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革星評:中共末日豪賭發起疫苗超限戰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文星(一號)

校對 小鷗 上傳 XM

圖片來源:yandex

白宮總統助理、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皮特∙納瓦羅10月19日在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時指出,中共正試圖利用疫情來推進其專制政治、入侵印度,企圖吞併更多領土、試圖用疫苗來要挾菲律賓,中共的這些行為不僅違背了國際秩序,並且令人深惡痛絕。

納瓦羅談到了中共的病毒疫苗。事實上,菲律賓也只是中共用疫苗來要挾、綁架的國家之一。中共目前正在非常規、大規模地製造病毒疫苗(據19日路德社墨博士報,目前中共已製造出6.1億支疫苗),一方面強制要求國內民眾注射,藉以收取高價費用,利於“維穩奴役”社會;一方面又以極低的價格陸續將疫苗輸送到世界各國,企圖以疫苗為誘餌,誘使不明真相的國家服從於中共,進而成為中共的傀儡。

圖片來源:美聯社

中共目前大躍進式地製造出6億多支疫苗,對牆內民眾強制接種,高價收費,而勿論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這已經體現了中共對自己國民的超限戰式的“維穩奴役”政策。

病毒學、生物學博士閆麗夢此前發表了兩篇證明中共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專業論文,證據確鑿,邏輯縝密,令世界嘩然。她多次說,這是中共發起的一場世界範圍內的病毒生物超限戰,中共病毒還在變異之中,毒株基因不穩定,中共不可能研製出疫苗。

疫苗確實有著複雜的研發程序,至少經過四期成功的臨床試驗,才可能證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截至目前,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生產出公認的、合乎規範的安全有效的針對中共病毒的疫苗。但中共國自稱有了三種候選疫苗,且已經要求幾十萬人接種了這些疫苗,儘管這些疫苗尚未完成第三期臨床試驗。這實際是置民眾安全於不顧的盲目的維穩奴役行為。

中共是強制要求相關民眾接種疫苗。這些民眾大多是國有企業人員、政府官員和一線的醫療護理人員等,不服從就會被解僱,據說還簽了《保密協議》。據美聯社援引中共國有醫藥企業——國藥集團CNBG (Sinopharm CNBG)的一位高管的話說,該醫藥集團正在研發兩種疫苗,並已經在官方試驗人群之外給35萬人注射了疫苗。該醫藥集團還給武漢提供了20萬支疫苗,用於對該市一線醫療人員進行接種。

圖片來源:novostipmr.com

中共另一家生物企業科興生物(Sinovac Biotech),據稱也為其90%以上的員工及其家屬接種了疫苗,涉及大約3000人。該公司高管尹衛東對美聯社表示,該公司還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萬劑疫苗,將來會向社會提供更多疫苗。我們不禁要問:這些人被注射疫苗後,有沒有被追踪並觀察其身體的反應與疫苗的有效性?

中共不僅強制要求國人接種這樣的疫苗,在疫苗價格上還內外不一。中共對自己的國民每支注射價格是300元人民幣,一人兩支是600元人民幣。而中共出口至巴西的科興生物疫苗,每支僅僅2美元,每人兩支用量為4美元。為此,有人計算後國內國外疫苗價格相差20倍,氣憤吐槽揶揄中共“低價送給外人,高價賣給家奴”。

日本、美國、英國等大多承諾,在疫苗的臨床試驗完成後,將免費或以極低的價格向自己的國民注射規範安全的疫苗,造福本國國民。兩相比較,中共奴役國民的無底線之惡,顯而易見。

對內盤剝,對外中共把疫苗作為一種國家戰略資源,制定疫苗對外輸出計劃,將尚未完成臨床試驗的疫苗以超低價格大肆輸出國外,對國際社會實質上發起了疫苗超限戰——借此要挾、控制外國政府和國際組織,從而影響地緣政治,企圖在國際關係秩序中再佔先機。

