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八十八 – 2/2)打64血卡喫64血饅頭的欺民賊、騙捐黨和打着民運幌子的騙子們,成立了3000多個組織,3000多個皇帝啊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8年6月16日,郭先生說:這就是我們海外華人,給那些騙捐黨、民主黨、民運、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饅頭的人騙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騙來騙去。從來都成功,沒有失敗過。
2020年7月25日,郭先生說:你們沒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謂的民運派徹底撕裂了。這個民運派都是想當王的,你看看海外民運,大概有3000多個組織和名字。這三千個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對方弄死啊,都想把對方打成共產黨。一看誰出人頭地,受不了了,你爲啥去?據我聽說,美國國務院炸了鍋了,所有海外華人組織領袖,除了梁冠軍之外,基本都要去了。

2019年2月26日
什麼樣的事情你有權利說話,任何⼀個觀點,你對此付出過時間,付出過⾃自由,付出過錢,你流過⾎為這個事情,你有資格說話。就像⼀個在社交媒體中有個叫⻘年姐姐⼀一樣,是六四的參與者,沒有母親抱著腿不讓她衝進去,她也就沒了。咱們就沒有青年姐姐了,估計就是灰煙姐姐了,對吧?人家有資格說六四,人家有資格說你是不是喫⾎饅頭。你29年了跑沙漠里頭,汪珉這個流氓,詐騙犯絕對是個騙⼦,汪珉有本事來告我來。還有搞旅遊的吳建⺠你這個垃圾,你嗓子里面進 屎了,這個流氓,你⼲過啥?你蹲監獄咋蹲的啊,沒蹲明⽩啊。跑了了沙漠里去搞旅遊,我就納了悶了,當那參觀那個塔回去以後能怎麼著?能幫忙六四家屬?能把六四正名?現在網絡發達,還得到那去,到沙漠⾥看「六四」那倆字?聽說是六十四⽶,我絕不不相信六十四⽶。聽說花了50萬,我也不相信花了50萬,誰有本事你拿出來我看看。什麼人有資格談論六四,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有資格談論六四。我過去就說,沒有⼈有資格談論六四,只要你還活著的,你就沒資格談論六四。這是為什麼美國移⺠局問我的時候,我說六四這段我沒資格談,我也不想談,我也不希望靠這個給我任何的所謂的加分。如果你非要談我就談,但是我不談,我認為我沒資格談,就這麼簡單。為什麼?人家衝在廣場上,⼈家死在⾥面了了,咱們這些⼈苟且偷⽣,還要拿人家賺錢去,還拿人家去搞政治庇護。我就擔⼼早晚有⼀天得出事,這事不好。所以說⼀個⾃己追求的運動讓別⼈流了血,你更沒資格說。如果你為這件事流過血,失去過自由,付出過金錢,你有資格說。所有在網絡上討論公益事業,法治基金捐款的,全都是王⼋八蛋,根本沒給別⼈捐過⼀分錢,也沒為中國的法治自由辦過一件好事。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不對的放馬過來。

