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銳評觀點:CCP的魯莽野心,才是拜登敗選的致命因素!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正道主義聯盟

自冷戰結束以來,中國對美國的經濟和政治霸權構成了首次嚴重威脅。中國的非同尋常的另類崛起將使白宮的任何人都忙。儘管已經建立了國際反華同盟的風範,現任總統對此作出了全面對抗的中美貿易大戰!拜登(Biden)的團隊民主黨人也一樣明白,CCP現在是美國最大的麻煩及威脅!

去年,歐盟將中國指定為“戰略競爭對手”,而前鴿派德國政府現在正在加強與日本和韓國的聯繫,以平衡北京。法國和英國正在努力將華為從其5G網絡中凍結,而中國與澳大利亞的關係則處於歷史最低點。在太平洋地區,日本正在尋求與西方列強的軍事和情報合作,並正在加強與印度印度民族主義政府的軍事聯繫。印度在六月份發生有爭議的中印邊界致命衝突後,與中國的關係急劇惡化。

CCP一系列打壓特朗普總統連任,換上拜登總統的想法是源自於國際壓力的緩和願望,但不要指望世界與北京的關係會在未來解凍緩和!

現任白宮政府對民主黨候選人多年來對華軟弱政策的批評,在特朗普的競選廣告中被貼上瞌睡拜登的標籤。他們批評民主黨人在克林頓期間推動中國經濟和政治崛起的做法一直延伸到奧巴馬政府。特朗普政府認識到民主黨對中國的軟弱性是一個有效的攻擊點,隨著總統大選的臨近,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採取了越來越多的強硬政策!

然而,儘管有許多原因使激進主義者應該希望拜登在11月獲得勝利,但民主黨擔任總統不可能阻止新的冷戰的進行。拜登總統的確比特朗普對華友好,而且美國在民主黨領導下的政策更具可預測性,可能會減少南中國海意外軍事升級的可能性。但是,即使民主黨人不會受到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美國優先”意識形態的束縛,民主黨也願意建立一個國際反華聯盟,以得到更多選票考慮,這將進一步惡化中美關係。

儘管美國是在1990年代推動了中國融入全球資本循環的民主政府,但這一進程發生在中國相對於美國占據互補但從屬地位的時候。中國沒有真正的軍事威脅,而美國公司則從中國受過良好教育,薪水低廉的勞動力紅利中獲利!但是,既然中國已經成功地走上了價值鏈,並在先進技術上與美國展開了競爭,那麼兩國經濟的互補性就不那麼明顯了。將中美關係視為競爭對手關係的不僅是共和黨人,而持此觀點的民主黨人也越來越多。

在應對CCP病毒Covid-19鬥爭中的關鍵時刻,美國與中國的緊張關係加劇。無論是針對冠狀病毒建立有效的公共衛生應對措施,還是劍拔弩張的太平洋軍事危機,如果喬·拜登(Joe Biden)在11月3日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CCP也許將更開心的地鬆一口氣,但在美國和國外,民主黨政府和它的盟友都已經跟中共國處於危險和破壞性的新冷戰中。隨著CCP病毒被揭露為中共的超限生化武器對全球的攻擊!對於美國現在受到CCP病毒蔓延帶來的如此嚴重的後果,美國絕不可能採取任何緩和對華政策!

針對美國總統大選的”中國因素”,英國《衛報》十一日刊出外交事務專欄作家蒂斯達爾(Simon Tisdall)專文,指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被共和黨對手、現任總統特朗普批評為對北京軟弱,北京當局若企圖在大選前對台灣發動武力攻擊,將可能成為拜登下月敗選的致命因素。

蒂斯達爾在這篇題為”中國的魯莽野心,可能是拜登勝選的最大威脅”的文章中指出,儘管目前全美國和賓州等”搖擺州”的民調數據都看好拜登,但此時若爆發一場國際危機,無論出於意外或預先計劃,讓特朗普以勇敢捍衛美國的形像出現,拜登將被邊緣化。蒂斯達爾認為,特朗普選情愈告急,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就愈高,尤其是中國對台灣動武。

另外最近路德節目中提到三個硬盤的威力,還有白宮對郵件門事件的調查真相曝光,即將揭開拜登家族腐敗跟CCP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此刻的民主黨人,必須更加快速堅定的撇清跟CCP的黑暗勾結嫌疑,否則一定會被共和黨競選團隊打擊的落花流水!毫無疑問此刻的民主黨會打出比特朗普政府更加強烈的反華政策及主張!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二0一五年訪問美國時,在外交、人權、國際法等議題上,都擺出與西方趨同的姿態,但中國此後的行為愈來愈具侵略性,視承諾為無物,特朗普上任後的對中政策也因此劇烈轉變,尤其是美國和台灣的外交和軍事關係愈來愈密切。

綜上所述,就算喬·拜登就任總統,美國與中國的冷戰絕對不會消失!而且對CCP病毒的追責,南海問題的軍事較量,各種美國黑暗勢力的揭發抗衡,必將是總統競選最重要的籌碼!

白宮前競選總顧問班農先生上週在warroom節目直播中尖銳的指出,“如果特朗普總統選舉失敗,唯一的原因就是對中共病毒追責不力!”反之,拜登即使開啟對抗特朗普的大選主張,為了自證清白,對CCP的對抗及追責一樣根本無法避免!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