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英雄拜登妖孽 折射美國內衰外患之下的社會分裂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丁過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Daily Express

據報導,拜登的競選搭檔賀錦麗及多名民主黨參議員、高官,和亨特∙拜登一起參與了華信能源公司腐敗案,之前喬∙拜登及其弟詹姆士各擁有華信能源10%和20%股份已被證實,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通共窩案逐漸浮出水面,加上剛被揭下畫皮的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財長姆努欽等,可以說,以民主黨人為主的美國高官政要集體淪陷了。據路德社披露,英國、德國、法國都有“拜登”,這就是以上國家在病毒問題上選擇沉默的原因。一直作為普世價值典範的美英法德集體性淪陷,可想而知世界各國的政要被中共滲透、掌控到什麼程度,難怪習包子在去年的大坂G20峰會上自信滿滿地為世界“把脈開方、把準航向”,一個大流氓差點登上世界霸主寶座。

人們不禁要問,西方文明為什麼如此脆弱?被稱為“新野蠻”的中共為什麼如此猖狂?通過探尋班農先生的思想軌跡,我們或許可以在這個繽紛的變局中捋出一條線索。班農在2014年的梵蒂岡演講中說到:我相信世界,特別是以猶太教-基督教主導的西方世界正處於危機之中,這場資本主義危機的本質是西方價值觀的危機。根據康波週期理論,全球經濟處於“萬劫不復”的蕭條階段,大多數國家出現產能過剩、失業上升、資產泡沫破裂,以及民眾赤貧和政府巨大治理赤字同時出現的現象,地球村進入赤裸裸的原始叢林狀態,不同製度和價值觀之間的衝突對抗就會加劇。部分國家為了轉移國家治理失敗造成的內部矛盾,煽動民族情緒甚至發動戰爭,中共放毒就有這方面的原因。未來幾年,蕭條疊加病毒危機,世界將進入社會動盪和戰爭多發期。班農的危機警示總是先人一步,在2014年的演講中班農說:我們處於一個非常殘酷而血腥的衝突的開始階段,我們將被迫為信念而戰,反對即將開始的、行將徹底剷除我們過去2000年、2500年所傳承的一切的這種“新野蠻”。班農的“新野蠻”主要指國家控制資本主義的極權中國,今天全世界遭受中共發動的生化戰攻擊印證了班農的預言。

2010年,豪爾和斯特勞斯在班農自編自導的紀錄片中闡述了他們共同研究的歷史演變理論:美國歷史是一種代際更替、可以預測的有序系統,每四代人(一代20年)構成一個80年的循環,現在是第四個循環的寒冬階段,之前三個循環的寒冬階段都發生了戰爭(獨立戰爭、南北戰爭和二次大戰),而且從這幾次戰爭的規模看,一次比一次大。 2010年是一個重要節點,懷疑主義逐步瓦解社會制度,社會原子化,認同斷裂,社會信用崩潰導致精英權力突破傳統束縛,美國再次進入寒冬階段:制度完全崩潰使社會陷入混亂,個人也被迫為重建社會而接受共同的目標。按照這樣的歷史觀,這一次“寒冬”美國同樣難免一戰,實際上中共已經發動超限生化戰,美國已經處於戰爭狀態,只不過戰爭大戲的高潮還沒有到來。

美國以宗教自由立國。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說:我們的憲法只是給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制定的,它完全不適合治理其他類型的人。班農認為“猶太-基督教價值觀”的迅速衰落,是造成本次寒冬“最為艱難”的原因,在前三次循環的寒冬階段,猶太-基督教價值觀還能夠維護“美國卓異主義”,使美國在世界一直具有獨特的優勢地位。

全球化之下的拜金主義、非法移民湧入和移民步伐過快、主流媒體被中共操控及政府腐敗等都弱化了傳統價值觀,尤其是開放的國際環境傷害了美國民眾的利益:1%的人獨占紅利,9%的人跟著喝湯,但90%的人吃了虧,美國的基尼係數創50年來最高,貧富分化造成社會動盪,近來發生的騷亂和反傳統,和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社會主義、黑人權力政治非常相似,可怕的是,如果那次被全球化拋棄的群體長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就會變成社會主義者,成為極權滋生的基礎,社會的分裂就演化成對抗,班農的平民主義和保守主義得以在川普政府推行,是美國之幸。但中共病毒打亂了這個進程,如果不盡快滅共結束病毒蔓延,前景非常不樂觀。被班農稱為“新野蠻”的中共一直變本加厲對美國進行侵蝕,毫無信仰的拜登們紛紛跳進中共的統戰陷阱,美國處於內部傾軋、外部威脅的艱難階段。 “這是一個悲劇階段,但卻是一個必要的階段,每一次滅亡的危險出現時,國家也因為公民的英雄主義和犧牲而變得比以往更強大”。班農無疑是眾多美國英雄中尤為堅定的那一個。早在中共發動生化戰之前,班農就一直堅持,為了道德重生和防止文明衰落,需要發動一場末日式的戰爭,同時消除美國的腐敗和墮落。但班農的危機警告和文貴先生的吶喊一直被忽視。正義力量和中共的“末日之戰”即將爆發,班農先生和郭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更加堅定地發出滅共的號召,激勵所有的正義力量和中共決戰到底!

這場史詩級的“末日之戰”將永遠光耀歷史的星空。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