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431 閆博士專訪——中共病毒生化武器

翻譯總結:VOG翻譯組 starwar

現場主持:班農先生,傑克,威什

班農講到,在每日郵報的頭版刊登了閆博士的第二篇論文,定性病毒為中共的生化武器。同時直接對川普總統說:這不是高興或不高興的問題,這是戰爭,你是戰時總統。如果中共病毒這件事不能有更多行動,歷史對你不會有好的評價。閆博士的研究說明病毒不是“功能性獲取”實驗中意外洩漏的,它是生化武器。閆博士會在歷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她是事件一開始的親歷者,而且是第一個站出來揭露病毒真相的,犧牲了她自己、家人、朋友、同事、事業和之前舒適的生活。她一個人對抗著基於金錢利益的集團,像我們之前看到梵蒂岡、華爾街,現在是科學和學術機構。她指出這是非常成熟的生化武器網路。拉希姆的“國家脈動”剛調查了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有中共金錢投資。(總統)請不要說“我不高興”,或者“我和習是朋友”。這也不是中國或中國人,是中共,我們要明確。閆博士講的是中共的實驗室,中共的生化武器,中共軍方的實驗室。這和中國、中國人沒關係,14億人9千萬黨員,只有1000人左右做決策,這其中也只有五個世界上最有錢的家族說了算。

傑克說:昨天川普總統在競選集會上針對中國講了半天,說中國操作匯率。那請您做些什麼,行動比語言更有力。班農說:如果我們早些把注意力放在重點上(病毒),就不用在10月份看調查問卷,說你的民調降到30%了,因為處理病毒不力。媒體都認為病毒處理不力是你的問題。之前你不遺餘力去推進治療、解藥、呼吸機、護理用品等等,這當然不是你的問題。但是一直沒有關注的問題的根源。現在由一個被迫離開自己國家的女科學家來給我們揭露真相,像卡珊多拉那樣(揭露真相卻不被人相信)。傑克會和閆博士談論她的論文,但今天我們要講給非生物專業人士,我大學預備生物課好像得了個C,課是橄欖球隊教練教的。大家驚訝于閆博士觀點如此具有爭議。要知道,(中共)就不因該有生化武器計畫,因為各國簽了協議,關於核武器、生化武器。為什麼?因為生化武器有超過核武器百倍以上的殺傷力,可以輕易殺掉百萬人以上,甚至滅絕人類,這絕對不是科幻。這病毒很可怕,記得川普總統說的那個地產商嗎?說“身體一下就垮了,像身上的錢一下都跑光了一樣”。

班農請閆博士介紹一下自己的專業背景。閆博士說自己是在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讀的七年醫學專業,取得學位後到廣州的南方醫科大學讀眼科的博士,之前那是一所軍醫大學,但那時已經是本地公立大學了。三年後畢業去了香港大學做科研,期間馬利克教授邀請我拿到博士後去他的公共健康學院工作。我覺得新發疾病的方向對醫學和全球健康都很重要,而且香港大學的實驗室在這個領域是全球最頂尖的。

班農強調,如果你看不到橄欖球比賽、丟掉工作、沒有收入或者被困在家裡,這些都是中共造成的。剛才閆博士談到她工作的香港大學實驗室,是這個領域最有聲望的,請閆博士介紹一下。閆博士說:SARS是在2003年廣州地區開始的,隨後在香港爆發。03年以前人們不重視SARS病毒,認為像一般感冒,但在那之後意識到這種空氣傳播的病毒非常致命。當時大部分的感染都在中國大陸和香港,香港有很多有國際背景和經驗的科學家,所以更有優勢。當時有很多研究病原學的人轉來做很多這方面的研究,馬利克是其中之一,還有Dr. Yuan,Dr. Guan。中國政府後來也很重視SARS病毒研究,還有WHO,NIH這些機構也資助了很多錢。所以港大的實驗室成為這個領域最好的。

班農說這很合理,因為如果爆發疫情,那裡的房價會下跌,地產商就會有損失,所以港大一直在監測SARS病毒。傑克和班農討論,這種病毒在城市化的人口密集地區很難清除,所以監控非常重要。班農請閆博士講述一下她是怎麼一步步參與到這個事件的中心的。閆博士說:我是馬利克研究團隊的核心成員,已經研究流感類病毒、疫苗研究5年,而且是實驗室裡馬利克之外唯一擁有醫學學位的。這意味著瞭解到症狀,我可以很快理解病情。我也是唯一來自大陸說普通話的,而且在大陸醫院和官方CDC有很多關係網絡。閆博士講述了12月底Leo Poon讓她去秘密調查武漢肺炎疫情的過程,並當面向他彙報。Dr. Poon解釋說北京不願意透露疫情資訊,而且告訴我要小心,不要觸碰紅線。我聯繫了北京CDC和當地醫院的醫生,瞭解了很多具體情況,並馬上向他彙報。

