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八十一 – 1/2)滅共後中國的財富安全就在喜馬拉雅聯儲,新中國聯邦將成爲世界上最強的權力之一,誰也擋不住!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5月11日,郭先生說:我要告訴大家,就是真正的終極目標。我們有一個喜馬拉雅聯儲,有個美聯儲我們叫做喜馬拉雅聯儲。喜馬拉雅聯儲幣就是未來的真正的叫做公幣,當你發行貨幣的時候,現在這個區塊鏈的時候,就是公開的發行的、公開使用的,什麼都可以使用的叫公幣。
2020年5月14日,郭先生說:另外我在跟大家重申一遍,我們面對的是滅共。這個事業天下沒有的大,我們是最大的,最大的。現在美國也要滅共,全世界都滅共。滅共後的中國的財富,人民安全的財富,絕對可全世界流通的財富,受全世界保護的財富,就是喜馬拉雅reserve。我們現在說話的這個平臺和G-Fashion、G-News,還有我們的G幣,G-Dollar。未來就公佈公幣叫喜幣,母幣就是區塊鏈幣叫G幣,G-Dollar這倆啪一結合,看那剛纔那個視頻了吧,你看那個漂亮啊。
2020年6月15日,郭先生說:這次G-Dollar、G-TV讓我們練了練兵。戰友們知道該如何花錢、如何存錢、如何賺錢,和如何讓你的錢更安全。毫不誇張的說,沒有人能阻擋的了G-TV還有G-Dollar、G-Coin、G-Fashion、G-Club,和新中國聯邦在世界上將成爲世界上最強的權力之一,誰也擋不住。

2020年4月27日
更重要的這個G幣,這個規則誰定?是所有的戰友,這就下一步,叫G幣安全認證委員會,輪班來的。不能像美聯儲,誰有多少股份誰上。這美元真的是老了,一個永恆的利益集團,一定造成永遠的不公平。佈雷頓森林體系爲啥崩塌了,因爲是美元獨大,最後是跟這些利益集團進行勾兌。包括現在的Swift,你這個獨大是不可能的,它必須要進行調整。我們未來要做的事情,投資委員會和咱們的整個G幣的它的認證安全委員會輪番坐莊,誰都別想玩假。大家看到中國的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三個核心人物李彥宏、馬雲和馬化騰,他犯了幾個大的忌諱。所有當年跟他們創業的幾乎都消失了,還有所有這些人都靠他們的政治關係。最後你發現了沒有,阿里巴巴的總部和騰訊總部和百度總部周圍有一幫貪污犯,官家的私生子女、政治關係,還有一幫自己的哥們,七大姑八大姨。永遠不變的獨立董事會和董事會,永遠不變的老的血液,腐敗集團,永遠沒有新鮮血液。公平在哪裏,創新在哪裏,信用在哪裏,沒有共產黨的防火牆,你立馬就是零。如果他們當時把它迅速地國際化,不與賊爲伍。或者說有限度地、沒辦法地爲伍,但是要保持一個絕對的你範圍內的公平。那就是絕對不能變成永恆的利益集團,要變成一個每天都有新鮮的血液來維護着你的信用和質量。所有的企業最後你生與死,命值多少錢就是你的信用。爆料革命過去的兩三週就證明了,G幣是全世界最牛的、中國人最相信的信用集團就是爆料革命。信不信大家?只有G幣發展到那一天的時候,你們會發現每個人你都是G幣的主人——這就是我說的去中心化。
