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委是怎麽辦案的?

作者:GRACE

中共國的“紀委”並不是司法部門(公、檢、法),“雙規”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制裁。紀委就是“家法”,哪個黨員不聽話就揍屁股。最近,任志強就被狠狠地揍屁股了。前些年經常聽到的“打老虎”,“打蒼蠅”也是紀委的功勞,王岐山領導的中共紀委爲習近平的反腐事業立下汗馬功勞。那麽紀委到底是怎麽辦案的呢?

一、最高指示

紀委要查辦誰,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標准。紀檢部門對外會說,我們調查某某官員,是來自群衆的舉報信。這純屬放屁!縣級及以上的紀委都有所謂的信訪部門,在地級市,信訪室主任一般是副處級別。信訪部門每天都會接到數不清的舉報信,其中的內容自然有真有假,工作人員基本上都會看,然後把認爲比較“罪大惡極”的幾封定期上報到主任那裏。主任在有空的時候,會看這些上報的舉報信,如果他不在意這些“罪大惡極”的內容,或者跟這些被舉報的中共黨員交好,基本上人民群衆的舉報就到此爲止了,根本不可能再層層傳上去。地級市的紀委書記是不可能“每天閱讀人民來信”的。如果被舉報的人或事,是信訪室主任比較在意的,他們會有比例地選擇幾封,上呈紀委副書記。紀委副書記看不看,或者在意不在意,是否再彙報給紀委書記,誰也不知道了。因此,紀委辦案基本上不可能“自下而上”。不管老百姓在官府門口磕破頭,磨破嘴,叫苦連連,冤情不斷,大老爺們多數在官府裏繼續穩坐釣魚台,巋然不動。

“領導要辦誰就辦誰!”這才是紀委的“立案原則”。比如,市委書記或者副省長級別的領導可以對市紀委書記下達“最高指示”,查辦這個城市當中的任何黨員幹部。這些黨員可能是縣委書記,市局領導,市屬國企老總,三級甲等醫院院長,四星級中學校長等副處級以上的黨員。比這些級別低一些的黨員幹部,比如副縣長,一般由縣區一級的紀委查辦。至于“最高指示”的動機,前因後果,不要問,領導安排就辦,反正最終最會辦出結果的。畢竟,中國官員的權力太大了,有意無意地都會“碰紅線”幾次,爲日後紀委的調查留下把柄。

二、所謂“雙規”

大家在電視場景中看到的官員上著上著班就被紀委帶走了,這是很真實的鏡頭,這就是所謂的“雙規”,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在紀委體系的“辦案點”,就是“規定地點”。從進入“辦案點”的那一刻開始,一個黨員幹部的政治生命就很可能進入倒計時了。辦案點不是真正的監獄,也不是看守所,而是紀委長期租賃的賓館。20年前,“辦案組”不僅有紀委的人,也會有反貪局(檢察院的下設部門)、公安局“聯合辦案”。現在,紀委的隊伍更龐大了,反貪局也被紀委兼並(放在檢察院裏確實很滑稽)。機構臃腫的紀委現在更多地被稱爲“巡視組”。過去是家法代替司法,現在是用小組代替機關。

被帶進來的黨員幹部們,沒有了往日的威風,被單獨關在一個賓館房間裏,有人看管。有些不老實的或者人緣比較差的,會被戴上腳鐐,在房間裏走起路來“嘩啦、嘩啦”。大家要知道,這是非法拘禁,這種“官方行爲”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包括中共自己的法律。一日三餐送到房間,解大手一般可以關門進行。手機、電視、報紙這些自然是斷絕的,特別是手機,嚴禁他們與外界聯系。更專業一點的辦案點會把房間裏給處理一下,比如在廁所裏裝上軟包,防止他們自殘,處理起來太麻煩。辦案點上死人的事兒常有,有找機會自殺的,有沒及時吃藥發病的(心腦血管疾病居多),有被虐待致死的(現在被直接打死的很少了)。這是“辦案人員”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一方面是人死了有上頭和家屬的壓力,另一方面斷了重要線索不利“案情調查”。找機會自殺的人不在少數,一方面是萬念俱灰覺得活著沒啥意思了,一方面是以自己的死保護同黨,從而家庭會受益。

三、整人專家

紀委的辦案要訣就一個字,“詐”。如果手握充分的證據,紀委就直接移交監察部門提起公訴了,還費這般苦心旨意幹啥。雙規期間,被調查人員隨時都有可能被“提”,這是行話,就是被帶去談話室的意思。這就跟審犯人差不多了。下面,給大家展示一些比較有代表性的對話。