2019年2月28日
你不能像六四那欺民賤,那六四的人是什麼呀?人家說是口吐蓮花,他是口吐狗屎。上嘴脣是太陽,下嘴脣是月亮,中間一吐就是宇宙。你要按照這個欺民賊,這些什麼民主民運人士說話,你去看二十八年、三十說那話,全人類的偉大任務都讓他乾完了。他們已經是超過佛祖了,超過耶穌了。天天在那講,弄個沙漠裡面的那個雕塑去,然後天天搞募捐,全沒工作全沒飯喫,就會耍流氓。你說那個韋石還有那個西諾,這個不要臉的,五年來如一日的全撒謊,沒一件是對的。到法院去他說我是爛訴,你就他不要瞼到啥程度。這美國是有法律的,啥叫爛訴呀?說這些人不要臉到一點兒人性都沒有。連畜生都不如,人家我們的律師、法官都傻了,這郭文貴爛訴?你拿一塊錢,郭文貴得拿一百塊錢,我爛訴你去,我花錢?你給我找一個人去。你花一萬美元,我得可能是花十萬,甚至一百萬美元。所以說我在佛吉尼亞我要求最高的時間,最長的時間,在這個大陪審團上。我要的目的是讓美國看清楚,海外民運這幾十年在美國都乾了啥?我要他看清楚這些假牧師在美國,在西方都乾了啥?我要他看美國人給他們發護照對不對?
……
我要讓陳軍在法庭上說出他的房產是哪來的?錢哪來的?交稅了沒有?餐廳裏現金去了哪?陳軍和明鏡投沒投資?林宇丹結婚到底是為啥?怎麼來的名份?成水炎現在己經被拘了,必須在拉斯維加斯打官司,我要知道成水炎你這個買酒店的錢是怎麼來的,你納稅了嗎?成水炎你這個酒店你賣了錢去哪兒了?你咋拿的美國護照?夏業良你怎麼教授到美國的?你家裡面的房子的錢是咋進美國的?你現在的收入是多少錢?你Ari bnb的錢是哪兒來的?你兒子在美到讀書是怎麼來的?包括熊憲民的孩子在美國讀書是乾麼的?我都會讓你在法庭上露出來。包括法拉盛這個整個China Town,梁冠軍,還是鄭棋,還有趙麗貞,你們所有在法庭上,只要你說一句假話,我就贏了。

2019年4月7日
比如說,親愛的戰友們,在兩年前,咱說民運,海外民運人士,今天再說海外民運人士,他成了過街老鼠了。就成了笑話了。現在誰還好意思提“民運”倆字,海外民運啊?那麼同樣一個問題,大家要看到一個最關鍵的變化,我們所有的華人在期待着新的,新面孔,新人物。不是喫六四血饅頭的,不是打着所謂的海外民主民運騙喫騙喝,騙捐的。這個變化是本質的。現在在國外你再談什麼海外華人民運。昨天我去跟“當委會”的某些人談,他們說,文貴先生你來給我們推薦幾個海外的民主民運人士。誒,馬上說,但是啊,我們知道的你就別推薦了。我們要的是新人物,從不知道的,真正的民主民運人士。我當時就很驚訝,我說那你們說說你知道誰吧。人家掰着手指頭人家還拿着那本數半天,我一看,基本那些僞類全包含在內了。什麼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呀,都包含了,基本都包含了。其中有幾個,都是在表面上不出面的人,但是人家也知道,這根本不是什麼真民運。基本上說,現在說就成笑話了。同時帶來一個問題,接下來中國會不會有民主民運人士,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最大的貢獻之一。已經把假的讓世人皆知。正在培養着真的民主民運人士的最好的國際環境和土壤。我可不想挑,我也不想選,我也挑不了,我也選不了,我更不想挑,也不想選。就是按其自然,自然而然地出來。符合大時代。他是那個人物他就會出來的。這是一個多麼重要的變化。但是很多人,有人去談這個問題嗎?包括我們的路德桑,我們的戰友之聲,我們的細絲小哥,我們的澳洲政事老哥,都沒談這個核心的問題。是大家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僞民運,假民運,徹徹底底地給掃入了歷史垃圾堆,成了過街的老鼠。他們再說是民主民運人士,都已經是沒地方喫飯,沒地方藏身了,過街的老鼠。

2019年4月13日
吳建民這個畜生根本不值得罵,你說我罵他,這個爛人,你看那個樣子我看著就惡心啊。就那種德行,就是從小學到高中到大學裡面,任何學生看到捱揍的那個。自我感覺,扯著嗓子喊,就大抽,摁在廁所裏一頓胖揍就能老實的那種人,啥都不是。狗屁,混了一輩子,搞個旅遊吧那,弄個「六四」倆字還在那塊收錢,不用臉的東西,哎呦。凡是信仰、理想販賣者都是騙子,都是騙子,全都是騙子。包括現在很多宗教信徒,還有一些組織。 我們有信仰,信仰可以有宗教,但是我們絕不跟上天之間不需要agent(代理人)。這些agent都是騙子。這幫不要臉的一會代表「六四」、一會代表中國民主,你拿啥代表?就像打仗,打美國、打日本,我捐一個月工資,你有那一個月工資麼,你拿啥代表啊?他這個吳野驢這個混賬東西。對他採取的法律措施會更嚴、非常嚴、特別嚴啊。還有那個高冰塵那個畜生,叫什麼高冰塵啊,叫什麼黃河邊你走著看啊,你走著看。這幫流氓、這幫畜生絕對不能放過他們。對他我上次,頭兩天我直播當中,我21天以後我說對他們絕對要很啊。