當有一天你發現一幫老不要臉的站在那兒,拉鍊還沒拉上就給你談教育了,讓你蹲在那,你就是把他幹掉。滾,什麼讓他滾,依法讓他滾。一個G幣,就是要保持我們所有的媒體、所有整個這個萬億的帝國、所有的錢是服務於什麼,一個核心目標:沒有獨裁的、擁有法治獨立的、信仰自由的中國體制。這裏聚集了大量的最高端的正義的人才和聚集的最多的財富,可以團結世界上各種力量。然後這個裏面所有的話語人都是以每個人爲單位,這裏決不能再有什麼BAT的馬化騰、馬雲和李彥宏那個腐敗的小圈的發生,他們是最大的失敗。另外一個,所有的創始者全被他幹滅了,還有把所有創始者全變成富豪,全變成了未老退休先衰的廢物,成了享受金錢的奴隸。把天才變成了錢的奴隸,我們絕對不會這樣。這就是我們G幣去中心化,把人才變成天才,把天才變成了一個跟隨上帝的服務信仰的人才。再一個大家要記住,BAT更慘的慘在哪裏,每個人都想玩政治。馬化騰想弄個副主席,馬雲也弄個副主席,李彥宏也弄個副主席,不管是不是副主席,全都是全國政協委員,全國人大委員。未來我們爆料革命的誰要是敢參與到政治官場裏面,一個人都不能參與到G幣的管理,G幣的認證安全委員會,你門都沒有。你有政治就有利益,有政治就有黑暗,就這麼簡單。就像現在好多人要加到我們這個圈子裏邊:我要當獨立董事。對不起你一這個,就不要來了,您是政客,別來了。

2020年4月29日
那麼這個時候你的錢就管用了,你就買這個。這個店在哪?在網上你就可以買,這個全世界的都有店,你到那兒就可以了。那麼以這個爲例,眼鏡。那麼現在我們這最起碼有一百家以內的眼鏡店都想和我們聯合。那麼全世界的網店都可以買。未來加盟的,什麼的,都是要以我們爲條件的,保證最高的,最質的,最潮的,最好的東西,戰友生活實用品,包括奶粉,包括孩子的尿不溼,包括咱老人喫的保健品,只要是世界最好,我們都會邀請你加入。用不同的東西,不同的折扣。這個是什麼概念?我們的G-Fashion將開始有定義,有定價權。戰友們,你有了那個喜馬拉雅幣也好,金幣也好,你有定價權。誰有?告訴我現在人類上有一家有的嗎?沒有一家能做到。誰能做到?沒有人能做到。那就成了一個區域流通到某種行業流通到全球流通。這個時候我們就會出現,我們正在研究法律、法規,肯定是沒問題的。大家去看看Facebook出來的Libra。Libra是幹啥啊?錨定的還是美元。到世界各國去,就是給了你一個所謂的區塊鏈,啥叫區塊鏈戰友們?就是一個過去的銀行用支票的付款方式和拿現金付的方式變成了數據性。過去到銀行辦理的業務,現在能在電腦上,手機上能給你們的付出去,就是一個加密的安全的私密付款方式。這叫區塊鏈,就這麼簡單。去中心化就是去掉銀行,去掉那些中間商,我們就是其中最核心的。Facebook沒有錨定金本位,它也沒有這個能力,它也沒有這個想法。你看它的白皮書第二次修改稿,我又看了一遍啊。它沒有任何情懷,沒有任何,只是給你,說白了,躲避美國監管,美元監管系統,或者中共監管系統,不就是儲蓄功能嗎?就是一個簡單支付逃避功能嗎?這個事咱們不在乎,咱在乎的是金本位。當然了,要有區塊鏈。我們在四個月以內一定會區塊鏈,就是支付。我們現在大概不出過一個月,一定會在網絡版上推出支票、PayPal、Stripe,網絡支付。當然了,在某些國家甚至我們可以開闢分店兒,我們有可靠的戰友接受現金,這是合法的呀。你拎一包子,你拎十包子現金我都可以接收,對吧。我們接受現金,什麼當地貨幣我們都接受,按當日價去算。所以咱們真正金融系統絕對是區塊鏈躲避共產黨的追蹤和打擊,信息絕對保密。然後是世界上唯一的主權國家上的金本位。這是計劃,這是計劃,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一切以最後事實結果爲準。我們這個到了電腦版的時候,咱們就沒那麼多的費用了,現在你給人家一批批的30%幹啥呀,是吧?