甲:快,老實交代問題。

乙:領導啊,我交代啥問題啊,我沒啥問題。

甲:沒問題我找你來喝茶聊天的啊?先說說那個,給組織部部長行賄的事,你給他多少錢?他可都告訴我們了。

乙:領導啊,我沒給過他。

甲:你都這樣了還他媽不老實,沒給過他錢我找你談什麽屁話。他已經說了,你給他錢了,數額我們都清楚了,現在主要是看你態度,組織給你寬大處理的機會。

(這裏提到的組織部部長在“交代問題”的時候,提到了收了乙10萬塊錢。這是他記錯了,實際上乙當時只給了他2萬。按行業規矩,這種情況,低于5萬不查辦給錢的一方。乙記得是不到5萬,但又不是非常決定。)

乙:我。。。。。。可能是過年過節的時候,給他小孩兒一點壓歲錢,畢竟平時關系都不錯。

甲:少他媽廢話,多少錢,快說!

乙:2萬?

甲:2萬我們還找你進來啊?再想想!

乙:5萬?

甲:嗯,態度還是蠻不錯的,再想想。

乙:8萬?

甲:不錯,不錯,接近了接近了。

乙:10萬?

甲:這他媽不是想起來了嘛!

就這樣,雙方的口供“吻合”,乙給組織部部長行賄10萬塊錢這一條罪狀就給定瓷實了。像淩辱啊,拳打腳踢啊,體罰啊,都是常用的整人手段。現在刑訊逼供的情況比過去少了,都講究“文明辦案”,不過有一個整人的辦法是一直從上世紀80年代流傳至今的:不讓睡覺。辦案人員經常半夜“提”人,然後用盡各種方法不讓被調查人睡覺,迷糊也不行,閉眼都不行。強光照射,噪音刺耳,嚴苛辱罵等等,就是不讓他們睡覺。有些人“招供”,往往是熬不住了,“你們說啥我都認,好吧,讓我睡覺就行。”

四、病態心理

在紀委長期工作,特別是經常參與辦案的人,都會産生變態心理。他們看誰都有問題,經常挂在嘴邊的一句口頭禅,“不行咱辦他!”他們的辦案壓力也很大,在領導要求的時間之內辦不出成果出來,少說挨批,重點挨整,更嚴重的就被一起辦了。正常人在這種工作中也得給整瘋了,正直的人幹久了也開始邪惡了。他們往往性情越來越古怪,變得多疑,對人不信任,聽不進別人的話,幹什麽都喜歡猜忌,疑神疑鬼。處處提防人,怕挨整。人情方面也會冷漠許多,還好囑咐自己的子女,不要對外說自己是紀委辦案的,畢竟得罪人太多了。在地級市裏,辦案組組長家的孩子跟被辦官員家的孩子同校,甚至同班的都有可能。原本相處融洽的同學從此以後就可能成爲“殺父仇人”了。

爲了維持這種的整人體系,紀委的領導幹部們不得不設立好激勵措施,讓自己的手下賣命幹活。在精神方面,他們會強調,紀委是爲黨國效忠滴,是爲人民群衆謀福利滴,黨和國家是不會忘記你們滴。物質方面,會玩的紀委書記或者辦案組組長會通過各種渠道弄來“辦案經費”,拿出來一部分來犒賞“弟兄們”。正式的財政撥款比較困難,一般都是“特事特辦”。有些紀委書記還會跟上一級的領導們談判,從“追贓”的數額中直接按比例分成。比如,某一個官員退回到“廉政賬戶”1個億,審理他的辦案組組長或者相關的紀委書記可以要來10%左右的“提成”。相對正直一點的紀委書記會“公事公辦”,把這筆錢直接全額打進紀委的小金庫。貪婪膽大一點的會從中做手腳,中飽私囊,行話叫“公私兼顧”。

中共國的紀委,其本質跟明朝的廠衛,納粹的蓋世太保,前蘇聯的克虜伯差不多,都是極權社會的統治工具,人治社會的馭人之術。毛澤東時代,整人主要靠“運動”,發動人民群衆。現在,人民群衆發動不起來了,習近平整人就靠“小組”,清除異己,以反腐的名義讓中國的官僚體系更加腐敗。現在,王岐山完成了“曆史使命”,會被習近平整嗎?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