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八十八 – 1/2)打64血卡喫64血饅頭的欺民賊、騙捐黨和打着民運幌子的騙子們,成立了3000多個組織,3000多個皇帝啊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8年6月16日,郭先生說:這就是我們海外華人,給那些騙捐黨、民主黨、民運、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饅頭的人騙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騙來騙去。從來都成功,沒有失敗過。
2020年7月25日,郭先生說:你們沒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謂的民運派徹底撕裂了。這個民運派都是想當王的,你看看海外民運,大概有3000多個組織和名字。這三千個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對方弄死啊,都想把對方打成共產黨。一看誰出人頭地,受不了了,你爲啥去?據我聽說,美國國務院炸了鍋了,所有海外華人組織領袖,除了梁冠軍之外,基本都要去了。

2017年8月24日
你看人家香港每年的六四,你看人家香港對爭取民權、人權,對自己的尊嚴的保護。人家喊的口號就那三、四個。咱們海外組織上萬個,搞了二十八年,六四的時候搞個紀念活動纔去幾百個人。所以說對不起了,我真不知道這海外什麼改革黨、暴力黨、什麼什麼,天天抓特務,天天抓內鬼,咱們這反盜國賊還沒開始呢,海外的人就掐成一鍋粥了。還反什麼盜國賊,自己就把自己咬死了,互相掐死了。我們現在面對的很多人,(如果)就這些人要是回到國內去,要管理中國人民。那中國人民絕對不是回到石器時代了,回到原始時代去了,連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看所有這些拙劣的、醜劣的行爲,滕彪律師,人權律師,打出反共反極權反獨裁,就你這比獨裁都壞。你反獨裁呢,那獨裁說你滕彪亂倫你母親了,亂倫你女兒了,你什麼感覺啊,你能拿證據嗎?
……
現在海外就是夏痔瘡、張痔瘡、韋屎、屎諾、癩蛤蟆李、胡舒狸、鄭介甫、謝建生、梁冠軍,就這樣的人大肆囂張,滕彪還都打着人權律師,還打着人權。我說實在話,我最近幾個月的感受啊。昨天我跟一個美國的律師說,我非常地慶幸,中國從六四以來到現在,沒讓這些搞民權、人權,滕彪這樣的人來染指中國的政治,他們的染指將是中華民族的災難和悲哀。就這一堆人混在一起幾十年,騙着海外的老百姓。一次次這樣,那樣的,變口號的募捐,變了口號的所謂革命,變了口號的所謂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戲,各搞各的名,各有各的私心。怎麼可能給我們十四億人民帶來正義、公平,更不要提人權、法治了。誰守法了?滕彪先生他連亂倫這詞兒他都能說得出來。他守法嗎?他還叫律師?

2017年11月26日
我頭一段打盜過賊,主要是十九大。這個完了以後,我就打算收拾收拾海外這些每天在這塊得瑟的。一天天在這塊晃盪的,打着假民主,假民運的組織,喫六四人的血饅頭的人。我再次重申,本人,任何學過歷史的,到西方懂得西方文明的,懂得民主民運的,記住。西方的文明是民運的結果,民主運動的結果,在人權大於國家主權這個世界上基本共識的這個問題。原則之上,人權大於主權。民主運動高於國家,高於民族。不要以國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來傷害民主民運。所以民主運動是人類的文明的基礎,是目前看來人類走向文明的最佳手段。所以民運這個牌子誰也無權擁有。他是有良知的,有正義感的,有智慧的,善良的人,他們走向喜馬拉雅,他們必須有的這個基因。同時追求民主民運的成功,追求人類的最高境界,也就是利他,非常和諧的社會。讓社會實現了大家認可的民主,民運,那就是喜馬拉雅。中國的喜馬拉雅,我的喜馬拉雅就是實現法治,民主,自由,這就是我的喜馬拉雅。所以說任何一個人,有些人都不願意提。有些文人天天咬文嚼字,一輩子就靠嘴來騙人喫飯,從來不幹事。啥叫民主民運呀,說那麼多有啥用啊,連自己有跟油條都不給別人,有啥用啊,對不對?連牙籤都往家裏偷,你搞啥民主民運呀?起碼的善良,起碼的智慧,起碼的利他之心都沒有,怎麼可能搞民主民運呢?所以說我不願意講。民主民運基本的,現在全世界認可的,人權大於主權。民主民運就是維護人權的最佳手段,誰有權利談民運,誰有權利代表民運呀?就你們那幾個,自己的女人都只跟人家上牀只跟人家生孩子,不養人家不付錢,你能談民主民運嗎?能談人權嗎?
