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科學家:Fauci與權利交易而非科學,他在“殺死美國人”,為什麽不調查這個人?

收集:文W 編撰: WENJUN

(美聯社照片/亞歷克斯·布蘭登)

您可能沒有聽說過,但是在8月23日,一個名叫Harvey Risch的人對Anthony Fauci提出了令人震驚的指控

Risch是耶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他擁有聖地亞哥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博士學位。他來自芝加哥大學,他的職業生涯跨越40年,發表了300多篇論文。

哈維·裏施(Harvey Risch)不能被視為“騙子陰謀論者”。當一位世界著名的科學家成為科學家時,您不能無視這樣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嚴肅指控,即“遵循科學”的口頭禪。

然而,比起裏施的指控本身更令人震驚的是,盡管如此,他們被完全推翻了。沒有人打過電話調查Risch所說的話是否真相。正如宮廷警衛看到哈姆雷特父親的幽靈之後所說的那樣,丹麥有些腐爛。

裏施(Risch)聲稱,福西(Fauci)故意撒謊該藥羥氯喹,並利用他的影響力讓FDA對其進行鎮壓,因為他和其他官僚“與其他力量並駕齊驅,導致他們做出不基於科學的決定(並且正在殺死美國人)。”

此外,Risch特別聲稱Fauci和FDA造成了“可能通過HCQ拯救的數十萬美國人的死亡”。

博士 喬治·法裏德(George C. Fareed),邁克爾·雅各布斯(Michael M. Jacobs)和唐納德·龐貝(Donald C. Pompan)完美地描述了Fauci的觀點令人不安的事實:“沒有受到醫生的強烈反對,正式的公開反對”,盡管他的媒體品牌為“科學人”實際上是科學應如何運作的對立面,實際上是邪教的象征。

從大流行開始:“全世界的醫務人員發現,在出現癥狀的前五到七天內,可以將高風險患者作為門診病人,並使用由羥氯喹,鋅和阿奇黴素(或強力黴素)組成的“雞尾酒”。對文獻的多項學術貢獻詳細說明了基於羥氯喹的聯合治療的有效性。”

除了使用HCQ的“美國數百名醫師和全球成千上萬名在治療高危人群方面取得巨大成功的醫師”之外,“至少有10項研究證明了HCQ的有效性”。

三位醫學博士繼續引用耶魯大學流行病學家,《美國流行病學雜誌》Harvey Risch博士的文章,敦促其標題(可惜無濟於事),開處方HCQ應該是“……立即加大力度作為關鍵。大流行危機。”

這三位醫生指出,Risch博士和全球成千上萬的HCQ取得了巨大成功的醫生建議僅癥狀發作後的五到七天內對高危患者使用它。它還必須與鋅和另一種藥物一起在“雞尾酒”中服用。沒有人聲稱HCQ單獨服用或癥狀首次出現後一周以上才有效。

然而,作為博士。Fareed,Jacobs和Pompan繼續直接斥責Fauci,以無恥地欺騙公眾,他聲稱所有隨機對照試驗均顯示HCQ無效,要麽單獨使用HCQ,要麽沒有剩下的全部雞尾酒,要麽沒有服用在出現癥狀後的頭五到七天內。

Fauci力圖抑制HCQ的研究也可能完全與其他藥物有關,因為它們與疾病爆發以來一直挽救生命的人所建議的實際治療方法有關。

今年5月,來自“所有專業和所有州”的600多名醫生簽署了一封給特朗普總統的公開,描述的不是COVID-19,而是Fauci的封鎖是“大規模人員傷亡事件”。

最初在那封信上簽名的600名醫生警告我們說,福奇正在美國造成字面上的大規模人員傷亡事件,至今已發展到成千上萬。

事實是令人震驚的專家們警告說,福奇的建議沒有科學依據,並且正在造成空前的災難,這意味著他應該在很久以前就受到調查。但是哈維·裏施(Harvey Risch)走得更遠,明確指控福奇鎮壓一種他深知完全可以挽救數十萬人生命的藥物,因為他“躺在床上”受益。

裏施還說,這絕不是富奇第一次造成美國人因剝奪生命藥物而死亡。他說,在80年代出現艾滋病時,福奇所做的事情完全相同,導致17,000多例不必要的死亡:

這始於1987年,最引人註目的是,當時紐約市的艾滋病患者死於所謂的肺囊蟲性肺炎(PCP),後來積累了臨床經驗。通過使用抗生素Bactrim防止死亡的大量病例。這甚至是當時的通用藥物而且便宜。

活動家在NIH與FDA的Fauci博士及其15名選定的科學家舉行了會議,並請Fauci博士向醫生提出指導方針,他們考慮使用Bactrim來預防艾滋病患者,以免死於這種疾病。福西博士拒絕了。他說,我想要隨機,對照,盲目,對照的試驗證據。那是我的黃金標準。那或什麽都沒有。

活動人士離開了。NIH沒有資助任何隨機試驗。他們從自己的艾滋病患者那裏籌集資金來收集數據,進行隨機試驗。他們花了兩年時間。他們回到了福奇博士那裏。在這兩年中,FDA批準AZT作為艾滋病的治療方法,但AZT可以起作用,但並不完全。它也需要其他藥物。

在他們花了兩年的時間將這些數據返回給Fauci博士以支持使用Bactrim的過程中,有17,000名艾滋病患者死亡,因為Fauci博士堅持甚至不發表支持考慮使用的聲明。

但是,當成千上萬的醫生和科學家花了數月時間警告我們,福奇正在兜售偽科學庸醫,造成重大人員傷亡事件,而享譽全球的耶魯流行病學家繼續公開指責他造成數十萬人死亡時,事情甚至更加嚴重。通過抑制用藥,他知道這是有效的,因為他躺在床上有特殊興趣,但是沒有一個權威人士對這是否成立有絲毫擔憂。

正如我的同事Bonchie今天上午報道的那樣,Fauci在昨天接受CNN采訪時聲稱,除了COVID-19之外,他沒有想到任何其他原因導致自封鎖行動以來美國遭受的過多死亡。

他一定不要讀《華盛頓郵報》。甚至他們報告說,僅8月15日,福奇的禁閉行動就殺死了13,000多名阿爾茨海默氏癥患者。上帝知道自那以後還有更多的人死亡。

您會發現我沒有使用標題“ Dr.”。當談到福西。這是必須立即停止的事情。從字面上看,Fauci在整個50年的職業生涯中都沒有見過一位患者。稱他Fauci博士是淫穢的,就像將Joseph Mengele稱為Mengele博士一樣

Fauci同嗜血的權力和利益關聯方沆瀣一氣,其行徑等同於殺人放火。閆麗夢博士曾在一次訪談節目上質問福奇:他自己就在使用羥氯喹,他敢不敢做尿檢?他為什麽不承認羥氯喹對CCP病毒的療效,而總在強調羥氯喹的副作用,他敢不敢做尿檢?

Fauci之流與權力做交易,最終難逃被調查的命運!

參考鏈接:
https://www.redstate.com/michael_thau/2020/10/13/renowned-yale-scientist-fauci-knowingly-caused-100s-of-1000s-to-die-to-benefit-forces-hes-in-bed-with-what-will-it-take-for-someone-to-investigat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