我們未來一定會做金幣,從1美分、1美元、2美元、5美元、50美元、100美元、200美元、500美元,一個真金的金幣,真金的。最後我們到達10000美元一個,10000美元一個金幣,實物。說我今天我買了,我現在我啥不也想買,我把金幣拿走。你拿走,你就立馬貼現,但是對不起你得付費用,也得賺錢,就這麼簡單。既有貨幣備書,你也可以說我不要金幣,我想換成美元,可以換美元去,因爲咱們都是拿美元現金在這裏做備付,Libra它沒有。更重要的是我們未來形成的G-Fashion,G-News,未來的視頻打賞,發社交信息打賞,是吧。直播打賞,說白了你生活中,我今天我問了其中一個我們非常棒的團隊,你要錢你幹啥?現在告訴我你有錢你幹啥戰友們?你有錢你幹什麼呀?買房子、買飛機、買汽車、買衣服、買食品、孩子交學費,你說看病。你告訴我不就這幾個事嗎?喫喝拉撒睡嗎,對吧?那得有多容易呀,太容易做到了。不過是把咱們的G幣延伸到人家可相信的信用支付系統,那就是跟加入俱樂部一樣。但是我們絕不會挑戰任何國家主權,絕不會挑戰任何主權國家貨幣,所以說G幣它是這個價值。
……
所以說戰友們,咱們的喜馬拉雅,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第三力量,那早着呢。你們告訴我,世界上有一種貨幣可以讓你今天放心它有升值空間,或者說有期望的升值空間,有嗎?找一個出來。你不被貶值已經不錯了,甭想升值,能找一個?說白了就是國家主權下的大家洗錢的方式,或者印錢的方式,沒有一種貨幣是,只有中國沒有中國共產黨的新中國,中國老百姓錢放哪安全?我絕不相信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說你回去以後錢就安全了,那貨幣就穩定了,我絕不相信。只有一個全世界流通,讓中國老百姓覺得放在那安全的貨幣,而且是國際化的纔可能,這就是我們G幣的目標。而且我們絕不搞紙張的,不搞紙張的。除了區塊鏈數據,今天你高興,我從我兒子那轉到我閨女那,我一會我從我閨女那轉到我孫子那,從我孫子那轉到我爺爺那,你愛轉往哪轉哪,隨便轉。但是你說我不想轉了,我想把金幣拿回來我放我家,最大的一個一萬美元甚至十萬美元一個金幣。到哪去都是值。爲什麼?我們這個十萬金幣你可以再去兌換回美金,那是兌換方式。你想想那啥感覺?一見面一握手,啊,你好啊面具先生。一握手我噻手裏10萬金幣,啥也沒發生啊,擱兜裏了。這共產黨最希望了。早在腦子裏面吶。早就在腦子裏面吶。多着呢。我今天我現在我要把我這個金幣計劃我要說兩個大家今天就是暈我跟你說,而且誰也擋不住。
前天晚上某個最牛的區塊鏈貨幣的,我不能說他名字,這都有保密協議的。這一開會像昨天我一天開了這麼長時間,我們今天的會議是保密的,你永遠不能說,那就不能說。這就是美國的法律,太牛的。很多,比如說我給某些人發了個合同。很多人問,我要不要這個我給你簽字,你得給我簽字。不了,不用,這是美國的法律。你發了你說了你就是法律,就成了法律責任,你和我簽了,咱倆就已經成爲合同,就是這麼簡單。就像這個說這個貨幣的哥們說,老郭你可以買我們,我們可以買你。你看看我這麼大的企業跟你合作。我說對不起你有多大你告訴我,你有多大?他說出了數字。我說你有一個14億人未來期望的空間嗎?你有一個14億人希望滅掉的政權共產黨後他可信任的平臺嗎?我說G幣和我這個平臺,說句難聽話我們現在是剛剛誕生,我們在成長。我說你已經是完全是,你是老臉橫秋,你跟我不一樣你沒有任何空間。你已經109歲了,我們纔剛剛誕生才倆星期,誰買誰呀?我買你幹啥啊?你能幹的事我都能幹,我能幹的事你能幹嗎?你傻乎乎了你搞了一輩子金融你糊塗啥呀,那王岐山都崇拜你。我問,你乾的事我有啥幹不了。寫個區塊鏈,三個月,最多四個月,再給你六個月。寫啥區塊鏈寫不出來啊,不就加密嘛電腦寫嘛。我說還有你原來搞的那個比特幣,我說你搞那個比特幣告訴我,我說現在比特幣還有那個什麼這幣那幣的,百分之一百純粹是騙子。大神經病小神經病加一起的騙子。他能流通嗎?不能流通,能兌現嗎?不能兌現。老百姓能摸得着嗎?摸不着,能去買東西嗎?不能買東西。那憑啥是貨幣啊?我說我現在都搞不懂你爲啥叫貨幣。某個上海的大佬竟然是見了某些官員來個比特幣,我給你送十個比特幣,你拿這個去弄去。而且是被送的人很興奮,我說你這比特幣能幹啥你告訴我?能到半島酒店樓下給我買個車嗎?那是上海啊。還有那個半島酒店上面有個餐廳,西餐廳,在那喫飯,我說你能把這一桌子錢給付了嗎?這一百多萬的晚餐給付了嗎?付不了。那要他幹啥呀,不是就給你做夢用的嗎?夢醒了啊,不是黃粱一夢,那是精神病一夢。想把區塊鏈去中心化,不就是去銀行化嗎,不就是去政府監管化嗎?對不對?
