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八十六)郭先生談8964天安門大屠殺——烈士的鮮血是如何白流的?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5月23日,郭先生說:1919年到1989年70年,天安門廣場上學生開始運動。這是一場失敗的僅僅是學生的運動。由於準備不足,全社會沒有任何準備,裹入了政治鬥爭。被一幫學生中那叫學痞、學賴、民騙、民賊所利用。一幫無知愚蠢的東西利用了這些善良偉大的學生。這個運動完全沒有社會各個領域的呼應。結果大家知道這個結局,不但夭折,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付出代價不僅僅是天安門廣場上死了多少人,全國暗殺,在監獄裏邊把多少正在萌芽狀態的中國民主力量徹底給湮滅。然後讓共產黨,有可能趙紫陽和鄧小平和胡耀邦這些所謂的當時有希望給中國一點點民主和自由法治的這麼一個機會的人嚇傻了,因爲那完全成了政治鬥爭。結果這些人把趙紫陽給軟禁了,胡耀邦最後被弄死了。結果鄧小平下令屠殺,鄧小平再也不敢提民主自由了。

2017年6月3日
那麼我今天首先要給大家談談,說一下關於明天的日子64。大家聽到剛纔音樂了,我都不敢再聽下去,再聽下去就受不了了。我這個人多愁善感,天真,多愁善感是我最大的弱點吧。《相思小螞蟻》當時是我八弟和我妻子最愛聽的音樂。我八弟在8964被警察打死,雖然不是爲64死,但是他改變了我的命運。在64的頭一天,我坐這裏和大家推友們分享當時音樂的時候,感慨萬千。這個《相思小螞蟻》本來可以跟我的弟弟和我的妻子和我一直延續到和伴隨着我們的生命。我的弟弟也應該有他的家庭,也應該有他的孩子。但是就在他差還有幾個月滿18歲的時候,就被這種非法的黑警察給打死了。不但打死了,到醫院裏還不給他治療。這可以看的出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和體制,能讓警察這麼多年來到今天還是這麼的囂張。我用鮮血記住了64的這個日子,我用我這22個月失去的自由記住了這個日子。1989年的4月份,我從北京到黑龍江,從黑龍江開着車沿路遼寧瀋陽回到北京。從北京跨河北迴到河南,沿路直上,那記憶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開車旅行。而且在我的車上,有當時文化大革命的哈爾濱的造反派的頭,文革主任,還有當年哈爾濱很有名的幾個老同志老領導。到了瀋陽見了幾個軍隊的同志,到後來到了北京紅旗村炮兵部的大院,跟很多軍隊領導在一起。提前聽到了這些老革命對事情的判斷。今天回憶這些事情的時候,歷歷在目,感慨萬千。
我就不想多說了,因爲最近幾天得到了多個老領導的勸告,沒有警告。人家都是也很客氣,很堅定的說,但是希望文貴不要在64這個日子說太多關於64的事情。同時要相向而行,不要說太多,但是我還是,本來我覺得。本來我想說的,但是考慮到各個方面,我就不多說了。因爲我說的多了,我郭文貴不能撒謊,撒謊就自己笑了。因爲我每天跟這些謊言家在一起,有時候想嘗試撒謊的時候,說着自己都笑了,所以我也撒不了。那我說真話呢?那會給我帶來很大的麻煩,也有很多人不高興。可能是很多推友們也會表示不高興。從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號,然後到今天28年過去了。我真的發自內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64的時候,我都去問他們,我說8964,你做了什麼?包括當時因爲64跑出來的很多民運領袖,我說你做過什麼?他們就講述,然後我說從那一天到現在,你又做了什麼?所有的人跟我講64的時候,我說你講完了,那是一個歷史。你告訴我,你現在能爲他們做什麼?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說,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一箇中華兒女,你都不應該忘記,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應該用這些英雄們的鮮血來鑄就你的名聲。躺在這些英雄的屍體上和鮮血上,讓你今天變得有名,也就所謂的紀念。我相信那些英雄們,什麼樣的回顧歷史都是對這些英雄們的不尊重。也會讓他們失望。甚至有些人在評價64,評價64,本來對64就是個侮辱。64不需要評價,64沒有任何人可以評價,包括我們的政府官員。這就是我對64的意見。
如果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應該說你能爲他們做什麼?你又爲他們做了什麼?這些英雄們和64和這個國家爲此付出代價的一切,需要的是行動,需要的是傳承,這就是文貴對64所有的感想。接下來我想說一下,就是6月1號我做了直播視頻以後,有一些推友,還是極少部分推友說我被詔安了,可能被詔安了。說這個話的一定不是推友,也絕大多數是五毛。在64前夕,最近的兩週,我一再說過,現在五毛和七毛在某省,幾個點上專門的接受了專業的培訓。就是對付郭文貴的。全國的網警第一個屏蔽的就是郭文貴和有關的字和有關的信息。五毛已經轉換了戰略,從過去的直接罵和侮辱已經變成了和我相向而行。
⋯⋯
就像很多國外的朋友問我,爲什麼你們那麼多人對64這麼多紀念活動?這麼多年他們做了什麼?我說這是我一直以來要問的問題。我們用紀念當英雄父皇?我們用紀念喊幾聲嗓子,拉幾條橫幅,點點燭光,我們就成了真正他們的傳承者嗎?這位孩子對待自己的父親都如此的自私,他還能對別人?文貴今天坐在這裏,我是拿着我全家人的生命和自由和全部員工的未來和自由。我年邁的父母身體健康和生死和文貴千億的財富和隨時面對的生命危險。任何有良知的人在懷疑文貴,追求郭七條的的這種決心和勇氣,當然是別有用心,要捫心自問,你自己做了什麼?任何評價別人的時候,或者批評別人的時候,先問問自己,自己做了什麼?自己能做什麼?
⋯⋯
最後,我再次的希望我們的64的家屬們,在這一刻不要流眼淚不要痛苦,因爲世界上沒有向你們活着的人當中,還擁有家裏這樣的英雄,這應該高興。因爲沒有多少人家裏有這樣的英雄。我們的家人裏面擁有的是大幅翩翩的貪官和嘴巴上的巨人和行動上侏儒的人。凡是那一天的英雄都會被銘記,都會被尊重,而且我相信會被傳承。文貴在此衷心的表示崇敬。64是郭文貴人生轉折點,永遠不會忘記。郭文貴沒做任何事情,做的那點小事,現在想起來都不配說。但是文貴會把這個爆料行動郭七條走下去。等到三年時,希望你們給文貴一個評價。衷心的希望所有的推友們在此時此刻和文貴閉上眼睛想上幾分鐘紀念那些英雄們。