2019年4月29日
郭文貴不當這種人。我只相信真的,我只相信合理的,我相信上天。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接受勸說。這幫孫子罵人,騙老百姓的錢,偷老百姓的錢是對的,那是不行的。你像海外這些欺民賊,哪有一個你想想。那個叫張建的,死了,屍體還找不著呢。他跑了,郭寶勝去了趟歐洲,偷偷見一面,回來死了。屍體還找不著呢,他又不要臉地出來要–捐款!搞六四什麼捐款,跟吳建民什麼是一個德性,那個爛人,那個公鴨嗓那個啊。啊,搞一個六四那個什麼,拿個鐵片,弄個什麼不鏽鋼,還花50萬100萬美元。你要花50萬美元,我給你5000萬美元。這幫孫子太能騙了。所以說郭寶勝,要給人公捐,做雕像,哪有這不要臉那。這種人還不罵他,這種人說不值得罵他。別裝高雅,啊,共產黨就是整的中國老百姓,弄得窮人吧,飯都喫不起還裝高尚。這個整的吧家人都被抓了,還在那裝著有道德還講法律。一坐那侃三四個小時,跟人家講法講理,人家大巴掌一泘就撂倒了。你賣個青菜,人家一腳就給撂翻了。人家共產黨的邏輯,直接把你拿下。

2019年5月1日
六四的悲劇缺三樣東西,缺真正的一個偉大的領袖,無私的。而不是像一幫傻叉一樣在這回瞎折騰,而且是利用學生的人,而且就連中央的人也是利用學生。背後當時不敢出面,就都是懦夫,真要有瓜伊多這號人就纔可以。第二個,就是缺乏決心和抱有對獨裁者的幻想。你在天安門當時全面弄起來,怎麼可能是這種結果啊?對不對啊?

2019年6月13日
我們感到傷心的事情,當年八九六四,香港和臺灣是最多支持和資助八九六四學運的人。所有八九六四的人都是通過香港出來的,出來以後,幾十年被人家養著,人家照顧著。每年紀念「六四」,最大的活動就在香港。但是,香港遇到“難”的時候,這些民運、民權、「六四」分子,所謂的,都是假的啊,一個都沒出現。悲劇呀,悲哀呀!所以今天,很多的外國組織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說這個很簡單,大多數是被威脅了,還有更多人是泯滅了良知。

2019年6月25
香港的倪匡先生,歷來對香港和共產黨的問題看的很清楚。有一段視頻,抗議行動,反映了香港的內心世界,和真實香港人的素質。還有一句話,羣龍無首為大吉,這句話說的太好了。香港如果有人挑頭,有六四那羣王八蛋,假的,打的六四幌子的,喫血饅頭的,六四血卡的欺騙者,完了,香港完了。「羣龍無首為大吉」這句話說的真好。

