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夕法尼亞大學已被無數中國人的血汗錢染紅

作者:翼族
編輯/審核:Giselle

圖片來源: https://hk.epochtimes.com

隨著《紐約郵報》近幾日的連續報導,三個硬盤的內容只是曝光了冰山一角,拜登先生就已經坐在了美國民眾輿論的火山口。

前兩天郭先生在蓋特曬出了美國一家名為National Legal and Policy Center(國家法律和政策中心,以下簡稱為NLPC)的組織要求美國教育部調查賓夕法尼亞大學及其內設的Penn Biden Center for Diplomacy and Global Engagement(賓州大學拜登外交和全球事務中心,以下簡稱“拜登中心”)接受來自中共國巨額匿名捐款信息的信件。在這封信件中,雖然很多捐贈信息都是匿名的,但依然可以看到非常多有用的信息。而從這些信息中,則可以明顯看出中共通過學術領域去滲透美國的政治領域的痕跡。

結合Fox News的報導,2017年2月從美國副總統位置離職後,“失業”十多天后的拜登先生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謀得一個新的職位,成為這所著名的常春藤大學的一名教授。賓夕法尼亞大學為拜登在華盛頓設立了辦公室,拜登不需要授課,只是出席一些講座。

根據2020年9月29日拜登競選團隊公佈的2019年納稅單顯示,拜登和夫人2019年總收入為98.5萬美元,兩人的收入包括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負責的拜登中心、其夫人任職大學以及演講和版稅收入等。也有一些媒體公佈,拜登夫婦2017年稅前收入高達1100萬美元,2018年稅前收入460萬美元。

而根據發行於費城的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費城詢問者報》,2017年賓夕法尼亞大學支付拜登先生$371,159,2018年支付$405,368,2019年支付金額也在40萬美元以上。可以作為對比的一個數據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的平均年收入為223,693美元。

(信息來源: https://data.chronicle.com/category/state/Pennsylvania/faculty-salaries/

NLPC在給教育部的信件中指出,從以下各個年度的捐款總金額可以看出,自從2017年3月拜登中心成立後,賓夕法尼亞大學接受來自中共國的捐款總額就顯著增加:

2013年: $430萬美元2014年: $380萬美元2015年: $490萬美元2016年: $680萬美元2017年: $770萬美元2018年: $2730萬美元2019年: $1270萬美元

其中2018年最大的一筆匿名捐款金額高達1450萬美元。在NLPC信件所附的捐款清單中可以看到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中,賓夕法尼亞大學共收到23筆來自中共國的匿名捐款,總額超過2100萬美元。對比2013-2016這四年,只有區區5筆來自中共國的匿名捐款,並且總額不到500萬美元,可以看出增幅確實非常大。據NLPC稱,匿名捐款可能違反了美國聯邦法律,根據高等教育法20U.SC1011f條款117章節,要求賓夕法尼亞大學披露超過25萬美元的所有外國捐款或合同的來源。

在這份信件中,有很多我們耳熟能詳的中共國企業:民生銀行,易居中國,海南航空,工商銀行,浙商銀行,平安銀行,上汽,建設銀行,光大集團,交通銀行,招商銀行,等等……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導,賓夕法尼亞大學無法解釋2019年一筆來自中共國的神秘捐款,金額為300萬美元。從賓夕法尼亞大學的財務報表中獲悉,這筆300萬捐款來自一家名為Nice Famous Corporation的香港公司。但是這筆捐款信息並沒有出現在NLPC的信件清單中,那麼是否NLPC的清單中還有漏掉的信息?我們無從得知。

賓夕法尼亞大學發言人麥卡錫(Stephen McCarthy)最先回复《華盛頓自由燈塔》時,指這筆300萬美元的捐款實際是來自中國商人周忻(Xin Zhou),並指這名中國商人是其沃頓商學院的“大客戶”(a large client)。週忻,易居中國的董事局主席和總裁,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校董。在NLPC的信件清單中,2014至2019年間,易居中國另外還有七筆捐款,總金額為870萬美元。週忻的易居中國通過中共國投資界大佬沈南鵬在美國和中共國都圈了很多錢。據郭先生的爆料,沈南鵬所做的都是國家戰略層面的投資,絕對的政治金融大佬,代表著中共中央。可以肯定週忻及其易居中國每年給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這些捐款,也是屬於中共影響美國政治的戰略部署的一部分。

在這份清單中,有一家名為國家外國專家局(State Administration Foreign Expert)的信息非常耐人尋味,2015-2017年間,共有四筆捐款,總金額約為220萬美元。這個國家外國專家局對內掛牌是科技部,對外宣稱是中共國主管國家智力引進的行政機構,主要負責管理來華工作的外國專家等事宜,著名的“千人計劃”就出自其手。而“千人計劃”自從2008年啟動以來,計劃用5-10年的時間吸引海外人才到一些重點項目、學科、實驗室和重要部門工作,其實質就是從美國和其它西方發達國家偷取知識產權和各種高尖端技術的戰略。由於2017年郭先生開始的爆料,近兩年陸續有“千人計劃”的華裔科學家在美國因觸犯間諜罪或其它罪名被捕,這一計劃也戛然而止。相信這也是2017年後沒有繼續對賓夕法尼亞大學繼續捐款的原因。

在NLPC信件清單中,還出現了兩次郭先生最早爆料的海航,兩次捐款分別是2016年和2017年,金額約一百萬美元。和易居中國比起來金額並不算多,而且2017年以後沒有新的捐款。從郭先生在哈德遜的演講被取消,到陳國慶阻止林肯中心召開1120記者發布會,都可以看出海航在美國方方面面的滲透,並且佈局很早,所以海航出現在NLPC這個名單中並不令人驚訝。

從另一方面看,同樣的原因,海航在2017年郭先生開始爆料後資金鍊斷裂,開始瘋狂出售各種資產填窟窿,所以其海外行賄進行收買以及間諜活動的能力也無以為繼。但是相信中共藍金黃和3F的戰略部署並不會因為海航的破產而停下腳步。從2017年開始,這份清單中除了易居中國和幾家銀行以外,又出現了一些新的中共國公司的名字,並且捐款金額還有顯著的增加,應該是這些新的面孔取代了海航的位置。伴隨著王健的死亡,海航的“歷史使命”也走到了盡頭?抑或是換了一個馬甲又拋頭露面?受篇幅和時間所限,希望有機會在後續的文章中繼續予以分析。

這份捐款清單中錄入的大筆捐款金額,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是簡單的數字而已,但是這些冷冰冰的數字後面,更讓人心冷的是中共盤剝千千萬萬個中國同胞們的辛苦血汗後,用這些錢去腐蝕美國的學術和研究領域,從而收買美國重要的政治人物,甚至摧毀美國最後的基石——司法體系。

由於中共國特殊的政治經濟環境,可以想像得到在NLPC曝光的這份冗長的捐款名單中,每一個企業名字的後面其實都有中共的影子,如果進行司法調查的話,每一份報告都能揭示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這些秘密和拜登中心的成立也必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從最近《紐約郵報》披露的亨特拜登收取中國華信每年一千萬美元的“介紹費”來看,這些捐款只是很小很隱蔽的一部分,正如郭先生蓋特中所說,海航與拜登家族的關係,渤海金控和拜登家族的關係,僅僅是這幾千萬嗎? !

無論如何,著名的賓夕法尼亞大學和很多美國的知名大學,都已經淪為中共的工具。如果美國再不覺醒,地球必將迎來一個黑暗的時代!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