那個亂倫彪,那個滕彪,對女人,對別人的女人從來不尊重,你能尊重你的老婆孩子嗎?別人會尊重你的老婆孩子嗎?你怎麼能談人權呢?你配嗎?所以說,大家再次記住,我反的是假民主,假民運,假六四份子,打着六四民主民運騙這些網友們錢的這些壞蛋和犯罪份子。民運是人民的,不是這幫騙子的,也不是哪個人擁有的,也不是哪個集團專有的,這是起碼的常識。怎麼我們一搞民運就傷了你家的飯碗啦?怎麼踩着你家的尾巴了?怎麼就吃了你們家的奶酪了呀?民運是屬於大家的呀,怎麼就成了你們專有的了?你們配談民運嗎?你幾十個刑事官司,老婆孩子不養,爹媽不管,朋友沒有,到處騙人,一輩子唐柏橋靠捐款過日,你給誰民主,給誰民運那?你配搞民運嗎?劉剛強姦女人,毛都快強姦沒了,你搞什麼民運呀?人權高於主權這是全世界的認識,我都不願意跟你們講這個道理。哪個也不服那邊,哪天咱找一個,就像論劍似的坐在一起聊聊。
我見過的政治家高手,政治家,哲學家,那比你見過的饅頭都多。還配給我擡在屋裏面欺負哪兒啊,到曼哈頓已經到外星球了,去打折超市都像豪華旅遊了,你以爲啥呢。民主,民運,屬於人民的,屬於正義的人民的,不屬於犯罪分子的。民主民運是需要勇氣,需要能力的,不需要懦夫和偷雞摸狗之徒。六四是中國幾億人民共同的運動,現在六四成了,代表了。誰敢做代表,我先扇你,我拿我的腳扇你我拿我的腚扇你,我拿屁崩你。誰敢說六四,你有種到中國說我代表六四,誰敢。不是拿本本砸你,拿尿呲死你。流過血嗎,都是逃犯,把逃犯說成民族英雄,說成六四英雄,我的天哪,簡直不要臉到這種程度。我來維穩,維你的穩,你配嗎,就你那幾個小樣,還維你的穩。我的媽,你給我一個億我都不維你。你們啊,真真正正的是你們所謂嘴裏的共產黨的敵人,你們是真正的敵人中的朋友,你幫太多忙了。讓所有中國人看到你的嘴臉,誰還再搞民運,誰還相信民主自由啊。不是出了虎窩到了狼窩啊,現在直接出了虎窩到了豺狼的窩啊。這一幫的畜生啊,畜生都不如啊。那李衛東,叫人陪他去看病去,對人家性騷擾。各種許諾,到了美國來,拿着美國的錢做手術。你啥是民主自由了呀,64的時候你幹啥哪。你跟胡舒立在搞啥哪,搞了幾十年被狐狸給踹出來,跑到美國騙美國錢做手術。就這些人還談民主民運,什麼我來維穩,我都懶得搭理你,我維你哪門子穩吶。
有個叫郭國汀的你看這個傢伙,你看他那個樣。所有的人我都沒見過你們,沒有打過任何交道,給我捧上天去,我是神是神。我都不好意思,你們捧得也太不要臉了吧。結果圖窮匕首見了,拿多少錢了,我是次品,我憑啥捐錢。我捐錢是我發自內心的,是我的自由,這是民主自由的權利,你有啥權替我來做捐款吶,你算什麼東西啊,你咋不捐啊。穿的西裝革履的,什麼東西啊,這是人嗎,有一點點像人嗎。你給我同步相識,原來給我捧上天,然後讓我衝上去,讓我家人再關進去,把我員工關進去。我的錢也沒有了,現在我命也沒有了,我最好自殺,去反習主席。不反習主席,郭文貴就是混蛋,你這個畜生啊你。你把我當傻瓜呀,我特麼智慧比你高,你跟我玩這個。就你那胡說八道還律師,你律什麼師啊你。什麼叫戒律,解釋戒律啊,你這叫創造邪律,邪門歪道的戒律,你這都是魔鬼。你和唐柏橋,你們都是一幫騙子。所我現在發現海外就是這幫民主騙子民運騙子是個集團,你們有本事一起跟我來啊,一起對我來。