2019年8月7日
我們是爆料革命,我們不是預測革命,我們是以真實,事實,證據來證明他們是盜國賊。他們是人類的威脅,而不是預測他們是盜國賊是我們的威脅。我們是爆料革命,以真打假,以善打惡,以堅定的決心就是–狠,來挑戰他們的威脅。我們不能變成風水先生,預測大師,那不就完蛋了麼。咱們的戰友DT和Misha挖出這個菲利普,副總理,讓我當時是很震驚的。這是一年前的事,我從未回復,但是我們的DT,Misha,這兩個美女啊,挖出來以後,他的推特賬戶屢次被關,我從不回復,從不吱聲。我知道為什麼,因為這是他們的壓箱武器之一。這個最好的證據就是中國共產黨姚依林,鎮壓了中國八九六四的學生,而且讓王岐山成為他的過門女婿,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中國的紙牌屋,幫他們姚家壟斷了江山。在海外,佈置了一個個自己的私生子女,私生孫子。大家從這裡可以看出什麼叫生殖器治國,八九六四的罪魁禍首之一,其中就是姚依林。大家知道喜馬拉雅大使館在哪個路嗎?很多人沒有注意,很多戰友並不敏感。我們是在64街。當時有選擇,一個是63街,一個是64街。63街隨時就搬進去了,我當時我決定我要64街這個,我等我也要64街。因為64街讓我終身不會忘記六月四號,64街,我在紐約的64街,8964,可以說是讓我的一生徹底的轉變。這個64兇手之一就是姚依林,姚依林的女婿叫王歧山,他的唯一兒子姚明偉,姚明偉的兒子姚慶,姚明偉的私生子之一,公開的。我告訴你他還有五個以上,我現在先爆出這一個。傳說中的菲利普,德國副總理,在89年,這個64之後能在外面佈下天羅地網,天羅是海外的錢,地網是他的私生子孫。而且能把一個越南的孤兒弄到德國去,成為德國副總理,差點控制德國。控制德國就控制了半個歐洲啊,就控制了四分之一個世界啊。歐洲3駕馬車,德、法、英,但是那三駕馬車裏一半是德國,這還是謙虛的說法甚至更多。英國要脫了歐以後,一大半就是德國了。歐洲是德國的歐洲,還是法國的歐洲,一直鬥來鬥去,結果英國人老往上湊合,湊來湊去叫人給踢出去了。那我不玩了,我不跟你玩了,那叫脫歐。一直就是德國的歐洲,法國的歐洲,鬥來鬥去。

2019年8月11日
我昨天晚上跟幾個美國朋友說,我說共產黨就是紙老虎–這個紙老虎是你們給培養起來的。你們在各種傳說,替它美化,說共產黨非常厲害,一旦要挑戰共產黨的貿易、貨幣,美國的股票就會下跌。美國人和世界人民將會沒飯喫,世界經濟危機,破壞國際秩序。你們把一個紙老虎的故事傳遍了世界,傳了幾十年。六四之後,你們以各種理由,掩蓋你們的腐敗和貪婪–讓共產黨在中國綁架中國人七十年。在六四之後又三十年強姦中國人民,強姦全世界人民。

2019年8月12日
共產黨的這種摻水,以及共產黨的流氓嘴臉、賊喊捉賊。而且,一再提醒大家的事情,很早以前我就說過,當年「六四」一位將軍被派出去,去燒人。燒一個解放軍,掛在橋上。然後開始把學生運動變成了所謂的暴動。

2019年8月23日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回頭看這兩年所有的全人類上在大是大非共產黨的問題上。還有我們反共的問題上還有這些所謂的海外民運上。最近聽說那民運推特鬧的可熱鬧了在去拉斯維加斯路上有個所謂的六四的標誌,結果這個六四的標誌是用泡沫做的連不鏽鋼都用不起,這幫王八蛋簡直是可恥到了極點。

2019年9月9日
我把酒店的一個大房間給包了,我跟班農先生說,我說班農先生你在這兒,這麼多美國朋友都在這兒,這麼多牛人在這兒,還有我們的最有影響力的華人所謂的民主民運份子,今天是最後一次紀念六四,明年的六四就是我們的新中國的國家新的國家紀念日,我說不會再讓共產黨再有一次所謂他的國慶日了。十月一沒有了,六四就是我們的建國日。班農先生看着我,那個表情,還有這些美國朋友,還有咱們民運的這些哥們兒們,都是好人,完全沒有感覺。我就感覺到他們覺得我是個傻X,神經病。太離譜了,我心裏真的特別難受。這一屋子所有人,最最讓我感動的人就在這(拍班農先生肩膀),這是唯一一個人。他最讓我感動的一次是,他瘋狂的要見我,文貴文貴文貴,十九大我研究了。他是看了整個報告的,他說這是習和王,共產黨對整個美國、世界的開戰,包括中國人,這是他說的。這是他讓我最感動的一天,我說這個朋友我得好好交,絕對了解共產黨。但是六四那天讓我傷心啊,你知道等他們喫完飯都走了,我回去幾乎一夜沒睡覺。我站在那看着白宮,抽了3根雪茄,都把我給抽懵了。我就覺得,真的是我很神經病嗎?他們什麼都沒有說,但我看所有人的眼裏,都覺得我是傻叉。但是我告訴你,現在班農先生和我們,爲什麼他越來越相信共產黨會被幹掉呢?而且他在全力以赴,我可以說他每天干的事情100%都是反共。然後班農先生現在跟我說的最多的是,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destroy CCP,destroy CPP,kill CCP,kill CCP,這是他越來越多說的。

