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擊閆麗夢博士的“蝙蝠男“安德森教授將靈魂出賣給了中共

圖片來源:Andersen Lab

10月14號路德社節目提到了一位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教授,他是國家地理雜誌抨擊閆博士文章的主要採訪對象,是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SARS-Cov-2病毒自然起源學說並一起在《nature》發表文章的第一作者和通訊作者。在閆麗夢博士第二份報告之前,安德森天天發推特支持利普金病毒自然起源學說,推特掛滿蝙蝠照片,笑納“蝙蝠男“的稱號,並積極轉推“石正麗的文章。其自信的口氣就好像他就是唯一的權威掌握著真理一樣。在閆博士第二篇報告之後(10月7號)後,他一個推也不敢發了。筆者曾經轉推閆博士的論文提醒他不要躲在陰影下中傷閆博士,有種到太陽下來公開辯論,到今天沒回應,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安德森的面目吧。

克里斯蒂安.G.安德森來自丹麥。 1997-98年曾經做過一年的丹麥國家皇家警衛隊騎警,1999-2004在丹麥皇家郵局業餘打工,同時在2000-2004在丹麥著名的奧胡斯大學分子生化專業讀本科,在這期間2003年英國肯特大學醫藥生化專業做過一年交換生。 2004-09年在英國劍橋大學和MRC分子生物學實驗室深造後獲得免疫學博士。 2009-2015年在哈佛大學和布羅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完成計算遺傳學博士後,指導老師是帕爾迪斯·薩貝提(Pardis Sabeti),是一位伊朗裔的美國計算生物學家,醫學遺傳學家和進化遺傳學家,開發了鑑定作為自然選擇對象的基因組片段的生物信息學統計方法,並發展了一種確定這些遺傳信息對演化疾病的影響的算法。 2014年她領導了一個小組,對埃博拉病毒做遺傳分析。

應該說安德森無論學生時代還是職業生涯安德森都是獲獎無數的科研精英。他是加利福尼亞聖地亞哥拉霍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學和微生物學副教授,進行傳染病的基因研究,被認為是研究如何使用病毒的遺傳密碼來追踪病毒傳播的先驅。牽頭領導了重大國際項目,這些項目包括了SARS-CoV,寨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等病原體的出現,傳播和發展。

大家知道在3月17號利普金在《Nature》雜誌發文說:SARS-Cov-2的病毒起源來自於自然,克里斯蒂安.G.安德森是利普金中共病毒自然來源論文的第一作者和通訊作者,但是他居然接受國家地理雜誌採訪, 在這種與病毒完全不相干的雜誌大談病毒起源,並抨擊閆博士文章,外界大跌眼鏡。作為自然學說的堅定支持者的安德森,如果你看到他以下的行為軌跡肯定更會感覺反常。

2015年5月-2020年3月前安德森一直任“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擔任副教授,但是突然在2020年3月轉正為正教授,如此巧合,以致於讓人不得不懷疑和他3月17號在《Nature》發布的支持利普金的文章有關聯。

丹麥《基督教日報》3月12號曾有一篇文章採訪了安德森教授。對來自故鄉的報紙和他的同胞們,他展示了一副嚴肅認真、憂國憂民的科學家形象。他說,當我姐姐告訴我丹麥停止了對有症狀的患者進行檢測時,我一開始並不相信,這太瘋狂了。冠狀病毒是近來對公共衛生最嚴重的威脅,但是丹麥媒體卻對這種病毒的危險輕描淡寫。這是一種新病毒,可以與在2002年至2003年間造成近800人喪生的Sars冠狀病毒相似(主要在東南亞地區)。雖然其他冠狀病毒也可以引起普通感冒症狀,但這種病毒的毒性要強得多,而且比其他病毒更有殺傷力。但是局勢的嚴重性根本沒有得到足夠重視。我們必須意識到,這是一種極為令人擔憂的病毒,因為它需要付出比平時更大的努力才能遏制。如果在早期階段未採取必要的措施,我們就有可能使醫院迅速達到飽和,就像我們在多個國家所看到的那樣。考慮到covid-19是在兩個多月前發現的,我們全社會為這些不可避免的事情做好準備了嗎?是的,我們還沒有做好準備,現在仍然如此。所有數據都表明該病毒以非常快的速度以指數形式在傳播,感染的數量大約每六天翻一番。在包括中國、意大利和韓國在內的不同國家中,情況都是一樣的。任何懷疑被感染的人都應該接受測試。

以上是安德森用母語對丹麥《基督教日報》記者講的。這是以一種世界上最多570萬人會用的丹麥語發表的新聞。也許安德森只有在家鄉父老面前才吐露真話,也許因為這是一份古老神聖的《基督教日報》,也許安德森對丹麥還留著一點點同胞之情。讀者朋友:你們覺得安德森真的相信他支持的病毒自然來源學說嗎?他用丹麥語講述的病毒和我們閆博士用中文講的幾乎一樣,而不同的是閆博士無論用哪種語言講的都是真相,可惜蝙蝠男安德森和蝙蝠女石正麗一樣講英文的時候都是在欺騙世界,因為他們用的都是中共給他們的稿子。

我要再一次感嘆人性和科學的光輝與墮落決定了天使和魔鬼之別。如利普金和這位安德森,還有Malik, 潘烈文、曹務春、陳薇、陳放、石正麗等這類科學家,顯現的是人性的墮落,是科學精神的淪喪和悲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因為他們湮滅了內在正義的聲音,少了自我道德和規則的約束,為了從副教授升到教授,可以更“發達“地混跡於主流科學界,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生死與尊嚴。他們的自私、冷漠和卑鄙更襯托出閆博士人格之無私、熱忱與高貴。

人類一定要牢記,科學有正邪之分,絕對不能將科學發展之方向和目標交到泯滅人性的魔鬼專家手裡。為了一個頭銜,幾塊賞金向中共這個魔鬼出賣了靈魂,他們以為自己能苟活嗎?不會,獨裁者用完你們,一定會把你們拋棄,就像弗蘭克·普魯默(Frank Plummer)、張首晟、趙永芳等。人類的正義事業是一場與邪惡較量的競賽場。當中共沉船之前,勸助紂為虐的安德森、Marlik、利普金之流趕快跳船吧。

撰稿:Skagen(㊙️翻Gnews原創組)

校對:心聲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文章

1.丹麥《基督教日報》

2.安德森室驗室

3.閆麗夢與石正麗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