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超神秘力量——助推“硬槃門”!朱利安尼幹掉五大黑幫的FISA法案為何這麼牛? !

香草山寫作組:正道主義聯盟

希拉里:如果讓我進監獄,我要讓幾十個人陪著我。 。 。

朱利安尼:紐約五大黑幫家族也是這麼跟我說過的。 。 。

以上兩句簡短對話,讓你看到了朱利安尼手握FISA法案,藐視對手的實力!而最近左派媒體有關“硬槃門”的信息收集是否合法的質疑,以及相關信息被推特和臉書相繼封殺,成為最火爆的爭議焦點!按照要求,為了保護國家安全,與收集外國人來往情報的外國情報監視法FISA法案相關的細節,法庭是不對外公佈的。朱利安尼先生在擔任市長期間,為了對付五大黑幫家族,曾經批准了100多條FISA監控線。而FISA監控可以不受FBl的控制,在跨國情報的收集上,超越了正常人的認知,尤為厲害!

隨著“硬槃門”事件火爆的細節陸續被披露,朱利安尼先生說:“我們當時有亨特拜登試圖掩蓋硬盤的郵件,但沒有公佈。”班農先生說之所以不公佈,就是要把他們引入陷阱,而他們照著預測做了。班農先生同時發表了有關神秘信息的相關陳述,讓我們更進一步看到了FISA法案在“硬槃門”中運用的影子!

由於好奇,筆者深挖了當年干掉五大黑幫的FISA法案!揭示了它的前世今生!為您一一道來!

FISA法案誕生於70年代

1978年,因尼克松總統的水門事件,為了防止總統和行政部門濫用權力,任意監聽,《外國情報監視法案》(The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FISA)誕生。參議員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率先於1977年提出草案。法案最終版本於1978年由卡特總統簽署並公佈施行。本法案是美國第一個要求政府須先行獲得法院許可令才能進行電子監視的法律。這部法案的宗旨是平衡國家安全需要以及人民權利,使身處美國領土的民眾免於被恣意監視。人民的權利來自憲法第四修正案對美國本土民眾的保障。即:只要身處美國,不論公民還是非公民,國家在通常情況下,必須獲得法院許可令才可對民眾進行搜查。

小布什時代

FISA法案升級版:愛國者法案

911襲擊事件發生後,國會通過了《愛國者法案》,以進行反恐戰爭為名,賦予了總統廣泛的權力。小布什政府利用這些權利繞過了FISA法庭,依據其國家安全局電子監聽計劃,下令國家安全局直接對基地組織開展間諜活動。由此衍生出來的總統監視計劃包含一大批國安局監聽計劃,其中就包括棱鏡計劃(PRISM) 的前身。

愛國者法案後續:2015年5月30日,美國參議院沒有就延長本法案的決議達成一致意見,故本法案於6月1日起失效;6月2日,作為對愛國者法案的代替,參議院修改了部分內容,尤其是第215條,終止了國家安全局電話監控的《美國自由法案》在國會通過,效力至2019年。

2007年推出保護美國法案與FISA修正法案

針對911恐怖襲擊後出現的新的反恐局勢需要,2007年7月28日,布什總統宣布其政府已向國會提交修改FISA的法案。他認為現行法律“嚴重過時”。提案即保護美國法案,8月3日,在參議院獲得通過,8月4日,眾議院以227:183票通過。 8月5日,它由布什總統簽署,成為第110-055號公法。 2008年2月17日,因日落條款而到期。後被2008年FISA修正案代替。

2007年的保護美國法案是針對“ 外國情報監視法”(FISA)提出的一項有爭議的修正案,它全面、劇性地改變了《外國情報監視法》的體制。法案規定,如果政府想要針對身處外國、涉及外國情報通訊的外國人進行監視,他們不需要到外國情報監視法院取得個案化的許可令。法院只審查監視目標鎖定是否合法以及操作是否符合最小侵害(minimization)。政府幾乎只要認為自己合理地相信監視對像是處於非美國領土的外國人以及涉及外國情報資訊就可以進行監視。小布什總統在2008年又簽署了國會通過的修正案,FISA修正法案對之前的保護美國法案做了修正。恢復了一部分在2007年保護美國法案中,被取消的FISA監督的權力。

加強版網絡監控計劃:棱鏡計劃

棱鏡計劃PRISM 是一項由美國國家安全局自2007年開始實施的網絡監控計劃。前身是總統監聽計劃的一部分,其依據是外國情報監視法和2001年的愛國者法案。監聽對象包括任何在美國以外地區使用參與計劃公司服務的客戶,或是任何與國外人士通信的美國公民。該計劃的正式名稱為“US-984XN”。監聽申請需要得到外國情報監視法庭的許可,該項目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知情,而並非國會所有的成員。