看看大家誰強姦過女人,誰騙過女人,誰猥褻過女人,誰騙過捐,誰騙過錢。看看大家誰屁股乾淨,有種來啊。拿啥革命啊你們,一身臭屎,除了騙捐你拿什麼革命啊。郭國汀就你這樣子還搞革命啊,你革誰的命,你革你自己的命,你騙命吧你,你居然還有臉說你郭文貴。我從來沒看過你的推特,叫誰捐錢我都不知道,然後開始罵我了,天下哪有此道理。你以爲欺負郭文貴這麼容易啊,你見過欺負郭文貴有什麼好下場嗎。從我生下來,欺負我的有幾個好下場的嗎?劉志華,王岐山,孟建柱,你們再欺負欺負試試。就你們那個什麼郭國汀唐柏橋,我認識Trump,沒有我,Trump都選不上。我給你介紹個人吧,我給你搞搞拿個幾萬美元。唐柏橋你那沒撅屁股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你跟我玩這一套你差太遠了。我們盤古公司樓下那保安都比你智商高。還那什麼,旅遊車往那一站,我要搞旅遊啦。哎喲,我看到那照片都噁心。你不搞募捐嗎?其實我家人給我發張照片,你旅遊去啦,還跑到山上去旅遊去啦。我傻嗎?剛剛讓我給捐了五千美金,這個這個餘立堅買棺材。你那邊就去旅遊去啦,然後你認識川普總統,然後紐約沒法混啦。紐約所有見過我的朋友說,千萬別粘唐柏橋。結果有人過去說認識李洪寬,說李洪寬是個什麼東西啊。文貴你怎麼接他的茬呀,這個人連人都不是。過去,再怎麼着怎麼着,跟我這個朋友,在一個公司,在一個樓上,這個人有多壞,滿嘴謊言,沒一句實話。過來一個女人,盯着人家看的,把人家送到沒影。這麼個東西。
你說夏業良,在北京,這個調戲女學生,被開出來了,跑出來問我要十個億。我說給你十億,可以,冥幣,冥幣。一張,十億冥幣。我等會給你買,給你弄兩張去。你找我,你當我郭文貴傻子啦。好幾個民運人士,找我,我馬上開給他,爲什麼?我瞭解他。安全部的難道不知道哪個人的底細嗎?我誰的檔案沒看過啊?所有海外民運,都是這幾個人送出來的,馬健,張悅,還有這個這個林強,那個不是。都是我的員工是我的朋友。我誰不瞭解啊。給我玩這有什麼用啊?天天現在這,李洪寬在這,你罵那個,太幫我忙了。你罵完那兩個以後,我就知道該怎麼收拾你了。這兩天我律師看完之後,律師說可以了,足夠了,查完你的資料,幾十條刑事罪行,偷東西,假案子,假合同,偷稅,和唐柏橋全部都是這個結果。劉剛,強姦,欺騙,假文件,假文書,所有人都搞假證批,所有人都給政批提供假文件。你跑哪兒去,我看你能跑哪兒去。你不拿美國護照還好,你拿美國護照,這回熱鬧啦,這回熱鬧啦。上天永遠是公平的,上天永遠是公平的。記住啊,永遠是公平的。啊,大家可以看看。
你看啊,過幾天,這幾個人是什麼樣情況。成天嚇唬人,唐柏橋我告你呢,告你呢。韋石告了我一年了,怎麼現在都不給我送過來這個,告我呀,求求你呀,快告了唐柏橋呀。韋石呀,那快告我呀,送來呀。起訟書送來呀,告我呀。拿錢吶。你不會再募捐吧?你耿靜募捐去吧?李洪寬養養你兒子吧,別騙人兩女的,太慘了。那兩個女人慘成這樣。啊,人家你的前妻說了,寧可去跟豬睡也不會再見你李洪寬啦。說這,這人渣兩字無法形容你。啊,你就這麼個東西。這海外就這麼七八個人,你們最好聯合在一起。我給你們時間,黏糊到一起,握握手,哎看你們有這本事嗎?