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34: 1984進行時(第三部)

作者:文石編輯/審核:Giselle

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16年後……

第三部煉獄

1、失效

溫斯頓和兒子小溫斯頓都很興奮。

小溫斯頓記得爸爸曾和他提到一個神秘的伯伯,爸爸每次說到他的名字都會壓低聲音,而且突然低下頭,眼睛盯著地面。爸爸突然說要帶他出遠門,去見這位伯伯,卻沒有說為什麼。小溫斯頓已經習慣爸爸這種吞吞吐吐地方式。他發現,不和人對視是爸爸那代人常有的習慣。學校的老師說到一個詞,會突然停下,好像嗓子被卡住了,頭扭到一邊,不知在看什麼。小溫斯頓長大後才明白,他們在控制自己的情緒。爸爸這代人好像總是不自覺地要隱藏什麼,不願讓別人知道他們的感受。保有秘密是他們的一種怪癖。小溫斯頓暗自稱為老爸溝通障礙症。

爸爸少有朋友,他幾乎不到任何人家做客,也沒見他邀請過朋友來。他只跟一些從沒露過面的人聯繫。他稱他們是“戰友”。爸爸沒有參軍打仗,哪來的“戰友”?小溫斯頓想,這也是一種掩飾吧。不知這些“戰友”是不是也跟爸爸這樣神秘兮兮的。秘密反而能刺激想像力。

這位伯伯也是“戰友”嗎?小溫斯頓決定試探一下爸爸。爸爸竟然笑起來,用力拍了拍小溫斯頓的肩膀。小溫斯頓有點不知所措。爸爸平時總是愁眉苦臉,和媽媽說話也是板著臉。他想不起來爸爸上一次笑是什麼時候,甚至覺得爸爸從來沒笑過。爸爸跟他也沒有過親密表示,不管說什麼都像在訓話,那腔調活像人工智能,不帶感情、沒有起伏,聽著就想睡覺,特別催眠。

小溫斯頓其實很害怕父親。他永遠對自己不滿意。即便努力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爸爸還是會認為他做的不夠好。除了在學校學B國語言,爸爸還要求他必須學A國語和D國語。小溫斯頓記得小時候,爸爸讓他和妹妹小茱莉婭每天都要學這三種語言,他們很快就把它們弄混了,搞不清為什麼一個字母會有三種念法。爸爸卻發狠地說學不會不能睡覺。媽媽回憶起那段時間,說家裡每天都是“大呼小叫,雞飛狗跳”。

他原本不明白爸爸為什麼要強迫他們學平時用不上的語言。後來才發現這是源於爸爸的多疑症。爸爸特別關心A國和D國發生事,但他不相信網絡上消息,更是對帕森斯舅舅的報紙嗤之以鼻。他一定要找到原文,自己看一遍。爸爸對小溫斯頓也這樣要求。不管什麼事,要自己去核實。 “不能被欺騙。”這是爸爸喜歡說的一句話。小溫斯頓很無奈,在爸爸眼裡,好像世界上到處是騙子。

更糟的是,爸爸還有“解釋困難症”,所有事對他都是不言而喻,只要小溫斯頓和媽媽搞不明白,爸爸就很不耐煩。帕森斯舅舅為什麼要在報紙上騙他們呢?小溫斯頓很想讓爸爸解釋一下,爸爸猶豫一下,張了張嘴,又放棄了:“嗯……以後你會知道的。”

“以後會知道的”也是爸爸常用的擋箭牌。爸爸好像把自己包裹在雲霧裡。要等未來的某一天霧氣消散,小溫斯頓才能看清爸爸的真身。此前,爸爸都一直像不近人情的怪物,偏執固執。

溫斯頓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顯得迂腐可笑。世界明明已經從16年前那場劫難中恢復過來,逐漸回歸正常。即便是在曾發生嚴重飢荒的A國,也可以基本保證供應糧食和日用品。 B國的時裝和其他奢侈品的交易量大幅增加。據預測,信息技術、房地產、生物製品和金融很快都會回到二十年前。在實力最強的D國,正在重新啟動火星移民計劃,發射到冥王星的探測器已經設計完成。

現在大家都不願再提起過去,16年前的瘟疫已經很遙遠了。經濟復甦帶來的是樂觀和對未來的憧憬。媒體和網絡上更是一片歡騰,連篇累幅地告訴讀者,人類又翻開嶄新的一頁,各種史無前例的壯舉即將實現,征服外太空的世紀已經不遠了。

溫斯頓當然也相信各方面的進展會越來越快。但他依然認為文明的倒退是很難恢復的。就像在大劫難中倖存的化石,不肯抖落身上的灰燼,會顯得特別不合時宜地。溫斯頓固執地認為“進步”被過於輕率地使用,表面的繁榮迷惑了人們,讓人以為自己能比以前的人更智慧。如果邪惡再次降臨,再次統治全人類時,無論他還是小溫斯頓這些新一代,依然會輕易被欺騙,依然無法抵抗。

