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直播談拜登定罪最核心是陪審團忍無可忍媒體戰是最最關鍵

內新聞:背靠背

2020年10月23日,路德時評(路安墨談)直播談拜登定罪,實錘證據(當年黑幫有污點證人),最關鍵是說服陪審團,最核心是陪審團對中共CCP病毒,中共和拜登黑幫式利益勾結,美國大量媒體群體撒謊和被深度藍金黃事實忍無可忍。

安紅女士:當一切真相被我們羅列時候,可能依舊是有很多人他可能在長期被洗腦過程中,他真的是不願相信,不是他不願意相信,一旦他相信可能會崩潰。 (大腦啟動自動防禦?)


路德先生:美國人大多數人,too hight,邪惡到極致以後,反而讓人不敢相信。別人覺得,能做出這種事情,你開玩笑吧!說出真相的人,反而可能被誤認為是造謠。中共抓住人性的弱點,首先,這麼邪惡的事情中共都能做的出來,讓別人害怕(中共大院槍殺CIA線人以示警告,如出一轍);第二,邪惡至極讓很多人不敢相信,兩個極端即大善之人與極惡之人都讓人不容易相信;第三、中共所做事之極惡,造成傳播中共犯罪事實都不合法,比如Facebook社交媒體有一次黑人直播殺人,然後Facebook被調查機關問詢。中共鑽法律空子,拜登登眼說瞎話,“我沒從俄羅斯拿一分錢”,事實是拿了成千上萬的錢。

路德先生:這個有沒有,他們直接入賬的支票?直接的證據?中共和拜登都不可能那麼傻,犯這樣的錯誤,資金直接從自己賬戶上過,而通過高級的隱秘的手法。

路德先生:1986年朱利安尼起訴黑幫時候,也沒有說掌握直接證據是,黑幫大佬自己拿刀槍殺人,直接拿著棍棒威脅店鋪收保護費,黑幫大佬不會直接做這樣事。也沒有直接證據說黑幫大佬請殺手殺人,但是只要有一件事情關聯上,他就死定了。當時黑幫開個委員會,五大黑幫家族理事會,會中黑幫大佬手下有個人被策反,直接作為污點證人,這就足夠了!不是非得有(喬拜登黑金)入賬信息,不需要。 (在法庭上)最終是說服陪審團。要掌握中共作惡最直接的證據真的很難。但最終是陪審團,所以媒體戰是最最關鍵的!最最關鍵的!最終是說服陪審團,只要有立案的依據,說服陪審團就足夠了,陪審團能不能看到證據也不重要。虐童的證據是否出示給陪審團,由法官決定。存在辯方律師提出這些虐童視頻如果出示,違法,有可能這些視頻就不能成為證據。但是這些犯罪事實(包括視頻、圖片、短信)是可以通過別的方式展現出來的,最終是說服陪審團,這是最關鍵的。

路德先生:中共這些五毛、砸郭的都說要證據鏈,中共黑箱操作下,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很難。當年起訴黑幫也沒有證據鏈,監控600小時中談話內容中“安排去殺人”這一段話就可能定罪,因為有這句話,就可以去說服陪審團。但前提是,陪審團對當時黑幫已經忍無可忍,這是最核心的,就是黑幫作惡做到讓陪審團成員忍無可忍了。現在中共已經做到了,第一、中共CCP病毒來源真相,中共CCP病毒已經讓人忍無可忍了;第二、中共,拜登,媒體這個事情讓人忍無可忍(美國媒體對中共和拜登,中美黑幫式的利益勾結真相封殺);第三、這個過程,美國眾多撒謊的媒體,讓人明白美國已經被DEEP STATE了。只有大家都忍無可忍情況,再加上一些實錘證據,這些陪審團會投贊成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