2018年3月13日
我文貴就是要堅定,要把這些僞類們,打着民主民運的幌子的,喫64的人血饅頭的人。以打着法治民主民運的幌子,專門坑害同胞的人,一次次的設計拉山頭,拉幫結夥,搞山頭,爭名奪利。就爲了100美金恨不得把自己的媽給賣了,還要全國人民給他去搞什麼民主自由法治去。找一個個的活動,幾十年了,29年了,你們搞過一個嗎?搞過一個副鄉長嗎?搞成過一件事嗎?你連你自己家的房子都搞不明白,老婆孩子都搞丟了,到處坑蒙拐騙,還讓全國人民爲他買單。這就是讓盜國賊囂張的其中原因之一,因爲你們的無知,你們的愚蠢,你們的下流,讓他們看不起所有的老百姓,把中國老百姓當豬狗。他們就像王岐山所說的,不過如此。百年不會開智。談到民主民運他們哈哈大笑,成爲天下最荒誕的笑話。我每當想到他們談論民主法治自由,那種那種對那種笑,這個根本不屑一顧的感覺,我現在感同身受。就是因爲你們貪婪無知,還有我們這些善良的老百姓的圍觀,助長了盜國賊的那種囂張的氣焰。也讓這些博訊,西諾,韋石,李偉東,李洪寬,夏業良,陳思烤這些人,一個又一個地在媒體上欺騙,我們到了清理你們的時候了。