奧巴馬時期

限制FISA法案:自由法案

美國的外國情報監聽體系在斯諾登披露棱鏡計劃之後,奧巴馬政府和國會議員們認為,要想恢復公眾信任需立法改變。自由法案由此應運而生,於2015年6月2日頒布。新法案該規定,國安局需要向秘密法庭-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ISC)提出申請獲得批准後,才可從電信公司調取特定對象的電話數據。

機動式竊聽條款將保留。 FBI可以繼續對頻繁更換電話的從事間諜或者恐怖活動的嫌疑人進行竊聽,而不需要因為嫌疑人更換電話而向法院重新申請竊聽許可。除此之外,監控“獨狼”恐怖分子嫌疑人(與外國恐怖組織沒有聯絡,獨立進行恐怖活動的個人)的條款也將保留。此前,FBI在調查與國家安全問題相關的案件時,能收集各種商業紀錄。但新法案對政府收集紀錄的範圍進行了限制,禁止政府收集服務商或一個電話區號內的所有信息。新的法案也旨在增加政府情報部門的透明度。新法案給予公司更多的自由,允許公司公佈從政府處收到的監控要求的次數。

2018年至今FISA法案微調修正案

2018年1月11日和18日,美國國會眾參兩院分別以256比164票和65比34票的投票結果,通過了外國情報監控法修正案,這意味著美國國家安全局將繼續獲得授權監聽境外的外籍人士,也可以收集與之相關的美國人情報。美國眾議院當天通過的修正案對原來的規定進行了輕微的改動,包括限制對收集來的美國公民信息的使用等。同時,如果只是在通信中提及被國安局監控的對象,則相關通信內容不得被收集。但如果是由被監控對象發出或接收的信息,其相關內容仍然可以被收集。

如何運作以上法案?外國情報監視法院有11名法官,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任命。每次司法部申請偵聽許可令時,由輪值的一位法官單獨審批。 11名法官中,可能有三到四名位處首都華盛頓。許可令的審查過程可以通過電話進行。為了避免打草驚蛇,申請和發布許可令必須保密。

外國情報監視法院是一個秘密法庭,因為他們的程序不公開(但法院的位置,法官有哪些人,他們的任期有多長,以及如何成為該法院的法官,這些都不是秘密),跟美國其它法院相比,外國情報監視法院一個最大的特殊性在於其程序屬於單方面進行,也就是說,當局申請的監視對像沒有機會在該法院為自己辯駁,被申請者甚至不知道有這個流程存在,這就導致這個法庭是個單方面的法庭,其天平自然地傾向申請的情報機構。事實上,在外國情報監視法院的運作歷史中,所有申請都被通過,沒有被駁回的請求,其橡皮圖章的屬性無疑更加明顯。

監視方式

1、嚴格要求合法流程

按照《外國情報監視法案》的規定,監視申請必須載明請求法院批准通訊監察的目標對象、監視事由、監視時間和監視範圍(例如:哪一種通訊設備,是電郵還是電話),並說明將採取哪些步驟,以符合“最小侵害”(minimization)原則。

2、何為偶然蒐集

安全機構在進行涉及外國情報的偵聽工作中,會蒐集到不在授權範圍之內的信息,並涉及並非具體偵察目標的民眾,這就是“偶然蒐集”(incidental collection)。在實際操作中,蒐集到的情報資訊可能會在相關單位間傳閱。出於“最小侵害”原則,為了避免無辜民眾身份曝光,情報單位雖然會保存原始數據(raw data),但是在後來編寫情報匯報時,情報蒐集單位會掩蓋這些人的身份信息,改以代號表示,這就是“遮蓋”(mask)。如果在日後情報蒐集或調查過程中,必須連結對照相關人等身份,又可以把被“遮蓋”的信息揭開,也就是“揭示” (unmask),回到有第一手情報資訊的單位,找出相關人等身份。對“偶然蒐集”到的信息中必須“遮蓋”的人物身份,不得違反程序而隨意“揭示”。

看完這麼複雜的FISA法案的前世今生,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硬槃門”的披露,已經完全走完合法流程!特別是“偶然蒐集”這個程序的運用,不得不佩服!硬槃門故事裡面的硬盤被遺棄,店主交給FBI,然後交一份備份給朱利安尼律師,之後引發紐約郵報的披露,有如神一樣的偶然力量在對黑暗世界劈開一道閃電! !除了相信那一億分之一的神秘力量,你無法解釋“硬槃門”這一“偶然”的事件至今引發的核爆炸的力量,將會如何影響及顛覆整個地球人類的未來!

編輯:jamie(文胤)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