2019年10月15日
大家想想,「六四」啊。「六四」之後出來的,喫血饅頭的,絕大多數都是騙子。就像我給香港戰友們說的,這是輪迴呀。當年香港是最支持「八九六四」的,是每年在什麼地方最多?就在香港的金鐘、太子,還有香港的中環公園。二十九年來香港人的默默付出、真心地挺“六四”,換來的不是“六四”這些活着的騙子和逃兵,是在上天那些“六四”死去的的英雄的天靈,降落到香港,來在背後支持着你們——這就是輪迴呀。香港人的善心,善得到了善報,他們在保佑着你們。很多蹊蹺的事情發生,震驚了世界,就是因爲上天死去的六四的英靈在幫你們,和你們站在一起。但是你們也看一看,香港的這個運動,讓所有的騙子,喫“六四”血饅頭和血卡的人,喫着“六四”飯的人,全部大白於天下。還有他們嗎?還有人相信他們嗎?這也是報應。上天這些英雄的神靈,通過香港的運動,幫把所有的海外的以“六四”爲理由喫飯的人全部展示在人們的面前。大家看看過去吃了29年的,“八九六四”的各個上千頓飯的海外民運組織所謂英雄們,有幾個人爲香港人發聲?有幾個人真實的行動?這些“六四”的在天之靈,已經通過這個運動,開闢的這個戰場,徹底地讓這些混蛋們大白於天下——這也是報應啊。

2019年12月26日
這真是,戰友們,很多人不去行動,我每天,見多少人,開多少會。能深刻的感受到,美國人和海外的華人們對這些欺民賊們,假牧師們,還有喫六四血饅頭的這些混蛋們,以及他們在海外對華人的影響,他們深深的痛恨他們。

2020年1月1日
所以說有色情騙子、感情騙子、親情騙子、名義騙子、政治騙子、宗教騙子,還有孟維參和熊憲民一個個的做假政庇的這種騙子,還有夏業良這種教育騙子,那就不要說喫六四血饅頭和打着民主民運幌子的這些騙子。

2020年1月11日
說到這的時候,戰友們再去看一看,所有海外欺民賊,這幫王八蛋,過去幾十年幾乎所有人。包括打着六四名義的喫人血饅頭的人,無不到臺灣騙錢的。喫臺灣飯,連郭寶勝這個爛仔、還有傅希秋這個爛仔到臺灣,你給臺灣做過啥?還有李偉東那個爛仔流氓。這一次如果在臺灣選舉當中和香港運動當中,大家沒有鬧明白到底誰是真的反共和滅共的,咱們自己真的得摑自己臉了。從這兩件事情,不要說別的,你們就會看出來,這些欺民賊,你們要意識到,當讓你不舒服的蝨子咬你的時候,他並不是說老虎咬你讓你疼,蝨子盯你的時候也挺難受。你不是說得了癌症就死了,你得了皮膚病,你也很噁心,很難受。這幫欺民賊,喫64血饅頭的人,在海外代表全中國14億人民的所謂精英民主人士,就像我們這個民族和中國14億人民身上得了幾塊皮膚病,很爛,流黃水的病,和幾隻臭蝨子,叮得你難受。這些人幾個統一現象,全部反川普,全部不支持香港的運動,把香港定義爲所有都是暴力份子、流氓。要麼就該收手收手,就香港人你就別嘚瑟。對臺灣,堅決不支持蔡英文,堅決支持韓國瑜。然後一定砸郭,再一個,沒有一個人說出來滅共。我們是第一個提出來“滅共”的,在全人類到現在爲止,就我們一個,獨此一家,原創。這個誰也別跟我們爭,到現在還是獨家門戶生意。滅共,不圖賺錢。我們是公主開窯子,不圖賺錢圖快活,就是圖舒服,就是想滅共。戰友們,我們從這些事情再分析回來。往回看三年,我們的爆料革命的“郭七條”和“唯真不破”、“正道主義”、“以美滅共”、“把滅共的戰場拉向國際”,最後要“以共滅共”。追求的目標是“實現喜馬拉雅”,就是一個真正的受權力監督和制衡的,由人民選舉出來的一個政治的、正確的、光明的、真實的一個政權。是由法來治的,依法治理的國家,和一個國家人民有信仰的自由,不光信錢、不光信拳頭、不光信謊言。信仰的自由,相信因緣輪迴、相信上帝、相信天主、相信耶穌、相信穆哈穆德、相信釋迦摩尼、相信菩薩,這多好啊。