別說對付共產黨了,你們先把這幾個人先對付對付,自己先對付對付,握握手,然後再看對付郭文貴,佩服你了,哎喲我真佩服你了。來呀,有那個種麼你呀,你有那個膽麼,有那個尿性麼你呀?我不是看不起你們吶,你真是連我們公司門口保衛部那個保安的能力勇氣都沒有。那專案組,就是不服,死都不服,把槍弄在身上,說槍就是你的,他說就不是我的。你李洪寬,這不兩腳就踹成個屁了你。吹牛你,專欺負女人,專欺負孩子。那唐柏橋,專騙這些剛出來的孩子,婦女們。這幫騙子,太可惡了,太可惡了。關於這個,他不接傳票?他住老虎洞了他也得接傳票。你看那次我們給那個韋石,給他送律師函,給他嚇的樣子,哎耶耶。都懵了都。這幫人啊就典型的就是懦夫,你能不能躲的了,能不能躲的了我的訴訟,我24小時堵你去。還有李洪寬劉剛李偉東韋石夏業良西諾你看看你能不能躲的了,上網查查李洪寬幾十起刑事案件啊,幾十起,偷東西。然後呢孩子的這個撫養費不交,然後呢幾十次威脅大陸的這個剛出來的孩子們,裝修騙人家。就你這七八個人搞的這整個外國是烏煙瘴氣的,必須的把你們給除了啊。
如果大家認爲我除他們我是來維穩來了,那請大家就這麼理解吧。我拿我1200億,我全家的生命,我拿我員工的家屬,員工的生命,我拿我的前途,我維你的穩,你那幾個賤命,畜生命。我維也不維你的穩啊,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聽到說我維你的穩,我特想笑,這幫東西啊,我還我維你的穩,你也太看得起你了,你太看得起你了。你見過一個拼着命跑到海外來還給你維穩了嗎,“還我不見你,不見面,憑啥,還不見面,不見你“。我說你要點臉,我憑啥見你面啊你給我舔腳都輪不着,舔屎都輪不着,會見你?轉一星期,領着你老婆,領着你老婆幹啥來了。給我發信息,幹啥呀你,劉剛也要見,也要見。你見啥面啊,我真的後悔啊,這個跟你這有聯絡了,我這輩子做惡夢。你看這照片,你看這幾根毛,還什麼軍師。我給郭先生當軍師,哎呦,我聽着都噁心,精神太監,一個個的精神太監。絕對要不能讓他跑了,跑不了,這個多少已經跟我們這個聯繫了,放心吧啊。

2018年8月16日
那臺灣的今天。我爲啥不願意講啊?臺灣已經不值得講了。爲了那點兒錢,爲了那點兒利益,都不要臉到極點、到家了,就是騙選民。但是,可悲的是,臺灣選民也願意被人家騙。這就是我們海外華人,給那些騙捐黨、民主黨、民運、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饅頭的人騙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騙來騙去。從來都成功,沒有失敗過。誰擋了他們的路他罵誰,誰擋了他們的路,你就是共產黨的特務。然後拿着共產黨的微信來募捐,悲劇嗎?臺灣也是這樣,一次次的選舉,都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但最後一分鐘,都被人家操縱了。所以那叫,操作式的民主、金錢式的民主,他不是真實的民主。太過份啦,臺灣這爆料,說老實話,你那個柯比–柯文哲,連句人話都說不清楚,嚕嚕。

2018年9月5日