一天夜裡,溫斯頓原本睡得很香,半夜突然醒來。恍惚中好像戈斯坦因站在他床頭。溫斯頓一直搞不清這是夢,還是他已經醒來後的想像。自從戈斯坦因失踪後,他就定期出現在溫斯頓的床頭。茱莉婭抱怨他打呼嚕,他們已經分開睡在不同房間。溫斯頓便獨自和他的夢在一起。有一次,他記得戈斯坦因清晰地對他說,“會好起來的,你要堅信。”溫斯頓清醒過來,發現臉上滿是淚水,枕邊濕了一大片。

他無法忘記過去,忘記曾被“他們”控制的A國和B國。他想起茱莉婭的父母是突然去世的。雖然他們從不出門,還是被感染了。溫斯頓懷疑自來水管裡的水。他懷疑這是計劃的一部分,在水源中投放病毒,清理那些對“他們”沒價值的人。他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的。茱莉婭的父母他們剛出現症狀,一隊穿防化服的人就出現在門口。他們把兩個老人裝在袋子裡,只露出頭部,迅速抬進車裡,拉走了。

連續兩天都沒有消息,茱莉婭急的不行。溫斯頓去打聽,才被通知說,兩個老人已經去世了。因為害怕傳染,屍體和遺物都必須焚毀。

任何人不得談論病毒,家裡有人去世也不准告訴任何人。最新的法規規定,不得在公共場合哭泣,否則會被以妨礙公共安全罪逮捕。家中也不得舉辦紀念活動。因為持續的隔離,無法和親友聯繫,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消失了,他們是病了,還是因為違法規定遭到懲處,都不得而知。

一年後的統計表明,B國人口減少了五分之二,A國人口減少了四分之三,全世界人口減少了一半。

最絕望地就是知道即將被注射液體芯片,又發現茱莉婭懷孕的那段時間。雖然前後不過一個半月,卻好像耗盡了溫斯頓體內的元氣。他總是渾身無力,走路稍快就必須停下來喘粗氣,幾天時間,頭上冒出很多白髮。這些症狀救了他。因為按時服藥,他不可能感染,因此被認為是對芯片測試劑過敏。溫斯頓接到通知可以延遲安裝芯片。

但他目睹了塞姆、瓊斯和夫人們被注射後的變化。他們的臉上永遠掛著奇怪的笑,在陶醉、感激和討好之間快速變化。以前這種表情只出現在和“他們”合影時。和A國領導人握手時,這些被接見的人總是堆著阿諛的媚笑。但儀式結束後,他們至少能回歸成正常的人臉。現在,這種令人作嘔的巴結表情像面具一樣凝固在塞姆臉上。溫斯頓想到自己不久後也是這副白痴一樣的神情,而且大街上所有的人都這副樣子,就感到渾身發冷。更可怕的是,所有人都表裡如一,不僅表情如此,內心也如此,對“他們”只剩下崇拜、逢迎和獻媚。

中午,只有溫斯頓一個人需要吃飯。衛生間也供他一個人使用。戈斯坦因曾告訴他,A國早就在做一種研究,讓人在飢餓的情況下感覺不到餓,反而還會精神飽滿。但這種實驗被放棄了,因為這會導致人的壽命過短。無疑,A國一些消失的人被用作實驗品,因壽命過短永遠消失了。

現在,塞姆他們體內的液體芯片可以計算出工作時身體消耗的能量。每天只需一次性補充上就可以了,不多也不少。所以,他們不會做多餘的動作,不會像以前那樣在休閒區消磨時間,不閒聊,不關心工作之外的事,每天只需要在晚上排泄一次。芯片的程序設計就是讓他們保持最低的消耗量。當然也不會有多餘的情感付出。溫斯頓猜想,他們下班回家,也不和家人聊天、不用上網了解新聞、不用去咖啡館,也不會再參加聚會。他們的程序是不是讓他們回家就躺在床上,以節省能量,只在需要生育時才做愛?