班農說,這是12月31日聽眾們,如果當時中共公開實情,根據南安普敦大學的研究,死亡人數和經濟影響只有現在的5%。這和珍珠港、911對美國的攻擊是一個性質,之前兩次我們團結了起來,但這次卻沒有行動,在內部互掐。我們要停止和中共周旋了,它是殺人的集權統治。閆博士是站出來的最勇敢的英雄,中共是怎麼對待她的?詆毀她的聲譽構陷她的朋友家人,還逮捕她的父母。那些天天把“客觀、事實”掛在嘴邊的媒體,怎麼不去關注一下世界上最好的大學實驗室,和直接參與這一切的閆麗夢科學家?因為這些媒體無法面對真相。(Katy Tur節目上的採訪)吉布尼(Gibney)在你針對川普追尋真相的調查中,你關注閆博士了嗎?她從四月份開始就在這了,她在最好的大學(研究所),在這個領域最好的大學和最頂尖的人一起工作,因為他們瞭解SARS病毒。Jack在去年的Boxing Day(耶誕節後一天)告訴我說看到一條博客,好像中國有類似SARS的病毒爆發,香港不許人員流動。李(文亮)醫生在微信裡面說武漢的醫院有不明肺炎的患者。

傑克補充:這也是為什麼(中共)讓WHO叫Covid-19,因為如果叫SARS-Covid-2,在中國會引起城市老百姓的恐慌。班農強調,恐慌!(所以叫)Covid-19。Jack給你們解釋了。閆博士,所以他們指派你,要查出問題,而且要快,要電話瞭解一下情況。你認識知情人,而且認識北京CDC的人。所以要在官方記錄之外私下電話調查一下,然後儘快彙報。給我們講一下,你打給了誰,發生了什麼,然後報告給了誰?

閆博士說:從我在北京CDC的朋友那裡得到幾方面的資訊。首先在武漢去年12月就有超過40個確診病例。其中包括和海鮮市場沒有任何聯繫的病例,但是中共政府堅持所有確診的人都和武漢海鮮市場有聯繫,所以他們只承認27個病例。其次,12月份武漢病毒所已經得到了病毒的序列,但他們沒有報告,政府也不允許發表。第三,那時已經有家庭群體感染的案例,說明存在人傳人的情況。但是中共政府堅持說沒有人傳人的情況,所以每個人……

班農說:請等一下,我們先回顧一下這三點,我要向美國聽眾解釋一下。因為這是為什麼你的生活被改變了。她(閆博士)抓住了關鍵的三點。第一,12月武漢就已經有40個案例了,但這也要撒謊,他們只承認27個,因為只有這27個可以和海鮮市場聯繫上。大家聽好,這是去年12月。而且我們知道已經有人傳人了。還有那個P4實驗室存在問題。僅這三件事,北京CDC馬上告訴她我們知道出狀況了。如果查到40人,可能已經有4萬人感染了,但是只能承認27個,因為他們已經在杜撰海鮮市場起源的邏輯,去年12月他們就開始對病毒起源撒謊了。閆博士說:是的,而且那40個裡面已經有病例和海鮮市場沒有任何聯繫,也和其他感染人沒有聯繫。班農調侃說在法律訴訟中這種情況叫“糟糕的事實”。傑克補充到:也就是說,那時候已經存在社區傳播了。

班農先生回顧了1月份的時間線,WHO在得知疫情社區傳播的情況下還發佈公告說沒有人傳人。閆博士說:他們當然知道情況,但由於害怕中共,不敢公開。Leo Poon教授在我報告後自己聯繫了北京CDC,然後告訴我停止調查,因為北京不想讓人知道疫情情況。然後他們都服從中共政府,以中共發佈的資訊為准。所以WHO才會發出那樣的聲明。傑克提到上次閆博士說馬利克1月去過武漢,閆博士說他至少秘密去過兩次。他是WHO譚德賽和Maria醫生之後,這方面的技術專家。班農再次確認,這些人是真的不知情還是知道了沒有說真相?閆博士說:這些人都是在一個圈子工作的,他們知道實際發生的情況,包括北京CDC的人也都知道,他們並不傻。

閆博士解釋了北京在1月10日向NIH基因庫提交正確病毒基因序列,之後為了掩蓋真相又撤回的過程。在1月12日上傳序列之後,閆博士的丈夫查看了序列,說有一些錯誤,因為很多部分不能辨別到底是哪一類病毒。病毒的基因序列就像人的指紋,如果從中找不到病毒類別的線索就非常怪異。之後這個版本的序列被撤回並徹底刪除,更改為第二版的序列。這種情況也很少見。

傑克和班農請閆博士給聽眾解釋一下基因測序的大致過程,因為大部分人不瞭解這些細節,不知道序列人為改動是很困難的。閆博士大致解釋了過程,如何分離病毒,最後一步都是要通過機器設備讀取基因序列,把序列弄錯是很少見的。

班農最後請閆博士講一下當時如何決定要站出來把真相傳給世界的。閆博士說:在1月16日Poon教授讓她第二次秘密調查之後,她報告的情況都被中共政府和WHO隱瞞,沒有向外界公開。那時候快要到中國春節了,會有很大的人口流動,造成疫情爆發,情況很緊急。所以想要把疫情資訊傳遞給在國外的媒體,希望能引起世界的重視。北京CDC,WHO和香港實驗室這些科學家在一個圈子裡工作,都不敢違抗中共,因為背後有很多投資和利益。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