你看看我們海外民主、民運人士,“六四”的時候,就因爲他上過街,三十年募捐。天天一說,到今天鼻涕一把淚一把。他們幹過啥、說過啥?再看看我們出來的所謂的律師,啊。民主、民運人士,就因爲共產黨所謂的冤枉了你,啊,你就成了世界的英雄。就是打官司也要募捐、啥都募捐。你說夏業良這個不要臉,你的房子,阿爾賓對外出租。你兒子是做房地產的,你還存着大量的現金,幾百萬美元。就這,打官司也要募捐,高冰塵也要募捐,啊。這個袁建斌也要募捐。剛纔我沒發啊,袁建斌,袁建斌一會兒我發你個信息啊。然後,你去想想這些人,你再想想文貴犧牲我的員工。大家想過沒有?那個王八蛋在這個twitter說,郭文貴去年9月2號,就拿家人怎麼怎麼着。你個王八蛋長長良心,去年9月2號,是我家人被判的第一回。去年7月份開庭,9月份被判了一回。今年又是7月份開庭,又是9月份被判了一回。我們家被抓了三次,被判了三次,就是一大部分人。他們招誰惹誰了?招誰惹誰了。你們這種人,這種良心也壞,你們連畜生都不配。你們誰拿着老母親當人質了?(還有)老父親,八九十歲的老父親。誰放棄了上千億的物質生活了?誰一天就損失八千萬現金?我隨時可以放棄,我隨時可以放棄。我郭文貴商量商量可以部分妥協的時候,你們罵我,說我要背叛啦。你們良心何在呀?

2019年1月12日
我到今天最重要的事是我父母在我十二、三歲就放開了我,沒教我怎麼做。我要都聽我爹我孃的,那我到不了今天。我最感動的是,我過早的離開了共產黨的魔鬼之地,洗腦之地,就是學校。然後上天又把我送到最好的教育的地方,監獄。在監獄裏又讓我遇到了六四被抓的這些難得的都是,宗教人士,教育人士,博士,教授,六四這個積極人士。一個不滿18歲的孩子,告訴了我宗教信仰,民主,什麼叫民主?就是絕大多數人民作出的決定和選擇,那才叫民主。你想我在監獄裏上過了這一課,我感謝上天。

2019年1月24日
當年六四就天安門廣場和北京大街那些人,如果真的北京城出來幾百萬也就八九六四就成功了,肯定成功了。共產黨那都高層啊都準備逃跑了。什麼事情都在堅持,知行合一啊。現在共產黨已經把王陽明先生給玩死了,知行合一。咱們只要堅持,事中練,事中磨,在事兒上練,在事兒上磨,磨出經驗來,振臂一呼他們就完了。我在最早時候兩年前爆料時候我就說,我就說過如果說北京城,不要說別的,就老百姓上街開車停車了,沒油了,我啥也不說,我車就停下來,北京城一星期就垮了。啥都不用乾。那個時候軍隊裡邊,現在絕大多數軍隊都是八零後九零後,這些孩子們會去為他們去殺我們嗎?不可能的。

2019年2月7日
班農先生畢竟還是美國高端的政治家,他還不是很瞭解我們華人圈裏具體的事實。看來路德先生很關心中國民主民運人士,我們倆之前也沒有跟班農先生有任何這方面的溝通。班農先生私下裏也問我,我也跟他說過,這是中國人的悲哀,一個十四億人的國家,經歷過六四,流亡到海外的民主民運人士。我們再看看一個2000多萬人的委內瑞拉。2000多萬人的國家,你看看我們身邊一堆的委內瑞拉的人士在搞民運,人家是砸鍋賣鐵在搞民運,各種社交媒體,沒有什麼打架掐架的。全人類只有中國,一個十四億人的國家,就那麼稀稀拉拉的幾個民主民運人士。幹嘛呢?出來了29年,六四到今年29年,募捐,離婚募捐,離婚都募捐。