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的遺書

整撰:文錦 复核:文非

在中共的鬥爭哲學之下,不但高層權鬥激烈,在學校裡也是你死我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15日在微信朋友圈發文控訴該校校長後失聯,16日他的遺體在其位於成都溫江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被發現,警方認為是投水自盡。

2020年10月15日清晨,毛洪濤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發出“絕筆信”,其內容如下:

從未發過朋友圈,就以這樣的方式結束吧。

人生五十未滿,少年勤勉,青年奮進,中年有成,卻因職業選擇的最終失誤走入了絕境。過去八個月乃至一年多,確實是人生最艱難的時段,精神上崩潰、身體已失調,每天面對越來越理不清楚的亂麻。

終於確認了,一直堅持原則,在一個完全不講道理的單位真行不通,因為他們利益勾連更堅定頑固;雖然獨善其身,兩袖清風,但身陷污泥濁水,拼盡力氣難以改造環境,日漸一日覺得無力無助。

還是缺乏艱苦複雜環境的歷練,一身書生氣,滿腔正義情,到了這樣的年齡和級別,還天真地簡單相信人性的真善美,一年多的成都大學工作,已是頭破血流。

一路走來,遇到過小人、偽君子、邪惡的人性,王清遠,是極致了。

披著學者的外衣,滿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學建立起的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強力防禦著全面從嚴治黨和黨委領導下校長負責制的政策要求,連續擠壓三任黨委書記,而我是被害最深當然也是鬥爭最強烈的。

一年多來,本人受到的傷害和不公,今生極知。用陰招,泄私憤,拉山頭,無底線,表面上是校長與書記的意氣之爭,背後是深刻的正義與邪惡較量,確實沒有想到的,是製度機制建設、治理體系健全如此艱難,甚至無助到付出生命的代價。

這就是王清遠所主導建立的成都大學政治生態:不講政治,破壞規矩;拉幫結派,排仁異己;管理混亂,隱患叢生;營私舞弊,獨斷專行;中飽私囊,無視群眾利益;短期行為,貽誤事業發展。

對不起黨組織的培養,沒有真正歷練成鋼鐵戰士,打了敗仗!對不起親人的關愛,沒能擔起男子漢責任,自行了斷!對不起真心的朋友同學,感謝你們在任何情況下,無條件的支持理解!對不起曾經那麼和諧團結向上的師生群體,我最終給大家留下的是遺憾和壞榜樣……

確實不得已,真正沒有路,人生,我來過了,有悔與恨;今天,做個了斷,不再牽掛。因工作失敗而結束,自己,都覺得可笑,但生活、職場,就是如此,殘酷,接受了、放下了……

1970年11月出生的毛洪濤為河南焦作武陟人,1989年考入位於四川成都的西南財經大學,就讀會計學專業。 1996年,碩士畢業後,毛洪濤留校任教。 2001年開始,毛洪濤擔任西南財經大學發展規劃處副處長、教務處處長、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等職。 2014年,調任四川旅遊學院任副院長;2016年,出任四川省眉山市副市長,後任眉山市委常委、宣傳部長。 2019年2月,毛洪濤調至成都大學,出任黨委書記。

據知情人士石先生表示,成都大學的權鬥往往涉及市委、市政府高層。由於明年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在成都舉辦,成都大學是主會場,政府投入了幾十億人民幣,令權錢鬥爭更激烈。他又指,大陸學校如同衙門,出現你死我活的權鬥並不意外。

在牆內的管理系統中,黨委書記是最高領導,地位高於校長。不過現任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非同一般,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一職頻繁更換。過去的六年多時間,該校已更換了三任黨委書記, 而毛洪濤新任該校黨委書記才一年半左右。

毛洪濤書記之死引發了網友的討論,相關關鍵字標籤在微博閱讀量超過9億。毛書記生前的同事和學生們紛紛懷念他的正直友善並感慨“毛老師,一路走好”。有網友認為,毛洪濤是“以死明志”“以死舉報”;但也有人認為這是爭權奪利失敗的個案;還有不少人質疑毛洪濤的死因,並發文要求成立專案組徹查此事。

這一幕可謂似曾相識,年初武漢疫情爆發時吹哨的李文亮醫生,同樣身為共產黨員,同樣是體制的犧牲品,同樣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一人用生命換來眾人短暫的憤慨和同情,活著的人們恢復麻木後又一如既往,這樣的故事不斷地在循環上演著…

共產黨建立防火牆,14億人被蒙上雙眼70餘年。共產黨浸淫下的教育、醫療體系充斥著關係學厚黑學,假騙偷和私下各種形式的利益輸送無處不在,當你成為共產黨的鋼鐵戰士之時就是拋棄人性裡的正義和善良、與假惡同行之日。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任何正義本性引發的行為在這個扭曲的世界裡都會受到質疑、打壓甚至是失去生命。推倒防火牆,讓14億人民看到它的真面目,李文亮、毛洪濤之類的人間悲劇才會結束。

參考鏈接:

https://3g.163.com/dy/article/FP3CAKN80521CAFF.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