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簡報 Christian Briefing (第二期) 關於傅希秋 Bob Fu (二)

2020-10-20

基督徒

上壹期《簡報》向傅希秋提出了三個重要問題,和另外11點質疑,並感謝雙城中部社區教會Mid-Cities Community Church愛中國和中國教會。 本期繼續追蹤還在發酵的傅希秋事件。

在過去十天裏,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抗議者繼續在傅家門口和平抗議;文貴先生10月9日和12日的蓋特向傅希秋提出了新問題;而傅希秋壹方也出現了召開挺傅大會和講道兩場的新舉措。

在兩個多星期的時間裏,即使面對反抗議者,抗議者也表現的非常平和、克制;可能由於看不到抗議者有任何恐怖行動的跡象,起初全副武裝的白人大漢和警察們已經放松了下來,不怎麽出現了。而由於米德蘭市長Patrick Payton堅稱抗議者是中共暴徒(the CCP thugs),抗議者挑戰他站出來公開辯論,此辯論挑戰視頻已上傳到美國媒體。市長尚未回應。

文貴先生的新問題包括:“妳怎麽到的香港?香港(身份)的證件是誰給妳辦的?和妳在美國移民局填的身份壹樣嗎?妳的錢哪來的?妳辦理過多少假政庇?妳向多少人撒過謊?

傅希秋延續了以前的壹些做法,諸如請中西名人和受其幫助過的人來作證,也停止了壹些做法,譬如停止了支持偽民運者黃河邊,也不再引用言語猥褻之人的支持言論。同時,傅采取了新行動:召開挺傅大會和講道兩場。

在觀察完上述新現象後,筆者對傅希秋的擔憂沒有減弱。因為:雖然傅停止支持黃河邊,也不再引用言語猥褻之人的言論,但並不意味著他反對他們,而他還在引用著其他偽民運諸如西諾等人的推特;向兩個不同的、自己平時不去的西人教會分別講道壹場遠不足以證明傅“壹直致力於牧養教會”;而挺傅大會也因過多的西人和郭寶勝的出現而未能達致預期效果,那些到場的西人仍然以為傅是受到了中共的攻擊,而郭寶勝也因之前被曝出的種種劣跡而早已信譽不再(傅過去十天裏也沒有再轉推郭寶勝);第九名受傅幫助過的見證人出現:汪艷芳(唐荊陵妻子)(@yanfangwang6)),另外張林視野 (@libert_zlin)提到壹位王清營的受助者,都沒有細節,相比對華援助協會18年的歷史,出來做見證的受幫助者的人數依然太少,而且這位見證人汪艷芳誤以為傅在美國遭遇到了人身威脅。

新現象不但沒有減弱對傅希秋的憂慮,反倒有所增加。原因如下:

1.許多支持傅的中西人士對於抗議者的身份存在誤解。抗議者是來自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支持滅共人士。但全部的挺傅西人都認為他是受到了中共的攻擊。國會議員Rep. Chris Smith的信件《美國執法部門必須立即制止中共對傅希秋牧師等人的威脅》是基於此種理解,參加挺傅大會的西人也是此種理解。

但華語世界裏就不存在這種現象。有些挺傅華人就很確定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抗議者的反共性,譬如:徐誌秋牧師認為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抗議者是真心捍衛公義的,但誤把傅希秋當成了中共間諜; 而上期已經提到過的那位憎惡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Jonathan釋放王怡牧師覃德富長老(@freehongkong19)也肯定了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反共真誠性。他說: “… 螞蟻幫們,尤其是其中的基督教徒們快來深度扒壹扒傅希秋牧師的口供。妳們那麽積極反共伸張正義,…”,“螞蟻幫沾油們,我相信妳們反共是真心的,抓特務也是真誠的,…”。

另外壹些華人挺傅者宣稱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抗議者是中共特務,但理由牽強,存在邏輯問題。著名的盲人律師陳光誠先生認為傅不是中共間諜,理由是前總統布什和現議員盧比奧先生都和傅交往,布什作為總統、盧比奧先生作為國會情報委員會的負責人,壹定可以從美國情報系統驗證傅的身份,而美國的情報系統比中共的發達,所以他們和傅的交往證明了傅不是中共間諜。同時,陳先生用不屑的口吻稱抗議者為中共間諜、同時明喻文貴先生為“不入流的、編外間諜”。

