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的庚子迷咒和破解

作者:文雀

覆核:卡西歐

1840年當選的美國總統是哈裡遜,他是“愚蠢政治家模範者”其中一員,他堅持在嚴寒的1月暴風雪中持續演講1個多小時,因此感冒辭世;1896年的是麥金萊首次當選,他發動美西戰爭,佔領夏威夷,1900年二次當選後次年被一個無政府主義的波蘭人刺殺;1960年當選的是甘乃迪,眾所周知他在德州遇刺身亡;1840、1900、1960這幾個年份都是中國農曆的庚子年,同今年的2020年一樣,假如“瞌睡喬”拜登當選,他在任內老古也很大可能的。 

川普總統在8月初的一次講話中說道:我在外面有很多很多敵人,這可能是你們最後一次見到我了,很多非常非常有錢的敵人,對我所做的很不滿意。但我想我們只有一次機會,沒有其他總統會做我做的事。

他的話很傷感,但也所言非虛。是的他反媒體,反腐敗,得罪醫藥界大佬和賭博界大佬,當然了,還有與這一切有關的中國共產黨。沒有一個總統會做他在做的事。這給他帶來了危險。

隨後8月10日美國空軍一號直升機在弗州被狙擊,是用作接載政要甚至是總統的專機,當時機上沒有VIP,但駕駛員被擊中受輕傷。當時直升機離地面1000英尺,附近空曠,要擊中它要有非常精密的武器和訓練有素的狙擊手,不能擊落和殺生,要恰到好處。這顯然是一個警告。

所以川普每次登上直升機之前都會更長時間地行軍禮,下機時都會目送飛機離開,這次感染病毒痊癒出院也一樣,他停在白宮官邸露臺上注視的不是他的支持者或媒體,而是目送直升機和駕駛員飛離。 

關於這次川普的感染,他是同所有政要一樣每天檢測,陽性結果出來後翌日即需送院,用最強的雞尾酒抗體療法,並針對重症患者用藥瑞德西韋,跳過正常病毒感染漸進療程,除了要在此關鍵期保持總統思維清醒外,也表明他體內病毒含量足以需要用最頂級療法,其中雞尾酒抗體療法還處於第三期試驗中,這其實非常冒險,因為一旦復發,就沒有任何藥物和方法可以治療了。

川普的幕僚和親信也幾乎同時感染,這明顯是一起刺殺未遂事件,因為五角大樓和軍方高官也在日內感染,如果總統遇刺,即有機會全面總攻一舉拿下軍控,細思極恐。只是敵方勢估不到川普安然無恙,所以才勒停進程,美高官和軍方即刻沒有感染新增,否則定會有更多人員遇襲,這都是川普勇敢試藥,神速現身的庇護。

正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苦等超過24小時的中共,只能將準備好的訃告生吞,言不由衷地發紅字慰問。不甘之下福奇博士在川普返宮兩日即警告總統會有復發的可能,為總統再次感染埋下伏筆,緊接著佩洛西也動用第25修正案,針對總統一旦失去工作能力而將總統權力順位接掌做鋪墊,彭斯副總統成為感染高危人物,川普復發,彭斯感染,佩洛西即可接掌總統權力,後果堪輿。

但我們回顧歷史,2020年之前的美國史上共有9起刺殺總統事件,有4起總統身亡的,都是首次遇襲即告殞命,而另外5起的刺殺未遂之後,倖存的總統都沒有再遇襲並能完成任期。2020年若川普當選總統即可告破迷咒,因他感染的是高濃度ccp病毒,在嚴防死守的白宮內部和競選活動根本沒可能自然接觸感染,且ccp病毒官方定義為超限生化武器僅一步之遙,所幸有再生元公司的雞尾酒抗體療法和瑞德西韋,使他跨過鬼門關,在筆者截稿當天白宮醫護團隊公佈川普已完全康復並在體內產生抗體。

使人擔心的應該是拜登,若他當選則迷咒繼續,他因從未感染過而沒有抗體,而且體能與川普比較天差地別,一旦“不小心”患病則性命難保,屆時是由極左的“副總統”哈裡斯接掌,這似乎才是佩洛西的醉翁之意。而且其犬子亨特到處惹火燒身,瞌睡喬要全副精力拆解,心力交瘁鞠躬盡瘁亦不無可能。即使僥倖保命,也可能和希拉蕊奧巴馬克林頓等一同投獄,無論他是否做到總統也不能倖免的了,前提是他還有競選資格。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天意難違。容我以傳道書的一段作結——我又見日光之下:在審判之處有奸惡,在公義之處也有奸惡。我心裡說:“神必審判義人和惡人,因為在那裡,各樣事務,一切工作,都有定時。”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