2020年1月14日
一個國家進行了變革的時候、巨大的運動的時候、一個人攬走100%權力的時候,全家卻不在國內。把錢全部放在國外,誰呀?王岐山。想想當年是誰?八九六四的時候,人家王岐山、姚依林把女兒送到了美國,人家在加州買了一圈,一個小區的房子。但是人家有沒有在洛杉磯開過會、收錢,咱真不知道。八九六四光知道學生死了嗎?大家你還不知道吧。八九六四多少老闆、多少國家的所謂高層官員?因爲挺六四也被滅門了,沒死在天安門,死在牀上了。死了、被暗殺了、死在監獄了,那些人的錢跑哪去了?都被姚依林、王岐山等給幹走了。

2020年5月5日
還有我給好多戰友說,特別是真正一些六四的英雄,我一聽我的眼淚就下來了。都是六四當年上去的,一給我說話,我就聽的出來。一張口我就知道他是幹什麼的。“文貴,六四我們上街。”一句話,那個嗓音就能告訴我,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從肛門擠出來的話,是從心裏擠出來的。我告訴他,象你們這樣的人絕不要說,沒有共產黨以後回去看一看,不允許的。你們一定要參與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建設,但是我們決不求那一官半職,太low了。但我們決不允許再有一次比共產黨更壞的政黨,和政治家再綁架中國人民,讓中國人掙錢要玩命,花錢連玩命都玩不了的這種王八蛋經濟。整個社會都是以謠傳謠,讓中國人完全不辨真相,完全是聽謠、信謠、造謠。

2020年5月21日
現在離六月四號沒有多少天了,一兩週了,很多人說共產黨還在那呢。我告訴戰友們,共產黨是還在那呢,但共產黨的死期已經定了,你覺得它還會活下去嗎?你看到美國了嗎?一年前我在華盛頓,我說共產黨的時候,每個人都跟我說,impossible、impossible。現在是什麼情況共產黨,人人喊打,對不對?現在共產黨成什麼了,全世界共產黨能走出國門,任何一個國家,能得到正面看它們嗎?共產黨現在成了全人類的公敵。共產黨怎麼死亡,已經大家心知肚明,64快到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是時間是死亡倒數時間,誰能擋得住?誰能擋得住共產黨已經進入死亡的倒數時間,可能就是下一分鐘,可能下一小時,也可能下一年。但是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共產黨能永遠在那裏執政,再搞一百年,在搞兩百年是決不可能的,這決不可能的。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好日子真的是剛剛開始。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64到來之際,我們真的要好好想想,64當年爲什麼失敗?爲什麼被那麼多人利用?爲什麼那麼多人喫64的血饅頭?這就是我們一定要記住,我們有實力,如果當年64在海外有真正的力量,有個基地,有國際合作的力量,然後讓共產黨的大屠殺,成爲國際上公審共產黨的一個行爲,也一樣能贏。既沒有國際合作者,還是一幫叛徒,一幫喫64血饅頭的人,拼命的出賣64,結果被共產黨藍金黃了,64死的人白死了,這太可怕了。想起來心都疼,真的是心都疼啊,太可惜了。64這個失敗,又給了共產黨三十年,又是一個不幸中的不幸。

