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時評 | 中共不要臉,臺灣音樂人被“佚名”

內新聞/素材:Y.M.O 校對:七哩香

10月19日,友人對我發了條消息,方文山被佚名了。

我開始不信,後來查了壹下相關信息,都是出自東方衛視《我們的歌》節目當中,其中的訊號耐人尋味。

10月11日東方衛視《我們的歌》,有藝人演唱了陳升的代表作《把悲傷留給自己》,作詞作曲被標註為“佚名”,本期節目中還有另壹組藝人演唱陳升創作的《為愛癡狂》,作詞作曲同樣為“佚名”。

大概華語樂壇最有名的作詞作曲家叫做“佚名”。其實單看陳升被佚名在意料之內,畢竟他好幾年前就被CCP封殺了,而對於電視節目來說,其實有更妥當的方式處理,即編導要求藝人換歌。沒換歌,說明林海和周瑾還是對陳升有念想的,陳升的歌受人歡迎。

而方文山被佚名真是讓人迷惑。如果妳上網搜索,會發現10月18日《我們的歌》節目中《小小》這首歌中,字幕上詞作者也被打成了“佚名”。《小小》的詞作者就是方文山。沒看出方文山哪裏惹到了中共,甚至他的微博10月16日還在為漢服文化周做宣傳,不知道方文山知道了會作何感想。

電視臺是中共的喉舌,受中共的嚴格審查和管制。歌曲的詞曲作者被佚名,中共是何居心?

首先,中共國於1980年6月3日加入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 1990年9月7日
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2020年4月30日公布了第三次修正草案。既然有法可依,為何中共對文學藝術作品,連作者最基本的署名權都不能保護,法律是不是壹紙空文? 退壹步說,妳可以不使用作者的作品,也就不存在署名權問題了。中共黑暗統治壓制人性,要求人人當木偶,導致中共國沒有活力,沒有創造性,沒有好作品,用了受民眾喜愛的臺灣作品,卻不給署名權。中共從來就是用法來壓制普通民眾,自己從不把法當壹回事。

另外,作品的版權是常識,編導這點法律觀念是有的,但接連幾個臺灣作者名字變成了佚名,想必就是中共宣傳部門有令。中共為何對臺灣這麽敏感?目前中美關系惡化,臺灣成雙方關註的焦點,臺灣是中共為了政治目的持續抹黑打壓的對象。此時此刻,大陸是壹片死水,中共的“文化自信”不見了,怕讓更多民眾知道這麽多優秀的文化作品都來自臺灣,臺灣人的名字都不敢寫出來了。可見其內心的恐懼和脆弱。結合《我們的歌》節目也請了譚詠麟和鐘鎮濤,以及最近CCP人民日報那句“勿謂言之不預也”來看,這也是CCP吞並臺灣的野心的最新表現,欲把臺灣的文化、音樂生態全部湮滅在佚名的汪洋大海裏。

中共是真不要臉,或者說中共就是無臉的邪魔惡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