打官司募捐,家裏有豪宅住着,什麼都募捐。30年如一日,沒工作,沒飯喫。成天到美國政府國會去,在那磨嘰,跟個要飯的似得,跟個流街狗似得。見人家議員,拍個照,拿來開始忽悠去了。有些人啥也不幹,就說是替國內傳輸這個傳那個,搞這證那證。很多中國老百姓,非常熱誠的獻身民主事業的人,結果是受到這幫人的微信上的鼓譟,在國內喊兩嗓子結果被抓起來了。這個危害不僅是被你騙了捐,它的危害的核心是什麼?是他剛剛萌芽的希望,被人連根給拔了。這造成幾十年來,中國的民主運動的火光,那星星之火燎原的那個火種,被滅掉,被共產黨撒泡尿就給滅掉了。
所以說中國海外沒民運,都是一幫流浪漢,都是一幫騙子。中國海外有幾個民運是幹事的?今天班農先生他能給我指出來在華盛頓有一個人,有一個事是所謂的民運搞的嗎?當然有一些成功的人士,咱在這不方便說。不過有哪一個民運組織他能夠記住,班農先生提出來一個民運組織的名字來,他能講出來嗎?都是拿着六四的血饅頭,都是拿着這些英雄的歷史,讓自己騙捐,還拿美國政府的救濟金。你看那博訊,那明鏡,不要臉到啥程度。天天替共產黨擦屁股,天天替共產黨大罵小幫忙,天天替共產黨收集各種信息,多少人被害?反過來說,我建議班農先生,你的法治基金,你要開始調查在海外打着民主民運幌子的人,幾十年來沒幹成事,而且還向美國政府要求了民主自由基金的人,進行查處,然後將他們送上法庭,不能讓他們打着民主的幌子,來害中國的真正的民主人士,來殘害弱勢羣體。像一個叫韋石的,像一個叫熊憲民的屎諾,天天搞政庇。班農先生,他搞政庇是非法的啊。他既不是律師,也是不是其他的。幾十美金也要,幾百美金幾千美金。剛剛從大陸跑出來的,被他們做假政庇,成千上萬的搞,而且在法拉盛,在中國城形成了規模。而且做視頻在弄。這些女性被他們叫去,天天給他們按摩,裸體按摩。找那些小女孩,爲了給人家做假簽證假政庇,打着民主民運的幌子,那個叫屎諾的那個畜生,那些打着六四旗號的。

2019年2月24日
戰友們,千萬千萬不要再上這個當了,我看到戰友們發的搞一個六四的,在沙漠裏邊搞一個六四雕塑是吧?我看到民運同志又都去了是吧,我都沒搞明白他們想幹啥。不是,要搞個六四,幾十米的,沙漠裏邊,如果能推翻共產黨的話,憑我郭文貴二十幾歲就能蓋出幾億美元的裕達國貿大酒店,我能蓋出盤古55萬平方米的一條龍的盤古,奧運村唯我獨尊在那,那你說叫我在哪我都蓋一個去,我蓋一個600米的樓,我蓋不起來,我郭文貴讓你給剁了。如果是搞一個沙漠裏的建築,你叫我蓋多高我都給你蓋起來啊。不用你們拿一分錢,我自己拿。如果弄這玩意能反共,我真覺得太好笑了。我當時在想,這啥意思呢?有人現在要殺你全家,然後你跑了,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沙漠裏邊,然後在那咔嘰,弄了幾塊磚在那立上,我反對你殺我全家。這個人就不殺你了嗎?是不是這意思?哎呀,咋整呀,都看不起咱們中國老百姓的智商,都把我們中國老百姓當豬狗來耍。我就真的納悶了,有人既然殘害了你們28年,29年是吧,要殺你全家。六四殺了我那麼多兄弟姐妹,那你跟他幹啊,你得以同等手段,超過手段,你要讓他伏法啊。