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生門》:一個中國人能平安活著多麼艱難

作者:文石
編輯/審核:Giselle

圖片來源:紀錄片《生門》海報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239398

武漢中南醫院產科接收的病人,每天都超過病房床位的總量。在13集紀錄片《生門》中,我們看到,產科的樓道裡都擺滿了病床。急於入院的病人甚至要求給自己一把椅子,只要能坐下就可以。有時醫生連這個要求都無法滿足。一些危急病人被三四家醫院拒收,輾轉來到這裡時已經瀕臨崩潰。

這些病症複雜、情況危急的病人都是慕名而來。只要能被武漢中南醫院產科接收入院,就有了希望。家屬直言不諱地說,來到這裡就像進了保險箱,產婦和孩子的性命都交給大夫,我們全家都放心。被稱為“李一刀”的產科主任李家福大夫早上一出診就被病人和家屬圍繞著,小小的診室裡擠得滿滿的,還有人不斷要求加號。

紀錄片《生門》拍攝於依然執行嚴酷生育政策的2015年。遇到那些顧慮重重的家庭,李家福大夫耐心勸導他們要多為懷孕的女性的未來著想。而他的責任就是盡最大可能幫助所有等待出生的孩子平安來到這個世界上。細心的觀眾會發現一個規律,對於那些猶豫著想放棄孩子的父母,李大夫雖然語氣依然平靜,但會忍不住皺眉頭。他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肚子裡的孩子是一個生命。對那些發誓要盡最大努力的年輕的父母,李大夫立刻表示讚許:咱們一起做努力,將來就不會後悔。這種態度,讓人感覺他不僅是一個醫生,更是這些懷孕女性和們守護者,他總是發自內心地為他們爭取生存權、為他們的權益辯護。

從1991年李大夫進入產科,他已經接生了上萬名嬰兒。住在醫院家屬樓裡,讓他在晚上可以及時處理緊急情況。他說到冬天天冷時自己和一些手術大夫因為太累,連衣服都懶得脫,就在沙發上和衣而臥,隨時準備起來進入手術室。在影片中,好幾位病情複雜、被其他醫院拒之門外的產婦已經絕望,但聽到李大夫對病情的分析判斷,又重新振作起來,忍受痛苦配合治療。李大夫不僅要考慮如何挽救病人的生命,還為這些年輕女性今後的人生著想,盡可能採用對身體傷害最小的手術方案。

但即便如此,依然要時刻應對醫療糾紛。同事談到,李大夫曾兩次遭到家屬襲擊。一位實習大夫在醫院走廊上遭到家屬毆打後被送入急救室,只因為他是實習的,碰巧路過,沒法回答到對方詢問的問題。醫護人員說起這件事,既氣憤又害怕,同時也感到傷心。從他們的角度上說,每天工作強度很大,已經身心俱疲,還要面對粗暴的指責,甚至有生命之憂。李大夫也感嘆,百分之四十的精力都用來處理醫患糾紛,在國外,醫生可以用這些時間去學習新的技術。

影片中也從病人和家屬的角度,傾聽了他們的意見。雙方各執一詞。但就像李大夫所說,雙方並沒有利益衝突,都是為了讓病人得到最好的醫治。那麼矛盾到底從何而來?為什麼只有中共國有如此嚴重的醫患糾紛?而且動輒升級到暴力程度?

從一組數字可以得到答案:中共國年稅收20萬億,醫療支出只有8千多億,

其中百分之八十用於幾百萬享有特殊待遇的官員,剩下的13多億人,平均分配到每個人身上還剩多少?醫院明顯缺乏醫療資源,醫護人員只能超負荷運轉,而患者依然得不到足夠的治療和照顧。在片中我們看到,面對每天源源不斷湧入的病人,大夫護士完全不可能同時兼顧,只能處理最危急的病人,導致其他的病人等待時間過長,其中一些疲憊不堪、盼望及早得到醫治的病患和家屬難免情緒失控。個別心理不健康或習慣於叢林法則處理問題的家屬甚至會大打出手。另一方面,當雙方矛盾升級時,沒有有效的法律途徑解決,也沒有切實的法律措施,保護醫護的生命安全,讓醫院能夠正常運轉。客觀上縱容了暴力行為的發生。