2018年9月16日
戰友們,你們到底是想要一個忽悠的郭文貴,還是一個能給你們帶來法制民主自由的郭文貴。你們想要一個過去29年那些海外的民主民運,那些揹着64血帽子的一樣的生活方式,還是想要一個有直接效果的。

2019年2月24日
親愛的戰友們,不要把法治基金當成一個要飯的。和過去那些騙捐黨們,64那些喫血饅頭的騙捐黨們,這不是一回事。他有更高層的戰略考慮、他有更高層的理想、他有更多的價值、他是我們真正的未來、他是屬於全中國人民的。

2019年7月23日
你們還記得《人民的名義》電視劇嗎?《人民的名義》最早的電視劇就想叫李小琳拍呢,後來另外一個人拍,沒拍成。最後是王岐山給弄起來了,改成對他有利的了。“打鐵還需自身硬”。就李鵬這個人,他悲哀的是他成為他孩子的發財升官工具、保護傘,躺在醫院裡面。這個人基本上他從64之後,他是經常做噩夢,他睡不好的。李鵬的後來幾十年生不如死。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懲罰讓你躺在病牀上不死和你死了不能入土,像毛澤東一樣放在棺材板裡邊,水晶棺材,這不就最大的懲罰嗎?他的心靈折磨是巨大的,這是先說現實。

2019年8月7日
海航的創始人陳鋒和王健是白手套,是盜國賊一份子,沒有任何人在懷疑。盜取國家的財富,就對面的這個牆上,大家從這個結構圖裡邊大家可以看到一個最核心的人物,姚依林。從姚依林這一支出來了親子關係,姚明偉。姚明偉2011年去世,曾在越南學習長期居住,傳說中的私生子,就是菲利普羅斯勒,越南裔前德國副總理。所以說戰友們你們能看到,前邊姚家的這一支和這個關係大家你們能看的非常的清楚。姚依林中共前高官、前常委,64鎮壓的核心人物。姚明偉、姚明山、王岐山、私生子菲利普羅斯勒,紐約慈航前首席執行官。慈航基金受益人,孫瑤、貫軍、劉呈傑。

2019年9月8日
我讓他們看到在香港打這些孩子,和失蹤的孩子,打這些母親,打那個老人,打那些殘廢人。有什麼道理?有什麼法理?有什麼天理?你這麼對待老百姓。如果大家想想64當年有這些社交媒體,有這些記者在,結果會是什麼樣?真相會是什麼樣?

2019年11月27日
華爾街的利益黨,有多少人最後一分鐘還在說服不能讓這個法簽了。楊潔篪就是今天昨天還在勾兌呢,還想搞8964那樣,得到美國的認可,讓他們來血腥地殺一遍。楊潔篪太壞了,楊潔篪、孫立軍、吳徵然後孟建柱、王岐山,這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幾大惡魔,你們不要看職務,你要看他的殺害性和他手裏的權力。昨天晚上抓的,有一個南方某省的紀委副書記。這個紀委副書記,就在他僅有的幾個家裏面,其中的一個家裏,搜出了幾億的現鈔,一億美元的現鈔。此人是跟孟建柱,王岐山交好。多年前我見過這個人,這個人非常的學識淵源。王岐山在廣東的時候跟他好得不得了,後來這個人又到了江西。跟孟又混上了,孟進了北京,他就在廣東,成了他的大拿。這個人曾經說過一句非常有名的話啊,在中國內部中紀委,說:“共產黨沒了,我們都得被人挖祖墳。只有維護共產黨的核心利益,以習王爲中心的中國共產黨政權,我們纔不會被絕後和挖祖墳。誰跟這幾個條件作對的,都應該被消滅。”曾經這個人一度時間很火,現在完了吧。