我們要的是合法的可相信的,可兌換的,有錨定的,傳統加現代加密的去中心化的貨幣。我說我買你幹啥啊。我做的你能做到,我說我們有14億中國人的未來和期望值。你有啥我告訴你,就你那個發發視頻,照照照片,然後現在香港運動還不讓用。就像今天我站在這說話一樣,三年前咱被美國之音給封殺出來這麼大一個事出來。沒有壓迫哪有咱今天站在這說話,在咱自己家說,自己家客廳。中國人14億人的壓迫出來能擠壓出啥,你告訴我,能擠壓出啥?現在在加拿大的、在澳大利亞的、在新西蘭的、在日本的、在新加坡的、在世界在美國的任何的戰友在聽視頻的看視頻的,你的恐懼你的不安全感你的憤怒那都是金幣的價值,因爲解決這個問題的就是我們喜馬拉雅。我說這個機構你能有嗎?我看到一堆人買Bitcoin。我就問他,我說你告訴我它能幹啥,而且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分鐘它能漲多少。一個貨幣能哐嘰幹一萬多,能到七千多、五千多,這不叫貨幣,這叫騙局。未來的人類歷史上會有兩個詞,龐氏騙局、比特幣騙局。就這麼簡單。

2020年5月2日
現在我說說G幣。我可以告訴大家的,即將推出的G幣跟今天你打的,你看到的現在在APP上打的G幣,一定不是一回事。我相信大家很多人都不明白,我現在更加堅信很多人是不明白的。因爲我這些天,逐漸的說出G幣以後,大家沒搞明白。我們的G幣,會絕對超出大家的想象,它一定是一個區塊鏈加密技術,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統,安全隱密的。這個貨幣會跟某種貨幣,不會是一攬子貨幣,也不僅僅是美元,會跟實物例如黃金,和我們現在這個平臺,G-News、G-Fashion實物交易。然後從區域性我們自己的交易,到某個領域到全球流通,這是我們的目標。甚至你可以通過未來的G幣,得到更多的,這還真不能說現在,時間不到,五月二十六號以後說這個。這是我的規劃,我希望它儘快的打造成一個萬億的帝國。這個萬億帝國不是任何人的,就是戰友的。這是爲什麼這幾天什麼公司啊機構啊,哎呀,Miles啊給你一張支票,我要做這個,對不起,這次一概不接受。只有戰友,只有戰友,法治基金捐款的,還有堅決對爆料革命做出重大貢獻的。
……
這個G幣,我們會大概在兩三個月內推出,一定不僅僅是在App能買,我們一定是獨立的。如果我們這個金幣被一個App給擋住了,像一根繩一樣,我永遠起不了步,我必須向運動員一樣,飛人一樣,我要把眼前的繩給它拽掉,讓我盡情的奔跑。這就是我們G幣的未來,他在一個跑道上,這是什麼,大家記住啊,跑道上,要有法律,要有道德,不挑戰任何主權國家的利益,和貨幣安全。絕對也不會成爲洗錢的貨幣。所以法律和道德都會有。但是它是由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一個大家都是老闆的情況下,成立了一個兜裏可摸得着得,不是區塊鏈你摸不着的,金幣,可以拿過來電腦手機可以支付,可以買東西,把實物拿回來的。然後,你會看到,這個貨幣到任何國家會受人尊重。而不是像什麼比特幣啊,叫人懷疑,哇塞,你這真的假的。很複雜,好像只要擁有比特幣就是洗錢的一樣,就是暗網用的一樣,不是這樣。我們是要受人尊重的,可相信的,可換實物的,可買東西的,可以有藝術美感的,這樣虛實結合的穩定型貨幣。我稱之爲絕對信任加主權,啥叫主權,叫擁有者主權的絕對型貨幣。一定會打破所有的規則。現在你買的蘋果店的金幣啊,一定,我現在跟你保證,一定會賺錢,我現在保證,我負責任,一定會賺錢。但你甭老想着,就那賭博心理,什麼幾十倍,幾百倍,不可能,誰也做不了,上帝也給你做不了,但是你一定會賺錢。但是大家現在別買了好不好,停一停,好吧,等真正的G幣推出你就知道了。現在這將近1.8億,1.9億的G幣啦,你們就玩吧,打賞吧。但是別傻乎乎,你要留一點,因爲它真會值錢,我今天敢跟大家說,你們現在,我讓你們買的,我們推出的產品,這平臺上的,我就負責,我就會負責。記住今天的話,戰友。你就當這次,咱們在這個疫情期間,你玩一玩,發點小財,撿幾個崩子,千萬別期望值太高。那麼這個G幣呢,因爲現在很多話,法律限制,不能說,還有這個G幣將區塊鏈結合後加密的虛擬和實物貨幣的結合產物。它既不叫金本位,它也不叫完全數字化貨幣,完全超越,完全超越任何一個概念。