陳先生對美國的情報系統有信心是很可嘉的,但美國的政界要人在與別人交往之前,尤其是與壹個之前從未受到中共間諜指控、且有保護中國受迫害教會之光環的牧師交往之前,是否會要求情報部門先徹查排除對方的間諜可能性,然後再與之交往?雖然存在這樣的可能性,但不是很大。但陳先生想當然地認為,布什總統和盧比奧先生與傅交往,證明他們已經徹查過傅的背景了。陳先生是否知道,現任川普總統、盧比奧先生、朱利安尼、班農等政要和文貴先生也有持續地交往,用陳先生的邏輯,可以證明文貴先生不是間諜了。

而且筆者所不解的是,陳先生是如何得知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人是中共間諜的?是通過美國情報系統還是中共情報系統?

另外不知陳先生是否知道,美國國會既有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也有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他們並不直接接觸情報,而且他們對情報的闡釋也是需要驗證的。10月19號,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John Racliffe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Rep. Adam B. Schiff的批評就體現了這壹點。

2.許多支持傅的中西人士對於抗議者的和平性存在誤解。挺傅西人在描述抗議者時,常使用帶有暴力傾向的詞語如:intimidation恐嚇, harassment騷擾,和life threat人身威脅,,而米德蘭市長Patrick Payton甚至使用了terrorize恐怖活動。

而同情傅的華人中,也存在這樣的誤解。張伯笠牧師和徐誌秋牧師就認為由於抗議者把傅家包圍著,所以他們回不去,而且害怕回去有危險,張牧師敦促抗議者應該給傅家人權,讓傅家回家去生活;而徐牧師勸導抗議者不要惑於謊言和暴力,他認為抗議者誤友為敵,所以是在逼迫傅牧師。當張牧師聽說抗議者中有許多人是基督徒時,他向他們喊話,要和傅希秋在主的愛裏和平解決,不要彼此攻擊和仇視。張、徐牧師提醒大家,如果將來受到迫害,可能還需要傅希秋的救援,而傅也壹定會救援的。

張牧師還說:“妳看妳們攻擊這麽多天,傅希秋牧師也沒有出來罵妳們壹句,也沒說妳們壹句,他的家人、妻子、和孩子連家都不能回,他們又沒在網上抱怨壹句,他們還在為妳們禱告,我就覺得這個就可以看到說傅牧師他們這個家真的是非常愛主的壹個家,他們跟妳們壹樣也都受過共產黨的逼迫……所以這樣做真是讓親者痛仇者快……盼望大家能夠理性的面對……尊重美國的法律、秩序、文化,盼望各位存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不要把人當神 …… 人都是罪人,都要面對上帝的審判,如果沒有信耶穌,那壹樣要下地獄。”

張牧師和徐牧師無疑是懷著壹個牧者的心在勸導抗議者要壹切行的中正、經得起檢驗,這樣的勸導是對的;其引用的聖經話語:‘存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更加是對抗議者及時的提醒;張牧師說的‘不要把人當成神’等語想必是告誡抗議者們不要把文貴先生當成神,而這也文貴先生、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壹貫極力主張的。

但張牧師的話語裏有兩處讓人費解。第壹,張牧師在視頻中說,‘大家可以去告傅希秋,這個沒有問題’,但他卻認為抗議者的抗議非常不好。既然和平抗議符合美國法律和文化,為何張牧師認為和平抗議傅希秋不好?很可能張牧師認為抗議者不夠理性、圍攻、有危險性、不給人權、不讓回家生活。但不知張牧師的這種印象是如何產生的。

第二,張牧師堅信傅希秋不僅是主的忠仆不是中共特務,而且在被抗議者面前展現出了‘打左臉給右臉’的風格。但張牧師似乎太忙從而沒有時間去看傅希秋的推特和聽他在121 社區教會(121 Community Church)的講道。傅的推特和講道裏對抗議者的描述用語裏充斥著:雇傭兵、無知、恐怖、螞蟻邦、郭間諜、中共暴徒、匪幫、騷擾、恐嚇、需要集體排毒等詞語。這樣看,至少在傅對抗議者的反應這壹部分,張牧師是憑著自己美好的願望和豐富的想象在說話的。