2019年12月28日
再一個他覺得我們這些年,海外的這些民運吶把華人的形象是毀大發了。他們完全認可,外國人一說中國人China Town,中國城,然後一說中國人,哎呀海外64民運全是捐錢的,全是要捐錢的。說你都不知道,過去這些年,很多人跟我講,一參加有中國背景的,馬上有人遞條兒。說穿的都是衣服髒乎乎的,眼神遊離,給人家遞,遞過去,低着頭,都這樣啊。他說咱們中國人的形象糟透了,被這些打着64的謊子喫64血饅頭的人,就是要錢。他說你覺得民主這個詞兒跟中國人連在一起,他說那時太久遠的事兒了,幾乎沒人相信了。民主等於要飯,64等於捐錢,只要是看到個名人,一定是每天說的,搞基金、捐錢。原來個叫吳宏達的,有位戰友給他捐了很多很多錢啊。他說最後吳宏達騷擾到他捐完錢以後,說捐完款以後騷擾到家人真的受不了了。說爲什麼呢,他家捐了大概20萬美元。這個20完美元就吳宏達案,我都不知道吳宏達是怎麼回事兒啊。各部門找他捐錢的麻煩就把他找傻了。你捐錢,什麼納稅了嗎,什麼這錢哪兒來的,誰給你聯繫的,把他麻煩死了,麻煩死了。他說我們現在一說捐錢就害怕,不是說捐你錢,心疼錢,被騙,而是捐完錢被騙以後的麻煩。

2020年3月25日
Josh是去年我和那天火雞龔,還帶來了什麼周孝正。周孝正是她女兒的男朋友我不知道啊。還有那個韓連潮先生、楊建利先生、比爾格茨先生、斯伯丁將軍,還有比爾格茨先生的夫人,還有華盛頓郵報的另外一個記者,還有紐約時報的記者,還有我、班農先生。在6月4號天安門紀念會上,我宣佈說:從今天起,最後一個64紀念日,明年2020年將是沒有中共的新中國的國家紀念日,就是國家日。結果大家都看看我,覺得我很搞笑、很瘋狂。最後是,我說你們不相信嗎?你覺的我瘋狂是嗎?最後就是這位Josh,還有另外一個比他還牛的兩個記者給我鼓了掌,班農先生鼓了掌。可悲啊,是外國人先給我鼓掌,中國人稀稀拉拉的掌聲。

2020年4月27日
我再講一遍,音樂界、體育界、知識界的戰友們,如果你們是文貴的戰友,摟住,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你們有家人、有錢,幹嘛啊。你現在喊對爆料革命、滅共沒有什麼幫助,只能是證明你現在有勇氣。那是你的需要,但你毀的是家人吶。什麼時候需要的時候,咱大家振臂一呼的時候,啪,你開車上街的時候,那你就要出來。但是保證一擊即中,絕對成功,絕不能再變成第二個64,全被碾了。那不行,這不是我們的目的。

2020年5月10日
草根小哥:64的時間是怎麼來的,會發生什麼大事。
郭先生:經過反覆研究今年是共產黨的末年。習和王對中國人的傷害是三到五代人不可逆轉的,但對爆料革命是真正的戰友。任何朝代滅亡都是內部先爛的。王的魔性和習的文革變態經歷加在一起就是潘多拉。以恥爲榮的流氓注意,成了最可怕的獨裁,這就是我們的機會。預測不會超過今年年底。如果沒有香港導火索會在南海,然後就是臺灣,香港絕對救了臺灣。
草根小哥:滅共的三道大門還差0.3,股市什麼時候會清零?
郭先生:美聯儲會用經濟調整滅掉中共,中共沒有美國機構投資者定會完。取消香港自貿區,幾件事一定會發生。凍結習王資產一切介結束。

2020年5月21日
64到來之際,我們真的要好好想想,64當年爲什麼失敗?爲什麼被那麼多人利用?爲什麼那麼多人喫64的血饅頭?這就是我們一定要記住,我們有實力。如果當年64在海外有真正的力量,有個基地,有國際合作的力量,然後讓共產黨的大屠殺,成爲國際上公審共產黨的一個行爲,也一樣能贏。既沒有國際合作者,還是一幫叛徒,一幫喫64血饅頭的人,拼命的出賣64,結果被共產黨藍金黃了。64死的人白死了,這太可怕了。想起來心都疼,真的是心都疼啊,太可惜了。64這個失敗,又給了共產黨三十年,又是一個不幸中的不幸。

