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先生的“清豐看守所”經歷(一)

整理:文非

一個人的經歷決定了他的現在,歷史是默默無聞的記錄者。郭文貴先生多次談及在清豐看守所的經歷,正是這段歷史鑄就了後來的郭先生。本文整理了郭先生談及在清豐看守所的經歷,以供參考。

1.2020年9月20日

這個我在看守所裏邊看到幾十個人被槍斃,啊,也有人嗷嗷的哭的,那種恐懼的哭啊,幹哭也沒眼淚,他是恐懼是外來的力量,我也看到被打的嗷嗷的哭的,我看過這個在看守所的女的啊在裏面喊,這個在裏面喊,這個64是中國人的希望啊,64是這個中國人的未來啊,然後被拉出去拿那個,就是當時那個清風管教所,就是那個外面那個藤子擰成一起的啊。然後上面有個鐵絲就往女的身上抽啊,那個女的嗷嗷的哭啊,我們從那個籠子裏往外看,抽、哭半天,一會就沒眼淚了,它是外來的,啊外來的壓力。

2. 2019年8月20日

大家如果你們真看過死人,你們就能把生命看的更透,我是在看守所裏邊看到了一個房間的人幾乎大多都被槍斃了。頭兩天我跟一個美國的一個法院的一個醫生說的話,我說你沒有看過中國的看守所裏面弄死人的樣子,我昨天跟我們一個親密的戰友在說,我說你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在一秒鐘,一秒鐘前是人叫人身,人肉之身,嗙一槍下去,人倒在地上,一秒鐘以後他叫屍體,人肉之身和屍體的差距就差一口氣。

當年的慶豐看守所其中一個人啊,他說他不會得好死的,他說他知道自己不會得好死的,他說我們已經值了。很多女犯人特別是六四以後的女犯人,多少人被他給強奸了,最後這貨被人給整死了。後來聽說他家裏很多人都沒得好死,他把生命看透了,他見太多死人了。當時他就說他說共產黨一定不會得好死的,他說共產黨幹了太多壞事了,他說我們走這條路了,也沒有回頭了就走下去吧,就等著那一天的到來

3. 2020年1月2日

我在看守所裏邊,在青峰關的時候我們號裏邊活著出去的一個大帥哥是丹東的,當年丹東主持人。你查一查,1998年、99年的時候在丹東當主持人。中國廣播學院出來的非常帥,大胡子哥們兒。他是上街也是支持學生去了。從北京給他押到青峰去了,跟我關在一起。很有名很有名,嗓子特別好聽。當時被打得不輕,最後到了我這兒了,我照顧他,照顧到很好。丹東人丹東人啊,爸爸媽媽好象是個官員,你好好查一查。1998、99,很有名,很有名。聲音特別好聽,經常我讓他每天在裏邊給我念英文,然後呢給我念歷史,給我在這兒念。

4. 2020年8月29日

在孩子面前,永遠不能把自己的失去成為孩子的負擔。我給所有天下單身父親、單身母親說這話,這是你的選擇,不是孩子的選擇。第二個,讓孩子強大,絕對不是錢,也不是讀書,真的是孩子的個性和勇氣。我是讀書,當時我最感謝我爹我娘。我說我不讀書了,我要走上社會,我娘沒有拒絕我。如果我留在學校裏,那我不知道成啥樣了,也可能比這好,但肯定不會像今天這個事業,沒有郭文貴,這樣的郭文貴。不一定,學習有各種。我不到青峰看守所去,沒有我今天的郭文貴。但是到了清豐看守所,一個號監裏邊六十幾個人被槍斃,我能活著出來,得冒多大險吶?誰也不想到那裏邊去冒這險去,但是人生它就是這樣的。你不能想說如果、但是。我們要要的事情,我決定我的命運。我沒有抱怨,我沒有恐懼,我更是今天我每時每刻都要存在著感恩