3.傅希秋似乎是在有意識地增強中西人士的上述兩種誤解。無論是在推特上還是講道中,傅反復強調自己是受到了中共的攻擊,並且此種攻擊是恐怖的、是要傷及到身體甚至是生命的。在宣布自己的聲援大會時,他發推說:反對郭文貴恐怖螞蟻共產黨勢力在美國領土肆意威脅自由人士。10月18號,傅在121 社區教會講道時,先用了近五分鐘的時間講述過去兩周遇到的抗議,他告訴那些西人信徒們,這些抗議者是中共派來的匪幫,手段是intimidation恐嚇, harassment騷擾, 和life threat生命威脅,因為抗議者是當真的,所以他們家被保護起來了。

4.傅希秋總是在扭曲抗議者的指控。抗議者們指控傅希秋是中共黨員和中共間諜。但傅反指抗議者為中共匪幫。至於中共為什麽要來攻擊他?傅在不同的場合給出了不同的理由。在推特裏宣布他的聲援大會時,他說攻擊他是為了破壞宗教自由;在挺傅大會上,攻擊他因為他是人權鬥士;在121社區教會講道的前5分鐘,他說攻擊他的唯壹目的就是要阻止耶穌基督福音的傳播、阻止國內受監禁弟兄姐妹發出聲音、阻止援助國內受迫害者及其家人,包括人權律師 (… to stop the preaching of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to stop representing and really bringing the voice of those voiceless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ir prison and in their detention center, and to stop helping those who are persecuted in China from their family member, the human rights lawyers. So this is their only purpose.);在講道進行到36分鐘時,傅又說因為基督教在大陸發展太快,信徒人數多過了黨員人數,中共很恐懼,所以中共要攻擊他這個住在德州西部的傳道人和牧師 (… the number of Chinese Christians today has already reached over one hundred million. (Audience applause). One hundred million. There are more Chinese Christians, more followers of Jesus Christ than the number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at’s why they are very scared. They are very scared by evangelist (pointing at himself), preacher, you know, and pastor staying in West Texas. They want to silence him.)。

5.傅壹邊把這次對自己的抗議描述成中共策劃的對耶穌基督的進攻,是屬撒旦的,壹邊把自己表現為耶穌基督的代表大陸受迫害教會的無畏勇士。

傅在121 社區教會開場時首先代表大陸受迫害教會問候在場的西人信徒。可以說,大陸所有的家庭教會都在承受中共的迫害,甚至可以說,大部分的三自教會也喘息在中共的操縱壓制之下,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的確如許多人所說,傅在代表大陸的所有教會。這也大概就是傅為何會得出結論,中共因驚恐於基督教在中國大陸的發展,所以派人來攻擊居住在美國德州西部的他。

在講完中共攻擊自己的險惡目的後,傅說:“但我們能被壹群匪徒、壹群中共黨員嚇住嗎?”(but can we be intimidated by a group of mobs, a group of Chinese Communists?)

聽眾回應:“不能”(No!)

傅說:“對,不能。事實是我們今天來到這裏了。我站在臺上了。我們在繼續分享和傳播耶穌基督的福音。這不是見證嗎?我們對撒旦說‘不’,對共產黨們說‘不’,對無神論者們說‘不’,對暴徒和匪幫們說‘不’。所以這是耶穌基督榮耀得勝的日子。(聽眾掌聲)。阿們?”(No. The fact that we are here today. I am here on the stage. And we continue to share and preach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Is this testimony? We say ‘no’ to Satan, say ‘no’ to the Communist, say ‘no’ to these atheists, say ‘no’ to the thugs and mobs. So this is the glorious victorious day of Jesus Christ. (Audience applause) Amen?)

聽眾回應:“阿們!”(Amen!)

在36分鐘講完基督教在大陸發展太快,所以中共要攻擊他之後,傅說:“他們把匪幫派來,試圖讓我‘停,閉嘴’。如果我閉嘴了,就如耶穌說過的,石頭都要向著耶穌,阿們?”(They are sending their mobs, try to say ‘stop, shut up’. If I shut up, as Jesus said, even the rocks r supposed to come for Jesus, Amen?)

聽眾回應:“對”(Yeah!)

傅說:“甚至猴子們都要宣告耶穌的名。他們(中共)永遠不能攔阻耶穌的名!”(Even the monkeys will proclaim the name of Jesus. They can never stop the name of Jesus.)

聽眾回應:“不能”(No!)