2020年5月23日
1919年到1989年70年,天安門廣場上學生開始運動,這是一場失敗的僅僅是學生的運動。由於準備不足,全社會沒有任何準備,裹入了政治鬥爭。被一幫學生中那叫學痞、學賴、民騙、民賊所利用,一幫無知愚蠢的東西利用了這些善良偉大的學生。這個運動完全沒有社會各個領域的呼應。結果大家知道這個結局,不但夭折,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付出代價不僅僅是天安門廣場上死了多少人,全國暗殺,在監獄裏邊把多少正在萌芽狀態的中國民主力量徹底給湮滅。然後讓共產黨,有可能趙紫陽和鄧小平和胡耀邦這些所謂的當時有希望給中國一點點民主和自由法治的這麼一個機會的人嚇傻了,因爲那完全成了政治鬥爭。結果這些人把趙紫陽給軟禁了,胡耀邦最後被弄死了,結果鄧小平下令屠殺,鄧小平再也不敢提民主自由了。這不僅是一場殺掉了學生的人道災難,是中國民主走向法治道德的災難。在70年後大家才明白中國的五四運動講最多的是誰?是共產黨。而且共產黨到中國來,當時說給中國人是以美國形式的民主法治和道德標準送給中國人民,然後中國人民接受了共產黨。結果在接受共產黨的1919年的五四運動之後,到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還能發生根本不存在什麼德先生和賽先生,是完全的獨裁皇權,天下之悲哀啊。這個五四運動到最後導致了共產主義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誕生。集權和皇權主義的誕生和超皇權主義的誕生,真正的奴隸社會。然後從過去追求民主、自由、開放媒體變成了一黨專政,讓老百姓不說話。
不但這時候,70年啊。再往回看1919年、1925年還是1924年啊。美國人協調,最後是把山東半島給了中國,是美國人幫助中國拿回了半島啊,拿回來山東啊。但是你能想到嗎?這是美國人的允許下,到了70年後。這個北京89天安門發生了,又是美國人,放過了北京,放過了共產黨。沒有美國人的默許,共產黨不可能在中國執政70年。當時已經35年了,執政啊,不可能在五四之後的70年還在那兒。大家想過這個問題吧,大家想過這個問題吧。然後到了89把學生給殺掉了,沒有德,沒有賽。獨裁、皇權、集權、沒有言論自由的這種集權是五四之後在中國大街上發生最奇怪,最悲哀,最流氓的事件。後35年,1989到現在2020年後35年是美國人允許了六四、放過了共產黨,再一次相信了共產黨。說,共產黨經過了六四它會深思,讓它經濟發展強大以後,它就會給中國人民主自由法治和言論自由。
⋯⋯
而這個政權恰恰是美國人的金錢和貪婪和錯誤的判決,和相信了共產黨。在1989年64站在共產黨這邊,和當年1919年的五四之後,沒有幫國民黨,而選擇了支持共產黨這個流氓政權。然後到了2001年,給了中共奧林匹克運動會,給了WTO。三次的美國國家災難就是這麼來的,我們要看三個時間,1919年的五四和1989年的中國天安門64和1776年的美國的7月4號。

2020年8月28日
從1983年我郭文貴離開了學校,被大逮捕給關進去,到後來89年支持64賣掉摩托車。我那時我是能賣掉摩托車89年,八九年我19歲,我有摩托車賣。你有沒有想過說郭文貴,你有摩托車賣嗎?安紅,中國那時有幾個有摩托車,鈴木摩托車你告訴我3000多塊錢摩托車呀,有幾個呀中國?北京城有幾個鈴木摩托車呀,SUZUKI啊。我那是三臺摩托車,我還有汽車,我能賣掉摩托車支持北京去。我從哈爾濱到這個溝幫子、瀋陽,錦州一直到北京山海關,一路上撿錢到北京到鄭州,到安陽到濮陽,最後把我給抓了。然後我進到清豐看守所,我能活着再出來。安紅,你覺着這能活着還能出來?你說這是我吹的嗎?我說我現在是活人呢。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rmor
1 月 前

CCP Virus ,CCP Lied,The world people died.Take down the CCP !
 
The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 Everything has begun !
 
Action ! Action ! Action !
 
Lah Lah Lah Lah Lah !

0

GM99

10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