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認為美國正在衰落,並在全球範圍內挑戰美國

圖片來源:https://24vesti.com/sr/node/5671

根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10月12日報導,今年8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公開表示,中共“更希望川普總統不會贏得連任”,因為中共認為其不可預測。但這些評估只說明了事情的一半,而中共的公開消息來源則認為需要有更仔細的觀察。

雖然中共領導人希望從川普總統最近咄咄逼人的言行中緩解過來,但他們也認為,川普削弱了美國的實力,加速了美國的衰落。後一種判斷更為有意義,它鼓勵中共不僅在亞洲,而且在全球範圍內挑戰華盛頓。

原文作者在其新書《長期遊戲:中國取代美國秩序的大戰略》(The Long Game: China ‘s Grand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n Order)中指出,中共領導人不斷地評估美國的實力。自冷戰結束以來,每位領導人都公開將中國的大戰略定位在“多極化”和“國際力量平衡”等概念上,這些概念本質上是對中美力量相對平衡的委婉說法。當中國對美國實力的看法轉變時,其戰略也會隨之改變。

在過去30年裡,這種情況發生了三次,並產生了三次戰略。第一次是在天安門事件後,當時蘇聯的解體使中共將美國視為一個強大的意識形態威脅對手。作為回應,中共領導人,如鄧小平和江澤民,鼓勵國家“韜光養晦,悶聲發大財”。中共的第一次戰略是悄悄地削弱美國的地區影響力。他們利用不對稱的能力來阻撓美國的軍事力量,利用貿易協議來限制美國的經濟脅迫,利用加入地區機構來阻撓美國的規則制定和聯盟建設。第二次戰略轉變發生在20年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讓北京確信美國正在走弱。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修訂鄧小平時代戰略,強調“積極完成了一些事情”。中共的第二次戰略是建立地區秩序。尋求實力投射能力以乾預該地區,利用“一帶一路”倡議和經濟國策,創造並運用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力,並建立國際機構來製定地區規則。現在,我們正在經歷第三次戰略轉變。這一進程始於四年前,當時英國投票脫離歐盟,唐納德·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令北京震驚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民主國家正在退出它們幫助建立起來的國際秩序。正如中共中央黨校的陳吉敏所觀察到的,在促進中共復興方面,“川普政府和英國脫歐的表現出色。”

此後不久,中共對美國實力的委婉說法開始轉為一種信念,即川普時代不僅導致了美國相對衰落,而且還在加速衰落。 “多極化”現在經常被認為是不可逆轉的, “國際力量”正在“日趨平衡”。但最重要的是,在2017初年川普就職典禮的前一周,中共首次提出了一個新口號,將中共國自清朝遭受的屈辱轉變為中共最高領導人時代的崛起: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籠統的口號存在於中共領導人的大部分主要演講中,官方白皮書以及中國戰略家和學者的數千篇文章中都佔有一席之地。自2016年以來,共產黨的權威人士越來越自信。中共領導人針對重要的外交政策,為黨員幹部撰寫的官方評論指出:“儘管西方政權仍然執政,但它們的意願和介入世界事務的能力正在下降。美國可能不再被認為是全球安全和戰略的提供者……中國處於自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於巨變狀態這兩個趨勢同時交織在一起,相互影響。”

中共外交政策學者在這一時期變得更加尖銳。他們認為“最大的改變”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中美之間力量平衡的轉變。例如,朱鋒宣稱,當西方國家被民粹主義吞噬時,“東方崛起西方淪陷。”; 閻學通認為:“川普破壞了美國主導的聯盟體系”,中國迎來了自冷戰結束以來“最佳的戰略機遇時期”;武心波評估當今的美國為,“精神疲憊,身體虛弱,再也無法承載整個世界。”金燦榮修改了一個官方表述,指出“世界結構正在發生變化,從一個超級大國和許多大國,到兩個超級大國和許多大國。”這些對美國看法的轉變是在CCP-virus大流行之前,只是對過去美國實力的重新評估觸發了戰略調整,因此在川普上任的第一年,中共最高領導人發表了一系列重要演講,暗示中共是時候“拋開隱藏的能力”了,現在該邁向“世界舞台中心”了。

這是中共的第三個大戰略—戰略擴展。它試圖將中共國的影響力擴散到亞洲以外的地區,並與美國的全球秩序基礎展開競爭。自川普當選以來,中共最高領導人多次鼓勵北京“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並為各種國際挑戰提供“中國方案”,這些現在也是中共智庫和大學的最高資助研究重點。作為這種全球轉向的一部分,北京也開始追求擁有海外的全球軍事設施,以主權數字貨幣直接挑戰美國的金融力量,重塑全球而不僅僅是地區性機構,並自覺地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技術領域展開競爭,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填補美國日益增長的空白。

然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僅關乎回報,也關乎風險。在對美國衰落充滿信心的同時,人們也產生了一些焦慮,擔心衰落的美國會以危險的方式發難。這種觀點反映在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講話和中共國的官方白皮書中,其中警告美國的“包圍、制約、對抗和威脅”。這也反映在北京對川普的評估中,它認為川普以高額的短期風險為代價為中共國提供長期利益。

北京當然更希望華盛頓以優雅得體的方式實現“霸權的衰落”,正如一位中央黨校校長所說,許多人相信美國的抵抗可以拖延中國崛起,但不能阻止。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是否也是如此?對北京的一些人來說,美國修正方向已不可能。另一位學者認為美國人不再具有自我糾錯的能力。

在2020年CCP冠狀病毒大流行中,美國已經有20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感染。中共認為美國“功能失調和衰退”,國家安全部的負責人說,“美國對CCP冠狀病毒大流行糟糕的反應,是對美國軟實力和硬實力的打擊,美國的國際影響力已經嚴重下降。 ”大流行對世界政治的影響就像一場大國戰爭。由此產生的信心可能鼓勵了中共政府加大力度對鄰國採取態度強硬,而不太在乎對香港的鎮壓和破壞,造成越來越讓人反感的公眾外交。

這種過度自信可能是沒有根據的,特別是在中共面臨人口增長放緩,外交受挫, 經濟衰退以及中等收入陷阱等問題時。也可能是在關鍵文本和學術評論中人為製定的路線,類似於宣傳而不是客觀分析。即便如此, 北京的信心(無論是否合理)都有官方的權威,影響著中國的戰略, 並鼓勵著中共領導人採取冒險行動。

雖然中共對川普的看法很複雜,但其背後的邏輯為美國政策提供了相當直接的路線圖。對中共政府而言, 美國不那麼積極參與海外事務,國內還存在巨大分化,似乎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管理或經濟競爭不感興趣,這樣的美國前景黯淡。塑造中共戰略最關鍵的一個變量一直是對美國實力的評估。因此,華盛頓最緊迫的任務是製定一項政策——包括外國的和國內的,向北京證明,美國並沒有陷入絕路。

相關鏈接

翻譯: Alton
校對:文投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