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規定“贍養老人”是中共利用道德綁架推卸自己責任的手段

作者:文茗

最近,中共各大宣傳網站充斥著一則“贍養糾紛”案件,即河南省盧氏縣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八旬老人狀告女兒、要求判決女兒“常回家看看”的贍養糾紛案,法院經審理後,依法判決女兒每兩個月至少回家探望父親一次。

目前87歲的楊大爺育有3個子女,其中現年56歲的楊某係其長女。近年來,老人年事已高,身患殘疾。 2017年10月,經人調解,楊某及其女婿樊某寫下保證書,保證今後好好對待楊大爺,經常照顧、看望父親,但未履行保證書內容。楊大爺認為,自己辛辛苦苦將女兒楊某撫養成人,然而女兒卻未盡到做女兒的責任,一直未履行保證書內容,遂將女兒楊某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決其履行與自己簽訂的保證書,保證在生活中看望並照顧自己。

法院對該案進行審理後認為,子女贍養老人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法律所規定的義務。贍養義務不僅包含經濟上的供養,亦包括生活上的照料和精神上的慰藉,故對原告楊大爺要求被告楊某定期看望的訴訟請求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因楊某經常在外地,結合本案客觀實際情況,法院遂依法判決被告楊某於本判決生效後的次月起每兩月最少看望原告一次。案件受理費由被告楊某負擔。一審判決宣判後,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訴。

此案判決根據是2012年12月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其中第18條作為增加條款規定:”與老年人分開居住的家庭成員,應當經常看望或者問候老年人。”修訂後的法律於2013年7月1日生效。

全世界,除了中共國之外,沒有一個國家把“贍養老人”納入法律範疇。我需要聲明我不並不反對中國人的傳統美德孝道。但是中共卻在利用孝道綁架整個中國人,把它原本應該負擔的社會養老、福利等責任,通過立法“贍養老人”徹底推卸給老人的孩子。這就是標準的道德綁架,推卸責任。

就拿美國來說,為什麼年輕人不需要贍養老人?美國和中共國完全不同,美國人有全國性的養老體系,這構成了美國養老制度的基礎。雖說政府發放的養老金只能維持基本的生活開支,但是美國企業往往都會有年金計劃。根據計劃,企業和員工共同建立一個賬戶,雙方定期向該賬戶內註資,這筆錢就是員工退休後的養老金,但不到退休年齡是不能領取的。在有了基礎養老金和企業年金之後,老人退休後的生活就過得就比較安逸、富足。即使這樣,有的美國老人還要向保險公司購買一些養老保險,通過保險公司對你養老資金的運作,實現投資保值增值,為自己晚年再增添一份保障。當然,也有一些低收入的美國老人,乾脆把老房子賣了,然後直接搬到養老院去住。在美國並沒有規定退休年齡,但65歲之後老人才可以享受由政府提供的基本養老金。雖說美國沒有完善的全民醫療體系,為此大多數美國人都趁著自己還年輕時就長期購買商業醫療險。這樣美國老人在看病時,就不用害怕醫藥費太貴的問題。

我們在從數據來對比一下差別。

中共國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38874億元rmb,其中社保與就業、醫療、教育等主要社會福利支出分別佔財政支出比重為12.1%(29580億rmb)、7.3%(16797億rmb)和15%( 34913億rmb)。

而美國2019財年(2018年10月1日到2019年9月30日之間),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開支一共有4.407萬億美元。其中強制支出(也就是中共國的福利主要支出)佔總財政支出的62%左右:美國退休人員的社會安全金、聯邦醫療保險項目和貧困人口的聯邦醫療援助項目等聯邦福利。 2019財年這部分的強制預算是2.739萬億美元,具體的花費數字如下:社會安全金:1.046萬億美元,來源一部分是目前的工資稅收提供9050億美元,其餘的由社安信託基金的利息來支付聯邦醫療保險佔6250億美元、聯邦醫療援助佔4120億美元,來源一部分是聯邦醫療保險稅收2750億美元,其餘的來自公共基金。其他聯邦政府的福利項目需要花費6560億美元。這其中500億美元用於貧困補貼譬如食品券、失業補助、兒童營養、兒童稅收優惠、社安補助金和學生貸款等,其餘部分用於公務員、海岸警衛、軍人的退休和殘疾補貼項目。

賬面來看中共和美國每年財政支出實則相差並不多,如果把中共國一些隱形的支出計算進去,可能遠遠大於美國。而就算是紙面的支出來看,中共在社會福利佔據財政支持卻只有35%左右(何況這裡面還不知有多少百分比會被貪污),美國卻高達62%。美國人卻是中共國人口的⅓,那麼賤去貪污剋扣平均到個人,中國人平均才能分配多少社會福利。更可恨的就是中共還把這少的可憐的社會福利80%都分配給他的中共政府官員、職員。如此不公平的分配製度,提倡依法“贍養老人”,就是赤裸裸的道德綁架、推卸責任。中共不壓榨完中國人骨髓的最後一滴油是不會罷休的。

(再次強調我不反對中國的孝道)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8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