一些文章在分析中也談到醫療資源不足或醫療體制存在缺陷,但最終總會說到醫療技術的風險、醫生和患者之間信任度低,甚至還會強調人性的複雜,呼籲雙方要加強理解。這些解釋有一個在中共國很常見的潛在邏輯,就是中國有自身的特殊性。問題是:難道世界上其他國家不存在醫療技術的風險,難道其他國家的人性不復雜?為什麼其他國家的病患可以信任醫護,不會經常出現襲擊醫護的惡性事件?為什麼只有獨一無二的中共國經常出現醫患糾紛?統計表明,中共國的醫患糾紛在十年中翻倍,卻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只有一個可能性:根本不想解決。

中共國統治者享受特殊醫療待遇,不僅不存在醫療資源不足,而且只要手中權力穩固,所有的資源可以任意使用。普通人的生存所需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為什麼要去解決?這確實是中共國的特殊性,由13億多人養活的這個體製完全可以無視他們的生死和痛苦。

可悲是,13億人中有多少人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本質?

影片中的醫生護士聊起自己,經常說的是,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學醫,收入不高、壓力大,還很危險。這是中共國一個普遍而奇特的現象:很多理當受人尊重的行業,從業者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將來一定不讓我的孩子乾這行。哪怕是這個行業的佼佼者,好像越是辛苦敬業、有所成就的人越是要這樣告誡孩子。每個人都無法熱愛自己的生活,都不甘心、都想逃離,都希望下一代能和自己不一樣。但在中共國,除了紅色權貴壟斷的行業,其他哪個行業的付出和回報是相當的?作為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沒有特殊背景、沒有權力、沒有資源,即便很優秀、即便很努力,又能指望在哪個行業得到公平?得到安全?得到尊重?

影片中有一多半的家庭僅僅因為一次生育,就陷入貧困和債務。甚至整個家族成員到處奔走,挨家借錢,一點點湊起來,就為了能讓孕婦生下一個孩子。雖然李大夫盡量使用費用低的方案和藥物,家里人想著賣房賣血支付醫療費用,還是有被迫放棄的。片中一位可敬的大夫甚至冒著自己工資被扣的風險為病人開具出院單,因為扣留她會造成更多費用,會讓病人更無力承擔。而這位病人的丈夫沒有辜負大夫的信任,借到錢後就回到醫院歸還了欠款。

《生門》中很多這樣表現人性溫暖的事例。可以看出,影片的編導盡可能展現普通百姓面對困境時的積極態度。為了親人、為了家庭、為了孩子,病人、家屬和醫生護士每天都在拼命,都在掙扎。但這反而讓人更感心酸。就像李大夫說的,這些病人的要求多麼簡單:只求平安。但一個中國人能平安活著是多麼艱難!而更艱難的其實是明白自己為何艱難。苦民、弱民、愚民、貧民的統治策略讓每個人都疲於奔命,心甘情願成為“無怨無悔”“歲月靜好”的蟻民、賤民。

五六年過去了,影片中當年出生的孩子們有六歲了。他們和父母親友是否都熬過了疫情、水災、強制拆遷以及隨時發生在中共國的各種災難?我們不知道三塊硬盤中被性虐的是誰的孩子,但作為人,我們必須要為那些遭受獸性折磨的孩子們伸張正義。天下所有的父母,無論是華人還是其他任何人都應當明白,一旦中共以及和中共沆瀣一氣的黑暗勢力統治全球,所有人的孩子都可能成為殘暴惡行的犧牲品。而我們這一代的責任,就是結束這一切,絕對不能再讓這些畜生繼續壓榨、奴役和虐待我們的孩子。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