你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誰也看不見的地方,還不花錢,然後弄個抖抖顫顫的立個牌,“我反對你,別打我,別打我,我反對你”。是這意思吧?他就不打你了,王岐山小頭髮往後一縷,挎一甩,煙一抽,丫挺的想挑戰我,立個這幾十米的一腳就能踹爛的牌子,我就不殺你啦?這王岐山就不殺你了?王岐山就不弄你錢了?到了對面,算了算了,你到了沙漠裏面立了那麼大一個東西,花了好幾萬,花了好幾大萬,我給你幾萬,走吧走吧,別玩了。我說你不覺的丟咱中國人嘛?我殺你的人,我殺你的孩子,我殺了你,我拿坦克殺的你。你說,他們拿坦克殺的咱啊,現在咱們拿個破鐵撐在那,反坦克?噗一吹就滅了,你不覺的那人會笑話咱嗎?你說就這幫人不該殺嗎?王岐山,孟建柱一定說,這幫老百姓,不殺他們殺誰啊?一定是這樣。如果在天安門的那些英雄們,被殺害的英雄們在天之靈,他往下一看:“你們就這麼對待我?我被他們開着坦克壓的,拿着槍把我打的,現在死那麼多人他們不認數,結果你弄個這東西立那就管用了?”大家想想(指着頭),你說他們不是這有問題嗎?28年了給六四的最大的功勞就是立個這玩意。
還有人搞什麼紀念碑。如果紀念碑管用,我郭文貴現在從美國紐約,能買的地我買一塊,我郭文貴花錢,我馬上拿出10億美元來,我都給他買成碑。寫上共產黨王岐山,寫上共產黨員的名字能管用,你們誰一分錢都不用拿。六四的這幫人,這幫騙子,喫屎喫人血饅頭的,如果你們能聯合起來,我求求你們聯合在一起吧,團結一起砸鍋,你們能聯合一次,也能讓我看到咱中國人終於能聯合一次了。砸鍋都行,你不敢砸共產黨就砸我。你要能保證立那樣個所謂的“六四”的鐵皮,或者說你立碑能對付共產黨,哪怕能讓它少活一天,郭文貴和你對賭,咱上美國司法部門。我不聽你說,美國相信法律,寫東西,我拿錢,我拿10億美元。你要能把共產黨滅了,我現在就拿,再多都行。不是,我就納了悶了,竟然有人想到這招,跑到沙漠裏去。你說你要是在這中央公園立個這玩意,它也有點意義是吧,大家看着,中央公園立個“六四”,人家看這“六四”啥意思呢?sixtyfour啥意思呢?想想也能知道,也能提醒大家。你要能設計得像個樣,你看蓋的那玩意。沙漠裏面,大家記住今天我說的話,三年內那牌子如果還在那立着,如果還是這樣,你也算牛了。
……
你說這欺民賊跑到沙漠裏面立那個64那玩意,我覺得對64的英靈們是個侮辱。你能把一個科長給抓起來給共產黨,你也算替他報了仇了。到現在沒有一個鎮壓64的人,沒有一個因此進監獄,沒有一個人受到法治審判。這就是過去28年、29年所謂的64英雄在海外的鬥爭結果,最後跑到沙漠裏。人家往你家去把你家人都滅了,兄弟姐妹都殺完了,你跑到空草地上沙漠裏頭蓋了一個,我反對你、我反對你,可怕不可怕?哎呀,戰友們,所以說現在你說,活人吧你騙,拿着死人騙,天天做死人的文章,你說有多可悲呀,那活着的人你幫不了,死的人你去騙,天天在那塊口炮黨,天天喊着這個那個的啊,天天喊着叫着。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99

10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