既然傅希秋在代表中國大陸的教會全體,自然應該受到教會的審視,現在抗議者既然控訴這位代表是黨員是特務,那麽任何對教會有責任心的信徒,都應該來審視他,這是基督忠仆們應有的表現,因為愛慕耶和華在乎恨惡惡。正如張伯笠牧師所提醒,存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張徐二位牧師在視頻中都已肯定,抗議者們是為了尋求公義,二位牧師也都承認自己不知道傅是不是黨員和特務,只是根據他們過往與傅的交際,他們感覺傅應該不是。但人的感覺並不精確,就如上面所列,在張牧師想象中的,傅壹家正在‘打左臉給右臉’;而且,張徐兩牧師的記憶似乎與傅的記述有出入,張牧師說傅被捕是因為出版趙天恩牧師編寫的《基督工人手冊》,傅在回復劉鳳鋼時說,被捕是因為自己在負責組織壹個神學培訓班,徐牧師記憶中,傅被關3到6個月,至少3個月,傅和劉鳳鋼都說是2個月。所以,教會審視傅是在行正確的事,只是要心存謙卑和憐憫。

上面已描述,傅的講道和推文顯示,他在有意無意地引導人群去相信,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及其抗議者都是中共的恐怖勢力,和平抗議他就是撒旦對耶穌基督、福音、大陸教會、信仰自由、人權的進攻,那麽結論自然是,維護他就是在捍衛耶穌基督、福音、教會、自由、人權。而傅講道時,臺下西人聽眾的回應正體現了此種引導的成功,這也解釋了為何支持他的全部西人都以為自己是在與中共惡魔戰鬥。

就如本報上期第八點憂慮所說,傅影響著壹群西人去攻擊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中共勢力,這裏有兩種可能性。第壹種是傅對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壹無所知,如同那些不懂中文的西人,所以就如稚童吵架,被人罵妳傻,回嘴反罵妳才傻;第二種傅是罔顧事實,顛倒黑白、有意而為之。上期的分析已經指出第二種可能性最大,並且指出這是讓筆者為傅產生擔憂的主要原因。因為筆者個人認為,即使在90年代傅入過黨、向黨輸過誠,這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原諒的,不要說壹個新信徒,就是壹個老基督徒,在當時的環境下,為了就業生活,也完全可能做出同樣的選擇,況且彼得也曾三次不認主。
所以今天傅面前有更好的選擇,如果他曾入過黨,只需要簡單解釋,並聲明退黨即可,誰都不能不原諒他,因為耶穌基督都會原諒;如果他不是黨員不是特務,只需要簡單地否認即可,每天帶著張伯笠牧師的輕松從抗議者們的面前經過,做些交流談談福音,壹起做個禱告,豈不甚好?但他選擇的是倒打壹耙,並且愈演愈真、愈演愈烈,這種架勢是壹種要與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魚死網破的態勢。他為什麽要做此種選擇?

綜上,本報上壹期裏的問題和憂慮不但沒有得到回答,現在新問題又出現了,憂慮變大了。出場說話之人越來越廣泛,級別也越來越高,事情仍在發酵中,本報將繼續關註此事。

另外為讀者做些更新,就傅希秋是否是黨員,本報發現,傅曾明確否認自己是黨員。

就傅希秋何時被按立為牧師,似乎他曾先後兩次被按牧。10月7號《對華援助協會對於傅希秋遇到的死亡威脅之聲明》(ChinaAid statement on death threats against Bob Fu)中說傅是在逃亡美國之前成為了家庭教會牧師的。劉鳳鋼(@AFY0VOWsXHlHRE1)說傅被抓被關兩個月時,傅希秋還不是牧師(對此,傅沒有反對)。照此推論,在傅被放出來和逃美之間,他曾被國內某家庭教會按立為牧師;根據張伯笠牧師和徐志秋牧師的見證,傅在美國又被按立為牧師一次。

在結束前,121社區教會(121 Community Church)關心中國的地下教會,這是主愛的表現,本報特表欽佩。

本報歡迎投稿,基本要求: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基督徒視角;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1https://gnews.org/zh-hans/413664/

2https://gtv.org/web/#/FriendsCommunityDetail?detailId=5f8496d306847a4c651132c2

3https://twitter.com/BobFu4China?ref_src=twsrc%255Egoogle%257Ctwcamp%255Eserp%257Ctwgr%255Eauthor

4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EiB8FNbP14&feature=youtu.be

5https://t.co/0yEgU2sJqx?amp=1

6https://video.foxbusiness.com/v/6202507851001/#sp=show-clips

7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EiB8FNbP14&feature=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1

Hi Everyone◉‿◉! 10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