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西方世界失去了捍衛文明的勇氣——索爾仁尼琴在哈佛大學的講演

作者:文石
編輯/審核:Giselle

著名的前蘇聯異見人士、《古拉格群島》的作者索爾仁尼琴被驅逐出境後,來到西方生活。儘管只呆了短短幾年,他很快就意識到,西方世界在受到極權主義挑戰時,並沒有像西方人自以為的那樣強大。相反,西方社會對自身潛在的危機缺乏清醒的認識。在受邀到哈佛大學講演時,他談到西方體系中存在的一些不可忽視的問題。索爾仁尼琴試圖喚醒西方聽眾,正視民主體制的弱點,拿出勇氣正面應對日益嚴重的世界危機。

從某種程度上講,20世紀七十年代的世界局勢和我們今天有很多相似之處。表面上,西方社會在經濟上取得了極大成功,民主體制所奉行的普世價值受到廣泛承認。但極權主義政體的統治依然在地球上佔據著廣大的面積。而西方政治家和知識界一方面標榜著自己的價值觀是世界文明的基石,另一方面卻在與敵對權威的衝突對抗中採取妥協、退讓、容忍的方式或乾脆視而不見。當年索爾仁尼琴曾毫不客氣地指出,西方世界正在失去捍衛文明的勇氣。當然,作為一個流亡西方的外國作家,索爾仁尼琴看到的只是一些表面現象。但把他的話放在今天的形勢下看,依然是一針見血,非常值得借鑒。

“一個政治家想要為他的國家做出重要的建設性的貢獻,必須非常謹慎小心,甚至縮手縮腳。成千上萬個倉促不負責任的批評環繞著他,議會和媒體在打擊他。在他推進的過程中,他必須要證明每一個步驟都是有根據的,是絕對完美的……從一開始,一堆陷阱已經為他設置好了。由此,民主所強制的勝利往往是平庸的,因為可以以種種限製作為藉口。”索爾仁尼琴認為,西方民主政治架構中存在的弊端,往往會讓一個具有不同尋常和無法預測的創造性的、優秀的、有特殊天賦的人,沒有辦法發揮他對國家的領導力。

索爾仁尼琴對於西方媒體的質疑,在現在的局勢下尤其會引起我們的共鳴。他指出,享有監督權的西方媒體具有廣泛的自由,但它自身卻不受到監督。媒體提供的錯誤信息會誤導大眾,媒體不會因為它的錯誤受到懲罰,但一個國家可能就成為這個錯誤的犧牲品。 “一個記者或一份報紙應當對他的讀者、他的歷史,或者歷史本身負有什麼樣的責任?如果他用不准確的信息或錯誤的結論誤導了公眾或政府,我們知道有哪個例子,承認或糾正這些由於記者或報紙導致的錯誤了嗎?”

就像索爾仁尼琴指出的那樣,我們都認為媒體的責任是:“必須提供及時和可靠的信息,有必要去製止猜想、謠言和假設並填補空白,因為這些東西將不會被糾正,它們將留在讀者的記憶裡。”但在事實上,“每天有多少草率的、不成熟的、膚淺的和誤讀導致的判斷沒有得到驗證便被公佈出來困擾讀者。新聞界,既可以促進公眾意見,也可以誤導它。”

此外,由於追求經濟利益,所有西方媒體的共同喜好就是追逐潮流,很多有價值的聲音因為不符合媒體的要求,被屏蔽掉了,由此會到導致國民在事關國家生死的重大事務中判斷失誤:“符合潮流傾向的思想和看法被小心地從那些不時髦的當中分離出來;沒有禁止什麼,但那些不時尚的卻很難找到進入期刊書籍的途徑或在學院宣講。從法律上說,研究者是自由的,卻被當今的時尚限制。雖然沒有像在東方(他指的是蘇聯這種極權體制)那樣公開的暴力,但必須適應時尚和大眾標準,卻阻止有獨立思想的人們為公眾生活做出貢獻。危險的傾向匯集到一起,阻礙了成功發展。我收到一些來自美國、具有高等智識人士的信,可能只是地處偏遠的小學院的老師,他無法為複興和拯救他的國家做出大的貢獻,但因為媒體對他不感興趣,他的國家聽不到他的聲音。這會導致集體性偏見和盲目,在我們這個變動的時代是最危險的。比如說,一些對當代世界局勢的自我欺騙性的解釋。它就像一種已經石化了的盔甲覆蓋在人們的頭腦周圍。”

此外,他還指出,西方社會的理想是讓年輕一代身體健康、快樂,擁有物質財富、金錢和閒暇,可以沒有限制、無所顧忌地去娛樂。這種過於安逸的生活使年輕人沉溺其中,而失去對更高目標的追求。他問:“誰會放棄所有這些?為什麼?一個人怎麼會為了捍衛普世價值而把自己寶貴的生命置於危險中,特別是在一些不確定的情況下,為了國家安全要去到遙遠的國家作戰?即便從生物角度都知道,習慣性的、極端的安全和幸福對活著的有機生物體沒有益處。”“對擁有更多財富和更好生活的持續渴望,使人的腦子裡被塞滿了激烈而緊張的競爭,無暇在精神上獲得自由的發展。”

更可怕的是,“很多生活在西方的人依然對社會不滿。他們鄙視或責怪它沒有達到人類的成熟階段。一些批評者轉向了一種虛假而危險的潮流:社會主義。”對此,作為一個共產主義極權體制的受害者,索爾仁尼琴非常明確地告訴西方聽眾:“各種類型和形態的社會主義最終都會導致人的精神毀滅和人類的滅亡。”

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從越南倉促撤兵,將亞洲拱手讓給共產主義陣營。美國甚至轉而和紅色中國建立聯盟。索爾仁尼琴警告西方,“這又是一個注定失敗的、和魔鬼的聯合。同樣,這會給美國一個喘息,但此後有著數以億計人口的中國,會用美國的武器調轉槍口,美國自己將遭受另一次種族大屠殺,就像柬埔寨今天發生的那樣。”如果我們把他所說的“美國武器”,廣義地理解為美國在軍事和信息領域的高科技,以及金融網絡,索爾仁尼琴的預測可以說變成了現實。而這次屠殺用的是生化武器。

索爾仁尼琴說,他曾在三年前提出過類似的觀點,但那時,沒有人接受他的看法。隨著世界局勢的發展,人們開始逐漸理解他的話。這和我們在當今美國看到的情況非常相似。西方建立了目前人類所能建構的最接近完善的製度,但它絕非完美。事實證明,在遭到極權主義的惡意攻擊時,它的脆弱性就暴露無遺。納粹黨能夠在魏瑪共和國失敗後逐漸在德國掌權,就曾很不幸地證明了這一點。當時美國的輿論也曾出現偏差。民主國家的製度設計是基於一個假設:每個公民都具有足夠成熟的心智對國家的運行系統做出判斷。但這只是一個理想狀態。原本在現實中,公眾對於真相的普遍認知就會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如果被惡意利用,必然會出現我們今天在西方看到的情況。

索爾仁尼琴在講演之初就強調說,他是作為一個朋友而不是敵人提出這些問題的。正是出於對西方民主制度的熱愛,我們才和他一樣,希望真正有使命感、有擔當、有頭腦的西方精英能拿出勇氣來對抗侵蝕文明肌體的邪惡勢力,也期望西方制度能夠重整旗鼓、彌補缺失、逐步完善、日益強大,真正成為人類可以信靠的基石。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點擊查看【附錄】索爾仁尼琴在哈佛大學的講演(1978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