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收富人稅能夠解決即將到來的經濟困境嗎?

翻譯/編輯: NewZealandOldShen

新西蘭大選造勢正在加速沖向終點,國家黨告誡人們把家裡的金銀財寶都藏好因為綠黨要開始衝著你的財產來了。他們聲稱如果工黨在10月17日後和綠黨組成聯合政府,講被迫採用綠黨的富人稅。

拋開綠黨可能無法達到下屆議會的5%門檻導致工黨最終獨自執政不談,工黨自身也對富人稅並不感冒。他們強烈否認了國家黨的宣稱並說如果自己獲得選舉勝利的話,那麼關於稅收他們只會徵收最高39%的收入稅和數字服務稅。

回歸到這個富人稅本身來說,它將每年徵收淨資產超過100萬部分的1%,超過200萬部分的2%。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持有一套價值120萬的房產但是仍然有90萬的房債要還,那麼他們不需要支付任何稅款,但是如果他沒有任何房債的話,那麼他每年將被徵收2000刀。

此外計算淨資產的方式是針對個人而不是家庭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一套150萬的房子由夫妻兩人共同持有那麼他們每人只會被計算75萬資產。

綠黨稱他們此項政策的實施是為了從新西蘭的富有階層徵收出一個能夠“保證每週325紐幣最低收入”的基金,專門供於學生和失業人士。他們認為這樣可以幫助窮人維持基本開銷並且防止這些人陷入財務危機。

這項政策乍一看一下並沒有那麼可怕,因為淨資產超過100萬的人也許並不會在乎每年多給稅務局付個2000美元。然而實際上富人稅本身的問題不在於它的想法而在於執行。現實世界中的例子表明這種做法並不十分有效。

法國在1982-1986年至1988-2017年之間徵收了財產稅,最高稅率為1.5%至1.8%。它在最高峰時期僅籌集了該國稅收的1%,並導致成千上萬的富人逃離該國。

經濟學家ÉricPichet認為,法國的富人稅使該國情況惡化,“將稅收負擔從離開該國的富裕納稅人轉移到了其他納稅人身上”。同時,據說西班牙目前的富人稅僅產生GDP的0.2%。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工黨不太願意徵收新的富人稅,新西蘭的下一屆政府所採取的稅收政策更應該做的是鼓勵有錢人投資發展本地企業並發展經濟而不是一味的囤地炒房。不過基於最近的一系列歷史來看,短期應該不會有劇烈的變動。

點評:陽光底下無新事,富人稅用我們熟悉的話來演繹無非就是“打土豪,分田地”。

無獨有偶的是,全世界很多左傾的政治人物都在做類似的事情。除了文中所舉的英國法國的例子以外,拜登也一度表示將對大企業以及年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徵收更多的稅款,今年退出民主黨候選人去CNN當起主播的Andrew Yang曾經以“如果我當選總統我將給每人每月發1000美元”的豪言壯語政策出名。這1000美元將發給每個18到64歲的美國人,不附帶任何條件,以應對人工智能與自動化對就業市場帶來的衝擊。 Andrew Yang也許數學很好,但是他經濟估計學得不怎麼樣,對人性的研究應該更糟糕。通過政府政策給所有人發錢的本質就是從別人手中搶錢。政府本身並不生產財富,這些錢不是印鈔印出來導致大家通貨膨脹貶值,就是從富人手中搶來。

然而現實是,掌握更多社會資源的富人階層在面對對他們自身利益不利的政策時,往往應對也具有更多的靈活性,不談開曼群島的各種離岸避稅天堂開設皮包公司這些操作,最基礎的是控製成本的方式就是尋求更低廉的勞動力市場,就像50年前的日本,40年前的台灣,20年前的中國,今後的印度。當富人發現政府衝著他們的錢袋子來的時候,他們有很多逃避的方法。最後為了征收一點點的富人稅的結果缺失造成國家就業的大量缺失,名副其實的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對於富人階層的仇恨植入並不僅限中國或者貧窮國家,發達國家的兩極分化和貧富差異同樣劇烈甚至更極端,很多人對於有錢人“為富不仁”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仇恨,但是大家往往忽略的事實是,大部分有錢人是靠勤勞努力和智慧獲得的財富,如果有錢人非法獲得財富並壓榨大眾,那應該是司法部門介入而不是通過政府層面實施富人稅把他們“一網打盡”。

當前在因為新冠疫情導致全球經濟低迷的情況下,印錢或是“劫富濟貧”的做法都死不可取的,如果更好的創造政策鼓勵就業和財富,像川普一樣把工作機會帶回美國,降低稅收才能真正拯救經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