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共的對決是一場終極之戰!美國是上帝揀選的國家,是人類最大的善意,最美好的希望!

作者:文獾

中國人把中文裏最美的名字給了USA,中國人從來不吝於讚頌美國。美利堅合衆國,東西兩大洋,南北無強敵,國土處處可耕。4000公里的大西洋,隔開了歐洲,9000公里的太平洋,又隔開了亞洲。這是一片被上帝垂青的土地。有人說:上帝如果不是美國人,那他一定有美國血統。美國建國至今244年,美分還在流通,還有實際購買力。“新中國”建政纔多少年?有多少套人民幣被廢除了?袁騰飛講“偷襲珍珠港”是其節目點擊量比較大的一段:“咱們一般說,什麼東西不自量力呵,叫蛇吞象。日本人是蛤蟆吞恐龍,居然敢跟美國打仗。”他掰着手指頭給學生算賬:“美國的鋼產量是日本的9倍,石油產量25倍,汽車產量450倍,飛機制造能力600倍,你跟他打,你不是作嗎?”

如果有朝一日我們忘了美國是一個上帝庇佑下的國家,我們終將成爲一個沒落的國家! —— 美國總統里根

美國不是天堂,但肯定比中國距離天堂更近。上帝一直眷顧美國,每到危急時刻,總會出現一個偉大的總統讓美國再次偉大。上帝好像在詛咒中國,每到歷史的關鍵節點,就會降下一個魔鬼,讓華夏大地反覆生靈塗炭。強大的美國是人類世界最大的善意,她所奉行的基督教普世價值觀猶如山巔之水,灌溉着每一個人的心田,包括那些被壓在極權暴政之下的可憐人的心田,包括我的心田。美國最偉大之處就在她歷來執行“干涉他國內政”原則。如果某日美國出現一個周恩來式的人物,要求互不干涉內政,求同存異,那估計一年之內,世界將多出5個社會主義國家。那將是另一波人類災難的開始。

過去美國對整個世界做錯的事都比天大,二戰時美國聯合蘇聯打敗德意日,(德國納粹是國家社會主義),最後給自己培養了一個更強大的敵人——國際共產主義,蘇維埃紅色政權曾經佔領地球陸地表面的三分之一。德國投降後,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會議上,丘吉爾私下嘀咕:“Did we kill a wrong pig?”(我們殺錯了豬?)意思是不該殺的被殺了,而該殺的沒殺——他指的是比納粹德國罪惡百倍的蘇聯。的確是殺錯了豬,回頭看最大歷史罪人是羅斯福和杜魯門,二戰末丘吉爾和巴頓都有意一鼓作氣擊潰蘇俄。英國制定了“Operation Unthinkable”巴頓主動請纓打頭陣並遲遲不願和蘇軍將領會面,他一心想的是滅掉他們。可惜這兩個左棍總統毫無歷史大局觀,害得巴頓心灰意冷,脾氣暴躁,麥克阿瑟被撤職也是杜魯門的大錯。二戰已經過去70多年了,每每重溫這段歷史,就總是會想起一位偉大的將軍——巴頓將軍!二戰末期將軍的那句話現在聽來仍然擲地有聲:“打過去,打過去,現在不打將來麻煩更大。”遺憾的是,將軍如此天才般的建議被羅斯福總統給拒絕了!1952年 麥克阿瑟元帥就斷言:“美國現在對華戰略的失策,會引起一連串災難,將是美國百年來政治的最大敗筆。姑息赤禍,我們未來幾代人要爲此付出沉重代價,或許要一百年之久。”鬼首天龍評論道:“美國人對於中國人,在歷史上乾的缺德事兒都大如天。比如阻止八國聯軍瓜分中國,支持蔣介石政府對日戰爭。最後不僅讓先進發達的滿州國再次回到野蠻人手裏,讓整個中國大陸也一下子倒退了百年光景。中國人在現代史上所遭受苦難,都跟美國犯二有關,希望美國痛改前非,重新做人。”1995年95歲的宋美齡受邀在美國國會演講說:“美國的政客們會知道是他們的短視與誤判導致我們的潰敗,未來美國將爲他們的選擇付出沉重代價。”1949年美國選擇共產黨,這是美國犯下的第一個錯誤。1989年共產黨在天安門大屠殺,美國放棄伸張正義,這是美國犯下的第二個錯誤。2001年讓CCP加入WTO,養肥了邪惡的CCP,這是美國犯下的第三個錯誤!共產黨的做大跟美國關鍵時候的決策錯誤密不可分,現在是美國修正錯誤的時候了,Take down the CCP!