5. 2020年4月23日

我在清豐看守所的時候,一個叫什麽……他是在汕頭,汕頭市一個什麽學校,後來都沒了那個學校,是一個老師被抓起來,這哥們是準要到北京去參與到遊行去,在河南安陽被抓了,就送到了清豐看守所。他當時跟我講的時候特別有用,因為咱成天聽從來沒想過,說“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多好啊這話是吧,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他問我……因為在那個號兒裏邊我是號長,牢頭獄霸,睡一大塊兒地方,別人很多有人是睡不著覺的,這事想起來挺瘋狂的。

按照我老師說話,郭文貴你要不你就是改變世界,要不你就是被槍斃的主。誰相信我能改變世界啊。再一個我被開封看守所給關起來的,那肯定是槍斃的,是不是,沒想著活著回來。所有人都說,連我爹我娘都告訴我老婆說,你走吧,準備好吧,文貴被槍斃以後,你就找人嫁人吧。你說這恩能忘了嗎?感恩和羨慕妒忌恨之間最好對比就是感恩

6. 2019年12月9日

我經歷過死人的故事,我在看守所的時候,整個號房的人都被拉出去槍斃了。我那時候。一個房間裏面六十幾個人,如果有幾個人睡覺,一大半兒的人得站著。然後,很多人都是『八九六四』(抓)的人,各省弄過來的,到了河南清豐(看守所),最後都以什麽強奸罪、強奸幼女罪,還有反革命罪,什麽罪都給拉出去槍斃了,而且就地槍斃,都在看守所槍斃

你想想當年,在我的房間裏面,一個一個地少,最後那個房間就剩了我們三四個人了。那個看守所裏面的房間,讓我絕對地長大。但是就在這之前,我在北方的時候,我看到打架,打死人的很多。所以看到死人並不害怕,當然他是不幸的啊!還有我在看守所裏被關,帶上手銬和死刑鐐。所以對人的生命看的非常透。因此,你的經歷註定了你的未來

7. 2018年5月31日

我想起來當年看守所裏邊被槍斃的那幾個人,我多次說過,裏邊有個孩子槍斃的時候定的罪行,叫強奸幼女碎屍罪,這個人一再跟我說,中國民主文化人民像幹柴一樣需要我們去點燃,永遠沒忘過,從來沒見他妥協,求饒過,幾乎所有的犯人被打,就地跪下,經常我們聽到他被拉到外邊打去,只聽到嗷,嗷的叫,但沒聽到過磕頭,求饒聲。因為我們監號和深墻之間相隔也就是 5米,5米之外是高墻鐵網,之內是個監號平頂,平頂上面是籠子,武警還在上面走,也就是放風的地方,籠子後邊是高的關囚犯的地方,所以就那麽近,每天都聽到,感觸太深了,永遠不能忘,這是個絕對的了不起的真正的英雄,希望不要把這些無名英雄的悲劇變成我們某些人發財的工具,變成了喜劇。

8. 2020年8月20日

我在清豐的時候看守所,減了幾十斤啊,減了幾十斤。我告訴你呀,頭兩天我跟他說,沒進過看守所,沒進過監獄的人,列寧說的啊不是個完整的人。我說我再給你加一句,一個人沒看透生死,看透榮華富貴,解決不了性的需要和金錢的需要,你幹不了大事

我當年中紀委抓我的時候,上百個武警,這麽多車,把我一個樓都給關掉,審我。對面屋裏,黑龍江省組織部長的那個那個副組織部長。當時某案的,都死了多少天了,在冰裏面放著,熏得我鼻子難受,熏得感覺,快臭死我了,人死了,爛在那了。然後這邊武警24小時看著我。還把我吊起來打,咱啥沒見過!?咱在看守所裏60多人拉出去給槍斃了,你想想咱啥沒見過?是不是?班農先生想當大人物,先學會讓自己強大起來,把心臟練大點。滅共是人類上最危險、最偉大、最正義、最殘酷、最需要考驗人的良知和勇氣的一場運動!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