萬美元投資,現在價值超過5000萬美元,三年內實現了12400%以上的收益。

很難消除對這些問題的擔心,因為所有交易都是記錄在案的,只要願意,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中國所有的交易都有公開記錄,無需黑客手段就可獲取。任何想看的記者都可以去查閱IPO招股書、新聞報導或公司記錄。除了實際查看,沒有其他發現這些數據的秘密方法。根本無法迴避這樣​​一個現實:亨特·拜登獲得了價值遠超他所支付的10%的股份,而這家公司實際上是由中國政府運營和擁有的。

2016年我沒有給唐納德·川普投票,對他在移民等領域的政策非常擔憂。我曾在中國生活過9年,整個期間習近平政權一直在建造集中營,我親眼目睹了他們是如何使用其影響力和情報運作能力,這使我對拜登和中國的關係倍感擔憂。

無論拜登本人是否知道這些詳情(這是一個非常站不住腳的立場),但不去了解這些財務安排的細節,在政治上簡直就是不稱職。這些文件揭示出的財務關係是不能憑空消失的。

原文鏈接

翻譯:Alton

校對:文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