2020年5月23日,郭先生直播說到美國:“1919年到1989年70年,天安門廣場上學生開始運動,這是一場失敗的僅僅是學生的運動。由於準備不足,全社會沒有任何準備,裹入了政治鬥爭。被一幫學生中那叫學痞、學賴、民騙、民賊所利用,一幫無知愚蠢的東西利用了這些善良偉大的學生。這個運動完全沒有社會各個領域的呼應。結果大家知道這個結局,不但夭折,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付出代價不僅僅是天安門廣場上死了多少人,全國暗殺,在監獄裏邊把多少正在萌芽狀態的中國民主力量徹底給湮滅。然後讓共產黨,有可能趙紫陽和鄧小平和胡耀邦這些所謂的當時有希望給中國一點點民主和自由法治的這麼一個機會的人嚇傻了,因爲那完全成了政治鬥爭。結果這些人把趙紫陽給軟禁了,胡耀邦最後被弄死了,結果鄧小平下令屠殺,鄧小平再也不敢提民主自由了。這不僅是一場殺掉了學生的人道災難,是中國民主走向法治道德的災難。在70年後大家才明白中國的五四運動講最多的是誰?是共產黨。而且共產黨到中國來,當時說給中國人是以美國形式的民主法治和道德標準送給中國人民,然後中國人民接受了共產黨。結果在接受共產黨的1919年的五四運動之後,到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還能發生根本不存在什麼德先生和賽先生,是完全的獨裁皇權,天下之悲哀啊。這個五四運動到最後導致了共產主義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誕生。集權和皇權主義的誕生和超皇權主義的誕生,真正的奴隸社會。然後從過去追求民主、自由、開放媒體變成了一黨專政,讓老百姓不說話。不但這時候,70年啊。再往回看1919年、1925年還是1924年啊。美國人協調,最後是把山東半島給了中國,是美國人幫助中國拿回了半島啊,拿回來山東啊。但是你能想到嗎?這是美國人的允許下,到了70年後。這個北京89天安門發生了,又是美國人,放過了北京,放過了共產黨。沒有美國人的默許,共產黨不可能在中國執政70年。當時已經35年了,執政啊,不可能在五四之後的70年還在那兒。大家想過這個問題吧,大家想過這個問題吧。然後到了89把學生給殺掉了,沒有德,沒有賽。獨裁、皇權、集權、沒有言論自由的這種集權是五四之後在中國大街上發生最奇怪,最悲哀,最流氓的事件。後35年,1989到現在2020年後35年是美國人允許了六四、放過了共產黨,再一次相信了共產黨。說,共產黨經過了六四它會深思,讓它經濟發展強大以後,它就會給中國人民主自由法治和言論自由。⋯⋯而這個政權恰恰是美國人的金錢和貪婪和錯誤的判決,和相信了共產黨。在1989年64站在共產黨這邊,和當年1919年的五四之後,沒有幫國民黨,而選擇了支持共產黨這個流氓政權。然後到了2001年,給了中共奧林匹克運動會,給了WTO。三次的美國國家災難就是這麼來的,我們要看三個時間,1919年的五四和1989年的中國天安門64和1776年的美國的7月4號。”

2020年5月23日,郭文貴先生演講中說:“五四運動共產主義利用美式的民主法制欺騙了中國人民,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共踐踏法制人權殘害中國人民得到美國原諒,WTO和奧運會中共又利用了美國資本主義的貪婪將共產主義爪牙伸向世界,今天的中共病毒席捲世界,如果美國人還不能覺醒,世界將徹底陷入黑暗萬劫不復!美國數十年妄想將中共國納入市場經濟體系,對中共貿易逆差、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結果換來中共做大,放出中共病毒禍害全球。”

許章潤教授說:“美國在將近三十年裏誤判最大敵人,陷入耶回沖突而跋前躓後,同樣耗盡冷戰全勝之紅利,卻無視紅色極權之羽翼漸豐,以至於養癰遺患,一如“二戰”之與狼共舞,在滅掉德意志法西斯之際養大了更大的紅色蘇維埃惡魔,同樣教訓深重。”