不再需要書籍、音樂、教堂、博物館、公園、葡萄園、釀酒廠和餐廳。再也不需要創造任何多餘的東西。美和醜在所有人眼裡都一樣,都不會讓人產生任何感覺。科技當然還會進步,會不斷發明出更節能、更有效的、更不易被察覺的方式來改造人體。

茱莉婭一直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痛中。她依然認為病毒是一種侵害人類健康的微生物。她的雙親就是它們的受害者,這是無法違反的天意。週末的晚上她悄悄點起蠟燭,在心里為他們的在天之靈祈禱。溫斯頓看著她,就像看著一個相信聖誕老人的孩子。燭光搖曳中的靜默和祈禱有一種令人悲傷的動人力量。溫斯頓要讓自己努力記住此刻,記住茱莉婭線條溫柔的側影。他也閉上眼,回想起他原來所愛的那個正常的世界。

溫斯頓想起他在參觀集中營之後,曾發誓要捍衛文明,要儘自己的力量阻止那樣的悲劇再次發生。短短幾十年之後,更恐怖的屠殺發生了,人們卻沒有想過要抵抗,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奴隸,成為玩物。所有的上層人物,無論A國B國都對病毒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他們只是自己偷偷服藥,任成百上千的人死去。在一個信息極度發達的時代,人們卻無法知道真相,也不相信真相。

溫斯頓記得最終收到接受注射的通知時,他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延遲幫助他做好了準備。他沒有勇氣了結自己,他決定苟活下去,像所有人一樣。

他以為芯片會控制他的感知,不會感到痛苦。就像A國人,幾代人被壓榨被凌辱,自己卻感覺不到,而且很自然地接受,這不也很好嘛。但是芯片並沒有抹去潛意識,那是他自己和芯片都無法控制的領域,深埋在大腦的某個區域。在夢裡,溫斯頓依然叫喊哭泣,依然會見到媽媽和戈斯坦因,依然恐懼地想到茱莉婭肚子裡的孩子正在一點點長大。

小溫斯頓比溫斯頓矮一頭,而且身體顯得非常單薄。新一代孩子都比他們的父母要矮小。溫斯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和茱莉婭都服用藥物,還是兒子誕生後的食品短缺造成的。他感到特別幸運的是,小溫斯頓有正常人的感知,智商也正常。

記得在小溫斯頓誕生一個月後,是一個週日的下午,溫斯頓突然頭疼欲裂。他立刻躺倒在床上。接著他感到又渴又餓。這種感覺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痛徹。溫斯頓立刻爬起來跑進廚房。因為幾個月以來他只吃壓縮食品,他發現自己的碗筷上已經結了蛛網。溫斯頓從水管子裡接了一大碗水,大口灌下去。頭疼似乎好了一些。一縷強光照射到他臉上。溫斯頓才發現窗戶暢開著,夏季明媚的光線照亮了整個屋子。

他倒在沙發上,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他感覺到一股燥熱從窗外湧進來,這是幾個月來的第一次,酷熱讓人窒息。夏天,這是一個曾經熟悉的夏天。這句話湧到他腦子裡。他還聞到空氣中有綠色植物的氣味,是被過於強烈的陽光炙烤後散發出的熟悉的氣味。

這就是重回人間的感受。雖然身體上覺得不適,但這個下午卻是最令溫斯頓難忘的回憶。後來他才知道,A國在外太空的衛星受到D國干擾,控制A國和B國的信號被阻斷。他身體裡的芯片就是在那一刻失效的。那天下午網絡也斷了。但在當天晚上,出現了奇怪的新網絡,上面全是D國的消息。

溫斯頓原來很少關心D國。他看到D國好像在舉行慶祝活動,人們在大街上游行,沒有人戴口罩,也沒有人穿防護服。看樣子,這些人也是服用那種藥的。其中大部分人長著A國人的面孔,他們揮著一面藍色的旗子大喊著什麼。對,他沒看錯,是戈斯坦因。戈斯坦因也在其中。雖然他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卻依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正是這種淡定,讓溫斯頓確定他就是戈斯坦因。

戈斯坦因還活著,當然。他那麼有智慧,A國的監視系統對他算什麼呢。他還活的那麼好。看到戈斯坦因,溫斯頓忽然覺得世界又回來了,真正讓他回到人間的不是感到頭疼的那一刻,而是在畫面上見到戈斯坦因。如此聰慧勇敢的人還活著,這個世界就不會死去。

戈斯坦因的臉在屏幕上一閃而過,卻沒有在溫斯頓眼前消失。他似乎還聽到戈斯坦因的聲音。他想像著戈斯坦因像從前那樣輕輕拍一下他的肩膀,就像魔法師揮舞魔杖,把他從一場漫長的噩夢中喚醒。他不僅恢復了感知,還保持著記憶,甚至還能隨時進入幻境。溫斯頓感到興奮,他還是原來的自己。

雖然他身上沒有任何值得炫耀的地方,但這是上天賜予他的。 “他們”不惜使用所有邪惡手段要掠奪的就是他作為人最寶貴的財富:他的天性。 “他們”控制人的大腦,扭曲人的情感,麻木人的思想,讓所有人變成溫順的奴隸,不僅對暴行視而不見,反而發自內心讚美和崇拜“他們”。溫斯頓曾絕望地看著在A國發生的,也在B國成為現實。

但突然之間,一切似乎都改變了。

(未完待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7: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8: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9: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0: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7: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8: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9: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0: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7: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8: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9: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30: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3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3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33: 1984進行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