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愛與尊嚴

作者:康州農場-GTalk心語堂

圖片來源於:心語堂每日心語

“ ‘人’ ”字一撇一捺,一撇是愛,一捺是尊嚴。愛和尊嚴撐起了一個站著的人。 ” 這是Hanstyle 在心語堂第一期演講中點石成金的話語。在演講中,Hanstyle用他的個人經歷與深層思考展示了中西教育對比,不禁讓人進一步思考:教育是囚禁一個人的靈魂,讓它麻痺腐爛,活著只是一具軀殼; 還是像一個站立的人一樣,讓人性發出光輝,讓愛說話,讓尊嚴挺起胸膛。

“人”字,一撇是愛, 愛是生命之源,沒有愛就沒有生命, 更不會有生命的健康成長。 Hanstyle在宣講中談到西方學習開啟愛的教育,愛護生命從了解生命開始。他的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從觀察蝴蝶的孵化了解生命的起源,從每天記錄生命的誕生的過程中,一併誕生了耐心等待生命破殼而出的愛心。孩子在蝴蝶破繭而出的剎那,興喜不再是為自己,而是對生命的禮讚!聽到此時,不由得耳邊響起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迴響和哈利路亞的高唱!接下來孩子們在操場上一起放飛蝴蝶的那一場,儀式感非常強烈,孩子們的祝愿和淚水,分不清是愛的牽盼,還是對自由的共鳴。興喜和淚水交織成一首愛你就讓你自由的主題曲,成為孩子終身不忘的洗禮:從一個概念性的生命與愛的字眼,一步步走進生命,感受愛,釋放愛,成就愛的人格.

愛的反面是仇恨,“革命”二字就是殺人,是仇恨與行動的終極代表。 CCP治下的教育在幼小的心靈中埋下仇恨的種子,以革命的名義自相殘殺,以革命運動的名義進行集體迫害和絞殺。在宣講中,Hanstyle話鋒一轉,聊到了CCP治下的自己的成長,孩子們學習的是地富反壞右的惡毒,心中萌動的只能是仇恨,學得越多,仇恨越深。媒體世界裡的反修,反日,反美的言論鋪天蓋地,誘導著國民被虐的心態,滋生狹隘的民族主義。一個充滿仇恨的環境,讓生存變成了自保自私, 自保成了所有緘默其口進而助紂為虐的起因和“公義”。小學教科書中的劉胡蘭,年僅十五歲,就可以犧牲生命,成為祭品,為革命和殺人的神壇擺上。一個中國荳蔻年華的生命竟然不如一隻美國蝴蝶:被愛著,享受著自由天地。不幸的是,前不久一個小學五年級孩子跳樓自殺,又成為中國教育的犧牲品。

愛與恨,天堂與地獄的差距和感受,點點滴滴的教育成就了天使與魔鬼的兩極人格。

“人”字,一捺是尊嚴,尊重別人,也是尊重自己的品行,才能帶來自己與他人的尊嚴。尊重是愛的另一種形式。如何尊重一個由愛而誕生的小生命?使小生命在愛的環境中被尊重,學會尊重別人, 而形成獨立健全的人格? Hanstyle在宣講中涉及到第二個主題:尊嚴,他談到了美國教育的具體事例:一個校長可以叫出全校兩百多學生的名字,不以尊重為口號,而尊重個體的具體表現,讓孩子初識尊嚴的啟蒙教育。校長可以俯下身去,讓孩子平視權威,讓“人,生而平等”不言而喻,傳遞這人性的光輝,並藉這光輝照亮後人,讓孩子站立的像一個人,正如主持人霹靂教娃所言:“一個頂天立地的人!”

反觀CCP統治下的教育,沒有人能忘記校長在台上高高在上的訓誡,更不會忘記叫家長和家長會,把屈辱帶到人最軟弱的時間:親子時段,教育借親人的手把辱沒人性施展到毫巔,以摧殘孩子的天真,毀滅他們的兒童時光,擊垮他們的勇氣,吞噬他們的尊嚴。以教育和革命的名義,把孩子們變成沒有尊嚴的奴才!把中華民族的名字和未來變成了詛咒!

此時此刻,我們多麼渴望每個人都是一個能夠站立的人,一個心靈充滿愛的人,一個立足與天地之間的人,一個秉公正行大義的人,一個善於思考,敢於行動, 勇於承擔的人;為,只為芸芸眾生的福祉!這人類的福音:愛與尊嚴,起始於對一個,每一個孩子的每時每刻的教育。聽完心語堂第一期宣講人Hanstyle的分享,不禁讓人捫心自問:為愛,為尊嚴,為每個人都可以立於天地之間,你我可以做什麼?

宣講人Hanstyle對此鷹嘴逗逗的評價

我認為鷹嘴逗逗的這篇評論屬上乘之作,首先她對我的宣講內容有自己的感受,從她的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她是有感而發。同時她的文字不是簡單的評論,她有挖掘和昇華,說明她是有深度的思考者。並且她的評論讓我很有啟發,讓我自己在宣講中沒有意識到的東西可以在她的評論中被激發。另外她的評論很讓我感動。她不是簡單的評論,而是讓演講人重新審視自己講過的內容,再一次被自己的演講內容感動。

文藝評論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領域。評論人容易陷入兩個極端,一個是俯視,評論人只是藉著被評論人的內容,來說自己的觀點,體現自己的看法,很多時候會脫離被評論人的內容,來彰顯她/他自己的高度。還有一種是仰視,通過讚美,誇獎等圍繞著被評論人的內容進行吹噓。然而鷹嘴逗逗的評論屬於平視。她站在精神對等的層面,用平視的眼光如促膝談心般和被評論人進行心和心之間的交流和探討,如同在說“您講得內容我感同身受,我有體會,我用筆幫您寫出來,” 這種對等和眼光上的平視實際上是超出她文字的內容的。非常震撼。我想她自己未必意識到了這一點,因為當一個人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精神層面和另一個人放在一起的時候,她自己往往可能體會不到,總之非常震撼。我幾年前讀過木心先生寫的《文學回憶錄》,鷹嘴逗逗這篇評論有木心先生的味道。有像鷹嘴逗逗這樣的知音,我很高興,我也覺得做心語堂的宣講很值得。

參考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