大狗撞翻全球,美國人太強大了,這是世界獨一無二的超級強權、太有鋒芒了,就像一隻在狹小廚房裏的大狗,他只要一個小動作,就可以打破裝滿油鹽醬醋的瓶瓶罐罐,讓你喫不成早餐。互聯網的發展是由美國開始,主根服務器只有一個,在美國,其餘12個輔根服務器,9個在美國,2個在歐洲,1個在日本。也就是說美國控制了整個世界域名解析的根服務器,如果美國不想讓某人訪問某些域名,只要屏蔽這些域名IP地址則無法解析,這些域名所指向的網名、站就相當於從互聯網的世界裏消失了。互聯網來自美國,防火牆的主要技術也來自美國。據說防火牆技術提供商主要來自美國硅谷,包括思科這樣的跨國企業,這是不是事實?如果是,爲什麼美國一面譴責xx侵犯人權一面協助他們封鎖信息?否則中國GFW的屏蔽技術又是如何實現的?美國公司(沒說美國政府)究竟有沒有參與GFW的搭建,他們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每年600億美金(郭文貴先生原話)的防火牆維護費,究竟給了美國那些作惡的高新技術公司?美國人爲什麼允許你們發明的互聯網能夠出現防火牆這樣的鬼東西存在,根服務器基本都在美國本土。一面譴責,一面縱容,是不是雙重標準?

美國之音等諸多媒體爲什麼能夠被滲透,美國人爲什麼那麼笨,要跟流氓合作?你們的情報部門太差勁了。美國議員羅拉巴克說:“僅僅是一塊新華社在紐約時報廣場設立的廣告牌一年的租金就相當於美國之音中文部全年預算的三分之一。”美國政府對在美的中國媒體幾乎不設限,有881名記者駐美。而中國政腐不允許任何一家美國商業新聞媒體直接向中國播報,害怕醜事外泄。美國只有兩名記者駐華,報道也時常會受到干擾。美國人爲什麼要這麼幼稚?美國是中國退休官員(現在這些住在美國的中國退休官員還能到中國駐美大使館領取養老金)、裸官(以及裸官家屬)的天堂?美國幾乎成了全世界流氓獨裁者和裸官的天堂,這是應該詛咒的。爲什麼收留他們?紅二代紅三代基本都持有美國護照。這些人什麼時候遣返?什麼時候沒收護照?

美國太自由了,有自由就會有人濫用自由。自從南北戰爭結束後,美國本土從來沒有戰爭,這一百多年來,美國幾乎都是世界老大。美國人過的日子太舒服了,過慣了堯天舜日的日子,就不知道苦難爲何物。今天的美國人,可以說是腐化墮落的。推特Winnie2020年10月7日寫道:我朋友告訴我,美國現在和南美一樣了,性開放天堂。他嫖一美國妞,那妞直接告訴.他,大哥,我可以把我的好姐妹叫來,咱們三個一起牀上快活嗎?免費的。我朋友說,這種情況,菲律賓、南美很普遍,現在美國也流行了。以前的美國是基督建國,玩兒真的。現在的美國,總統宣誓手捧聖經純屬騙全世界傻子。加州吸大麻合法,美國很多高中生都吸。我美國的基督徒媽媽有天偷偷哭被我發現了,我說媽媽,你生活在天堂,住着帶花園的大豪宅,你女兒開着豪車,沒道理呀。我親媽倒是天天在家偷偷哭,我覺得很正常,家暴,沒有愛情,兒女又不爭氣。她說,美國已墮落了,以前的美國出門很多人免費搭你,現在不敢了。

通過這次BLM運動,人們驚訝地發現Antifa、歐美各國的左派(白左)和中共沆瀣一氣。這是246年來史上第一次,美國人嚐到了50多年前毛在中國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的滋味:毀掉一個人的生計還不夠,你一定要把他打趴在地上像蟲子一樣爬,吞下所有的羞辱。社會的騷亂和權威的消失是新馬克思主義左派的必經之路,自從上世紀60年代的學生抗議和種族騷亂以來,他們就一直在尋求這一目標。