2020年7月14日
我們遇到太多好人了,我們遇到幾個壞人也正常。咱們要滅共產黨哪,那共產黨沒點動作不回擊怎麼可能,他回擊來送的都是狗屎,送來一幫連狗都不如的畜生,亂咬亂叫的 到處拉屎尿尿實在不高雅。

2020年7月25日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爲什麼?戰友們,你們沒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謂的民運派徹底撕裂了。這個民運派都是想當王的,你看看海外民運,大概有3000多個組織和名字。這三千個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對方弄死啊,都想把對方打成共產黨。一看誰出人頭地,受不了了,你爲啥去?據我聽說,美國國務院炸了鍋了,所有海外華人組織領袖,除了梁冠軍之外,基本都要去了。我估計莊烈宏這孫子都要去,代表烏坎去,曾宏代表肛門黨,要代表去。但是我相信天津大驢臉不會去,對不起,不掛天津啊,大驢臉,她是不想去,丟人,拿不出手。咱們得娛樂一下哈。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你想到接下來,你知道這個夏業良、郭寶勝、還有什麼吳建民這孫子,公鴨嗓子,還有什麼胡平,聽說胡平也快自殺了,快自宮了。胡平啊,這些人火雞龔啊,那得掐得多厲害啊,還有我不能說的幾個幫派啊。中國人別的本事沒有啊,這種內鬥的本事天下第一。這叫做桶蛇,桶蛇文化,放在一桶裏邊的蛇,互相咬,互相喫。戰友們,你們說在乎這個,這是今天我直播當中,相當相當要跟大家說說的觀點,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不要再發生。
……
還有一個大家要認識到,蓬佩奧國務卿,絕對是一個歷史性的,偉大的世界級領袖。就那天開始起,我和國內大家都知道的,我們老鄉,已經在301躺了很多年啦,老革命。我給他打一電話。(他)眼睛看不了了,就旁邊的還得替他喊。文貴說啥呢?給講了一下啊。我說你怎麼看待蓬佩奧國務卿這個演講啊?老人家第一句話就說,世界級的領導蓬佩奧。第二句話說,這真是個歷史的時刻。但是,老人家說,有些觀點我是不認可的。我們共產黨不是前蘇聯,前蘇聯幾個人吶?我們多少人啊?這個我們是不同意的,他還是共產黨。我以問候健康爲由,老人家還很厲害。聽說剛剛最近習近平同志到醫院親自看望了他,看望了他。他這個說法啊,老人家毛澤東時代的人物,是吧?確實有他的道理。一會兒十點鐘的採訪中,我專門提到,這一點我是不同意的。美國是幹倒了前蘇聯,前蘇聯在美國有幾個間諜啊?你跟共產黨今天在美國的滲透,金融界、科技界、商界、政界,那蘇聯都可以忽略不計啦。當時蘇聯是多少GDP啊?幾百億美元。中國現在多少GDP啊,中共控制的?14 萬億美元。當時前蘇聯多少人啊?幾千萬人。現在共產黨控制多少人?14億人。當時前蘇聯在美國,加一起還不到一百萬人。現在中共在美國多少人啊?你看休斯頓領事館的傅希秋,這孫子,是不是,Bob Fu。整個休斯頓的那一片華人,黑社會老大就是傅希秋。聽說傅希秋這次也要去啊,這個沒被邀請去,也是哭天喊地呀。美國國務院最煩的一個人就是傅希秋,最噁心的人就是傅希秋。這次也是惱羞成怒啊,沒去成。估計還在FBI廁所裏哭呢,估計還是在女廁所哭。

2020年10月5日
從今天起我們的全球滅賊改成全球懲賊,凡是威脅戰友,替共產黨搖旗吶喊說好話的,反對香港運動的,造謠閆麗夢博士的,打擊爆料革命反對滅共的,全是我們的敵人,就這麼簡單。全球懲賊,考驗我們戰友的能力智慧和決心。維護海外華人的形象和利益,絕對不能被他們代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