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證人出現:我親眼目睹了亨特與喬·拜登討論交易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Cran

校對上傳小鷗

圖片來自Fox

據馬修·博伊爾(Matthew Boyle)在《布萊特巴特新聞》報導,舉報人托尼·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來自拜登內部、任华鹰控股CEO,他在10月21日晚發布的新聞聲明中談到,他就是7天前《紐約郵報》公佈的電子郵件的收件人,稱他親眼目睹了喬·拜登與兒子亨特討論商業交易。

由《紐約郵報》公佈的那封電子郵件就如何分配與CEFC中共國能源公司合作的六人“薪酬待遇”的商討中,博布林斯基指出,“電子郵件中提到的’大佬’是對喬·拜登本人的直接指稱”。

博布林斯基是硬盤們事件站出來的又一個重要證人。

博布林斯基說:“我是當事人。我是华鹰控股(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執行官(CEO),該公司是中共國通過CEFC (董事長葉簡明)與拜登家族之間合作成立的。 詹姆斯·吉利亞爾(James Gilliar)和亨特·拜登將我帶入公司。在2017年5月13日的電子郵件中所提的“大佬”實際上是指喬·拜登。該電子郵件中引用的另一個“JB”是喬·拜登的兄弟吉姆·拜登。

博布林斯基聲明中談到,電子郵件不是“任何形式的國內或國外虛假信息”。他來自軍人家庭,他本人以及父親和祖父都曾在美國海軍服役。多年來他只給民主黨捐了款。

博布林斯基說:“我是一位任職37年的陸軍情報官的孫子,一位任職20多年職業海軍軍官的兒子和一位任職28年職業海軍飛行軍官的兄弟。我本人為國家服務了4年,以上尉的身份離開海軍。我通過了高級別的安全檢查,是海軍核動力訓練司令部的教官,還是首席技術官。我為家人自豪,也為自己為這個國家的服務而自豪。我不是一個政治人物,我很少參與的對競選活動的捐款還給了民主黨”。

博布林斯基是亨特·拜登的第二位長期商業夥伴出來公開發聲。貝文·庫尼(Bevan Cooney)作為第一位發聲人,與《布萊特巴特新聞》(Bredenbart News)交換了總計26,000封電子郵件。庫尼因其和其他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參與了美國原住民部落投資有關的交易而被定罪,目前正在俄勒岡州聯邦監獄服刑。為了他的安全庫尼本週早些時候被移離了牢房。

博布林斯基說:“亨特·拜登將他的父親稱為’大佬’(the Big Guy) 或’我的董事長’,並經常提到要求他簽署或就我們正在討論的各種潛在交易提供建議。我看到拜登副總統說他從未與亨特談過他的生意。我的親眼所見證實那是不對的,因為這不只是亨特的交易,他們說他們將拜登家族的名聲和財產置於風頭浪尖上。

”我意識到中(共)國人並沒有真正專注於健康的財務投資回報率。他們將其視為一項政治或影響力投資。一旦我意識到亨特想要將公司當成私人儲存罐並從中(共)國人那裡提取錢,我便採取措施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約翰遜報告》中的某些方面震撼了我,使我意識到拜登一家已經背著我從中(共)國人那裡收取了數百萬美元,儘管他們告訴我他們沒有也不會這樣做。 ” “拜登家族強勢地利用拜登這個名字從外國實體賺取了數百萬美元,其中一些甚至來自於共產黨控制的中(共)國。上帝保佑美國!!!!”

鏈接https://www.breitbart.com/politics/2020/10/21/bombshell-statement-biden-insider-claims-he-was-recipient-of-the-email-says-he-witnessed-joe-hunter -discussing-deal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