2020年9月5日,郭文貴先生參加班農戰鬥室節目披露2017年10月初在華盛頓國家記者俱樂部廁所燒掉的相關文件內容。郭先生表示,三年前燒掉的文件爲:“共產黨13579絕密文件“,他們(共產黨)有製造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的計劃,這些文件描述瞭如何利用P3和P4實驗室製造生化武器”。郭文貴先生2020年5月2日說到:“這些共產主義聯盟只有一個敵人,美利堅合衆國,或者說白人!這幾個香港實驗室的老大、老二、老三全來自哪裏?Sri Lanka斯里蘭卡,全是共產主義絕對的極端主義者。他們只有一個目標、幹掉美國,幹掉白人!現在美國真的沒搞明白、真的沒搞明白,戰友們。就剛纔這兩位元首,嚇得自己都不行了,爲什麼?他到現在都難以相信,只要他看到這個文件以後、看到人他傻了,傻了,真嚇傻了!他待在家裏兩三週了,旁邊都在死人,他到現在還沒鬧明白什麼情況。你們別以爲你們搞明白了,世界上最明白、最聰明的就是爆料革命戰友,一點不誇張。香港P3實驗室這幾個人,是共產黨的絕對給拿下的,WHO在亞洲的、在世界上的最高級的冠狀病毒技術、能力、監督和權力的實驗室。”從上個世紀初就在世界各國培養安提法組織,妄圖顛覆所有民主國家,將紅旗插遍全世界。班農先生2020年6月26在戰鬥室節目日說道到:“美國當下街頭的混亂無關種族主義,無關警察執行能力,這是再現當年法國大革命,10月個革命和毛賊東的文化大革命的暴民的革命,目的根本無關訴求,根本就是爲了混亂,革命。抹掉你的歷史,讓你接受它們的馬克思,社會主義!”

我們這些受過共產極權傾軋的人不禁要問:爲什麼馬列主義,暴力革命在現代的美國還有這麼大的市場?答案是美國大學開設了馬克思主義課程,有一幫被收買的美國智庫和政要還在宣揚中國成功論,而好萊塢,華爾街,媒體被中共和極左思潮收買和滲透,就如當年蘇聯克格勃滲透好萊塢,媒體,政要一樣。2020年6月9日,郭先生直播提到:“以前跟美國大佬談美國的未來的挑戰,說美國有兩個命門很容易被別人操縱,一是貨幣,二是種族矛盾,再加上美國兩黨內鬥,很容易被人鑽空子。”郭先生還在2020年6月11日直播補充說:“中共三十年來一直準備搞亂搞弱搞死美國,這是中共的首要任務。共產主義組織安提法Antifa利用羣衆鬥羣衆,把中共文革搞到美國,執行3F反美,搞垮美國的法治自由民主,流氓騙子暴徒趁亂奪權。中共和共運組織安提法是法治自由民主的敵人,是美國的敵人。”郭先生還在2020年6月16日直播直接了當地說:“美國在國際上已經失去了三十年。美國再犯錯,美元就沒了,美軍就沒了!你不要因爲選舉被中共利用。這又來了!又來了!中共買通了跟選舉有關的所有關鍵人,絕不能讓川普贏2020。”2020年9月12日,郭先生在班農戰鬥室說:“這就是爲什麼在過去的50年裏,美國沒有一次贏過中共。這就是爲什麼,美國政府需要我們揭露中共的謊言,中共和美國在過去的70年裏,簽署了13000個協議,沒有一個協議中共兌現過。”

2020年10月1日,中共國的國慶日,中國人的國殤日,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確診中共病毒,開始隔離治療。2020年10月6日,路德先生說:“五角大樓緊隨白宮淪陷,(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集體陽性,美核按鈕保管員亦感染,中共終極之戰,美恐遭核偷襲。”我想問一句,美國號稱世界第一強國,可是他們連自己的總統都保護不了,這是爲什麼?美國軍人的臉真的是被中共打得啪啪響啊!這口氣你們是怎麼嚥下去的?2020年10月3日,郭文貴先生接受班農戰鬥室採訪中提到閆麗夢博士的母親被中共警察抓走了。當中共得知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感染病毒時,大部分人都開始慶祝。他們早就準備好了簡報。郭先生在節目中發出最後一次警告:“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九個月了,你們因爲內部政治什麼也沒做,還不行動,所有反共的人,納瓦羅,彭培奧,班農,五角大樓將軍和你們家人都會感染病毒!你們要給CCP72小時警告,聯合世界各個國家去中國武漢P4、P3,軍隊實驗室找出真相。我可以去蝙蝠洞親自試驗,閆博士可以帶隊去調查!”2020年8月29日,郭文貴先生說:“新冠病毒100%是中共生化武器!目的是乾死美國!我很Upset,爲什麼世界第一強國不派人去武漢調查中共解放軍P4實驗室?”郭先生還說,武漢P4病毒實驗室的建設資金、技術、人才全部來自美國。其中包括美國CDC、FDA,調查啥?調查中共不是曝光自己嗎?滅美國的賊就在美國內部。中共病毒是生物武器,文貴先生大聲疾呼,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絕非自然病毒。中共生物武器定向打擊美國總統及其家庭,美國應向中共發出72小時通牒,聯合世界各國家徹查武漢P4和軍隊實驗室。否則,所有反共的人,五角大樓將軍和他們家人都會感染病毒。事實上,中共對美國造成的傷害要比恐怖主義、極端伊斯蘭可怕千百倍!僅中共病毒一項就已經讓美國死亡20多萬人、感染700多萬人、社會動盪不止,政治的腐敗、醜惡、混亂不堪。美國人最近才搞明白中共纔是美國最致命的威脅!美國社會面對共產極權,渾身都是漏洞,被蘇共虐完又被中共虐,蘇共中共的套路還都是一樣的,美國還是要在同樣的套路面前栽跟頭。

