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傳統智慧分析問題的四個高度(二)

上一期我們分析了中華傳統智慧分析問題的第一個高度是站在中華歷史和中華傳統文化的高度,這個歷史指的是大歷史,從上古時期開始的,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今天我們講第二個高度是我們一定要站在一個全人類的高度來看清楚整個人類是怎麼演化的和演變的,我們當前是在哪個位置?全人類是怎麼樣的一個發展趨勢,下一步會往哪個趨勢走,這叫大勢所趨。我們要明白這個大勢往哪裡去,全人類的大勢我們要搞清楚,這就叫世界大勢浩浩蕩盪,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們要順應大勢,這叫識時務者為俊傑。你要去跟著共產黨走,那就叫愚蠢。不知道共產黨必須要滅亡、肯定要滅亡的,你就會給他陪葬。

我們知道全人類的大勢不是不斷進步,越來越先進,越來越好的;全人類的大勢是不斷倒退的。第一個階段就是天人合一的神性階段,比如說中華上古時期,他們的德行、智慧都很厲害,那時候的人都是很不可思議的。以前有本小說叫《封神演義》很多人都是修道之人、修行之人,他們都會法術,很厲害的。他們是向神學習,開發自己內心的潛能、智慧,追求成聖成賢。後來人們開始變得自我膨脹,不想向神學習了,就開始墮落,就變成了一個普通人,這就是人性。

從神性降到人性,人性就是只追求做個好人,仁義禮智信,就是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專門就是講怎麼做個好人,但是第二個階段也保持不了多久,後來連人都做不到了,就是好人也很難做,經受不住各種慾望、各種誘惑,就墮落到動物性了,就是獸性。

動物性這個思想就是源自達爾文的進化論。他告訴我們,人是猴子變的,我們人就認同自己是高級動物了,那就麻煩大了,這個時候我們人就從人性降低到動物性。這還不是最壞的,還有第四個更邪惡的思想出現了,那就是馬克思主義,他讓人連動物也做不成了,進一步墮落到魔性,就是魔鬼。

魔鬼的特性就是無底線,殘暴,鬥爭。鬥爭哲學講的就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都是鬥,要奴役全人類,當然他改了個詞,叫解放全人類,這是馬克思說的,都是邪教。包括達爾文,也是撒旦教,達爾文說他自己的那個進化論就是魔鬼的《聖經》。馬克思很認同達爾文的進化論,並且從他這裡面截取了一部分作為他的人類階級鬥爭的一個理論依據。卡爾·馬克思(Karl Marx, 1818-1883,德籍猶太人)這位極端無神論、唯物論、人文主義者早在1861年說過:“查爾斯·達爾文的書非常重要,對我而言,’物競天擇’可以作為歷史中階級鬥爭的基礎.。這幫傢伙臭味相投,這就使人類墮落到魔性。共產黨就是有黨性沒人性,就不是人,是魔,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做的。所以人類是不斷倒退的。

人類所有的思想都可以歸納到這四種理論裡面,要么是神性的理論,要么是人性的理論,要么是動物性的理論,就是告訴我們只要追求物質、追求交配就行了,不用考慮什麼政治權利,什麼民主,什麼公平正義,統統都不用考慮。最後一個就是最邪惡的,就是不擇一切手段,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能夠弄死別人、弄死美國人、奴役全人類,那就是好貓,這就是共產黨的魔性思想。

下一期我們接著分析第三種智慧,敬請關注。

作者:比卡丘,三尺文飛

原創觀點文章– 2020/10/17

加拿大喜莊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