《紐約時報》9月28日報導稱,中共有三款疫苗已進入第三階段臨床實驗,這些實驗是在疫情嚴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亞進行。參與實驗的科興生物公司與巴西簽訂疫苗供應合同,將向巴西低價銷售4000萬支疫苗,印尼也與該公司簽訂了5000萬支疫苗的供應協議。

圖片來源:listajru

中共將這些沒有完成規範實驗的不安全疫苗作為戰略資源,在世界範圍內大肆兜售,很大程度上就是企圖給使用國造成更大的、持續的傷害;同時利用疫情國對疫苗的渴望和需求,要挾、綁架這些國家,對中共形成依賴,從而達到中共控制這些國家的目的。

中共歷史上曾靠“乒乓外交”打開了美國這扇門,現在故伎重演又在進行著“疫苗”外交。比如,在敏感的東南亞區域,據9月24日《星島日報》報導,中共聲稱如果菲律賓擱置南海爭端,可以優先拿到中共疫苗。這就是納瓦羅10月19日所說的,中共試圖拿疫苗要挾菲律賓。

中共總理李克強此前也在中共與湄公河、瀾滄江合作相關領導人會議上表示,將向柬埔寨、泰國、緬甸、老撾、越南等湄公河領域國家優先提供疫苗。但這種“優先提供”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服從中共的南海政策,任由中共擺佈。

疫情嚴重的菲律賓、印尼等國沒有條件研製疫苗,只能將希望寄託在由外國提供,特別是近鄰的中共大國。可他們也許沒有看清楚,中共此舉,不僅企圖通過疫苗達到其在南海的政治目的,而且這些不安全的疫苗還將對其國民造成更加惡劣嚴重的傷害。對這種中共歷來最擅長的“糖衣砲彈”式的超限戰行為,也許還是中共藍金黃政策湊效,這些國政府知道傷害也要被脅迫著照中共的意圖做。

有許多殘酷的案例可以說明中共這一惡行。譬如2007年中共山西毒疫苗事件轟動一時,此後2008年、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幾乎每年都會發生毒假疫苗事件,直到2018年的吉林長生生物疫苗事件更是登封造極。中共名義上重罰長生生物公司91億人民幣,但該公司以破產了事,實質就是“假破產,實逃債”。目前中共向國外輸出的這些疫苗,會不會又要重演上面這些惡劣事件呢?

不僅僅是疫苗,中共向國外供應的病毒防護的其它醫療產品,也被證明屬於假冒偽劣產品。今年3月份,中共曾向捷克、西班牙提供用於病毒檢測的核酸檢測盒,但捷克發現這些檢測盒的合格率不足30%,而西班牙20%都不到。這意味著這種檢測盒根本檢測不出正確的結果。

此後荷蘭也曾進口中共的130萬片口罩,但發現完全不合格,不得已又把已經發下去使用的60萬片口罩迅速召回。此外,中共提供的包括額頭測溫機、呼吸機等重要的其它醫療用品,在一些國家爆出同樣不合格。這就是為什麼納瓦羅發出中共供應鏈具有危險性的警告的原因。

綜上所述,結合中共對以美國為首的文明國家發起全方位、無底線超限戰的背景,中共疫苗儼然成為中共生物超限戰的又一武器,不僅會給中共國內民眾和疫苗輸入國帶來巨大的中共病毒的二次傷害,而且這種不合專業規範的假疫苗一旦被廣泛性使用,很可能危及人類生存,後患無窮。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當須臨危自醒,不要迎門請盜。喚醒更多人來認識到,中共是當今最大的病毒,只有團結一致徹底滅了中共,世界才會安寧。

參考鏈接:

https://gtv.org//?getterid=5f8eb9f706847a4c6516fe7a

https://www.dw.com/zh/%E4%B8%AD%E5%9B%BD%E4%BA%BA%E6%8F%90%E5%89%8D%E6%8E%A5%E7 %A7%8D%E7%96%AB%E8%8B%97-%E5%BC%95%E5%8F%91%E8%88%86%E8%AE%BA%E7%83%AD%E8% AE%AE/a-55123936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