美國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被蘇共全面滲透,背叛忠實盟友中華民國,致使蘇聯支持的中共橫掃大陸,中國人付出數代人被殺近億的慘重代價,美國也在朝鮮越南血流成河。 —— “打造”《雅爾塔協議》出賣中國躲在羅斯福總統身後的紅色間諜 (上)(《歷史上的今天》雜誌20190708第368期)

我最擔心的不是香港,朝鮮,中東,也不是中國,而是美國。它是唯一有力量剷除這個中共這個地球毒瘤的國家,可是它已經嚴重被中共滲透了。媒體,演員,議員,球員,華爾街被中共的錢腐化了,他們正聯合將川普趕下臺,美國的華人大網幾乎全被中共控制了,美國岌岌可危。而川普總統在2020年7月4日美國獨立日的演講,更像是美國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在我們的校園裏,我們的新聞編輯室裏,甚至在我們的公司董事會里,有一種新的極左法西斯主義(far-left fascism),它要求我們絕對效忠。如果你不講它的語言,不履行它的儀式,不念它的咒語,不遵守它的戒律,那麼你就會被審查、驅逐、列入黑名單、迫害和懲罰。這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你們美國人要記得你們的建國元勳本傑明·富蘭克林(頭像印在美國100美元紙幣上,《獨立宣言》的起草者之一)曾經說過:“這次的(美國憲法),可能會實施若干年,不過最後還是會以專制收場。當人民一旦過於腐化,無力建成其他政府形式,就會需要專制政府。”美國社會評論家特里林寫道:“就我們而言,思想總是晚來一步,但誠實的糊塗卻從不遲到。理性總是稍顯滯後,但正義而混亂的憤怒卻一馬當先。想法總是姍姍來遲,而幼稚的道德說教卻捷足先登。”

郭文貴先生評論美國,有四個too,也總是too。2020年3月18日,他說:“我給他們說4個too,美國現在too naive(太天真),think about。CCP Coronavirus,the virus,就是你太單純想這個。too greedy(太貪婪),我說America too greedy,現在什麼時候都想着錢。第三個too slow(太慢),你們一定要打回去,對他們的三個戰場,香港事情,必須的。第四個,too stupid(太愚蠢)。”2020年10月13日,班農先生說:“是時候行動,行動,行動了!現在和中共談話的時間已經結束了,我們一定要切斷對中共的金融和貨幣支持。首要就華爾街不要再讓中共公司上市圈美國人民的錢了。”美國人啊,當斷不斷 反受其亂!你們在等什麼?美國與中共的對決是一場終極之戰,如果美國輸了,世界將再無燈塔!路德社2020年10月5日節目透露:“中共黨魁習近平內部講話,打好終極之戰,要認真搞好生化武器研發。”

18世紀歐洲啓蒙運動的搖籃法蘭西是世界上所有追求平等自由人們所夢想的地方。爲此托馬斯·傑佛遜曾深情地說到:“對於熱愛自由平等的人民來說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他出生的國家一個是法國。” 兩百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也可以說,身處專制卻嚮往民主自由的人們,也有兩個祖國,一個是他出生的國家,另一個是美國。在某種意義上,美國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世界五大洲人民共同創立的民主運動的組織及其大本營。它引領全球180多個國家走上了民主憲政的道路,代表着人類的正義和希望。因此,大國的崛起與衰落的地緣政治規律不適用於美國。它以人類追求自由和財富的名義,有權懲罰一切邪惡勢力。願上帝繼續保佑美國!我衷心祝願美利堅合衆國再次偉大!我愛美國,雖然我從來沒有去過美國。但在我心裏,我是一個美國人,我只是生錯了地方。正如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說的:“美國是個情人,不對,是丈夫,對他我會永遠忠誠。”

當代最偉大的事,是美國的崛起。當然也包括她的再次偉大! ——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

但願美國將繼續是人類最大的善意,最大的希望、最美好的希望!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