……
兄弟姐妹們,所以我再次的呼籲,兄弟姐妹們。凡是懂得碼農,寫代碼的和互聯網,還有這個網站還有這個管理,包括懂區塊鏈的,包括端到端加密的,包括能和我們現在說的G-Fashion、G-News還有這個平臺有關的人員。歡迎,熱烈歡迎,極爲歡迎你加入。因爲你知道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未來,是世界上最創新的平臺,這是叫第三方的權利跟第三方的勢力。完全以美國律法,以美國實力爲中心,來保障。任何人都不可能腐敗的。美國這個國家的偉大就偉大在這,你絕不可能任何人跨越這法律。

2020年5月4日
然後我們還有幾個工作羣,哪個羣裏面我得去溜達一下去。得認真爬樓,叭叭認真看一遍,看完我知道戰友們最近對什麼事情關注,對我有什麼意見,我要回的趕快回。感謝,你像那上天造滅疫組是吧幾個孩子,戰友之家、所謂的常委羣,還有一個戰友之家下面的信友羣,還有下面現在整了一個霹靂羣,還有祕密翻譯組,就絕密翻譯組、編輯組,現在有了我們的天才組、區塊鏈組、G幣組、還有美國法律法規組,還有一個每天大事和爆料革命關係組。

2020年5月9日
所以我告訴日本戰友更多的是在喜馬拉雅reserve上,把自己的錢,這絕對是保值的。日本沒有一個錢說我日元保值,拿啥錨定?你是跟着美元的。喜馬拉雅reserve未來是對應黃金的,你直接買金子,拿金子走的。你不拿金子,錢可以在G-Fashion、區塊鏈上,愛買啥買啥。我覺得需要通過這個建立一個日本咱們戰友的紐帶,讓日本戰友的錢更加的保值、增值。然後形成一個像您這樣素質的人,把更多戰友連在一起。因爲日本對中共影響特別大的就是華人圈,很多中共的家人的好人也在日本,要把他們團結過來,同時照顧他們。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以後,讓他們能在日本和戰友們儘快的團結在一起,形成一股力量,我覺得這特別重要,這是一個我希望的。
……
你想想,未來小哥就你買了G幣,我擱在這兒了。第一條,數據貨幣是任何人不可逆轉的,你拿不走的,只有本人,安全吧?第二個,世界上只有虛擬貨幣我現在我可以轉換成,馬上換成另外一個實體幣、實體幣。一個叫作升值幣,一個叫穩定幣。穩定幣就叫實體幣,那個升值幣就是那個區塊鏈的叫數字幣,咱內部消費的。誰能轉換過來?你還有這個手續,你還有這個智慧,咱麼做到了。所以說現在就這兩三天以後,就開始可以買了。真正上線多長時間呢?9月份上線。但是這一週,就下一週,大家就可以買了。你買了以後上面有詳細公佈,就這個金幣到多少,就到你,到你那個你那裏去了,未來還有咱G幣的腰包,還有這個金幣的腰包。這一系列的事情的發酵,它不可能在兩三年我能想成的。我可以告訴你小哥,回答你的問題。就是像你這樣堅定的、聰明的、年輕的、黨內的戰友,也就是共產黨的區塊鏈的真正的最創始人。但他們一開始有這想法,中南坑那些傻叉他懂個屁啊。“七哥,咱得玩這個,而且比他高。”我說:“怎麼弄?”他說:“只要咱革命形成氣候。財富永遠去最安全的地方,永遠是逃離最不安全和恐懼的地方。當共產(黨),當習王把中國變成最恐懼,不安全地方的時候。”他說:“只有一個地方去,到咱這兒來。”你看咱這戰友。“哎喲。”我說:“這個好!”其中一位是女戰友啊,哎喲,這個女戰友真是漂亮。你都無法想象,真是漂亮。她的姐姐是個明星,我說了你知道她姐是大明星啊,大明星啊。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99

10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